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秦先生总是很正经 > 12.第012次不正经

12.第012次不正经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十二章

    之后一整晚,温琅只要闭上眼,就能听见那只橡皮鸭粗糙沙哑的声音,无休无止的在他耳边盘旋缠绕。

    于是一直失眠到了黎明。

    第二天,片场休息处。

    温琅面色阴沉坐在那边,浑身的低气压满到快要溢出来。

    小仓鼠在旁边瑟瑟发抖,一声不敢吭,低着头给宋黎发消息。

    仓鼠团子爱吃糖:宋哥,你快来了吗?我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宋黎自从昨天听说温琅可能是有了心上人之后,就有点燥,晚上越想越觉得恐怕就是这么回事儿,当即决定过来看看,不能这么不清不楚的搞事。

    那边很快有了回复。

    一棵桐木的黎明:快到了,你家爱豆现在开始拍戏了没?

    仓鼠团子爱吃糖:还没有,不过我看琅哥今天的心情好像不太好。

    消息发出去没多久,就看见宋黎的身影匆匆出现在了门口。

    舒河简直感动到快哭,睁着双乌黑的仓鼠眼眼巴巴看着宋黎。

    宋黎走过来:“大佬。”

    温琅抬头瞥了他一眼,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

    哦豁。

    小崽子居然闹脾气了?

    宋黎在心里啧了一声,低头摁开手机,正好看见了舒河刚才发的消息。

    一棵桐木的黎明:这是怎么了?

    仓鼠团子爱吃糖:我也不知道,早上来的时候就这样了,不过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琅哥他是不是失恋了?

    一棵桐木的黎明:……

    昨天才说有心上人。

    今天就失恋。

    你们这些年轻妖是不是太会玩了?

    宋黎忍不住又啧了一声。

    舒河认真想了想,也觉得这事不太可能,毕竟自家爱豆长得好演技好性格也好,怎么可能失恋。

    那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仓鼠团子爱吃糖:[脑壳痛].jpg

    一棵桐木的黎明:[头已秃].jpg

    两只妖怪凑在旁边噼里啪啦的摁键盘,表情看上去有种难以言说的狰狞。

    温琅偏头看了一眼,表示其实不是特别能理解他们的想法。

    仓鼠小朋友也就算了,毕竟人家年纪小,可能是青春期的哀与愁,但宋黎这都是一大把年纪的老妖怪了,也不知道跟着凑什么热闹,更年期吗?

    还不如回家喝枸杞泡水。

    饕餮陛下:[嘲讽脸].jpg

    这时那边的两只妖怪也终于商量出了结果,决定先旁敲侧击问一下。

    最终是宋黎担了这个重任。

    宋黎:“大佬,问你件事。”

    温琅:“说。”

    宋黎斟酌了一下:“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我想问问,你对谈恋爱有没有什么看法?”

    温琅觉得这个问题简直问得莫名其妙,头都没抬:“是猫不好摸狗不好撸还是手机不好玩儿?谈什么恋爱,你问这个是不是太闲了?”

    宋黎顿时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温琅不会骗人。

    他安了心,温琅却觉得有点奇怪,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这么想着,他偏头看向舒河,后者低头站在边上,像是犯错后被训话的小学生一般特怂,心里瞬间明了。

    大概是小朋友谈恋爱被逮住,挨老妖怪的训了。

    何必呢?这么可爱的小朋友。

    这么想着,温琅忍不住补充:“不过谈恋爱也没什么不好的,你这老古板的性子得改改,你不能因为自己一千多岁了还是光棍,就不允许年轻妖怪谈恋爱,这不厚道。”

    老光棍?!

    不厚道?!

    宋黎听了想打人。

    他深吸几口气,在心里默念别生气别生气千万别生气,这是大佬你打不过动手也没用徒增伤心罢了不如忍,如此数次后,才勉强缓了过来。

    宋黎挤出一抹微笑,刚要说话。

    边上小仓鼠看着他,天真又懵懂的问了一句:“宋哥,你真的都一千多岁了,还没谈过恋爱啊。”

    讲道理,现在小学生都比你强。

    宋黎:“……”

    今天的经纪人先生,依旧特别想辞职。

    宋黎来的匆匆去的也匆匆,带着公文包气呼呼走了。

    温琅怼过他,心情莫名其妙好了起来,他心情好状态就跟着飙,之后的戏拍的特别顺利。

    而且很神奇的是,昨天在他脑海里盘旋了一整天的秦景深居然没有再出现过了。

    想想其实也很正常。

    毕竟再好看的容颜,也没有会叫的橡皮鸭子杀伤力来得大。

    温琅莫名有点想笑,正乐着,那边场务跑了过来,说是陈嘉在找他。

    陈嘉正在前面调镜头。

    温琅走过去:“陈导。”

    陈嘉回头,笑眯眯看着他:“温琅啊,这剧现在过了三分之二多,眼看着离杀青没几天了,你有什么想法没?”

    温琅下意识觉得陈嘉想坑他:“大概是想回家养老,种种花遛遛狗喂喂猫什么的,偶尔还能和街坊邻居下下棋聊聊八卦。”

    陈嘉:“……”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没出息!

    他恨铁不成钢看了温琅一眼,也懒得再和他兜圈子:“其实我是想和你说说说片头和片尾曲的事情。”

    温琅有些莫名:“嗯?”

    陈嘉搓了搓手:“我记得你好像和傅同很熟?”

    温琅沉默了一下。

    还真熟。

    傅同也是寰宇娱乐的艺人,当红男歌手,走的是慵懒漫卷的路子。

    词作文艺而不造作,演唱会绝对不是车祸现场,关键是人还长得好看,曾经被媒体誉为娱乐圈最像贵公子的人。

    温琅第一个不服。

    他觉得这篇通稿绝对是傅同自己买的。

    傅同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睚眦,现年一千七百岁岁,当之无愧的老妖怪。

    温琅基友群里的[是你的睚眦啊],就是他。

    温琅艰难点头:“是挺熟。”

    陈嘉眼睛亮了:“我觉得傅同的风格其实最合适,但听说他这个人有点高冷,不太好请,你帮我给他说说?只要请的动,钱根本不是事儿。”

    可以啊陈导,财大气粗。

    然而这并不是钱不钱的问题。

    是饕餮陛下尊严的问题。

    温琅心平气和的想,像睚眦那种性格,见面不打死已经是我脾气好,至于去给他说好话?

    别想了,不存在的。

    不过其实温琅自己也清楚,从《人间山河》的整体风格和感情基调来说,傅同的声线确实是再合适不过,而好的片头片尾曲,在某些时候能成为一部剧的点睛之笔。

    温琅想拿影帝。

    所以他有点犹豫。

    陈嘉在边上眼巴巴看着他,眼神和舒河盯平时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温琅最终是答应了下来,觉得这事其实也没什么难的,大不了如果到时候睚眦拿乔跟他嘚瑟,就直接打一顿。

    上古凶兽饕餮,超凶,没在怕的。

    温琅点头:“我回去问问。”

    陈嘉心情好到溢于言表:“那我就等你好消息了,给你说,其实我还是傅同的粉丝来着,可惜一直没合作过,他本人是不是特别慵懒,看一眼就觉得移不开眼的那种贵公子范儿?”

    温琅:呵,贵公子?

    陈导你眼光不行啊,不如粉我。

    至少我表里如一的怼粉,特别的坦率而真诚。

    [橘宝儿·真诚安利].jpg

    陈嘉当然不知道温琅的心里在想什么,他只觉得心情好,看了眼拍摄表发现温琅今天的戏份基本已经拍得差不多了,挥手给他放了假。

    这个时候刚刚过五点。

    温琅看时间还早,原本想要和家里两只小动物温存一下,上楼后却发现秦景深家里灯居然亮着,秦景深在家。

    他有点遗憾,不过也无可奈何,重新成了毛绒绒的棕色小团子。

    楼下突然传来细微的响声。

    温琅抖了抖毛,走到楼梯口探头看了一下,秦景深正在角落里拆东西,看起来应该是快递箱,一大一小。

    他小跑着过去,秦景深听到声音后回头:“团团。”

    温琅尾巴轻晃。

    秦景深抬手想揉揉他的耳朵,结果手指还没碰到软毛,就看到面前的棕色毛团突然退后一步,躲开了他的手。

    这场景似曾相识。

    秦景深抿了抿唇,沉默的看向自家正在闹脾气的小动物。

    温琅:[橘宝儿·气呼呼].jpg

    这个人气过不哄就算了,现在居然还面无表情的吓我,是不是很过分?

    饕餮陛下很生气,龇牙扬爪做出一个自以为超凶的表情。

    然后成功把秦先生目光逗缓和了。

    饕餮陛下:???

    懵逼间,秦景深已经把那个小的纸箱子拆开了,温琅好奇看了一眼,刚才还晃着的尾巴顿时僵住了。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秦先生居然如此少女心,买了整整一纸箱的宠物玩具和装饰品,小衣服小围巾小鞋子什么的一应俱全,比蛋黄的还多。

    秦景深先从里面拿出一件布艺小围巾,声音低沉:“过来,试一试。”

    温琅退后一步,休想。

    秦景深以为他是不喜欢这个颜色,接着又换了好几件,什么颜色的都有,甚至还有挂着无响小铃铛的。

    温琅只觉得心情复杂,沉默的表示拒绝,秦景深等了一会儿,看出他的不乐意,眼神深了几分,半晌后突然起身,朝玄关走了过去。

    温琅:“……”

    温琅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觉得秦先生应该不至于这么的玻璃心,被拒绝了就要离家出走,但出于礼貌,还是抖着耳朵跟了上去。

    接着就看见秦景深推门走出去,然后面容严肃敲响了对面的门。

    也就是温琅自己家的门。

    温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