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秦先生总是很正经 > 32.第032次不正经

32.第032次不正经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温琅怔了怔, 一瞬间突然想起他之前在八卦小报上看到过的一篇文章,上面具体是什么内容他已经记不清了, 只记得文章末尾有一行加粗的字,对秦景深的颜值和气质做出了九字总结。

    ——清贵优雅, 而筋骨暗藏。

    可以说是很靠谱很贴切了。

    还好温琅多少也算是只正经妖怪, 短暂的愣神后很快想起正事,抬爪把边上的狗爪子饭盆往前推了推, 歪头轻轻叫了一声。

    声音软乎乎, 眼睛湿漉漉。

    就差扑到面前人的怀里蹭一蹭。

    温琅虽然看不到自己现在的模样,但估计着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 毕竟蛋黄橘宝儿每次这么看他的时候, 他都承受不住。

    谁能忍心拒绝这么可爱的一只毛团子呢?

    不存在的。

    这么想着, 温琅抖了抖耳朵, 期待的朝秦景深看了过去,再一次与他四目相对。

    一秒, 两秒,三秒。

    面前的男人终于动了。

    他慢慢蹲了下来, 伸手在温琅耳朵上摸了摸,掌心温热,声音却是与之截然不同的平淡:“团团?”

    团团是那几天里秦景深对温琅的称呼。

    温琅没想到秦景深居然还能认出他来,毕竟那时候他看起来就是只狼狈的流浪狗, 弱小可怜又无助, 和现在的模样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不过这一点都不重要。

    温琅犹豫了一下, 抬头轻轻蹭了蹭秦景深的手心, 尾巴晃来晃去。

    落在秦景深眼里,像是撒娇,也像是讨好。

    秦景深当然没有忘记温琅。

    他记得面前这只棕色的毛团子是在三个月前突然出现在他家门口的,奄奄一息趴在那里,连动动爪子的力气都没有。被他带回来后也不闹腾,看上去又乖又讨人喜欢。

    不过只待了三天,就悄悄走了。

    秦景深以为是它是自由惯了,离开是很正常的事,没想到时隔三月,毛绒小团子居然又回来了。

    还带着一个盆。

    就像是因为任性而离家出走的小动物,在漂泊后终于知道了家的好,于是带着唯一的财产眼巴巴撒娇卖萌,想要重新回到这个家里来。

    秦景深看着,眼里慢慢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柔和。

    然后迅速被温琅捕捉到了。

    有戏。

    意识到这一点,温琅的尾巴顿时摇得更欢,伸爪碰了碰秦景深的手,见后者没有拒绝后欢欢喜喜往前一扑,直接就蹭到了秦景深的怀里。

    棕色的软毛不可避免沾到了男人的袖口,秦景深也不介意,顺势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垂手把温琅抱了起来。

    就和三个月前一模一样。

    温琅急忙伸爪抱住他的胳膊,一是怕摔,二是为了防止秦景深突然反悔。

    上古血脉的妖兽,该有心机的时候就是如此有心机。

    还好秦先生并没有反悔的意思,抱着他进了玄关,回手关门。温琅松了口气,刚要蹭蹭秦景深,就看见他关门的动作突然停住了。

    温琅:???!!!

    你想做什么?

    这个时候反悔我真的会咬你的哦!

    不是吓唬人的我告诉你!

    温琅忍不住睁圆了眼睛,直勾勾朝着秦景深看了过去。后者没注意他的眼神,伸手将已经关了一半的门重新打开,然后在温琅眼睛睁得越发圆溜的同时往外迈出一步,慢慢弯下腰。

    ——把他带来的狗爪爪饭盆拿了起来。

    温琅:“……”

    面前的门终于彻底合上了。

    温琅眨了眨眼睛,慢慢的,慢慢的,在秦景深怀里团了起来。

    ***

    因为身上粘了毛,在家里穿着西装也不舒服,回去后秦景深先去了二楼卧室换衣服。

    温琅抖了抖耳朵,不紧不慢绕着屋子转了一圈,连角落里都没放过。

    毕竟巡查自己的领域,是所有妖兽的本能。

    秦景深家里的装修简约而精致,楼上楼下装饰用的小东西都恰到好处,阳台上养了几盆绿植,看上去和三个月前几乎没什么变化。

    唯一的变化大概就是沙发前多了一块米白色的地毯,毛绒绒软乎乎,看着就觉得特别舒服。

    温琅走过去,伸爪试探的在上面按了一下,对爪下又暖又软的毛绒绒触感很满意,干脆趴了上去,然后就不想动了。

    他是真觉得累。

    从一周前收到妖怪局的公告开始,温琅就没能好好休息过,四处找人上下打点,想看看是不是能有什么回转的余地——甚至直到进去妖怪局之前,他也还抱有那么一点点的期望。

    至于结果如何,已经很明显了。

    生气,不开心,想咬人。

    不过总算是不用继续折腾了。

    温琅趴在软绵绵的地毯上,想了想秦景深的脸和厨艺,觉得这样的生活其实也挺好,能接受。

    这么想着,温琅晃了一下尾巴,慵懒的翻了个身。

    而几乎在他翻过去的同时,有脚步声从楼梯口响了起来。

    温琅偏头看过去,顿时愣住了。

    他看见了秦景深。

    后者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下来的,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家居服站在那里,可能是因为换衣服的缘故,他的头发比之前稍微乱了一些,低眉垂眼的一瞬间,整个人都柔软了起来。

    其实像这样的人,无论在什么时候,穿什么样的衣服,都是好看的。

    但温琅更喜欢这样感觉的他。

    温琅睁着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看着秦景深,没有出声。

    秦景深下了楼梯,目光慢慢环视一圈,落在了温琅身上。

    棕色的毛团子仰躺在米白色的地毯上,姿势看起来有点奇怪,但毛绒绒的也非常可爱。

    秦景深走过去,温琅乖巧蹲坐,湿漉漉的眼睛无辜看着他。

    秦景深摸了摸他的头:“饿了么?”

    他记得这只毛团子是很能吃的,明明看起来小小的一只,饭量却不小。

    温琅眼睛一亮,抬头蹭了蹭秦景深的手心,软乎乎叫了一声,接着亦步亦趋跟着他进了厨房。

    厨房不小,墙上挂着围裙,还是之前温琅见过的那一件米白色的,上面印着一只柴犬,看着和蛋黄挺像。

    秦景深穿上柴犬围裙,从冰箱拿了食材开始处理,温琅蹲坐在边上,目光从围裙上面的柴犬头像慢慢移到秦景深的脸上。

    他垂眼切菜,睫毛很长,也认真。

    贼好看。

    这样的人,二十七岁,四舍五入就奔三了,居然到现在也还是单身一人。

    温琅感叹了一句,转头一想自己一百七十九岁,四舍五入快二百,还不是照样没对象,也就无所谓了。

    周围很静,只能听得见切菜和水流的声音。

    温琅坐在那里看了一会儿,慢慢觉得有点困,走到角落里团起来,没多久就睡着了。

    他是被人揉耳朵揉醒的。

    温琅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首先闻到了饭菜的香气。

    不用看,他都知道秦景深做了什么。

    温琅迅速坐起来,见他醒了,秦景深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转身把狗爪爪饭盆用开水烫了一下,朝餐桌走了过去。

    他做的菜已经装盘摆在桌上了。

    温琅抖着耳朵跟过去,眼巴巴看着秦景深,被他看着的人没让他失望,往饭盆里添了东西,放了下去。

    毛绒绒的棕色小团子瞬间摇着尾巴蹭了过去。

    见他吃得开心,秦景深眼神缓了下来。他倒是没考虑过温琅能不能吃这些,以前家里的长辈也养过一只狗,白色的大型犬,吃的也是这样的东西。

    秦景深又看了一眼,这才拿起了筷子。

    半小时后,桌上的菜只剩了个底。

    温琅心满意足抖了抖耳朵,亲昵的蹭了蹭秦景深的腿。

    秦景深收拾了碗筷到厨房洗碗,温琅就和刚才一样,蹲坐在边上摇着尾巴看他,反正秦景深长得好看,怎么看也不会觉得腻。

    不久,厨房被收拾好,秦景深关了灯,拿了个干净的碗到饮水机那里接了点纯净水给温琅放好,上楼去了书房。

    温琅闲着无聊,跟着上了楼。他之前在这里待了三天,趁秦景深不在的时候哪里都去看了看,但就是卧室和书房没进去过。

    大老板的书房,温琅有点好奇。

    可能是因为家里只有一个人,秦景深书房的不关,温琅没有进去,蹲坐在门口静静看着。秦景深稍微有点近视,工作的时候都会戴上眼镜,温琅之前见过一次,金丝边眼镜,优雅又好看。

    秦景深刚戴上眼镜,就看见了门边蹲坐着的温琅。

    温琅晃了晃尾巴。

    接着就看见秦景深突然把刚刚戴上的眼镜摘了下来,起身朝他走了过来。

    温琅:?

    温琅有点疑惑,因为他觉得秦景深应该不是那种喜欢在工作的时候撸狗的人,不过还是乖乖坐着没动。

    秦景深在他面前停下,弯腰把温琅抱了起来,轻轻摸了摸他的耳朵,温琅惬意的眯了眯眼睛,然后听见秦景深略微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