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摄政王的小萌妃 > 第27章 被害妄想症是病,得治!

第27章 被害妄想症是病,得治!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君澜仪态优雅步履沉稳的走近他们,方才霸气的话正是出自他口。

    打这自带光环的男人一出现,几乎在场所有女人都面红心跳,一脸魂不守舍的盯着他绝代风华的面容,眼睛也不眨。

    他的眸光仅仅只是在按住云清芙肩膀的侍卫手上一扫,那俩侍卫便下意识松开了手,低着头后退几步。

    “摄政王,你怎么来了?”

    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还是这么个难缠的对象,皇甫墨寒的面色有点微变,要知道凤君澜在天晟国的身份,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别说在朝中威望和地位比他这太子身份还高,就是他的父皇也得让他三分。

    好像是皇甫墨寒问话,凤君澜才注意到他一般,视线也就在他面上停留了数秒,而后又移开,“太子殿下也在这里。”

    “……”

    这是什么意思,他那么个大活人站在这还能看不见?

    “你们吵吵嚷嚷的在做什么?”

    不懂他这话究竟是问的谁,但清冷的眸光却是直直面向云清芙的。

    料不准凤君澜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意图,云清芙很快错开与他对视的视线,保持沉默。

    “回摄政王殿下,是姐姐她得罪了太子殿下!”

    大概是想在凤君澜面前留下好印象,云若莲抢先回答,毕竟,他可是全天晟女人都梦寐以求的良婿,也是她少女心萌动的仰慕对象,就连太子在她心中的地位,都及不上凤君澜半分。

    似是觉察到云若莲含羞带怯痴痴望着凤君澜的眼神,皇甫墨寒狠瞪他一眼,面上有点不甘的愤愤,就像自己的媳妇被别人勾跑了一样。

    云清芙无语翻了个白眼,这云若莲不说话会死还是怎么的。

    将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凤君澜心里觉得有点好笑,只是,面向云若莲的回答却是声音又沉了几分,“孤有问你吗!”

    不是疑问是肯定,毫不留情打了云若莲的脸,她的表情瞬间变的尴尬无比,眸中甚至浮现委屈的泪花。

    云清芙撇撇嘴,想追凤君澜,就云若莲这比纸还薄的脸皮,比猪还蠢的智商,怕是连他的头发丝都追不上吧。

    她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然后,就见凤君澜猛地将视线转向自己,一字一句无比清晰道,“你来说。”

    “我?”

    云清芙指指自己的鼻子。

    “孤不想重复第二遍!”

    凤君澜的语气倒是比先前柔和了不少,可惜,云清芙没有在意。

    拽个毛啊,这是她家的地盘好吗,还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他到底是来帮她的还是落井下石的?

    “太子殿下冤枉我,说我将他扔到了青楼,害他被一帮女人强了身子。”

    让她说她就说,反正丢人的还不定是谁。

    “云清芙,你再胡说八道,本宫撕烂你的嘴!”

    皇甫墨寒叫嚷着就要冲上来教训云清芙。

    “太子殿下!”

    骤然提高的清冷语调彻底喝停了皇甫墨寒的动作,他心有不甘,在凤君澜颇具威慑力的眼神下,悻悻松开了握紧的拳头。

    “你们谁有证据?”

    一句话把几个人都问住了,云清芙双眼瞬间一亮,对啊,她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太子殿下口口声说是我把你扔到青楼的,那不若我们去青楼找人认证,也好还我一个清白。”

    那志得意满而又问心无愧的模样,倒是很有说服力,但凤君澜知道,就云清芙现在这副模样纯粹是在做戏。

    皇甫墨寒想到今早的事,胃里又忍不住一阵翻涌,春风十里,是他皇甫墨寒这辈子最大的耻辱,他发誓一辈子也不想踏入那里一步,但,想到云清芙那副小人得志的表情,他就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强忍着呕吐感咬紧牙关道,“好,本宫答应,就去春风十里找证人!”

    前往春风十里的路上,凤君澜看着云清芙一脸轻松的表情,倒是有点意外,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若皇甫墨寒真在春风十里找到证据,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吗,而他确定自己让墨玄帮她善后那些事,她压根一丁点也不知道。

    少顷,墨玄一脸严肃附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凤君澜才微微抬头,眸光有些讶异有些赞赏的看向云清芙:看来,这个女人比他想象的要聪明。

    “凤君澜,你怎么有空来管我的闲事了?”

    摄政王这个职位很闲吗,她没记错的话,应该有一大堆政务公文要处理吧。

    而且就这凤君澜的脾性来说,多管闲事可有点颠覆他以往的做派。

    “云小姐,主子是因为担……”

    墨玄看不过眼,想替凤君澜说话,结果却被凤君澜出声给打断了。

    “孤担心你不慎丢了小命,孤的后花园无人打扫!”

    呵呵哒,她谢谢他了,摄政王府就穷到这种地步了,为了省个请丫鬟的钱,主人都不辞辛苦来救她了,她还真是谢他祖宗十八代。

    “让摄政王费心了。”

    嘴上说着感谢,可云清芙的面上却没一点诚意。

    香凝拽了拽云清芙的衣袖,低声道,“小姐,老王爷说让你离摄政王殿下远一点,若是被老王爷知道怕是不好。”

    云清芙挑挑眉,低声回道,“可人家是上赶着倒贴的,我也没办法。”

    她不知道习武之人的听力比一般人灵敏,于是,云清芙与香凝的对话就一字不漏的传到了凤君澜耳中。

    墨玄眼角抽了抽,心中为云清芙捏了把冷汗,眼神惴惴看向自家主子。

    云若莲一脸羡慕嫉妒恨的看向与凤君澜并排而行,还不时有说有笑的云清芙,狠狠绞着自己的衣袖,浑身散发着一股浓重的酸味。

    “云二小姐喜欢摄政王?”

    皇甫墨寒有些吃味的走到云若莲面前开了口,想到她之前说喜欢自己,现在却看也不看他一眼的盯着别的男人,皇甫墨寒气的连平日对她的称呼都变了。

    云若莲一惊,连连扯回视线,一脸温柔似水的看向皇甫墨寒,“太子说笑了,莲儿的心意,方才就已经表达……”

    声音越来越低,好像是害羞,皇甫墨寒面色缓了缓,却仍有些不悦道,“那你为何一直盯着摄政王的背影看?”

    “莲儿,莲儿只是好奇,姐姐是什么时候跟摄政王殿下走的那么近了,毕竟,前一阵子,摄政王殿下还让人打了姐姐20大板。”

    听云若莲这么一说,皇甫墨寒才意识到,好像这平日里眼高于顶的凤君澜的确对云清芙有点特别,怎么个特别他又说不上来,难道,他之所以出现在云王府,是为了救云清芙?

    几人各怀心思,不多时就抵达了春风十里。

    只是,问了一圈,也看了一圈,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但凡春风十里中的人,哪怕是猫和雀儿,都无法证明皇甫墨寒昨晚出现在这里,不仅如此,就连今早他看见的那些女人和嬷嬷们不知了去向,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云清芙,是不是你使了什么诡计!”

    皇甫墨寒突然就想到了一种可能,既然人是云清芙安排的,那她自然就会毁尸灭迹。

    “太子是在说笑吧,论身份你可比我尊贵,谁敢戏弄天晟国的太子,我说,太子殿下莫不是有被害妄想症,总觉得有人要害你,出来寻个欢做个乐,还要将借口安在别人身上,我看你这是病,得治!”

    云清芙气死人补偿命的说出这番话,眼角眉梢俱是得意,其实,皇甫墨寒说的没错,的确是她将人打发走的,在皇甫墨寒来春风十里之前,除了伺候他的那些姑娘,云清芙并未对任何人说起他太子的身份,所以之后,对他的身份稍加利用威胁,那些胆小怕死又贪财的女人和嬷嬷们,自然不肯还待在原地冒着被皇甫墨寒诛九族的风险,早就跑路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方才凤君澜那般看了云清芙一眼的原因,懂得善后,倒是让他刮目相看,原以为,她只是嘴皮子溜又有点小聪明而已。

    而云清芙也自然不知,之所以能顺利遣散那些人,凤君澜为她提供了不小的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