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摄政王的小萌妃 > 第30章 孤的眼睛是瞎了吗?

第30章 孤的眼睛是瞎了吗?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摄政王府书房,凤君澜正凝神低眸在宣纸上作画。

    “主子,太子殿下带着皇上口谕去了云王府,说是让云小姐务必参加春季围猎。”

    墨玄将刚打探到的消息原原本本转述给凤君澜。

    “你怎么看?”

    仍旧是专注作画,语调淡淡。

    墨玄思考一瞬,“春风十里那件事,想必太子早就对云小姐怀恨在心,此番邀请春围怕是有炸,云小姐估计有麻烦了。”

    凤君澜听到此处终于顿了顿,将笔尖往砚台中蘸了蘸。

    “上次那件事查的怎么样了?”

    墨玄知道凤君澜问的是云清芙在小巷险些被大汉们砍死那件事,也许云清芙会认为是倒霉被人栽赃,但凤君澜却始终认为是有人蓄意为之,不然,那小巷为何会有大量化骨散的味道,而那些大汉也像从人间蒸发一样,遍寻不得踪迹。

    “主子,这事的确是人为设计,背后的主使是国师姬少卿。”

    姬少卿?凤君澜凤眸微眯,这姬少卿素来很少离开皇宫,按理与云清芙并不相识,却为何要害她性命?

    “这次春季围猎姬少卿可去?”

    凤君澜垂眸,在画纸上再添了一笔,状似漫不经心问道。

    “从参加春围的名单上看并无国师的名字。”

    “没有?”

    凤君澜冷笑一声,若他估计的没错,姬少卿此番定然会去,而且会再次对云清芙出手。

    这女人看着不起眼,怎么就无端端招惹了那么多祸事。

    凤君澜提笔在新取的宣纸上写了些什么后,就装进信封中递给了墨玄。

    “替孤将此信件交给皇上,就说孤也要参加春季围猎。”

    “主子也要参加?”

    墨玄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主子是从来不屑参加这种活动和场合的,今次怎么?

    “难道主子是为了云小姐?”

    对于被戳中所想这件事,凤君澜表现的十足淡定,“许久没出门,有点想念这天晟风光了。”

    墨玄不置可否,主子就继续口是心非吧,反正他早就不小心偷瞄到了主子画上的内容,一朵灼灼盛放的玉芙蓉,旁边题字: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清水芙蓉,这说的可不就是云小姐么?

    “主子,其实你若真心喜欢云小姐,可以向她表白心意。”

    作为凤君澜的头号忠心属下,对他的婚姻大事也是操碎了心,这不,冒死说出了这番话。

    “孤喜欢她?孤的眼睛是瞎了吗?”

    “……”

    墨玄静默,他总算知道为什么主子这么多年都一直单身的原因了。

    云王府,正对着香凝不住咒骂皇甫墨寒的云清芙,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小姐,虽是初春但天气到底是凉,你还是披上披风吧。”

    说完,香凝就将一旁的披风拿来给她披上。

    果然,瞬间被一股暖意包围,但是,方才的喷嚏真的是因为冻的吗,她怎么觉得是有人在说她的坏话呢?

    两天后,很快,就到了春季围猎的日子。

    临行前,云老王爷将云清芙随身携带的物品里里外外检查了不下三遍,又不停的给她添加些御寒的衣物,她平日里爱吃的点心和蜜饯,最后又嘱咐她不下十遍,让她谨言慎行不要惹事生非。

    “爷爷,你就放心吧,怎么罗里吧嗦跟个老太婆似的!”

    嘴上抱怨着,可云清芙这心别提多暖了,就像上大学时每一次离家,父母都要千叮咛万嘱咐,给她大包小包装一堆东西,恨不得把家都搬空,就怕她受委屈。

    “死丫头,你娘去的早,你那不成器的爹又一天到晚只顾着军政,我不管谁管!”

    “是是是,爷爷对芙儿最好了!”

    这边爷孙俩其乐融融,那边同行的云若莲却是一脸愤愤,同为云老王爷的孙女,这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莲儿,路上小心!”

    孟淑媛将收拾好的行囊命人递给她,眸光有意无意扫向云清芙乘坐的马车的车轮,嘴角浮现一抹古怪的笑意。

    两辆马车很快就上路了。

    马车内,香凝疑惑的开口,“小姐,这二小姐怎么也跟着来了,按理说这种场合只有嫡出的少爷小姐才能参与。”

    深知云若莲的秉性,平素又没少见云若莲给她们使绊子,再加上云若莲明知云清芙喜欢太子还特意跟太子走那么近,所以,香凝对她也就没有半分好感和尊敬。

    “哎,香凝,你这话就不对了,有的人自甘堕落,以色侍人,这不是应有的回报吗?”

    云清芙没有避嫌,刻意将声音提的很高,就像有意说给谁听一样。

    一直默默跟在云清芙马车后的云若莲,听到她的讥讽,脸都气的变形了。

    她的贴身丫鬟碧池见状,连出声安抚道,“二小姐,你别动气,奴婢看那大小姐就是嫉妒,嫉妒太子对二小姐的宠爱,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显然,这句话让云若莲很受用,很快,面色就缓和了过来,沉静的眸光中透着阴森的戾气:云清芙,我看你过了这次春季围猎,还笑不笑的出来!

    两人的马车一路行着,很快就在城门口与大部队会合了。

    只是,城门口,所有的马车包括天晟帝的都到了,却迟迟没有人喊出发。

    “嗨,美女,这人都到齐了,怎么还不走,是在等谁?”

    云清芙看也没看,随便抓了个身旁的大家闺秀就开口问道。

    “这位小姐有所不知,此次摄政王殿下要与我们一道同行,参加春季围猎。”

    凤君澜那厮也要来?她就说是谁这么大排场,敢让皇帝老子都等着,原来是那个冷面男。

    眸光无意识扫过方才问话的女子,云清芙的双眸瞬间透出惊艳,什么叫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这眼前的女子就是,不止外表出众,惹得在场的公子哥们不住偷瞄,就连那气质也是端庄贤淑的让人自惭形秽。

    正待去问美女的芳名,套个近乎,毕竟人家刚才对她还是很友善的,交个朋友也不错。

    不过,还没等她开口,伴着太监一声高亢的“摄政王殿下到——”,彻底阻拦了她到口的问话,只得无奈随大流一起面向凤君澜的方向。

    浩浩人群中,掀开轿帘下轿的凤君澜,一眼就看到了满脸嫌弃小嘴还在喃喃说着什么的云清芙,据他对那女人的了解,八成又是在骂他。

    “小姐,刚才摄政王殿下看你了呢?”

    美女身旁的黄衣小丫鬟一脸兴奋,就像被凤君澜看的是她一般。

    美女含羞带怯啐她一句,“黄鹂,休得胡言乱语!”

    云清芙撇撇嘴,得,看这美女的架势,又一个被凤君澜外表坑骗的无知少女!

    淡淡收回视线,凤君澜仪态优雅走向天晟帝皇甫靖,虽躬身一拜却自有气度,“臣失礼,劳陛下久等了——”

    皇甫靖大笑着虚扶一把凤君澜,“爱卿言重,爱卿政务繁忙,为国事鞠躬尽瘁,别说等上这半刻,便是一天也值得!”

    听着政客们一言一语打着太极,云清芙的眼皮都有点打架了。

    当皇甫靖与凤君澜终于结束寒暄,云清芙几乎拔腿就跑上了自己的轿子,长腿一伸,极没形象的歪倒在榻上,刚才又是站又是跪的,她腿都快酸了。

    “哎,香凝,刚才跟我说话的那位美人是谁?”

    “哦,小姐是说丞相府的嫡千金慕容妍小姐吗?她是天晟第一美人,也是公认的才女,世传唯一配得上摄政王殿下的世家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