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嫡女有良策 > 第395章 我可不怕被休!

第395章 我可不怕被休!

作者:叶千玲阿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秋儿整个人愕住。

    这个如完美墨玉一般的男子,在维护叶千玲。

    没错,他眼底的爱恋、宠溺,都是对着叶千玲发出的。

    叶千玲只是坐在那里,不言不动,不笑不语,他就那么爱她!

    不需要她美艳动人,不需要她生儿育女,他爱的就是那么个人!

    “额~~~”秋儿发出一声呻吟。

    她惊恐的朝身下一看,只见自己的两腿之间,一大片殷红。

    “秋姨娘,秋姨娘!你没事吧!”魏老爷见秋儿落了大红,一下子慌了,“快,快,来人呐,找大夫来!”

    魏夫人却狠狠喝住往外跑的丫鬟,“给我站住!我看看谁的腿那么长!要是嫌自己腿太长了,敲断一截!”

    那些个丫鬟虽然被拨到秋儿房里当差,但大多都是魏夫人从前招进府里的,谁没领会过魏夫人的手段?

    此刻见秋儿的孩子大概是保不住了,便猜到秋儿大势已去,一个个都乖觉的停下了脚步,不敢再往外走一步。

    魏老爷大呼小叫着,“反了,你们都反了!”又对魏夫人喊道,“邱蓉,你这个妒妇!秋姨娘的孩子要是保不住了,你的主母位置也休想保住,我把你休了!”

    魏夫人冷笑一声,“好啊,你当真以为我怕你?当着七殿下和王妃的面,不怕告诉你!你们不是算计着让我接受这个贱人和她的孩子吗?如果不接受,就以无出之罪把我弄出魏府,霸占我辛辛苦苦挣下的家业?哈哈哈哈哈,你们可算计错了!”

    魏老爷看着笑得癫狂的魏夫人,“你……你什么意思?”

    魏夫人屈下身子,凑近魏老爷的耳朵,撇起嘴角,“当真以为我会一个贱人的孽种失了分寸?这些日子的暴怒、气愤,全都是装给你们看的。若不是这样,你们又怎么会放松警惕?若非你们放松了警惕,我又怎能一点点将府中积蓄,全都搬回了登州我的娘家?这偌大的魏府啊,如今除了一个空壳子,什么都没了!连雕花刻壁上的鎏金錾银,我都叫人刮了下来!你们这对狗男女啊,就守着这空屋子过吧!我倒要瞧瞧,没了我的支持,你的天香楼还能撑上几天?我呀,盼着你早些给我休书呢!我早就不想替魏家养你们这帮废物了!”

    秋儿小产,已经去了半条命,听到魏夫人这话,直接两眼一翻昏过去了。

    魏老爷已经说不出话了,只用一根食指点着魏夫人,“恶妇、恶……妇!”

    魏夫人不再理会魏老爷与秋儿,起身看向叶千玲,与之前那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判若两人,笑得狡黠而又冷艳,“对不起,千玲,让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陪我演了一场戏。”

    叶千玲知道自己被利用了,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早就知道干娘不是那等坐以待毙的人。今天,干娘又给千玲上了一课。”

    魏夫人却突然笑得苦涩,“千玲呐,你是不是觉得干娘机关算尽?干娘如此这般,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怪只怪,干娘生而是一个女人,若我生来是个男子汉,必志在四方,不会与这种人为伍。”

    叶千玲叹口气,虽然不喜欢被别人利用,但是也不得不承认,魏夫人这样的女人,确实不值得与魏老爷这样的男人耗上一辈子。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魏夫人是一个流淌着新时代女性思想血液的旧时代女性,她的思维超前了,她的能力也超前了,便被古人视为异类。

    甚至连受了她大半辈子好处的魏老爷,都觉得她生不出孩子来就是个罪了,魏老爷从未想过,若不是魏夫人能干,整个魏氏到现在都还是破落户,他自己更不用说了,搞不好回乡下种田都没人要!

    “干娘下一步想怎么做?”

    魏夫人拍拍手,这才对丫鬟们道,“去,叫两个大夫来,可别出了人命。她们若是听话,我就当多养几只狗,维持着表面上的体面。若不听话,我立刻撂挑子,我可不怕被休!”

    甚至都不用查出奸夫是谁,就不动一针一线的把差点上位的小老婆连带着男人一起收拾了。

    秋儿就算不是偷人怀的孩子,魏夫人也不会让她生下来的!

    这就是魏夫人。

    可是再坚强、再雷厉风行,毕竟是个女人。

    这么多年对她惟命是从的魏老爷,做出宠妾灭妻的事,对她的打击应该也是挺大的,只是她要面子,嘴上不肯说出来罢了。

    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大一批货出了问题,她竟一无所知呢?

    “千玲呐,你现在是大忙人,我知道你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之前因为秋儿这个贱人的搅和,我想着把她收拾了再来细细问你,现在,秋儿解决了,你也大可以告诉我出了什么事了。”

    果然是魏夫人!眼睛毒辣,什么事都能看得出来。

    “想知道出了什么事,干娘还是要陪我一起去宝香阁的作坊一趟。”

    “货出问题了?”魏夫人一下子就猜到了,狠狠地拍了的脑袋两下,“都怪我,只顾着对付那个贱人,竟疏忽了大事!损失大不大?”

    叶千玲叹口气,论账面上来说,倒是没有什么损失的,因为前几批货攒下的口碑,这最后一批有问题的货物,一上柜台,便也被抢购一空。

    可是人家买回去一用,问题便暴露出来了。

    这种信誉上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肯定是秋儿!肯定是她动的手脚!因为你给的订单越来越多,宝香阁原本的人手不够用了,我就招了一批新的人手。秋儿说她娘家村子里有几个小伙子手脚都挺麻利的,便跟我推荐。我想着是她村里的人,怎么的也是知根知底的,便亲自面试了,招了少言能干的进来了。为了以防万一,还把他们的出身名册都记下来了。”

    叶千玲倒抽一口冷气,“是不是有一个叫张铜柱的?”

    魏夫人愣了愣,“你怎么知道?本来我是不想招那个张铜柱的,看着阴阳怪气的,长得也磕碜。可是他弟弟张铁柱看着倒是个靠得住的,我只想留下弟弟。哪知道那兄弟俩都苦苦哀求,让我把他们俩都留下,我就破格把张铜柱也留下了。怎么,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