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摄政王的小萌妃 > 第28章 总有刁民想害朕

第28章 总有刁民想害朕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不死心,皇甫墨寒又将春风十里掀了个底朝天,可除了砸坏了人家的无数瓷器和桌椅,赔了一大笔钱后,仍旧一无所获。

    就是他刻意画出那些令他至今回想都作呕的女子的画像请人辨认,春风十里的姑娘和嬷嬷们,也都摇着头,说没见过。

    到最后,皇甫墨寒在云清芙的火上浇油中,彻底放弃了希望,大概急火攻心,两眼一翻,就昏死了过去。

    据说后来皇甫墨寒在床上躺了近一周才下床,至于春风十里的这件事,兴许是忌惮凤君澜身份的缘故,又或者是怕丢了皇家颜面,总而言之,这件事就像一阵风般,再也没人敢提起。

    一周后,皇甫墨寒身子微微转好,云若莲托人入宫给他捎了个口信,说是约他出来,有对付云清芙的良计。

    再见皇甫墨寒的时候,他已经明显比一周前清减了不少,眼窝下也有淡淡的青黑痕迹,整个人看起来更是没有什么精气神

    “太子可想找云清芙报仇?”

    云若莲见到他后,就直接开门见上,道出他最关心的问题。

    “本宫做梦都想弄死这个贱人,你快说有什么好方法?”

    云若莲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缓缓道,“再过几天不就是一年一度的春猎了吗,莲儿听说,这次皇上想让各名门望族的公子小姐们一同前去,瞻仰我天晟的大好风光和丰饶物资。”

    “没错,你消息倒是灵通,不过,这跟报复云清芙有什么直接关系?”

    皇甫墨寒不是云若莲肚子里的蛔虫,自然猜不透她的想法。

    云若莲神秘兮兮,凑近他的耳朵,低声道,“俱时,云清芙也会去,到时殿下可以……”

    后面的话越说越小,渐不可闻,但皇甫墨寒的神情,却由先前的凝重慢慢转变为光彩熠熠,末了,一脸惊喜的握住云若莲的香肩,兴奋道,“莲儿,你真是本宫的福星,你简直太聪明了!”

    说罢,将她一把拥入了怀中,云若莲趁机双手贴上他宽阔的背脊,柔声道,“莲儿可是想一辈子堂堂正正做太子殿下的福星呢。”

    “好,本宫答应你,事成后本宫就像父皇请命,娶你为妃。”

    “多谢太子殿下垂青,莲儿不胜荣幸!”

    两人一言一语,没多会四目相对,含情脉脉,很快缠绵的声音就此起彼伏。

    而远在摄政王府,继续当着便宜丫鬟的云清芙,自然不知这两人的计谋,若知道这两人又揣着一肚子坏水准备算计她,估计得叹一句:总有刁民想害朕啊!

    摄政王府,云清芙托着腮抱着扫帚,拿了个软垫坐在台阶上,看着勤勤恳恳工作着的王府下人们。

    没意思,太没意思了,天天就是扫地扫地,也没点新鲜事,难不成她大好青春就要在这漫长又无聊的时光中蹉跎了吗?

    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后,云清芙决定给自己,也给那些打理王府的战友们找点乐子。

    于是,在她三言两语的撺掇下,大家再次聚集玩起了游戏。

    只是这一次游戏的内容不是掷色子,而是前世风靡了大街小巷的“撕名牌”!

    故而,当凤君澜下朝归来,路过花园处的庭院,隔着老远就听到了欢快的笑闹声,尤其是云清芙的笑声,比旁人的更夸张更响亮,间或伴随着一声声尖锐的鬼哭狼嚎,那声音,让人听一遍就难忘。

    思忖了片刻,凤君澜终究还是提步迈进了那充满欢声笑语的院落。

    这次,没等凤君澜出声,云清芙就看见了他,不仅没停下玩乐的动作,还热情的冲他招手,“喂,凤君澜,要不要加入我们啊?”

    边说,还边晃过一个企图撕她名牌的丫鬟的手。

    “我给你讲解一下,这是撕名牌游戏,字面意思上来说呢,就是每个人背后都有一张写着他姓名的名牌,大家可以互相撕,名牌被撕掉就下场,最后,看谁是最后一个没有被撕掉名牌的人,他就是胜利者。”

    云清芙难得好心的向凤君澜讲解了一番。

    虽说后者是将她的解释听进去了,但半晌,凉薄的唇吐出两个字,“幼稚!”

    之后,就拽拽的离开了。

    云清芙冲着那潇洒的背影一阵不齿的做鬼脸:虚伪,不感兴趣过来看什么,不感兴趣听她讲那么多,真是白费她的口舌。

    无语的挥挥手,云清芙走近放着茶壶的桌前,给自己斟了杯茶一饮而尽。

    “等等,我回来了,看我不把你们的名牌都撕掉,一个个都给我洗干净等着啊!”

    “云小姐,摄政王殿下不是又训你了吧,我们这样放肆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放心,凤君澜那厮也想玩来着,但我看他年纪大跑不动,就给拒了!”

    “……”

    凤君澜还未走远的背影,猝不及防踉跄了一下,刚扬上嘴角的浅浅笑意,忍不住一僵,嘴角微抽。

    之后连着几天,凤君澜下朝路过花园处的庭院,都会忍不住停步,听着里面的笑闹声,听着听着,他觉得自己的心情似乎都变的好了起来,不过他这摄政王府,却是被她云清芙折腾的越来越不像样了。

    于是某日,用过午膳后,云清芙被单独点名,叫去了凤君澜的书房,也就是那个传说中,不准人靠近的书房。

    “扣扣扣”

    她决定还是礼貌点先敲个门。

    对于云清芙突然有礼有节起来,凤君澜倒真有点不适应,却也淡淡出声道,“进来!”

    云清芙将书房大门推开,缓步迈了进去,“你找我?”

    “嗯。”

    倒是肯定回答,只是这一个“嗯”字后就彻底没了下文,凤君澜不开口,她也不敢坐,看她这一屋子的典籍公文和各式古董瓷器,万一她一不留神碰到了什么,那就掰扯不清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凤君澜专注着手中的公文,就像云清芙是个不存在的透明人,可怜她站了大半晌腿都快麻了,难道,凤君澜喊她到书房,只是为了消遣她,又或者,是来观摩他工作狂的认真态度,教育她?

    事实证明,云清芙想多了,凤君澜只是一时被一份公文绊住了思绪,正在考量,是以,忽略了云清芙。

    等他终于有所意识,抬起头时,云清芙已然有点昏昏欲睡了。

    修长的玉手轻扣在桌面上,云清芙听着响动,瞬间扭正歪斜的身子。

    “这段时间过的可开心?”

    开心?凤君澜是来体恤民情还是来兴师问罪的,不会那么小心眼怪她在王府内带着下人们一起做游戏吧?

    “开心,很开心,不止我开心,大家都很开心,工作起来别提多有干劲了。”

    提前表明她带来的好处,免得凤君澜肆意给她安罪名。

    凤君澜点点头,“嗯,那以后摄政王府的下人们就交由你管理。”

    万万没想到凤君澜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是她幻听了吗?

    她掐了自己一下,发现不是在做梦,如果凤君澜说的是真的,那是不是证明,“凤君澜,照你的意思,我是不是可以升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