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嫡女有良策 > 第305章 四皇子和五千万两呢?

第305章 四皇子和五千万两呢?

作者:叶千玲阿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怪不得刚才对自己满脸敌意,现在听自己喊简洵夜哥哥,态度又好了起来。

    叶千玲简直哭笑不得,用眼神杀向简洵夜:好你个大猪蹄子啊,病成这个死样子,居然还能撩妹啊!

    不过一看他那病成这个死样子,还是英俊得惨绝人寰的脸庞,叶千玲也知道怪不得他了。

    简洵夜满脸无奈:表示自己病得晕晕乎乎,躺了这么多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廖灵枢没注意到两人暗地里的小动作,因为她的眼神被简洵夜的胸口给吸引住了。

    这些日子,因男女有别,每次检查病势的工作都是由廖大夫做的,廖灵枢只负责照顾简洵夜起居饮食以及喂药。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简洵夜裸露的身体。

    简洵夜见她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胸口,连忙把领口掩住,狂咳几声掩饰尴尬。

    叶千玲在一旁低头,忍住笑。

    廖灵枢羞得满脸通红,连忙低下了头,口中却喃喃:“奇怪,颜色的变化都是从胸口开始的,前几日爹爹就说夜公子的胸口已经泛黑,现在怎么会反回青色了?啊!这是好转了!”

    廖灵枢说着,抬起了头,看了看简洵夜的脸,又羞得满脸通红,却道,“夜公子,你的脸色也好多了!想是、想是……我那个笨法子凑效了?”

    廖灵枢以为是她“换”给简洵夜的血起效了,她不知道,其实是叶千玲带来的现代抗生素的效果。

    简洵夜昏迷多日,却压根不知道她给自己换血之事,淡淡挑眉,“廖姑娘有治病的法子?”

    廖灵枢又低下了头,“这个法子不可取……”

    廖大夫就在这时走了进来,一眼看到简洵夜,也是大吃一惊,“夜公子竟然醒过来了?呀,脸色也慢慢恢复了!竟是好转的迹象!不过短短几个时辰啊!夜小姐,看来你的药有效啊!赶紧把药方给老夫吧,老夫这就去为患者配药!”

    廖灵枢愣了愣,这才知道不是自己的“血”治好了简洵夜,不由心生失落——

    若能对夜公子有救命之恩,他……该怎么偿还呢?

    叶千玲愣了愣,“额……这药方……”

    简洵夜知道叶千玲只是歪打正着,并没有药方,握住了叶千玲的手,“我来说吧。”

    叶千玲却摇摇头,“不,给我半个时辰,我把药方给廖大夫。”

    简洵夜惊了惊,“你哪来的药方?”

    “你先别问,日后我再告诉你!”叶千玲说着,转头看向廖大夫,“烦请廖大夫给我找一间安静无人的房间,焚一爿香,再沏壶热茶,最好再端两盘糕点来。”

    廖大夫悬壶济世多年,也曾见过很多有怪癖的高人,这么重要的药方,供奉一壶茶两盘糕点算什么?

    连忙应道,“灵枢,快去办!”

    简洵夜担忧又不解的看向叶千玲,“人命关天,你不要瞎胡闹!”

    叶千玲巧笑嫣然,“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胡闹?躺着休息一会,我很快就回来陪你。乖乖听话!”

    焚香的禅屋,是廖大夫年轻时看书练道的地方,这些年倒是进来得少了,好在廖灵枢隔几天便会打扫一下,倒也算干净。

    四壁摆满了医书,门一关,是一个干净清洁的世界。

    叶千玲抓起糕点,不一会儿就扫光了一整盘,又抱着茶壶狠狠灌了几口,总算是填饱了五脏庙。

    这才对着门外喊了一声,“曼罗,巴咕,可给我看好门了,谁也不许进来!”

    “小姐,放心吧,一只苍蝇都不得飞进来!”

    叶千玲摸了摸圆鼓鼓的肚子,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用意念进入了工作室空间。

    打开电脑,迅速的查询着给简洵夜吃的那盒药的成分,又把含有这些成分的对应中草药找了出来,全部都抄在一张小纸条上。

    全部弄好,这才慢悠悠的从空间里出来,把剩下的那盘糕点端起,打开门,递到曼罗手上,“饿狠了吧?快吃。”

    自从路上把干粮全都给了灾民之后,这三人一路饿到了泉州,找到简洵夜之后,又因为简洵夜病重,没有胃口,直到现在还水米未进呢。

    曼罗吞了口口水,“这个……不是给祭神仙的吗?”

    叶千玲喷出一口水,“说告诉你的?”

    “廖大夫说的……”

    “我就是神仙!”叶千玲傲娇说道,“神仙都不管老百姓吃饱没,还祭它们干嘛?快吃吧!”

    曼罗一听,顿觉有理极了,便跟巴咕开始分享糕点,饿得极了,这盘味道一般般的桂花糕,在他们口里都成了人间美味。

    “夜姑娘,药方……”廖大夫和廖灵枢已经等在门口。

    叶千玲将纸条交到他手上,“你按着这个方子配药吧。”

    廖大夫低头一看,“岐黄、马尾草、季龙草、洋槐花……妙,妙啊!都是满大街常见的药,我竟没想到把这些药配在一起用!只想着寻天材地宝来克制此等大灾病,没想到倒是舍近求远了。灵枢,快备药!”

    父女两人,再加上巴咕和曼罗的帮忙,连夜炮制出一百付药来,除了喂给已经住在廖家的那些患者,剩下的便摆在门口,只要是家里有患者的,都可以领回去给患者喝。

    连着派了两天药,那些患者全都好转了,廖大夫一下子名声大噪,四邻八方的州府患者全都涌了过来,廖家储备的药材很快便用光了,可聚在廖家门口的病人却越来越多了。

    外头的患者喝的是中药,而且药方毕竟也不是很成熟,疗效自然来得慢得多,恢复也慢些。

    简洵夜吃的是叶千玲的原版特效西药,再加上他底子本就好,两天时间,便已经恢复了大半,除了胸口还一小片淡淡青乌,脸色都已经恢复如常——

    当然,更英俊了。

    廖灵枢每每偷偷看着简洵夜,心中爱慕更甚,一颗芳心,早已经托付到简洵夜身上。

    每日对简洵夜照顾更是精细至极,连送给他的伙食都比旁人要好上许多——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她把廖家最好的伙食,全都送到了简洵夜那里了。

    只是她不知道……那些好吃的全都进了叶千玲的肚子。

    她有时候也觉得这对兄妹俩也太亲热呼了,天天黏在一起,还爱咬着耳朵说悄悄话,可是那毕竟是他的妹妹啊,廖灵枢不敢嫉妒她。

    “廖家的药没了,我们得出去收药,还得把药方传到别的受灾州府去,让当地的大夫派药,省得病患们全都涌到泉州来了。”

    简洵夜刚刚恢复了体力,便在床上躺不住了。

    叶千玲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只有你在转移灾民?你四哥呢?他身上揣着五千万两银子,为什么灾区连他的影儿都看不见?”

    简洵夜冷笑一声,“我这就要去找他!把他的银子全都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