梦岛小说 > 摄政王的小萌妃 > 第33章 光明正大的偷看

第33章 光明正大的偷看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公公安排完所有贵人们的居所,核实了一遍名单,确认无误后正要离开,却被不知打哪出来的墨玄叫住了。

    “墨公子,可是摄政王殿下还有什么别的吩咐吗?”

    因为墨玄是凤君澜身边的人,哪怕身为太监总管的林公公也要毕恭毕敬,不敢怠慢。

    “主子说他喜好安静,他院落旁的居所,便跟再后一位的居所调换一下。”

    墨玄说完,林公公脑子有点不大好用的反应了一下。

    这摄政王旁边的居所安排的是丞相府的嫡小姐慕容妍,而慕容小姐旁边住的却是云王府的嫡小姐云清芙,若论清净,怎么也是慕容小姐看起来更温雅娴静吧。

    “摄政王殿下若是怕吵闹,奴才将摄政王旁边的居所空出来便是了。”

    这样应该更省心吧,反正这行宫的空房间还有很多。

    “主子不想麻烦,还请林公公照主子说的给安排,劳烦了!”

    墨玄拱手道谢,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这边,云清芙与香凝刚把随身携带的行装里的东西摆出来,这凳子还没坐热乎,林公公就来给她们换房间了。

    “林公公,这住着好好的为什么要换?”

    见云清芙询问,香凝也眨巴着不解的大眼同问。

    林公公轻声一笑,“许是云小姐的福运来了,这是摄政王殿下的命令!”

    在林公公看来,凤君澜特意提出让云清芙与慕容妍换房间靠近自己,可不就是对云清芙另眼相待,不过这摄政王的品味也是够奇特,放着好好的天晟第一美人不要,非要安排一个花痴草包千金给自己添堵。

    又是凤君澜这货,还福运?她跟他相处不折寿就不错了!

    “香凝,你先收拾东西,我去去就回!”

    云清芙走路带风沉着张小脸向外走去,她倒要问问,凤君澜这厮是不是又在想着法的折腾她。

    “凤君澜!”

    她直接抬脚踹开凤君澜的院门,一看这足以媲美古代园林的房屋布景,一种极度不平衡的感觉便在心间升腾:这是明显的区别待遇,就像她住小型民居,而凤君澜这厮住的是别墅豪宅一样,果然人比人气死人。

    “云小姐!”

    隔着老远便听到云清芙的踹门声,墨玄匆匆赶了出来。

    “凤君澜呢?”

    这天下间敢直呼主子大名还能活蹦乱跳到现在的,这世间也就云小姐一人。

    “云小姐,主子现在不方便见你,要不,你过会再来?”

    墨玄很客气的与云清芙打着商量,倒不是他有意,而是凤君澜此刻的确不方便见她。

    不方便?怕是算计了她,又怕她报复所以躲着当缩头乌龟了吧,她好容易出来旅个游,参加个集体活动,这丫的又将他安排在自己院落旁边,敢情她是卖给他了,游玩期间还要给他当免费丫鬟,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云清芙理所当然认为凤君澜大费周章给她换房,是为了更方便使唤她。

    “既然他不肯出来,我就自己去找他!”

    云清芙绕过墨玄,一间一间屋子的找,到最后最边角的一处紧闭的房门,正要推开,墨玄骤然一惊,大声道,“云小姐,不可以!”

    不可以?难道青天白日的,凤君澜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呵呵,她最喜欢抓人的小辫子了,尤其是凤君澜的。

    在墨玄近乎悲怆的呼声中,云清芙早已推开房门,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墨玄静默望天:主子我真的尽力了!

    “凤君澜,别藏了,我知道你在里面,有种出来见我!”

    这屋子里怎么这么大雾气,以为自己是神仙吗,这能见度,都快赶上北京冬季的雾霾天了。

    半晌无人应答,云清芙纳闷,不对啊,看刚才墨玄那紧张的样子,凤君澜肯定是在这间屋子里。

    一步一步朝里屋走近,绕过一处屏风后,她便听到了极清浅的水流声,像泉水叮咚,倒是有种独特的韵律美。

    “凤君澜?”

    她再试探着叫了一声,脚步不停。

    “这腹黑男躲哪去了?”

    云清芙笑声嘟囔着,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什么响动,似是比刚才更大的水流声,一转身,一回眸,她的瞳孔瞬间放大,身体静止,然后,鼻孔处很没出息的蜿蜒出两道水流。

    美男出浴啊!

    她感觉整个人都有点飘飘然了,就像美人如花隔云端,在水雾中若隐若现的皮肤肌理更有一种朦胧的美感,什么胸肌、腹肌,全被云清芙看了个遍,从挺阔的双肩一路向下,一直到小腹,下面的部位却是被什么东西遮挡了,怎么聚力也看不透。

    “看够了吗?”

    凉凉的语调像一盆冷水浇下。

    深陷完美身材中不能自拔的云清芙,终于意识到,那身材好到媲美国际男模的人是凤君澜。

    后知后觉意识到,难怪方才墨玄极力阻拦她,原来,凤君澜是在沐浴。

    小脸瞬间有点发烫,诚然她是个爱美的花痴,但她内心还是个十足羞涩的少女。

    猛地捂住双眼,背转过身子,夸张的大叫一声,“凤君澜,你怎么不穿衣服,是要勾引我吗?”

    该有的步骤还是要有的,一般女人遇到这种情况都应该是这种反应吧。

    凤君澜扯下横栏上挂着的衣衫穿上,眼角忍不住抽了抽,刚才还放肆大胆目光在他身上游走的女人,这一下,就装出这么副娇羞的小女人模样,倒真是让人有点接受无能。

    “勾引?孤倒觉得你看的很愉快?”

    清冷的鼻息喷洒在她的后颈,云清芙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愉什么快,再说,这种场面我见多了!”

    她不会承认自己刚才流了鼻血,当然,她这句话也纯属是挽回颜面的胡说八道。

    “见多了?”

    凤君澜莫名觉得心间燃起一把小火苗,握着云清芙的肩膀,就将那口是心非背对着的女人强行转向了自己。

    见他那副沉冷欲雨的表情,云清芙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瞪瞪我干嘛,我警告你,别以为我打……”

    后面的话,在她近乎呆滞瞪大的美目中戛然而止,唇齿间全是独属于凤君澜的清冽气息。

    当她好容易从当机的状态中回过神,理智呐喊着让她狠狠推开凤君澜,可身体诚实的没有反应,甚至她还一脸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什么鬼,她在凤君澜的美色前屈服了,不,一定不是她定力不够,而是凤君澜这个小妖精太磨人了。

    一吻结束,看着那张红唇娇媚的小脸,凤君澜也有点恍惚:他刚才做了什么?

    “凤君澜……”

    她刚出声唤他,话还没说完,凤君澜直接快速甩下一句话,“这是对你偷看孤身体的惩罚!”

    “……”

    这年头,强吻人的比被强吻的还嚣张,什么偷看,她是光明正大看的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