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人间烟火长 > 平海乱 第二十二章 救人要紧

平海乱 第二十二章 救人要紧

作者:少年已苍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中年道士当着凌江的面掐指算了算,轻声说,“贫道知道你没带钱,不过这姑娘身上应该有点钱两才是。你可以翻找翻找,若是不够钱,你就先赊账吧,这附近应该是有家医馆才对。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贫道,古人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照着做就是了。贫道待会给你念一副方子,你可要牢记咯,按着这方子,去医馆里头抓药,回去大火猛煎,半个时辰停火,先给这姑娘服下去一剂,稳住性命再说……”</p>

    中年道士说完,接着念了一副药方,若不是凌江记性挺不错,一时间还真没法把这方子给记下。</p>

    “记住咯,等这姑娘醒来后,可千万不要提起本道长的一分一毫。”中年道士说完,举着算命招牌大摇大摆地走去。</p>

    凌江回头瞥了一眼已经消失在巷子尽头的中年道士,顿时感到一头雾水。他找了个墙角将青衣少女放下,在她身上大致翻找了下,一文钱也没搜出来,无奈之下,凌江只好硬着头皮回到了医馆。</p>

    “你怎么又回来了?”研磨捣药的邱大夫往门外看去,忍不住问道。</p>

    “邱大夫,我来抓药。”凌江低声说道,语气有些轻虚。</p>

    “抓药?”邱大夫从椅子在站起来,看着凌江的表情,不禁叹了口气,“也罢,把药方给我吧。”</p>

    “没有药方。”凌江回答,“不过我记得方子。”</p>

    “胡闹!”邱大夫骂道,“一味药材,多少钱两那可是差不得,你若是记错了几个数,这副方子便毫无用处。”</p>

    “邱大夫,救人要紧,求您了。”凌江神情显得更加着急,少女的身子似乎变得更冷了,背着她都让自己觉得浑身发寒。</p>

    邱大夫一连叹气,只好按着凌江所说的方子,抓了一副药。</p>

    凌江提着药包,刚想要谈谈赊账的事情,谁想邱大夫却摆了摆手,“你赶紧走吧,救人要紧。”</p>

    “钱我晚些会拿来的。”凌江点头道谢,转身匆匆离去。</p>

    太阳即将西落,医馆里头不禁显得有些昏暗,邱大夫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外,又是一声叹气,转身回去接着捣药。</p>

    “谁家每本难念的经?凌江啊,你好自为之吧。”邱大夫摇头自语。</p>

    邱大夫的女儿今年年初时得了一种怪病,自己身为郎中,为她寻了数十种法子都不起效。就在半个时辰前,一位中年道士来到了他的医馆,只是三两句话的点拨,竟让他悟透了该如何配药救治女儿的病。</p>

    那位道长紧接着说了句,“一刻钟的功夫后,会有一个书生带着一位奄奄一息的姑娘来你这治病,届时你只需说自己治不了便可,剩下的全交给贫道来办。”</p>

    若是在平日里,这种昧着良心的事情邱大夫是打死也不肯干,可一码归一码,道长有恩于他,他只能以此报恩。</p>

    凌江取了药,背着青衣少女回到自家茅草屋前,此刻雅儿正在提着一桶水回来,看着凌江风风火火的背着一个衣服沾染了大片血迹的女子,顿时吓坏了。</p>

    “雅儿,快帮我煎药。”凌江经过雅儿身旁,急促地喊道。</p>

    “噢……”雅儿回过神,有些不情愿地接过凌江手中的药包,到灶台前生火煎药。</p>

    凌江用脚推开草屋门板,来到床边将少女昏迷地身躯放在了床上。凌江大口喘气站在床边,额头满是汗水。他脚力本就不是很好,背着少女跑了一路,没累趴下已经算是万幸了。</p>

    看着少女微微还有起伏的胸脯,凌江舍不得歇息,转身走出门外时,雅儿已经把火给点着了,她把装了药材的砂锅放上炉灶,这才转身一看。</p>

    “公子,快把汗给擦擦。”雅儿看着满头大汗的凌江,不禁有些心疼,拿过一张脸巾上前帮凌江擦汗,“公子,你累坏了吧,快坐下来歇会吧。”</p>

    “我没事。”凌江摇头,他有些担心那少女能否再撑上半个时辰。</p>

    “公子,家里边那个女的,是谁啊?”雅儿思索了一番,好奇地看着凌江问。</p>

    “我的一个朋友。”凌江想都没想顺嘴答道。</p>

    “朋友吗?”雅儿轻声喃喃着,转身回到灶台前添了两根柴火。</p>

    凌江坐在门槛上,看着灶头上猛火煎熬的砂锅,半个时辰一晃即逝。</p>

    他和雅儿匆匆忙忙取下了砂锅,倒出一小碗棕红色的汤药,若是不是雅儿期间添了好几次水,这么猛的火力下,里头早就烧成药干了。</p>

    汤药十分烫手,青衣少女此刻正昏迷不醒,根本不能直接服下这么烫的药。两人又把碗浸泡在凉水里,莫约一盏茶的功夫,凌江这才端着汤药走进屋子里。</p>

    他坐在床边,用手托起少女的背,小心翼翼地灌入汤药,却还是从少女嘴角里洒出来不少。这让凌江一阵头疼,这也太难为他了。</p>

    “还是让来吧。”雅儿在一旁噗呲偷笑,走上前接过凌江手中的瓷碗。</p>

    这碗汤药在雅儿手上,就像是有了灵性一般,三两下就顺畅地灌了下去,一滴都没有洒出来。</p>

    “公子你只会读书,哪里会照顾人啊?以后这种事情,还是雅儿替你吧。”雅儿端着一干二净地百万,笑着说道。</p>

    凌江在一旁默默赔笑,看着喝下汤药的少女,心头这才松了口气。</p>

    “公子你先出去一会。”雅儿突然说道。</p>

    “出去干嘛?”凌江疑惑地问。</p>

    “难不成公子你想偷看这姑娘换衣裳?”雅儿一脸羞涩地冲凌江问道。</p>

    凌江顿时愣住了,连忙从床上站起来,合上草屋的门板四处溜达去了。</p>

    此时天边已经挂了一抹残阳,可那七彩虹光却没有半点退散,配着满天的火烧云显得格外好看。</p>

    “凌江。”</p>

    就在这时,凌江听到有人在呼唤着他,回头看去才发现,原来是刚干农活归来的大黄,他一手拎着锄头,一手提着几袋药包。</p>

    “方才在镇上我遇到了个道长,他让我把这些药带给你。”大黄说着,将手里的药包给递了上来。</p>

    尽管凌江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却还是有几分惊讶。</p>

    “对了,这还有纸。”大黄想起了什么,从一兜里掏出一张巴掌大的黄纸,“这上面写着什么我也看不懂,你读了那么多书应该看得懂吧。”</p>

    凌江摊开那张巴掌大的黄纸,只见上边写着密密麻麻的药材,大多都是方才道长跟他说的,除了药材之外,下边还详细注明了火候以及加多少水,什么时候起锅之类的,写的十分细致,即便是不通医术之人也知道该怎么把药给煎好。。</p>

    “多谢了。”凌江朝着大黄道谢。</p>

    “你又来了。”大黄摆了摆手,“都说了咱们之间用不着谢这个字。话说,你是不是讨着小媳妇了?”</p>

    “你瞎说什么呢?”凌江一听,低声骂道。</p>

    大黄白了他一眼,“街上的人都看见了,说是你今天背着一个姑娘风风火火地往家里跑,不是你小媳妇,你敢把这么明摆着带她回家?”</p>

    “这……”凌江哭笑不得,“这都哪跟哪啊。”</p>

    有些事情,越解释越乱,所以他也没打算要和大黄说明白。不过大黄这话倒是提醒他了,家里就一张床,她和雅儿两个人挤着已经是很勉强,如今又多了个人,怎么可能住得下。</p>

    “大黄,你家里应该还有空房子吧?”凌江看着大黄问。</p>

    凌江听雅儿提起过,大黄有个妹妹,原先也是住在这儿,后来远嫁他乡,那房子就空出来了。</p>

    “有的,咋了?”大黄问。</p>

    “我搬过去住几天可以吧?”凌江低声询问。</p>

    “住几天?”大黄笑了笑,“你住一年都成。”</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