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摄政王的小萌妃 > 第29章 春季围猎

第29章 春季围猎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升职?”

    凤君澜拧眉,他还从未听过这样奇怪的说辞。

    见凤君澜一脸莫名的看着她,云清芙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蹦出了现代词汇,于是,忙解释道,“就是我从普通丫鬟晋升为管理其它下人的头头了?”

    看她眸眼晶亮,表情期许的模样,凤君澜竟情不自禁扯了扯嘴角:这么点小事,就至于高兴成这样。

    “凤君澜,你是在笑吗?”

    云清芙看到凤君澜嘴角蓦然勾起的弧度,眸光不由有点痴,这美男笑起来果然就是不同凡响,有种天光破云的神圣惊艳感。

    见云清芙痴痴望着他,一副要流哈喇子的丢人模样,凤君澜轻咳一声,敛去那尚未形成的笑容,再度恢复原有的高冷。

    他这一收笑意,就像骤然被关上的透着光芒的窗,室内再度陷入一片黑暗,让人好一阵遗憾。

    “凤君澜,其实你笑起来挺好看的,你应该多笑。”

    云清芙第一次没有与他针锋相对,话语也够诚恳,眸光也够真诚。

    凤君澜的心微微一颤,从来没有人说过他笑起来好看,也从来没有人说让他多笑。

    从年少母亲被父亲休弃后,又经历了一些事情,目睹母亲的惨死,他早就已经忘了什么是开心,什么是笑。

    “孤不会笑!”

    当凤君澜语调沉闷说出这几个字时,云清芙以为他是在给她难堪,可,触及那忧伤一闪即逝的面容时,她才意识到他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从一个少不经事的少年,到如今年纪轻轻执掌四方的摄政王,凤君澜身上背负的东西,他那些常人难以想象的经历,不用多说,她就能够想见。

    突然,有点心疼他,他这个年纪,若搁在现代,比她还小几岁,正是无忧无虑在大学校园里正青春的年纪。

    “凤君澜,我教你笑吧?”

    她是动了恻隐之心,说这话时纯然忘了他现在的身份,倒显得有点奇葩而又不知天高地厚。

    凤君澜素来只听说教习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却从来没听说过笑也能教习,倒让他觉得有点新鲜,尤其云清芙一脸诚恳,反让他有点不适应的怀疑她是不是又要作弄自己,可是,在那张精巧秀雅的小脸上,他找不到半丝虚伪的痕迹。

    “你先笑一个给孤看。”

    “你要什么类型的笑?”

    云清芙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作为,还真有点像“卖笑的”。

    “有区别吗?”

    “当然有,笑分好多种,比如大笑,冷笑,狂笑,微笑,娇笑……等着,我给你依次展示一下。”

    说完,云清芙搓了搓脸部,缓解肌肉的紧张,而后使出十八般武艺,模仿各种笑。

    “哈哈哈哈哈!”

    仰天大笑,不止笑还配上动作。

    一连几个笑后,凤君澜面上的表情明显有点绷不住了,若都是这样让人惊悚的笑,那他一辈子不学也罢。

    “接下来这个是常用的,用来表达友好亲切,叫微笑。”

    云清芙突然安静下来,下巴微收,樱唇微抿,而后,缓缓上扬嘴角,当那微笑形成,伴着她完成月牙的双眸,凤君澜蓦地有点失神,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女子的笑竟可以让人这样着迷,就像看到了漫山葳蕤春花其绽,又像天边的朝霞织锦迤逦绵延。

    “好了,最基本的笑差不多都展示完了,怎么样?”

    云清芙摆上一副求表扬的期待神情。

    从她那笑容中回神的凤君澜,有些不自在道,“不错!”

    难得他肯认可,云清芙笑的欢愉,“既然如此,那你就封我做你的首席微笑官吧?”

    她可不是免费教他的,学费可以不收,但打扫王府这种小事是不是就可以移交给别人了,毕竟她从今往后就是有身份的人了。

    教笑的事是答应了,但升职的事被否了,也就是说云清芙除了担任摄政王府丫鬟,还要负责教凤君澜学习微笑,工资职位一概没有,活倒是增多了。

    早知道她就不那么嘴欠说什么要教他学笑的鬼话了,现在倒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她终于从将近一个月勤勤恳恳的工作和教习付出中,得到了凤君澜批准为期“一天”的假期。

    既然这假期都是难得了,她自然不能荒废,怎么也要睡它个昏天暗地。

    于是,这一整天,云清芙当真没有从床上下来过,就连早膳和午膳都是在床上用的,用完后倒头就睡,别提多腐败。

    “小姐,现下是初春,今日天气晴好,你应该出去晒晒太阳,走动走动。”

    香凝纯粹是为云清芙的身体着想。

    可云清芙就像钉在床板上一样,死活不动半步,无法,香凝无奈的走出明月阁替她关上了房门。

    刚出去,就遇上了迎面走来的云老王爷。

    “香凝见过老王爷!”

    云老王爷挥挥手示意她起身,“芙丫头呢,还在睡?”

    “回老王爷,小姐还在歇息。”

    “去给我把那猪丫头拽起来,这午时都过了,还睡什么睡!”

    云老王爷发话,香凝立即麻溜的将云清芙从被子里挖了起来,不情不愿的梳洗更衣,云清芙打着哈欠,睡眼惺忪的开门走向早已等候多时的云老王爷。

    “爷爷,早!”

    刚问了个好,头上就挨了一记爆栗,“早什么早,这都下午了,你这丫头是猪吗,这么能睡!”

    “那我要是小猪,爷爷又是什么?”

    云清芙抬头,眸眼狡黠的笑问。

    “臭丫头,敢消遣我!”

    云老王爷作势又要敲她,云清芙连忙摆出一副知错的表情险险避开。

    “对了,过两天就是春季围猎了,陛下要求所有世家大族公子千金一同前往浮山围场。”

    云老王爷来找云清芙就是为了告诉她这个消息。

    虽然她对所谓的春季围猎有点兴趣,但想到古代交通不发达,一路舟车劳顿,再说她压根就不善骑行,还是不去凑热闹了。

    “爷爷,芙儿还是不去了,就我这身子骨,既不会骑射,也不会武功,回来就该折腾散架了。”

    云清芙拉住云老王的衣袖,左右摇晃,眼神讨好。

    云老王爷冷哼一声,他猜这懒丫头就不会去,幸好他早就替她将推辞的托词想好了。

    “我觉得你这丫头也不该去,没得给我惹是生非,回头还要我一把年纪给你收拾烂摊子。”

    见云老王爷爽快答应了,云清芙开心的抱住云老王爷,甜甜道,“谢谢爷爷!”

    云老王爷也被云清芙的笑声感染,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声没持续多久,就见管家老李疾步走来告诉两人,说是太子殿下皇甫墨寒到了。

    距离上次春风十里的事,她已经有将近一个多月没有看见皇甫墨寒了,怎么着,这是又内心空虚,上门找虐来了?

    不过,当她看到皇甫墨寒一脸神气,拿着皇上口谕,说让她务必参加春季围猎时,她顿时有点想骂人:丫的,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皇甫墨寒会那么好心邀请她参加活动,怕是挖了个坑在坑底等着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