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人间烟火长 > 第二卷 江陵春 第八十三章 夜下

第二卷 江陵春 第八十三章 夜下

作者:少年已苍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暮霭沉沉,叶相知坐在火堆旁,看着支架上靠着的一大块野猪肉,金黄的油汁发出呲呲的响声,一股飘香肉味早已弥漫开来。

    叶相知很入迷的打量着这块肉,与冰凌里头那些在冰天雪地里生活的动物的确不同,只因为这儿多了几分烟火气,肉质也更加的肥美。

    回想这十三年来,她很少吃肉,一来是为了修心,二来也是因为冰凌能够寻到的肉实在太少。至于平日里的吃食,每隔一两月便会有人脚踏飞剑送至道观,在那严寒之下,食物也能存放很久。

    她拿着一柄匕首,轻轻切下一块肉,用削干净的木签串上。忽然,一柄青锋悄无声息地搭在她的肩上,剑锋距离自己的脖子不足两寸。

    “极品,真是极品啊。”一位身着黑色毛绒大衣的刀疤男子走到她身前,带着不怀好意的目光瞥了一眼她的身材,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木签。

    “嗯,不错。”刀疤男子嘴里咀嚼着肉片赞叹道,“长得俏丽,还能有这般手艺,小美人,做我的媳妇如何?保你下半辈子有吃有穿有得乐!”

    叶相知抬头扫了一眼身前的男子,发现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女孩,十岁左右,或许是因为身上背着的包袱太重,让她露出吃力地神色。

    她不敢靠近男子,只是远远地站着,脸上很脏,穿着的衣服也很破旧,看起来并不防寒,因为她双腿在微微地颤抖。

    刀疤男子看着眼前的美人胚子没有反抗挣扎的模样,这才笑道,“三子,把她手捆上,咱们回山寨,明日便成亲。”

    她身后的站着的那人抽离青锋,手持麻绳正要将叶相知给套上。叶相知无动于衷,双眸停留在刀疤男子身后的小女孩身上,后者的小眼睛一直在饥渴地盯着自己身前这块肉。

    麻绳在她身上捆了三圈,正要系上绳结时,叶相知身后那男子忽然倒在了地上。

    “干啥呢三子?酒喝高了?”刀疤男子有些不爽,生怕这到手的媳妇要飞走,连忙上前拉住麻绳。他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地上的三子,只见他的口鼻里头,竟不停溢出鲜血,双目未闭合,却已是翻出了白眼。

    “死了?”刀疤男子手心一凉,感觉自己捏着的不像是麻绳,而是一条蛇。

    呲啦地一声,麻绳忽然断裂,叶相知转身拔出那死去男子的剑,往前一刺。刀疤男子瞪大眼睛,看着这窈窕细腻的美人胚子,了结自己的性命。他大哥不止一次警告过,女人都不是好惹的,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若是有天遇上了,不是她死,便是你死。

    如今他相信了,为时已晚。

    叶相知没有理会死在一旁的两个人,她拾起掉在地上的匕首,用手绢轻轻擦拭后,再次切下一块肉捏在手上。

    她抬头瞥了一眼那小女孩,或许是因为害怕,她此刻躲在一颗树后边,只露出半张黑乎乎的小脸盯着叶相知手上那块肉。

    “想吃吗?”叶相知看着她问。

    小女孩犹豫了好一会,还是点了点头,不停用舌头舔着嘴唇。

    叶相知放下匕首,捏着手中的肉片朝她走过去。小女孩有些慌张,下意识想要闪躲,只见叶相知在她面前蹲了下来,递着肉到她嘴边,“喏,吃吧。”

    小女孩忍受不住这肉香,张嘴一口咬下,只是咬了两下便吞入腹中。

    吃完这块肉,她两眼依旧凝视着火堆上那一大块野猪肉,却不敢上前半步。叶相知知道她在害怕什么,转身把野猪肉连带匕首拿过来,一点一点地切下。

    “你叫什么名字?”叶相知看着满嘴塞着肉片的小女孩问。

    “我叫小桐”女孩含糊不清地回答。

    叶相知没有追问下去,等她吃饱了之后,用手绢擦拭她嘴上的油渍,并把她脸上的黑印给抹去,顿时显得清秀的了不少。叶相知轻声问道:“你家住在哪里?”

    小桐眨了眨小眼睛,带着一丝渴望道:“长安”

    “公子,吃点东西吧。”雅儿端着一叠馒头和半条鱼肉爬上了小船,轻轻放在少年的身前,“大白哥不让我给你送吃的,这怎么行呢?把公子给饿坏了咋办。”

    凌江无奈地笑了笑,抓起一个大馒头看着雅儿道:“你吃了吗?”

    雅儿摇头。

    凌江将馒头掰开一半,放到雅儿的手心里头,张嘴咬着手中的半块白面馒头。他吃着馒头,看着逐渐变暗的天色,心中舒畅了许多。

    这一下午,他想了很多很多事情,虽然有些仍旧没想个明白,但自己似乎有些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了。

    “公子。”雅儿吃着馒头说,“不管公子去到那里,雅儿都会陪着你,所以公子你就放心的走便是,雅儿会照顾好自己的。其实刚刚雅儿就在想着,要不咱们去了长安,就不回来了吧,反正要走这么远的路,不如待在长安找地方住下来,再给公子娶个媳妇,咱们就在长安过日子多好。”

    凌江看着雅儿那满是憧憬的神情,笑着点头,“嗯。”

    去长安究竟该做些什么呢?这个问题凌江一路走一路想,想了好些时日。就在不久前,他忽然间明白了。其实做什么并不重要,只是想去长安看看,顺带在这人间上走一走,最好是能把那一根竹笛送去栖霞山,能不虚此生,便也就足够了。

    当然,他知道现实不会像这般美好顺畅,去往长安的路上,甚至到了长安还会有许多的艰难险阻,可这又如何?人这一生本就没可能是平安一世,这一路上若是没点颠簸,那去长安还有什么意思?

    吃过晚饭后,船夫带上了他的斗笠,撑着船载着四人度过了这条通海河。尽管那河妖的尸首早已经不见踪影,但来到河中央时,船夫还是难免触景生情,那一道惊人的剑光仍旧历历在目。

    凌江也是不约而同地朝大白望去,他知道大白的实力如何。至少在半年前,大白绝不可能一剑斩杀这只河妖,否则在老龙王庙里头他也不至于这般狼狈。

    “或许是因为那一枚龙内丹的缘故,才让大白实力有所提升吧。”凌江心想道。毕竟那龙内丹可是能让崔剑意都眼红的东西,吃下去后没点动静哪成?

    四人匆匆踏入了通海城城门,并在宵禁之前,找到了一家客栈。

    凌江上前说道:“掌柜的,给我们开两间上房。”

    柜台算账的中年男子抬头一看,摇头道:“几位客官,上房没了,只剩下一间中房,不知可否将就一下?”

    “你让我们四个人挤一间中房?这怎么将就?”凌江疑惑道,“这也不是什么喜庆的日子,怎么会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中年男子陪笑道:“客官有所不知,明日便是这通海城城主的五十诞辰,全城的上房都被包下了,剩下的那些也都给各大江湖游客住下,若是几位来早些,还能多出一间空房。”

    凌江瞥了大白三人一眼,只好点了点头道:“也只能这样了。”

    掌柜的犹豫了一下,忍不住说道:“客官,咱们店里倒是还空出一间房来,只是”

    凌江问:“只是什么?”

    “只是那房子半个月前死过人,上吊死了,据说是个私奔的姑娘被心上人抛弃后想不开寻死”中年男子轻声道。

    凌江脸色不太好看,虽然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总归是不吉利。

    却听大白出声说道:“行,我们住下了。”

    凌江眉头一皱,看了大白一眼,也没敢再多说些什么。掌柜的也没有拦着,收下了钱让小二带着他们上楼。

    雅儿跟陈宝涵睡在那正常的房间里,至于那死过人的空房,自然是凌江和大白住下。

    进了屋子后,凌江四处打量了一下。人死后这儿里里外外都被清扫过了,除了森冷了一些,还真看不出这儿曾经死过人。

    只见大白放下包袱,直径躺到床上,凌江不禁疑惑道:“大白,不需要贴个符纸什么的避避邪吗?”

    “没这必要。”大白摇头,说完便拉起被褥侧身睡下。

    凌江看着是一阵无语,想说大白你这心也太大了吧。不过想想好像也没什么问题,毕竟以大白这身手,若真的闹了鬼,收掉就完事了,怕他干什么?

    凌江索性也不去想这些晦气事情,在另一张床上躺着睡下,也不知究竟是夜里冷还是这屋子本身就阴寒,凌江躺在床上总觉得背后发凉,止不住的打起鸡皮疙瘩。这倒是让他想不太明白,自己现在就算是光着身子出外边去洗个冷水澡,也不见得会着凉,怎么在这儿就感到阴森无比呢?

    “难不成是这房间真的有问题?”凌江心中暗想道,可他看着大白似乎已经睡得香甜的模样,这才认为是自己想多了。

    夜幕下的通海城寂静无声,就连打更人也回去睡下了,守夜的官兵们也是三三两两聚在一块,喝一壶温酒暖暖身体,喝着喝着也是倒头便睡。

    “师兄,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不急小师妹,我敢说这通海城里不下三方势力在盯着他们,那可是一头大肥羊啊。区区三境便能一剑斩杀凝丹期的河妖,身上没点宝贝谁敢相信?只要我们私吞了这条肥羊,我们就可以放心的回到长安了。”

    “可是师兄,万一那肥羊被人先宰了怎么办?”

    “这就要看你了啊小师妹,有你在,我就不信还有谁敢跟我们抢吃的。”

    深夜下,一黑衣男子搂着一位红衣女子坐在瓦房顶上,她们双眼凝视的方向,是一家半个月前刚死过人的客栈。

    “师兄,你真厉害!”红衣女子挨着身边的男子笑着说。

    他点了点头,下意识握起拳头轻轻锤了一块瓦片,“平海镇那死教书的,我总有一天会回去找他算账!”

    “相公,这房顶上好像有什么动静啊!你要不要上去看看?”

    “喵喵”

    “瞧把你吓得,一只猫而已,时辰不早了,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