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嫡女有良策 > 第642章 谋私

第642章 谋私

作者:叶千玲阿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木炭和毛笔二者中来回折腾,叶千玲终于承认了一个事实,她实在不是书画那块料。最终,将目光投向了简洵夜,根据她的设想画个设计图,对他来说应该不是难事吧。

    简洵夜发誓,这是他此生作的最匪夷所思的一副画。只见叶千玲满意的将宣纸拿了起来,吹了吹未干的墨迹,不住赞叹:“阿夜,还是你厉害。”

    “你确定,这图纸是用来建造房子的?”

    “当然,看这别具一格的中央大厅,蜿蜒曲折的内置楼梯,绚丽辉煌的豪华幕帐,如果能完美还原,京都之内绝对没有第二家的生意能超过我。”叶千玲满意的点头,说着简洵夜听不懂的名词。

    “下一步,就是该为这个独一无二的美容所寻个好位置,必须占据地利人和。”叶千玲已经开始设想美容所运营起来以后的事情了,忽然想起来旁边还站着一位功臣,“今日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简洵夜用手帕擦拭着手上的墨汁,开始说起正事:“确实有一件事要与你说。”

    叶千玲正色,回来已经有一段时日,这几日她一直忙着自己的事情,渐渐忽略了目前的局势,看到简洵夜这样说,大概是又有大事发生了。

    “之前简擎宇派人去往立月城,我差人暗中跟着,果然调查出一些事情。不出我所料,那立月城拨款被吞一事,竟真是他一手操作的,他竟然如此大胆。”

    简洵夜很是气愤,以前只以为他在这个四哥只是心思毒辣,贪名逐利,对皇位势在必得,没想到他竟会做出这种有损国体的事情来。边境百姓的生死,大月境土的安危,他也敢随意造次。

    “你可有抓到证据。”叶千玲也眉头紧蹙,果然不是个东西。

    “没有,简擎宇做事毒辣,和这件事有牵扯的人都被处理了。不过,如果真想查出点什么,也不是没有可能。”

    简洵夜和叶千玲对视,都想到了一个人——林志。

    “焰王殿下,下官哪里敢隐瞒啊,我是真的不清楚这些,蕖王殿下似乎对我有些芥蒂,现在很多事情都不让我插手。”林志一副无奈的样子,在茶馆里如坐针毡,左顾右盼。

    “放心,本王敢叫你来这里,就能保证没有蕖王的尾巴盯上。”

    简洵夜端起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他其实也没抱多大的希望,这个林志的性格乖张,像简擎宇是多么谨慎多疑的人,表面上再重用,也不会真的让他接触这些容易留下把柄的事情。至于刺杀自己,他也只是想找个人监督钱飞龙罢了,林志回去没有被他斩杀,已经算是这小子命大。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素来是简擎宇的作风。

    “你不知道内情,总该知道这些事情谁会比较清楚吧。”叶千玲插口,盯着林志。

    “这,除了戍守立月城边境的将军,大概也只有蕖王妃了。不过,蕖王殿下做事缜密,对王妃也不甚亲近,只怕……”林志这人做人真的是无耻,两面三刀的样子让叶千玲一阵恶心。

    “蕖王妃。”蕖王妃,李期。叶千玲默默思忖着,在心中记下了。而简洵夜则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边境将军,祝燕山的身上。

    “你与戍守立月城的将军,有过接触吗?这位祝将军,可有何特别之处?”简洵夜这是第二次听到这个人,第一次是在立月城城主何暮春那里,如此尽心尽力戍守边城的将军,他竟然不清楚,而且这人好像还和简擎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下官真的不知道,焰王殿下可以差人去打探,我只知道这个祝将军行事作风并不差,最起码没有人非议。”这个林志,说话总是留一半,自保意识可以说很强了。

    听他这么一说,简洵夜对这个祝燕山就更好奇了,不知道这人是不是简擎宇的走狗幕僚。

    最后,他们什么重要信息都没能从林志口中问出来,不过这人还算有点用处,最起码让他们知道了之后的查找方向。最后,林志偷偷摸摸的从茶馆后门溜了出去,叶千玲同简洵夜才从正门离开。

    “这个林志,真是把无耻小人所有的特征都占了,也真是奇才。”叶千玲啧啧称奇。

    “贪生怕死罢了。”

    两人上了一辆普通马车,而不是焰王府的马车,驱车去往了一个地方,叶千玲已经惦记了好久。

    距离上次给是石珊珊打营养针,已经过去了好久,不知道这小丫头现在怎样了,那单薄的身子骨,可还经得起从立月城到京都的水土不服。

    还没进入那所院子,就听到一阵笑声从里面传来,叶千玲也不由得挂上了笑容。

    “珊儿,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呀!千玲姐姐来了,珊儿好想你啊。”看到叶千玲走了进来,小丫头急忙从秋千上跑了下来,一把抱住叶千玲,小不管旁边黑脸的简洵夜,自顾自的亲近。

    “好了,多大的孩子了,还这般撒娇。”

    叶千玲看着这张熟悉的小脸儿,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又深了几分。这小丫头个头只比自己矮一点,从石彦之口中得知她这个妹妹大概是十一二岁的样子。

    为什么说大概呢?因为石彦之也不知道她这个妹妹到底多大。石彦之真的将叶千玲当做自己的恩人,甚至是依赖的亲人,才把这个秘密说出来,珊珊其实不是他的亲妹妹,怕珊珊伤心和自己疏远,他从来没向别人透露过。

    “姐姐,你不知道,我哥哥有多笨,你说他一个才情满腹的才子,竟然把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女孩笑着还停下来歇了歇,“竟然把姐姐你的画像画的奇丑无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石珊珊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双乌黑的眼睛依旧那么明亮,兴许是常年被病魔纠缠,没有与外人接触过,心性尤其纯净,十多岁的孩子,就如同不满十岁的孩童一样。

    “珊珊你……”

    这时,石彦之从房间里追了出来,责怪的声音在看到叶千玲的时候突然停住了。

    “叶姐姐,你来了。”石彦之连忙收敛,朝着石珊珊不停使眼色,悄声道,“你这丫头,怎么能偷偷动我的东西!”

    “哈哈,怎么,不就是一个画残的画像吗?小珊珊如果喜欢,也可以让你哥哥给你画一张啊!只要你不嫌弃!”叶千玲笑着和石珊珊对视。

    “才不呢,哥哥的画真是惨不忍睹。我才不要。”异常的嫌弃,石彦之狠狠瞪了她一眼。

    “画的不好,咋就不要画了。”

    一旁的简洵夜突然冷冷的开口,打破了这样温馨的场面,这个石彦之真是自不量力,竟然擅自给她女人作画!心中醋意横生。

    叶千玲当然听出来简洵夜在吃醋,无语的拍了他一下,那么大的人了还那么幼稚,怎么还和孩子吃醋。其实叶千玲已经忘了,自己并不比石彦之大多少。

    不过,石彦之显然对简洵夜一副很害怕的样子,本来不怎么好看叶千玲,此时更是低着头,只能对着自家妹妹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