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秦先生总是很正经 > 83.第083次不正经

83.第083次不正经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正版晋江文学城,看不到请补订阅。  饕餮陛下:[好生气哦].jpg

    秦景深应该是听到了温琅之前上楼的声音,知道他在家里, 站在门外沉默的等着, 看起来并没有要回家的意思。

    意识到这一点,温琅在心里叹了口气, 虚虚朝着秦景深的背影扬了一下爪子,接着转身小跑回二楼卧室, 揪毛幻化出小饕餮,自己重新回了家。

    窝在阳台晒太阳的两只小动物听到声音, 立即起身跑了过来。

    蛋黄比较快, 毛绒绒的尾巴晃成虚影,靠近温琅欢欢喜喜就是一通蹭, 霸总微笑的同时耳朵也折成了飞机耳。

    小动物是很可爱, 就是有点沉。

    温琅伸爪推开蛋黄:“亲爱的蛋黄总,我觉得你必须得清楚一点, 你长大了,已经不是那个只有三斤重的小奶狗了。”

    蛋黄歪头看他,尾巴晃啊晃。

    温琅转身往卧室走, 走到门边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明天开始减肥,肉干什么的短时间内不会有了,别闹, 也别躺在地板上撒娇, 没有用。”

    蛋黄摇晃着的尾巴瞬间僵住了。

    后面橘宝儿迈着猫步走过来, 抬头安慰的蹭了蹭它。

    因为知道秦景深还在外面,温琅到卧室换了衣服就匆匆出去开门。

    路过厨房的时候看到蛋黄狗爪饭盆里的狗粮,顺便藏到了柜子里。

    藏好的同时,门铃声再次再起。

    温琅走过去,抬手开了门。

    秦景深站在门外,怀里抱着毛绒绒的小饕餮。

    温琅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去卧室里把它带过来的,不过穿着毛绒绒家居服的秦先生抱着毛绒绒的毛团子,看起来真的温柔极了。

    温琅做出惊讶的模样:“秦先生?”

    秦景深淡淡嗯了一声:“我有一些事情想问你。”

    温琅把他请了进来,进门后,秦景深弯腰把小饕餮放下去,三只毛团立即欢欢喜喜蹭到了一起。

    两人在沙发坐下。

    秦景深垂眼看着它们闹:“你家里每天都这么热闹么?”

    温琅笑了:“橘宝儿还好,主要是蛋黄比较能闹腾,不过它一般喜欢咬着毛绒兔子自己玩,挺乖的。”

    蛋黄睁着双乌黑的狗狗眼回头看温琅,嘴里还叼着那只粉色毛绒兔。

    温琅忍不住笑了:“就是这样。”

    秦景深眼神缓和了一瞬,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团团好像不喜欢这些东西,我买了很多它都不愿意碰。”

    其实不是好像不喜欢。

    而是真的特别不喜欢。

    温琅斟酌了一下:“这个其实挺正常,有些狗狗喜欢这些小玩意儿,有些就不太喜欢,不用强迫它戴这些,顺其自然就挺好。”

    “这样么?”秦景深揉了揉小饕餮的耳朵,抬头对上温琅的眼睛,“可你上次说,如果看到别的狗有围巾但自己却没有,它会觉得很自卑。”

    温琅:“……”

    温琅没想到秦景深还记得这个梗,觉得很是尴尬,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微博上怼天怼地的饕餮陛下,妖生第一次尝到了词穷的滋味。

    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

    温琅低着头,心想这都什么事儿。

    他用余光偷偷瞄了一眼秦景深,后者坐在那边,姿态优雅又端正。

    可惜了,温琅想,这么好看的人性格却这么冷,以后肯定不好找对象。

    啧啧啧。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找对象和性格好像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温琅觉得自己性格就挺好,温和善良有安全感,还不是照样从出生单到了现在。

    温琅突然有点小悲伤。

    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旁边秦景深突然开了口:“一会儿你有空么?”

    声音略微低沉,带着点若有似无的清贵,是温琅最喜欢的那种声线。

    温琅愣了一下,下意识点了点头。

    接着就听见秦景深说:“那晚上记得去我那里一趟。”

    温琅:???

    温琅刚要说好,反应过来后,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晚上?家里?去一趟?

    这画风是不是让人有些浮想联翩。

    温琅:[可了不得].jpg

    他刚这么想,那边秦景深偏过头,声音毫无波澜:“我给团团买的那些用不到,你拿着给蛋黄用吧。”

    温琅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戛然而止,一双桃花眼无意识眨了眨,最后尴尬摸了摸鼻子:“谢谢秦先生。”

    秦景深垂眼:“不必。”

    沉默再次笼住了他们。

    温琅接着发现秦景深说的是晚上而不是待会儿,觉得这有点奇怪,毕竟他家就在对面,过去根本分分钟的事。

    他犹豫了一下:“秦先生一会儿是有事吗?”

    秦景深似乎是清楚他的想法,闻言淡淡嗯了一声:“遛狗。”

    蛋黄瞬间回头看了过来。

    秦景深看了它一眼,偏头问温琅:“你要一起去么?”

    温琅还没回答,那边蛋黄已经先反应了过来,欢欢喜喜到角落里把牵引绳和玩具扒拉了过来,眼睛湿漉漉望着温琅,清亮叫了一声。

    其中的期待不言而喻。

    温琅:“……”

    温琅心想崽崽你可真是能坑爹,表面上依旧挂着不失礼貌的微笑,把蛋黄叼着的牵引绳接了过来:“好。”

    一个字,不知隐藏了多少情绪。

    其中复杂比小仓鼠的青春期还来得强烈。

    这天的遛狗时间很长,温琅粗略算了一下,最少有两个小时。

    蛋黄玩嗨了,上楼的时候死活不肯走,温琅心平气和笑了笑,然后揪着小动物的耳朵直接拽进了家。

    非常典型的家暴现场,不少同学小时候应该都经历过。

    这边温琅收拾了不肯回家的小狗崽子,那边秦景深也出来了,手里抱着那小箱被他嫌弃的小玩意儿,温琅接过来再次道谢:“多谢秦先生。”

    秦景深松开手:“没事。”

    温琅觉得大老板其实还是挺平易近人的,并没有那些八卦小报上说的那么高冷,他笑了笑,刚要说话,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阵爪子挠门的声音。

    温琅:“……”

    很好,看来还是刚才揍的不够狠。

    温琅眯了眯眼睛。

    秦景深眼里浮现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指了指门:“先回去吧,你不是说它喜欢拆家么?”

    拆家,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温琅把纸箱抱好:“那我就先回去了,秦先生,晚安。”

    秦景深嗯了一声:“晚安。”

    他抱起小饕餮,先一步进了门。

    温琅看着他的背影,莫名觉得秦先生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整个人看起来都柔和了许多。

    他想,应该是错觉。

    **

    因为傍晚刚揪毛幻化出小饕餮,撑一夜没问题,晚上温琅就没有回去。

    在浴缸里舒舒服服泡了半小时,温琅换上睡衣,他的睡衣也是那种毛绒绒的料子,看起来和秦景深的差不多。

    卧室里。

    温琅靠在床头,心里挺感叹,觉得自己日子本来不错,要床有床要什么有什么,不曾想一朝认主回到解放前,沦落到了每天睡地毯的地步。

    饕餮陛下很不开心。

    想了想,他摸出手机点开群聊。

    【风骚荡漾基友团】

    饕餮陛下的春天:@是你的睚眦啊。

    狴犴狴犴不说话:道友们,来看看我发生了什么,小饕餮居然圈了睚眦!

    貔貅大人:前段时间还在和我闹绯闻,今天就开始圈别的男妖怪,呵。

    狴犴狴犴不说话:呵,男人。

    饕餮陛下的春天:[哈士奇式暴躁].jpg

    是你的睚眦啊:“啧啧啧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能被我琅总圈,怎么了?”

    饕餮陛下的春天:私聊给你说。

    温琅戳开傅同的头像。

    他还没说话,那边傅同的消息已经先发了过来。

    是你的睚眦啊:[社会主义乖巧蹲坐等].jpg

    饕餮陛下的春天:我这里有个电影曲,片头片尾,你唱不唱?

    是你的睚眦啊:情歌不唱。

    就像温琅每拍一部戏都要休息一段时间一样,傅同从不唱情歌。

    原因温琅其实也有点眉目。

    他听周彦修说傅同以前是不叫傅同的,后来才改的名字。

    傅是他心上人的姓,同是几回魂梦与君同的同。

    但温琅认识他有几年,从来没见过他的心上人。

    傅同也从来不提。

    饕餮陛下的春天:不是情歌,《人间山河》的片头片尾,我看过了,不是那种腻腻歪歪的歌曲。

    是你的睚眦啊:接也行,但你知道我是很忙的,就没有什么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