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奴本蛇蝎:皇后凶猛 > 第九十二章繁琐的洗三礼

第九十二章繁琐的洗三礼

作者:南风回暖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已深了。

    安相爷已沉沉睡着,身畔却早已不见了大夫人的踪迹。

    “……啊……啊!我好想你……”

    “我又何曾不是?我自己的儿子,却要养在别人身边,你不知,看见醇儿对着那个老匹夫叫爹爹,我的心里头有多不舒坦!”

    那人说着,往上重重一顶,趴在肩头的女子便哼哼唧唧地叫了出来,怕有人听见,只能捂着嘴巴以防声音被外人听见。

    “你心里头不舒坦,我也未必见得就多快活……我想着你,想得心肝都快碎了……”女子微喘着,身上香汗淋漓。

    她身下的男子一把搂住她道:“你这小蹄子,一年到头最多也就能来两趟,它都惦记着你呐……”

    指的是什么,便是谁都知道。

    早已过了春日里,这里却是一室春光旖旎。

    过了好半晌,屋里才算是消停下来,女子躺在男人的臂弯里,一脸娇笑,扯了薄被盖住二人的身子。

    “那个老东西能这么伺候你?不过这匹夫虽说上了年纪,却还有能耐老来得个儿子,也是不容易……”男子搂住女人,“吧唧”一口亲在她额头上调笑。

    “谁说不是……那个小蹄子,我本想等她生下来了,就让产婆在那蹄子肚子里头埋几根针就是了,也不必再生,根儿上就给断了。孩子嘛……是个男孩就抱到我院子里养大,谁知道,生下来的却是个病秧子,什么用都没有,我还筹谋个什么劲儿!”

    女子恶狠狠地道。

    男人忙挑起她的下巴,在唇上亲了一口,抚慰她道:“那倒不怕,这个生下来是个病秧子,那就给她换一个就成……左右刚生下来两三天的孩子都一个样儿,怕就连亲娘也认不出来。”

    女子甚是惊喜,趴在他颈窝儿上一个劲儿笑,“你都预备下了?”

    他享受着她的亲近,熨帖地笑道:“早就收到了消息,昨儿打城外农户家抱来的,也都是这几天才下来的,没差几个日子……收成不好,生了儿子也养不起,女儿早都送出去了,估摸着那一家要挨不过今年冬天也就绝户了……”

    女子伸手捂住嘴巴,叹道:“也是可怜见儿的……孩子健全罢……”

    “放心,都说好人家的孩子难养大,穷人肚子里出来的却福泽深厚,是个健全苗子。”

    说罢伸手往下身一指,道:“我这也是个健全苗子,还来不来?”

    女子翻个身便嬉笑着迎上去,又是春光漾漾……

    第二日晨起,元宁寺的慧义住持便已带人将洗三仪式需要的东西都收拢好了。众人都齐聚在送子观音殿前面,殿里头整整齐齐站了两个奶妈子并两位收生姥姥,挽着篮子挎着喜钱和红布条。廊下摆了一张长条的桌子,上面依次摆放着挑脐簪子、围炉布、金银裸子,还有什么花儿朵儿升儿斗儿锁头秤砣银吊子之类的小物件,给孩子纳福用的。

    桌子正中间摆了个紫檀木的大木盆,到时候孩子抱来了再往里调和温水就行。盆边上围着一圈又摆着什么小镜子、小梳子、猪胰皂团儿、新手巾、铜茶盘、大葱、姜片、艾叶球儿、香烛、钱粮纸码儿、生熟鸡蛋、棒槌等等。

    大户人家给孩子办洗三礼步骤极为繁琐,这还只是个庶子的礼节,若是嫡亲的正主儿,大约场面还得翻着倍的宏大。

    自然,安醇孝刚生下来的时候还受过比这个繁盛得多的场面,他是嫡子来的,身份尊贵不同凡响,此时蹲在大夫人身边摆弄台子上摆着的金锁片儿玩儿。

    六姨娘方氏被丫鬟搀着打后殿挪出来,这回怀里头没抱孩子,羸羸弱弱的,刚生下孩子不到三天,却一点儿没显身子臃肿。只是像是没什么气力的样子,胳膊一直打后面撑着腰眼子,安如是看着总觉得不大对劲儿,她那样儿分明是伤了腰。

    这回给六姨娘生的孩子洗三,她和孩子是唱主角,连大夫人都要靠边儿站。丫鬟小心翼翼地将她搀过去,送到安辅序身边,由安辅序接过去扶住。

    刚生完孩子的人见不得一丝儿风,六姨娘还是照例裹得严严实实,穿斗篷带帷帽,就差没把大冬天过年时候穿的狐皮大氅拾掇出来往身上裹了。

    一切就绪了,就等钟点儿敲过去翻了巳时牌子,就能抱来孩子开始仪式。

    安如是怕热不肯挤在人堆儿里,便拉着翠翠在殿外靠着三人合抱的大廊柱站着看个热闹。

    她上一世在宫中也经历过嫔妃生孩子,但宗室的孩子更娇贵,洗三都是抱出去先祭天地再昭宗庙,最后抱到宗人府去记档挂上黄带子,等闲嫔妃不让出宫,她自然没见过这场景,便拉着翠翠远远站在外面。

    角度找的好,也能看清楚。

    终于,外面的大黄钟咣咣地敲到了第六下,廊下桌子边上端着时辰牌的小和尚也跟着翻过了辰时牌子,到了巳时。

    一个穿着樱红色衣裳的老太太从里间抱出来一个棉被包着的小东西,交到了安老夫人手上。

    老太太虽嘴上说着对庶出的孩子无感,但乍一见这么虎头虎脑的小孩子还是忍不住逗弄一下,惹得小不点儿在襁褓之中咯咯直笑。

    “等等……”

    就在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安老夫人怀里抱着的小东西的时候,有一个人却发出了不太合时宜的一声儿。

    有些微弱,但听着却坚定。是六姨娘方氏。

    “孩子抱来我看看……”她拖着虚弱的身躯上前两步,对着老太太说道。

    老太太心里头不大乐意。这么庄重的日子里,孩子要行礼须得是家里最德高望重的人抱着念祝祷词,再交由收生姥姥和奶妈用温热的净水给孩子洗净身子。这么一个妾室,即便是孩子生母,也不能抱了孩子去。

    六姨娘见此情景,也没别的招儿了,扑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膝行两步到老夫人脚下半含着泪恳求道:“求老夫人准妾身看看孩子,妾身觉着孩子不大对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