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听说我活不过十章[穿书] > 2.活不过十章

2.活不过十章

作者:醉书南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明渊在自己的屋子住着,每天勤于修炼。聂辛在隔壁住着,除了养伤就是作妖,不像个被救了一命的倒霉蛋,像个来享福的大爷。

    沈明渊自救了他一命之后,就没来看过他,只吩咐了照顾他的仆人平安每天关注着,将他的动静每天汇报过去。

    一晃,就是半个多月过去。

    沈明渊越来越没耐心,每天都等着聂辛赶紧拍屁股走人,别再赖在他家里吃白饭。

    会打,了不起啊?

    他心中郁闷,怀疑聂辛就是仗着自己打不过他、不想得罪人,就住着不走占便宜。

    沈明渊心想自己再呆一天,最多一天,那聂辛再不走人,自己就不管他了,先回沈宅。

    跟聂辛保持好距离,避免被人抓去关小黑屋了,并不能就此高枕无忧,不久后还有另一场劫难,会让沈家整个覆灭。

    就算不能救下整个沈家,他也得想办法让自己活下来。

    第二天,聂辛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沈明渊原以为他突然来见自己,是伤养好了,临走来找自己道别的。

    终于能送走这么一尊佛,沈明渊心中如释重负,有点高兴,又不敢表现地太明显,就只是矜持地微笑,

    “聂大侠。”

    聂辛站在他面前,身材挺拔,早已看不出初见时的狼狈模样,双眸依旧深沉,敌意和杀气似乎也随着伤势痊愈而被洗去了。

    他脸上看不出什么喜怒,朝沈明渊道了谢,

    “沈公子救命之恩,聂某记下了。”

    沈明渊摇摇头,“别记着,忘了吧,我救你只是怕被你杀人灭口,没别的善心。”

    这话说得不算违心,聂辛在他脸上探究地看了半晌,不知在想什么。

    “沈公子这是打算离开?要去哪里?”

    沈明渊皱眉,似是不悦被人打听行程安排,“聂大侠若是伤势好得差不多,也可自行离开了。”

    这一句答非所问,已是在委婉赶人走。

    这样的态度不算客气,聂辛却没露出一丝怒容,反而勾起唇角,似笑非笑,“可我不喜欢欠人情,无论沈公子意图如何,到底是救了聂某性命,让聂某有了清静的地方养伤。”

    “哦?那你想怎么还?给我送一箱金银珠宝如何?”

    聂辛明显被这直白言论噎了一下,表情有了一瞬的僵硬,“这恐怕要让沈公子见笑了,聂某拿不出这些。不如卖个力气,给沈公子做半个月的贴身护卫,算是报答这半月来的照顾。”

    贴身护卫?

    沈明渊眼皮一跳,下意识觉得不妥,心里莫名冒出一丝不安稳,下意识就犹豫道,“你不会是……”

    另有图谋吧?

    比如,沈家的宝贝?

    然而话未说完,他就想起了自己的乌鸦嘴属性,连忙收声,改了口,“那好,就依你。半月之后,你我各不相欠。”

    “好。”

    聂辛就这么跟着沈明渊回到了沈宅。

    深思熟虑后,沈明渊的顾虑反而小了许多,原书里聂辛是在伤愈后直接将沈二少绑走的,如今他却跟着自己成了个护卫。

    暂时是死不了了。

    与沈二少的别邸相比,沈家本宅看起来要气派、漂亮得多,数座亭台楼阁坐落在欺负的峰峦之中,仿佛是从山石里天然长出来的那般,暗金色的穹顶趁着周围或红或黄的成片林木,更是夺目,颇有股不似人间的飘渺之感。

    再往下看去,就是陡峭如悬崖般的山势,一望无尽如同天堑,在山壁四周,愣是寻不到哪怕一条可供人上下的台阶,唯有飞鸟与山羊能靠着天生的本领来来去去。

    沈明渊血脉中有风系灵窍,修为不必太深便可腾云驾雾,一路就这么飞了上来,衣袂翩翩。跟在他后面的,则是御剑而行的聂辛,以及乘着沈家仙鹤追随而来的几个仆从。

    山石边缘有一处地势较低、呈半圆形的宽阔平台,用以迎送停泊。此时有一身着白袍的青年站在那里,仰头望着飞来的一行人,目光最终落在为首的少年身上。

    沉肃深邃的眸子里,便融出一抹温和笑意。

    沈明渊与他对视一眼,立刻认出,这边是沈家少主,他的大哥,沈和光。

    飞至近处,他撤去如有实质的疾风之力,落到平台之上,随着惯性又向前快走了几步,稳稳停在沈和光面前,

    “大哥是专程来此迎我的吗?”

    被这样带着暖意的视线注视着,沈明渊有点不好意思,嘴角眼梢也带了些笑。

    沈家的两个儿子,一个是父亲过去同亡妻生的,一个是不能生育的母亲从妹妹那里过继来的,实际的五官、性格并没有多少相同之处。

    只是自幼一起长大,两兄弟这样相视而笑的时候,倒是多了几分神似。

    沈明渊便是从母亲那边过继来的孩子,相比大哥活得更加无忧无虑,从小受着溺爱,家族对他唯一的要求就是健康长寿。

    相对来讲,沈和光身为将来的家主,身上的担子重些,性格也相对沉稳成熟。

    他似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还知道回来?”

    话虽责怪,语气却是宠着的,并无真的怒意在里面。

    “不瞒大哥,是有事耽搁了,才在外面逗留了那么多天,你看。”沈明渊向一旁侧过身来,露出站在身后一言不发的聂辛,“这是聂大侠,打赌输了,要给我当半个月的护卫。”

    沈和光与那浑身肃杀气的聂辛对视一眼,互相的视线里都带了些不动声色的打量,他立刻沉下脸,语气都冷了三分,“你做什么区了,怎还赢了个大活人回来?聂大侠一看就不是凡辈,岂能屈尊做你一个小儿的护卫。聂大侠,辛苦你了,这般陪他胡闹……”

    聂辛不知他为何隐瞒了自己重伤被救之事,倒也懒得戳穿,没有多说,更让他在意的,是先前救了自己的沈公子,竟然是沈家二少、而非长子这件事。

    沈二少与传言中并不相同,可沈家少主却又符合传言中的性格、为人。

    他垂下眼帘,兀自沉思了片刻,将情绪都藏得水泄不漏。

    “大哥,先别忙着生气,迎鹤台上风这么大,我们先进屋里去吧,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

    沈明渊连忙拍拍自家大哥的肩膀,安抚两声,拉着人就往里走,顺便看了眼身后不动神色的聂辛,示意他也跟上。

    “哎……”

    沈和光叹了口气,眼神复杂地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

    “大哥,怎么这样看我?”沈明渊察觉到视线,回视过去,微笑中竟然少了三分天真无畏的稚气。

    沈和光眼神忽闪了一瞬,摇头继续看路,“没什么,只是莫名觉得,明渊此次回来,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

    好敏锐的直觉。

    沈明渊心中讶异,自己与沈和光见面说话不过半刻,自觉没有露出什么马脚,沈和光便觉察到不对了。

    不过,十六岁左右的年纪,本就是性情多变的年纪,他又熟知人设剧情,倒不必怕被沈和光怀疑是夺舍了。

    微微收拢了几分笑意,沈明渊打趣似的反问道,“哪里不一样了?是不是看着长大了?”

    “是有点。”沈和光和他边走边聊,听他这么说,心中的违和感反而散了些,温润的笑意漫开来,“还想让我夸你?”

    沈明渊借着话头,将自己与原主的不同归结于突然而来的上进心,调侃道,“哪怕在外游玩也没忘记读书、修炼,大哥不觉得很值得夸赞?”

    沈和光终于笑了开来,“好好好,晚饭时给你挑鱼吃,奖励你。”

    沈明渊心中一愣,垂眼点头,“大哥真好。”

    他忽然觉得,能穿到这么本书里也挺好,有这么个没有血缘关系、却视如己出宠爱自己的哥哥。只是为了自己的今后着想,多修炼了几日而已,开个玩笑就换来了哥哥的奖励。

    原书中,沈明渊倒不是不会吃鱼,而是懒到了极致,凡是不能直接吃的都不肯吃,无论鱼虾还是螃蟹,都要大哥亲手给自己收拾了放到碗里,才肯吃上几口。

    说白了,这股子懒劲儿就是被惯出来得。

    沈明渊本想逐渐抛弃原有人设,第一步就是变得上进、自立,这样才好活下去。

    上了饭桌,真吃到了一根鱼刺都没有的鲜美鱼肉,忽然就动摇了,想在沈和光面前,将原主那些被惯坏了的习惯保留下来。

    这样也挺好。

    沈父正在闭关,沈母则去了她妹妹那里,旁系则与他们不在一处吃饭,于是晚饭时分,就只有两个沈少爷和聂辛三人同坐。

    沈明渊说聂辛与自己打了赌,口气随意放松,沈和光便当聂辛是他的朋友,没有怠慢,也不怎么见外。

    鱼做了两条,用的是刚刚钓上来的云中雪,味道鲜美,入齿留香,还带着滋养经脉的天然灵气,算是鱼中上品。

    这类鱼,还是当初沈明渊写文时胡诌的,没想到真有吃到嘴里的一天。

    不得不说,口感十分特别,两条鱼用了三种做法,生鱼片、清蒸、以及炖汤。

    生鱼片的口感如同果冻,入口即化,没有腥味,咽下后隐隐带着一丝甜美。

    清蒸的鱼肉虽然熟了,却吃起来仍然软滑,是寻常鱼肉生吃都没有的细腻口感,鱼香气融化在口中,叫人食欲大增。

    鱼汤则更是鲜美,浓厚纯白,每一口下去,都伴随着丝丝灵气沁入心脾,滋润着四肢百骸的灵脉。

    所谓云中雪,鱼如其名,是一种十分罕见,鱼卵如蒲公英可飞入云层,在高空孵化的灵鱼。云中雪生有蝉翼般的狭长翅膀,身体轻盈而天生带有御水之灵力,成年□□前都活在厚实的云层里,其美可入画,除了鱼肉鲜美外,身上的鳞片、薄翼则可入药,鱼眼大补。

    也就沈氏这样不差钱的大家族,会没事就钓一只来吃。

    不知不觉一碗饭下肚,期间嘴巴就没闲着,一口接一口,连话都懒得说一句,沈明渊心中暗爽,越发感谢起当初大开脑洞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