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掌执天下 > 第406章 狗奴才

第406章 狗奴才

作者:徐然薛清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06章 狗奴才

    徐然理都不理,径自往外走。

    “你聋了,还是哑巴。”

    “我告诉你,你别不识好歹,也就是我们家小姐仁慈,愿意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别不自知足,你知道沈家在香江有多大权势吗?”

    “沈先生是香江顶级富豪,数万人需要看他脸色吃饭,他一句话,可以让你从草鸡变成凤凰,也可以从天上掉到地上,现在他看重你,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你最好搞清楚。”

    徐然没有丝毫停留,就像没听见似的。

    年轻人亦步亦趋,“你知道多少人做梦都想踏进沈家的大门吗?”

    “你知道治好了沈先生,就算打断腿,也一辈子不用发愁!”

    “你给我站住,别给脸不要脸!”

    徐然终于站住,转头看着年轻人,“你刚才是跟我说话?抱歉,我以为是哪家的狗没有栓好,跑出来乱咬人!”

    年轻人表情阴冷,“你骂我是狗!”

    “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让这个破医馆关门!”

    宰相家奴七品官,这个年轻人虽然只是沈君如的随从而已,但,不管走到哪里,不管是谁,见到他,都是客客气气的。

    他还从来没遇到徐然这么不开眼的小子。

    作为一名医生,这辈子能遇上给沈先生治病,这等机会,无异于天上掉馅饼,别人求爷爷告奶奶,烧香拜佛都碰不到的天赐良机,他竟然拒绝。

    徐然忍无可忍,冷冷地吐出一句,“滚蛋,回去告诉沈君如,要想让我给沈翠山看病,就按照我说的做,否则, 天王老子也不管用,不信,她尽管试试。”

    “你......”年轻人几欲抓狂,他真想下令把这个破医馆砸了。

    又想到沈君如交代救人要紧,别节外生枝,只好忍下来。

    “行,你小子有种,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不见兔子不撒鹰嘛,我现在就满足你。”

    他从怀里掏出一本支票,区区一个随从,竟然随身携带支票本,沈家财大气粗,可见一斑。

    唰唰......

    他写下一串零。

    “就你这德行,一百万买你一星期,足够了,少废话,马上跟我走。”

    支票甩到徐然面前,年轻人仰起头,鼻孔对准徐然。

    “若是不信,我现在陪你去通兑。”

    “大家别绕圈子了,我很忙的。”

    徐然连看都没看一眼,只是盯着年轻人,脸上露出一丝无奈。

    “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跟狗一般见识,狗是听不懂人话的。”

    “徐然!”

    年轻人一把扯下墨镜,摔个粉碎。

    “我特么是不是给你一种错觉,让你觉得我脾气好!”

    他这么一吼,身后数名壮汉,齐齐上前,把徐然围在中间。

    “你特么给我竖起耳朵听清楚,现在,轮不到你说算,马上跟我走,否则,我不介意架着你走。”

    医馆的保安一看徐然被人围住,有心上前阻拦,可又畏惧那几名黑衣保镖的气势。

    周围围观的人,也纷纷后退,生怕被牵连。

    年轻人洋洋得意,“小子,我奉劝你一句,我们沈家的保镖,最少精通一项绝技,你识相点,千万别意图试试他们的深浅,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年轻人一边冷笑,一边等着徐然低头。

    而徐然却默默解开西装的扣子,下一秒,猝然出售,一记有力的膝撞,快如迅雷,直接撞碎一名保镖的下巴。

    保镖掩面倒地,血花四溅。

    徐然没有半秒停顿,另一脚侧踢出去,踢断了旁边保镖的肋骨。

    而后,转身一记抱摔,咔嚓,那个倒霉蛋注定要在骨科躺上几个月。

    在年轻人惊愕的目光中,那些高大的保镖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就被徐然料理。

    他们倒在地上哀嚎阵阵,听的年轻人头皮发麻。

    如果不是见识到这些保镖的真本事,年轻人甚至会怀疑他们是冒牌货。

    “你——你想干什么?”

    他看着徐然一步步朝他走过来,吓得边后退边质问。

    “你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毕竟,要爱护动物嘛。”

    “回去告诉沈君如,她既然让你来找我,那就证明,沈翠山已经如我所料,病情开始恶化,如果不照我说的做,早点替他选一块风水宝地吧。”

    “你敢诅咒沈先生,你活腻了吧。”

    徐然微微叹气,“为什么你们总把实话当成诅咒,随便你们,我言尽于此。”

    ......

    海螺岛。

    六号别墅。

    客厅里,沈君如姿态优雅地端起咖啡,喝了口,而后,眉毛一挑,瞥向她的助手,也就是刚刚从薛家医馆狼狈返回的年轻人。

    “李飞,你真是越来越没用了。”

    “一个小小的中医师,你都没办法,我留你还有何用。”

    李飞缩了缩头,“小姐,不是我无能,是那个徐然铁了心跟咱们作对,我可是给足了他面子,可他倒好,给钱不要,给脸也不要、”

    “我好话说尽,他竟然说必须按照他的规矩来,让您......简直是该死。”

    沈君如了解李飞,自然不会全信他的话。

    “那他们呢?怎么这副德行。”

    李飞连忙说道:“说到这个,那就更可气了,我担心沈先生的病情,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吧,便让人把他架过来,没想到,这小子突然发难,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所以......”

    “而且,他打完人,还丢下一句话,我不敢说......”

    当听到徐然竟然公然对沈家的保镖动手,沈君如已经面沉似水,他打的不是保镖,而是沈家的脸面。

    “说!”

    “是,小姐,他说,沈先生的病情开始恶化,如果不照他说的做,早点替沈先生选一块风水宝地......”

    啪,咖啡杯子在地上碎成八瓣。

    沈君如弹起来,怒吼道:“一个小小的中医,也敢无视沈家,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

    “这里虽不是香江,我沈家也做点什么,也没人拦得住。”

    沈君如是真的怒了,从她记事起,好像每个人遇到沈家人,都会不自觉的卑躬屈膝,这些人哪怕被沈家辱骂,都不会露出半点不满,反而会很高兴,至少,他们还有挨骂的资格。

    她平生头一次遇到敢无视沈家的人,还是个年轻的中医。

    “李飞,你马上去一趟卫生局,拿父亲的名片,找他们局长,要求他立刻查封薛家医馆,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得罪沈家就是这个后果。”

    李飞眼睛一亮,立刻挺直腰杆,“我马上去办。”

    就在这时,一个虚弱的声音,从楼梯上传下来。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