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秦先生总是很正经 > 105.第105次不正经

105.第105次不正经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正版晋江文学城,看不到请补订阅。  温琅摸了摸鼻子:“秦先生, 您最近还忙吗?”

    话题转的如此生硬, 偏偏秦景深还接受了。

    “还好。”他说, “你很忙么?最近……怎么不唱歌了?”

    是啊,为什么呢?

    还不是因为我得在你那里耗着,所以根本没有时间弹吉他。

    但是温琅并不敢正面杠。

    他笑了笑:“我会的歌不多,完整的只会那首《旧时风声》。”

    秦景深垂眼:“这首歌, 我记得你第一次是在《黎明尽头》上唱的?”

    《黎明尽头》就是温琅毕业大戏的名字。

    温琅点头:“秦先生看过吗?”

    想一想其实也是正常的事,现在稍微体面一点的电影学院都会在毕业大戏的时候邀请一些娱乐圈名流前去做特邀嘉宾, 以秦景深的地位, 这样的邀请每年应该都会接到不少。

    秦景深嗯了一声:“看过。”

    他只说了两个字, 就不再出声,目光平静的看着温琅。

    温琅没怎么注意, 笑了笑:“那是我职业生涯第一场戏,而且橘宝儿就是在那天被我带回家的。”

    秦景深:“嗯?”

    “橘宝儿其实是我捡来的。”温琅说, “那会儿戏刚演完, 主席台上一堆人等着发言, 我饿得等不及, 偷偷溜出去买东西吃,刚出大礼堂就看见它了……您别看橘宝儿现在胖成这样,其实那时候还是只特瘦的小奶猫, 躲在长椅下面瑟瑟发抖, 叫声还带着颤音, 听起来特别惨。”

    橘宝儿似乎意识到了温琅是在说它,翻过来朝露出肚皮,求摸摸。

    温琅顺手摸了一把:“那天还下着雨呢,我一看哎哟小可怜儿啊,正好口袋里有根火腿肠,就喂它吃了,结果小家伙开始不停往我怀里钻,特亲人,我心想既然吃了我的火腿肠,那肯定就是我的猫了,干脆带它回了家。”

    事实其实是,温琅好不容易碰到只不怕他的小动物,简直感动得快哭,买了一堆猫咪爱吃的小零食,才把橘宝儿哄了回去。

    这种事当然不能告诉秦先生。

    饕餮陛下爱面子的。

    橘宝儿睁着双猫眼儿看他。

    温琅笑眯眯捏了捏它的肉垫,握着朝秦景深晃了晃:“三年过去了,可怜兮兮的小奶猫变成了一只软乎乎的橘胖子……来,宝儿,叫一声。”

    橘宝儿翻过身来蹭到他的怀里,接着软绵绵喵了一声,跟撒娇似的。

    温琅心满意足:“橘猫在手,天下我有。”

    秦景深眼神深了几分:“那时候,只有你一个人发现橘宝儿了么?”

    温暖回忆了一下:“也不是,我记得我在那儿喂橘宝儿的时候,中间有人过来帮我撑了伞,我还和他说了这句话来着,可能是我们学校的老师?”

    他想了一会儿没想出来,最终摇了摇头:“好像是个挺好看的人吧,当时我只顾着喂橘宝儿了,嗯……没太注意。”

    秦景深抿了抿唇。

    虽然表情看上去依旧没什么变化,但温琅就是知道,秦先生不开心了。

    妖兽的直觉,你不信不行。

    可他不知道自己说错,或者是做错了什么。

    想了一下刚才的对话,也觉得没什么毛病。

    那这是怎么了呢?

    温琅刚想继续探探,旁边秦景深却抱着小饕餮先站了起来,声音平淡极了:“我先回去了。”

    温琅还懵着,听到他的话后下意识说了声好,等到反应过来,眼前就只剩下了秦先生和小饕餮的背影。

    温琅:[突然呆住].jpg

    他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秦先生为什么会不高兴呢?难不成当初给自己撑伞的那个人就是他?

    不不不,不可能。

    大老板那个时候应该在主席台上讲话才是,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那里?

    温暖毫不犹豫排除了这个答案,但继续想,也没能想出什么所以然来,在心里幽幽叹了口气。

    他抬头看下刚刚跑过来的蛋黄,伸手揉了揉黄团子的耳朵:“说,是不是刚刚你玩的太嗨,表情太放纵,把秦先生惹得不高兴了?”

    猝不及防又背了一锅的蛋黄摇摇尾巴,歪着头朝温琅眯眼霸总笑。

    温琅在它湿漉漉的鼻子上面点了一下,也忍不住笑了。

    **

    傍晚,温琅把蛋黄和橘宝儿带着去楼下宠物店寄养,之后又和宋黎与舒河到旁边嗨了一场,到晚上才上楼回了秦景深的家。

    不是他不想在自己家里待,而是因为心疼自己的毛。

    饕餮陛下:[要坚强,不能秃].jpg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没能省多少。

    第二天清晨,温琅照着镜子,在自己身上尽可能均匀的揪了一把毛,低头看了一眼,简直心疼的快要昏过去。

    但是心疼也没用,于是温琅只能选择眼不见为净,在小饕餮身上来来回回撸了一圈儿后,回家提着行李下了楼。

    他走的时候不到六点,秦景深还没醒——他昨晚在书房呆到了半夜。

    温琅觉得秦先生的心情应该是还没好,以至于都不在微博搜他的名字了。

    可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想不通想不通。

    温琅带着这样的疑惑下了楼,宋黎和舒河已经在小区外面等着了。

    按道理说,宋黎原本是不用跟着来的,但他总担心温琅会搞事,所以还是决定跟着,以防万一。

    温琅觉得他其实就是来蹭公费旅行的

    “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宋黎对温琅的想法嗤之以鼻,“我好歹也是金牌经纪人,怎么可能缺那点儿钱?”

    温琅哦了一声:“那这次你自费好了,多出来的那份钱就给小朋友做奖金吧,怎么样?”

    舒河捧着零食眼睛亮晶晶。

    宋黎:“……”

    宋黎瞬间低头:“大佬我错了。”

    啧,没出息。

    温琅闭上眼睛不说话了,那边宋黎决定将功补过,凑过来:“大佬,我怎么感觉你今天好像有烦心事儿呢?”

    温琅看他:“你别说,还真有。”

    宋黎顿时惊讶了:“怎么了?”

    温琅就把昨天的事给他说了一下。

    听他说完,宋黎抬头幽幽看了他一眼,表情一言难尽。

    “……你这是什么反应?”

    “我只是觉得难过,大佬,你这几年的社会简直都白混了。”

    宋黎说:“以大老板的咖位,你毕业大戏结束那会儿第一个上去说话的肯定是他,大老板在台上说话,你却偷偷溜出去吃东西撸猫了,人肯定觉得你这是不尊重他啊,搁我我也生气。”

    温琅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那怎么办啊?”

    宋黎:“你等等。”

    他低头打开微信翻了一会儿,不久,温琅就听到自己手机叮咚响了起来。

    他打开,发现宋黎给他分享了不少微信文章。

    《职场新人应该注意的十件事》

    《快速提高职场情商——你需要知道的十二个细节》

    《职场上千万不能说的一百句话》

    《职场人不可不知的潜规则》

    《震惊!刚入职的秘书竟然在办公室里与上司做出这种事情!》

    最后一条被宋黎迅速点了撤回。

    温琅:“……”

    温琅不想看这些文章,只想反手打爆宋黎的狗头。

    宋黎干咳了一声,迅速补救:“我觉得大老板也不像那么小气的人,你不是有他微信吗?要不发条消息试试?”

    温琅犹豫了一下:“如果我发了没回,那岂不是很尴尬?”

    “但像你现在这样愁的快秃头,也是尴尬,还不如试一试。”宋黎说,说完又觉得不对劲,“大佬,我觉得你变了,以前我生气的时候也没见你这样患得患失。”

    温琅微微一笑:“你要知道,无论是谁,对长得好看的人都是包容的。”

    宋黎:“……”

    宋黎很想动手,但知道打不过,于是选择闭嘴,到另一边坐下了。

    温琅坐在原来的位置,接着又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戳开秦景深的头像,发了一个表情包过去。

    温同学正在遛狗:[来呀来呀你看过来呀].gif

    温同学正在遛狗:秦先生,我想问您一件事,不知道您现在方便吗?

    剧本温琅倒是还有印象,毕竟能被他看上的并不多,这么想着,温琅揉了揉蛋黄的耳朵尖,嗯了一声。

    宋黎试探的问:“想起来了?”

    温琅又嗯了一声,宋黎明显松了口气:“那后天上午我让助理去接你,你可靠谱点儿,别和今天一样电话怎么打都打不通。”

    助理?

    温琅有点疑惑,他之前的助理一个月前刚辞职,大概是因为被家里骗回去相亲的时候跟人家姑娘看对了眼,琢磨了一下这几年存款也还行,就回家准备好好谈恋爱结婚了。

    缘,妙不可言。

    羡煞了周围一群单身狗。

    “新助理来报道了?”

    宋黎在电话那头笑了:“可不是,这次来的人还挺有意思,是只小妖怪,仓鼠精。”

    “多小的妖怪?”

    “成精还不到五十年,但是做事什么的都挺机灵,而且还是正经九八五本科大学毕业的,贼有文化。”

    哦豁,学霸妖。

    温琅顿时肃然起敬。

    现在在人类社会的妖怪不少,但文化程度高的还真没几个,毕竟妖怪们刚成精的时候得忙着修行,修行到差不多了也老了,就没什么时间去沉迷学习无法自拔了。

    九八五大学的妖怪。

    嗯,清流。

    温琅撸了一把橘宝儿的毛:“这种学霸,你从哪里找来的?”

    宋黎意味深长笑了一声。

    温琅就懂了,十有八九是坑蒙拐骗搞来的。

    两只妖怪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那边宋黎有事,就先挂了电话。温琅抱着蛋黄和橘宝儿又揉了一会儿,从茶几底下拿了平板,下载宋黎发来的剧本。

    剧本篇幅不短,估计打印下来得小半本儿。

    里面的内容温琅之前试镜的时候就看过,简单翻了一遍发现定稿几乎没怎么改,安心转发到了手机上。

    刚连网,聊天对话框就弹了出来,基友群聊消息一个,和私聊消息若干。

    温琅直接打开了群聊。

    【风骚荡漾基友群】

    是你的睚眦啊:温小饕餮消失的第一天,想他。

    狴犴狴犴不说话:温小饕餮消失的第一天,很想他。

    貔貅大人:温小饕餮消失的第一天,特别想他。

    后面跟着一串又一串仿佛没有尽头的刷屏。

    饕餮陛下的春天:……

    温琅觉得他又要控制不住自己禁言的手了。

    还好这几人的求生欲都很强,看到温琅出现就立即停下了刷屏的手,开始发各种软萌软萌的表情包,温琅还在里面看到了蛋黄的。

    [蛋黄·突然撒娇].jpg

    可能是因为蛋黄太可爱,让温琅生生停下了禁言的手。

    饕餮陛下的春天:“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传销组织?”

    狴犴狴犴不说话:“日常表达对你的关心,不用感动。”

    是你的睚眦啊:“狴犴说得对。”

    貔貅大人:“睚眦说的对。”

    狴犴狴犴不说话:“小饕餮,还有十几小时,你饲主选得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