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摄政王的小萌妃 > 第32章 绝色国师姬少卿

第32章 绝色国师姬少卿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姬少卿猛地被云清芙揪住前襟,或者,与其说是揪,不如说是扯,毕竟身高上云清芙可比他矮了近半个头。

    “这位小姐是不是认错了人?”

    疏离的语气,陌生的眼神,倒是将两人的关系撇的干干净净。

    “认错人,你化成灰我都认得你,说,为什么要害我?”

    什么叫东郭先生救狼,她就是那个救了狼反被咬,现在还被狼装蒜的倒霉善心人。

    “小姐说的什么,少卿一句也听不懂,想必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姬少卿也不恼,而是好声好气像是在安抚云清芙激动的情绪。

    好家伙,这演戏都演到她这戏精始祖这来了,竟比她还能演!

    “好,你既然不记得,那我就勉为其难帮你回想!”

    说罢,云清芙就将当晚的情境又重新用言语再现了一遍。

    姬少卿听的认真,面上却没有半分心虚的神色,坦荡的让云清芙不禁怀疑,难道自己真的认错了人?可就他这张顶好的皮囊,世间怕也寻不到一模一样的第二张了吧!

    “你家可有同父同母的亲兄弟?”

    “没有。”

    姬少卿倒是很坦诚的告知了,同父异母他可是一堆,但同父同母的兄弟确实也就他一人。

    没有亲兄弟?那要不就是装的,要不就是世间真有跟他长的一模一样的人?这也太扯了吧。

    正沉思着,蓦地,云清芙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指着姬少卿道,“把你的后颈露出来我看看?”

    她记得那晚虽然光线昏暗,但她还是看清了那绝美男子后颈有一个月牙样的胎记。

    “小姐!”

    似是意识到她的话语过于豪放且不合礼教,香凝忍不住低声唤她。

    “香凝,你别说话”,云清芙正急切的想要确认姬少卿的身份,哪里还顾得上其它,“就说你敢不敢?”

    姬少卿有点为难,“在下倒不介意,只是,小姐是女子,男女授受不亲,怕有辱小姐清誉。”

    “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有什么毁清誉的!”

    他越是这般犹犹豫豫,她便越是觉得他欲盖弥彰,今天他的后颈,她还非看不可了。

    姬少卿无奈,只得转过了身,将衣领往下扯了扯,露出后颈,只见那肌肤如玉光滑,哪有什么月牙胎记的踪影。

    “不可能吧!”

    云清芙惊讶的倒退两步,难道,她真的认错了人,可是,这两人长的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国师大人,陛下传您过去——”

    一个老太监施施然恭敬走到姬少卿面前,姬少卿点了点头,淡淡瞥了一眼呆若木鸡的云清芙,就随着太监一起去见皇甫靖了。

    “香凝,这人是不是跟那晚救的男子长的一模一样?”

    国师,她听到那太监唤他国师,既是一国国师,也就没有道理偷人钱财还嫁祸给她吧。

    “小姐,奴婢也觉得方才那人就是那晚救的男子。”

    香凝也觉得百思不得其解。

    可现在,哪怕香凝也觉得像,云清芙也不敢确认了,毕竟,这一切太有悖常理了。

    姬少卿随着老太监来到了皇甫靖下榻的府宅。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

    姬少卿跪地行礼,在皇甫靖说平身后才站起,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站在了他的身边。

    如玉修长的手掌,很快便被皇甫靖长满厚茧的老手握住,指腹还不断在他手背间摩挲。

    姬少卿的面色有一瞬间微僵,眸中掠过一丝寒意,但很快又恢复如常。

    “爱卿,你说云王府的嫡女是天命凤女,太子若娶之可保我天晟百年昌盛,可朕却觉得,那云王府嫡女,也不过就是平平无奇的泛泛之辈,如何配得上太子。”

    听皇甫靖这般问着,姬少卿不动声色抽回手,躬身行礼道,“回陛下,卦象上确实如此显示,但也许是云王府嫡女的命格发生了偏转也未可知,不若陛下再考察一段时间?”

    “嗯,爱卿说的有道理,朕乏了,想歇息了!”

    皇甫靖意有所指,暗示的眸眼不断扫向姬少卿。

    姬少卿绝美的面容没有半丝多余的表情,而是像一个忠心耿耿的臣子,对身旁的太监道,“林公公,伺候陛下歇息吧,微臣先行告退!”

    说完,姬少卿便恭敬退了出去。

    直到姬少卿离开好久,皇甫靖还伸长着脖子,不停的眺望着他离开的方向,良久一声叹息,“你说这国师要是女儿身该多好!”

    林公公笑着走上前,“甭管是男子还是女子,只要陛下一声令下,谁敢不从!”

    皇甫靖摆摆手,哪怕他对姬少卿确实存有非分之想,但,“你别忘了,姬少卿可不是普通人,朕还不想给自己招惹麻烦。”

    早早便等在门外的月歌,见姬少卿沉冷着一张脸从皇甫靖那回来,便瞬间猜到了什么,“公子,可是那天晟皇帝又对你不敬?”

    姬少卿一言不发,绝美的容颜好似凝了一层霜。

    月歌一怒,拔出腰间的佩剑,冷声道,“属下非要无教训那狗皇帝不可!”

    “月歌!”

    一声冷喝,制住了月歌愤懑的脚步,“站住,别不自量力,天晟大内高手的死亡名单上,不缺你一颗人头!”

    “可是公子,你难道就由着那狗皇帝侮辱?”

    月歌气的双眼发红,在他的心目中,公子该是那九天之上的龙,最圣洁高雅不容亵渎的云上仙,可那狗皇帝皇甫靖,竟敢数次羞辱公子。

    “你若这般沉不住气,便不配再留在我身边!”

    看着月歌气的浑身发抖的身子,姬少卿冷漠转身,出口的话语不留半丝情面。

    “月歌知错,还请公子不要赶月歌离开,除了公子身边,月歌哪也不去!”

    月歌“噗通”一声双膝跪地,泪目向着姬少卿不断磕头。

    直到磕的前额血肉模糊一片,姬少卿才淡扫他一眼开口,“若有下次,我绝不留情!”

    “是,谢谢公子!”

    月歌喜极而泣,又是“砰砰”磕了几个响头。

    “今晚的计划准备好了吗?”

    姬少卿突然将话锋一转。

    月歌露出自信的笑容,“公子放心,月歌保证万无一失!”

    “你知道我身边从不留无用的人,若她还能活过明日太阳升起,该受到什么惩罚我想你心里明白!”

    姬少卿从来就不是个心软的人。

    “是,若月歌有负公子信任,定以命相抵,绝无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