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听说我活不过十章[穿书] > 1.活不过十章

1.活不过十章

作者:醉书南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明渊一朝身死,碰到个不靠谱的鬼差。

    鬼差说,若想投胎,需要完成死前没做完的最后一件事。

    沈明渊心中了然,他死前正在写一本报社向的小说,若只是把小说完成,倒没什么难的。

    鬼差却不给他键盘电脑,更不给他纸砚笔墨,而是一脚将他踢进了那本未完成的书里。

    就这么穿了书。

    他甚至没来得及问,为什么不直接让他写完,非要用这么麻烦的方式穿越进来?

    鬼差身影却已经不见了,留下个只在他脑子里说话的完愿系统。

    系统:宿主,我是刚刚和你绑定的完愿系统,代号馒头,我会帮助你融入书中的世界,并完成任务,以便顺利投胎。

    穿书……这样的事情,沈明渊在小说里看到过不少,并不陌生,起初的惊讶过后,很快接受了现状。

    系统:宿主,需要我帮你重温书中剧情吗?

    沈明渊在心中犹豫了片刻,回绝道:不必了,我都还记得。

    书是他自己死前写的报社文,全程虐虐虐,所有出场角色没一个是好人,主角是反派,配角还是反派,而且不洗白,一黑到底。

    因为是心情抑郁下用来发泄的产物,他也没在意读者吃不吃这套,只图自己写着爽,剧情和人设都非常放飞。

    全文只有一个主旨:人善被人欺,恶人遗臭千年。

    出场的正派角色,最后都成了恶人的刀下魂、垫脚石。

    唯一的亮点,大概就是作为背景的修真升级流,与寻常修真文不大相同。

    穿到这样一个世界里,很难像在现代社会那样活得安稳、衣食无忧,沈明渊忽然就有种自掘坟墓的感觉。

    他在心中叹了口气,对系统说道:把我现在的身份说一下就好。

    他虽然闭着眼睛,维持刚穿越过来的姿势装睡,眼前却凭空出现一排排文字。

    比起用声音或图像,他的确更喜欢用阅读文字的方式获取信息,沈明渊对此表示满意,看了起来。

    他现在的身体,是沈家二少,名字在他穿越的这一刻进行了数据覆盖,直接用了他的本名,沈明渊。

    还不错,这意味着至少在短时间内,他不用太过担忧自己的温饱问题了。

    沈明渊琢磨着,沈家在书中算是有名望的大家族了,遭祸的原因可以概括为怀璧其罪,家族里的内忧不算多。

    唯一需要担忧的,就是沈家全家都被他写成了‘人善被人欺’的炮灰,结局是全灭。

    他敲了敲系统,又问道:馒头,剧情现在走到第几章了?

    系统:走了八万字了。宿主只要努力活下去,见证世界的剧情走向结局就好啦。

    呵,说得轻巧。

    沈明渊暗自发笑,都快要悲极生乐了,他还记着呢,自己给这本书设计的结局是大团灭,就连主角也没有活到最后的特权。

    他怀疑这根本不是什么投胎前必须完成的任务,而是被鬼差直接丢进地狱了。

    开什么玩笑,要有个正常男主,他好歹能利用对剧情的熟知雪中送炭一下,抱抱大腿……可这文里根本没有正常人!

    已经走了八万字剧情,他沈家二少,暗自原定剧情,活不过十章!

    这么想着,就气得装睡都做不到了,直接一个轱辘爬起来,睁开双眼打量四周。

    竟不是在沈宅中。

    头顶是明晃晃的太阳,照得人浑身都是懒洋洋的暖意,身下是铺了一层毯子的柔软草堆——他这是在外面晒太阳午休呢。

    也不怕被狼叼了去。

    沈明渊打了个哈欠,收拾了毯子就随意走了起来,打算找个地方试试自身的修为身手。

    走着走着,就听到不远处的流水声,接着是重物砸在地面的声音。

    他脚下一顿,很快就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这是沈家二少那一出‘农夫与蛇’的剧情,为了逃避修炼而跑出来晒太阳睡午觉,结果意外救了个重伤濒死的人回家,不久后却被这人囚禁虐待,最终痛苦不堪地自尽而死。

    沈明渊嘴角一抽,扭头就走。

    结果脚还没迈出三步,就听得脑后破空声传来,他寒毛直竖,下意识就抱头蹲下。

    几根断发轻飘飘地落在他脚尖前方,提醒他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事实。

    糟了,已经被发现了。

    躲是躲不过去了,他只好蹲着等了一会儿,听着身后的人走了两步,再次力竭倒下,才缓缓转身、站了起来。

    沈明渊出声安抚道,“别紧张,我只是恰好路过,不是要追杀你的人。”

    那人用低沉嘶哑的嗓音命令,“你,过来,不然就杀了你。”

    依照剧情,重伤之人应是聂辛,此前中了敌人的陷阱,一路逃命至此。凭借聂辛的功力,的确能在重伤的情况下杀一个年纪轻轻的沈二少。

    刚才那个飞镖就是警告。

    看来,就算他不想走剧情,做那个愚蠢的‘农夫’,这条‘蛇’也不会放过他。

    血腥气不断飘来,沈明渊一脸生无可恋地听话走了过去,低头看那个身着黑衣,靠坐在树边,浑身鲜血染红了花花草草的男人,脚尖一挑,将他身侧的佩剑踢开老远,

    “聂辛?”

    “你认识我?”男人立刻警惕起来,一双鹰似的双眼陡然露出杀意,刺得人后背发冷。

    聂辛五官硬朗,其实无论是书中、还是实际长相,都带着股慑人的魅力,但此时沈明渊一点欣赏他美貌的心情都没有。

    再帅,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恩将仇报的毒蛇,沈明渊单靠对聂辛的救命之恩,并不能避免一死。

    还不如放弃原书里那傻白甜的人设,换一条路子自保。

    他定定瞅了他几眼,拿捏着那股子装逼范,微微笑道,“我是沈家的人,自然什么都知道。”

    沈家作为修真界的大家族,素来以窥探天机、料事如神而闻名。在原文中,沈家长子精于修炼,算是将祖传的本事学得透彻,而沈家二少却整日不务正业,除了乌鸦嘴没别的什么本事。

    他对着聂辛这么一说,顿时被误认成了沈家长子沈和光。

    聂辛挑了挑眉,看向他的视线里果然少了些轻视,隐隐多了些忌惮。再开口时,语气也不再是命令凶狠,而是在谈条件,

    “原来是沈少爷,你若今日能施以援手,救我一次,来日沈公子有难,聂某定当出手相救,还你一个人情。”

    沈明渊扯扯嘴角,心想人情就算了,你来日不把我抓去关小黑屋我就谢谢你。

    这幅神情,落入聂辛的眼里,仿佛是对他给出的条件不屑一顾。

    聂辛沉了脸色,刚想再说什么,却听那满脸冷漠的少年开口道,“救你可以,人情就就算了。”

    倒是没有拒绝他的要求。

    沈明渊将自己午睡用的毯子抖开,将脏兮兮的聂辛裹春卷似的一裹,扛在了肩上——年纪小力气也小,扛着最省力。

    聂辛本就受了内伤,肚子被他硬邦邦的肩膀一硌,登时喷出一口黑血,疼得晕了过去。

    沈明渊心虚地摸摸鼻子,原地站了会儿,在趁着人昏迷丢下就跑和维持扛沙袋的姿势走回家之间犹豫了下,还是迈开了步子。

    也许,他从此做个大反派,见死不救、自私自利,能够从此走上恶人遗臭千年的套路,活得更久些。

    但他不想这样。

    要想做命硬的恶人,并不比做好人轻松容易,得精于算计、得有手段、有硬实力,沈明渊自认没这个本事。

    身上扛着个可疑的伤患,沈明渊没有直接回沈家本宅,而是顺着系统给出的地图,去了自己名下的别邸,距离这里更近,也比较方便掩人耳目。

    沈明渊对着下人没有太多避讳,进了门就唤来仆人接手,自己则一边揉着酸胀的肩膀,一边站着吩咐。

    说是他救人,其实干活的还是仆人,收拾客房,搬人,处理伤口换衣服,叫郎中看伤,抓药煎药……而他,则负责给每个人分工,监督他们好好救人。

    他想好了,反正这聂辛死不了,严格意义上来讲,聂辛还算是主角之一,能活挺久,这样一个角色,能不得罪就不得罪的好。

    难的是在对聂辛好的时候,把握住一个度,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

    说白了,这人就是个容易黑化的主,当他的敌人惨,和他亲近起来更惨,保命要紧,沈明渊哪个都不想当,最好就是个两不相欠的路人。

    于是,安顿好聂辛之后,他没有像原书中那样无微不至地亲自照料,更没有守在床边等人苏醒。他只是吩咐了几个仆人细心照顾着,聂辛要什么就给,就兀自离开了,再没来聂辛房中看过。

    这态度,比捡回一条流浪狗还要不上心,像是捡回来了,就完成任务了。

    可要说冷漠,却也不是完全不在意聂辛的死活,沈明渊仍吩咐了最贴身的仆人,叫他每日将聂辛的情况告知自己,顺便吩咐些无关痛痒的事。

    第三天,仆人平安过来汇报,说聂辛醒了。

    沈明渊正在看书,头也没抬哦了一声,翻到下一页继续看。

    第四天,平安又跑来,说聂辛能下地了。

    沈明渊在院子里练剑,动作没停,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没去看望。

    第七天,平安说,聂辛起来练剑,把屋子后面的竹林砍了一大片。

    沈明渊正端坐着调息,刚摸着点修炼的路子,听了这话掀起眼皮冷冷瞟过去一眼,把平安看得后脊梁发冷,半晌后开口,仍是那一声‘嗯’。

    过了会儿,平安正转头要走,沈明渊又补了句,

    “让他砍,砍秃了就去买些新苗子再种上。”

    又过了两天,平安跑来说,聂辛要吃鹿肉,喝烈酒,但是郎中说他该忌口,问沈明渊怎么办。

    沈明渊已经差不多熟悉了自己的一身修为,正拿旋风卷着落叶装逼玩,闻言撇了撇嘴,没好气道,

    “想吃想喝随便他,给他买,让他作,给郎中打点赏钱,作死了就治,治不好就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