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在草长莺飞的时节散场 > 104 你也属狗吗?

104 你也属狗吗?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哏哏没有再琢磨,既然没看到,就留心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就好了。

    现在是检验成果的时候,林哏哏和唐果的目光都投向了温林。

    温林打开盒子,里面只有两样东西,一小绺用红绳子扎起来的头发,和一个玉镯子。

    “噫居然是头发,真恶心。还不知道死人活人的,温林哥哥,这个貌似就是你师娘或者你师傅的红颜知己留下的吧。”唐果对此弃之以鼻。

    “难道我想多了?”温林看着眼前的两样东西,也失了头绪。

    “不一定,如果只是你师傅的一个念想,那也是对我们来说有意义的念想,刚才的事忘了?这东西,是抢手货。”林哏哏分析道,另外二人皆是看着他,示意继续。

    “首先,这个东西,由你师傅保管着,而且时常回忆,我们可以理解,这个东西,对你师傅来说是重要的,然而刚出事,就有人来何家取,说明恰恰是这个东西,可以暴露你师傅,到底同何家缘起何时。”林哏哏接着说道。

    “可是,这头发都不知道多久了,还是剪下来的,没有毛囊做不了dna检测的。这个镯子,这么土气,就算有另一只也不会有人带着吧。”唐果说道。

    “这倒不一定,做不了dna检测,可以做物质分辨,但是需要做对比。”温林说道。

    “白忙一场啊”唐果丧气道。

    “别急,我觉得收获还行,至少没有空手回来嘛。天快亮了,咱们走吧,要不刘队他们去了专案组我们都不在,又得挨骂。”林哏哏看了看时间说道。

    收拾好东西,温林开着车,三人准备打道回府了。

    “呜呜”车开出没多远,前面警笛作响,警灯闪烁。

    “前面设卡了。”温林放慢车速,对林哏哏和唐果说道。

    林哏哏暗想不好,如果真是重要的东西,以何家的实力,一定会设卡拦截一下的,毕竟反应动作那么迅速,赌一把偷东西的人没离开,也是正常。

    “开大灯,停车,温林你带着果果走小路,我开车。”林哏哏当机立断,他反正住卢燕婷这里,有迹可循,何氏怀疑,也找不出证据,大不了让刘队骂一顿好了。

    温林也不磨蹭,打开大灯照着前面,作为掩护,带着唐果从路边的树林里窜了出去,这一带他算熟悉,只要不是大部队搜寻,要离开没有问题。

    林哏哏钻到驾驶位,一只手拉手刹,挂档踩油门,像前面设卡的地方开了过去。

    “前面的车辆靠边停车,接受检查,请靠边停车。”卡点人员开始喊话。

    林哏哏也只能照做,冲卡是不可能冲的,那样问题只会更大更麻烦。

    这个地方虽属于南山,片警林哏哏倒不认识,对方也不认识自己。

    “你好,请出示证件。”警察敬了个礼说道。

    林哏哏只随身携带了身份证,索性递给了他。

    “驾照,行车证。”

    “行了,没带,看你制服不属于交警大队,片警查个身份证不就完了吗?”林哏哏思考了下,虽然温林这辆不是什么豪车,但也算个性越野,既然住这富人区,干脆就拿出点豪横劲儿出来。

    “注意你的态度,请打开车门,后备箱,接受检查。”问话的警察有些不悦,原本成为一名优秀的刑警是他的目标,无奈资历还不够,好不容易碰上辖区报案,豪门失窃,自己作为值班警长,第一反应就是先设卡。

    直觉告诉他,疑犯一定没有走远。

    “凭什么查我车?”林哏哏故意磨蹭,好给温林他们多争取时间。

    “我是南山公安局紫竹山派出所警长葛文,凭你的身份证上地址并不在这里,凭你这个时候开车经过,刚才这里发生了一起盗窃案,我们有理由怀疑你。现在依法对你的车进行搜查。”警长葛文说道。

    “等等,等等,葛文警长,你凭什么就说我不住这?还有早起去城里吃个早饭,很奇怪?还是我们有钱人的生活习惯,你理解不了?南山公安局了不起啊,市局张明刚还是我大爷呢?要不要我打个电话?”林哏哏企图狐假虎威。

    葛文倒是不怕这种报个上级名字的家伙,可张明刚是谁,刑侦大拿,整个市里的刑侦案件都归他管

    林哏哏正等着葛文的沉默,一辆车从别墅方向驶来,钻出车外的,俨然是老实人何步。

    “林哏哏?”何步眼里闪过光,那是从怀疑过渡到肯定的眼神。

    “快,把他抓起来,就是他偷东西!”何步指着林哏哏说道。

    林哏哏也能理解,新仇旧帐,此情此景,林哏哏都怀疑是自己,虽然真的是自己干的

    “老狗别乱咬啊,你何家除了何花,有什么是小爷看得上的?”林哏哏不甘示弱,指着何步嚷道。

    葛文一时头大,这有钱人的关系这么乱吗?不过二人一番对话倒是提醒了自己,眼前这个叫林哏哏的年轻人,不就是闹得满城风雨的豪门弃婿吗?

    “哼,你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别墅区!”何步气势如雷,完全没有当初在岛上求饶苟活的样子。

    “喏,葛警长,你听到了,威胁,恐吓,我现在心跳加速,我本来就有伤,有些晕了”林哏哏故意往葛文这边倒了倒。

    “何先生,请注意自己的言行。”葛文提醒道。

    说话间两头又同时有车开来,市区方向过来的是几辆警车,林哏哏看车牌就知道是刘队来了,南山公安局的车牌。

    别墅开过来的,正是何平夫妇。

    “任队,刘队,你们过来了。”葛文如释重负,市局的大神任杰和南山的治安队长过来。

    林哏哏转头埋了埋脑袋,避开了任杰的目光,谁知恰好迎上何平审视的眼神。

    “哏哏,你怎么在这?”假慈母晨颐先开口说道。

    林哏哏本来想说关你屁事,但想想还是没说出口,换了一句:

    “没你何家,我还住不进别墅区了?”

    “何总,又见面了。”任杰没有机会林哏哏,同何平打着招呼。

    “南山的治安,已经差到这种程度了吗?”何平不满道。

    “确实太差,你看你何家女婿现在还包着一直胳膊呢,不过好在凶手已经抓了,不然真不好给你交待。”任杰话里有话,让林哏哏为之侧目,这家伙也是毒舌啊。

    “林哏哏,你没完没了了是吗?”何平没有和任杰继续诡辩,话锋突转,指向林哏哏。

    林哏哏也被突如其来的质问弄得顿了一秒,大佬就是大佬,气场还真不是何步可以比的。

    “你是不是比何步大十二岁?”林哏哏问道,包括何平,众人一脸不解。

    “你也属狗,喜欢到处乱咬人么?”林哏哏不紧不慢说道。

    在场的人很多,很杂,警察,何家保安,小区物业除了了解林哏哏的几个人,无不被林哏哏的话惊掉下巴。

    林哏哏没有想那些,忽而有些恍惚,想起了当初在兰亭号上,迎上何苗的目光比了一个拇指朝下的动作。

    儿子算是打趴了一次,现在自己开始对付他老子了,林哏哏胸腔如火,直面何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