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大佬饲主太爱我 > 113.第113章

113.第113章

作者:爱吃鱼尾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请耐心等待

    陆年冷淡的声线在门口响起, 带着一丝颤抖。他快步走到小奶喵跟前,伸手碰了碰它毛绒绒的脑袋, 没有敢移动它。

    小奶喵抬眼,有气无力的‘喵’了一声, 溜圆的猫瞳水汪汪的, 像是快哭了。

    陆年一下慌了手脚,他掏出手机直接打给家庭医生。

    那头家庭医生刚下班, 接到老板的电话, 内容还是如何拯救一只被摔了的奶喵。

    鉴于槽点太多, 家庭医生一边飞速出门赶往陆家, 一边用电话遥控陆大少做初步的急救。

    陆年按医生指点的尽量不乱动初白,将它捧到床上。

    整个过程他没有看陆依依她们一眼,那两姐妹还有带来的司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也不敢走,静悄悄的站着。

    等家庭医生赶过来,接手处理小奶喵了后。陆年才阴沉着脸转身, 抓住陆依依的手腕:“是这只手摔的?”

    “啊!年哥, 我、我错了。”

    陆依依的眼泪哗啦一下就下来了,被陆年攥住的手腕仿佛快折断了,锥心刺骨的痛。

    她浑身都开始抖, 是痛的, 也是怕的。

    她哥陆莫是仅次于陆年的天才, 陆年十八岁后眼看越来越虚弱了,陆二爷想要捧她哥上位。

    她家上下都想着,这陆家,早晚都是她们的。

    那陆年,不过是个活不了几年的病秧子。

    可只有正面对上陆年时,才知道为什么陆年会被称为陆家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继承人。这种恐怖的压迫感,让她喘不过气,冷汗直冒。

    王妈和司机的脸色也很难看,吓的不敢开口,他们虽然不是主因,也是间接造成了这事。

    一片沉默中,见陆依依哭的凶,都抽泣打嗝了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陆筠硬着头皮,怯生生的开口:“年哥,依依姐不是故意的,放开她吧。”

    陆年瞥她一眼,眼神淡淡的,却让陆筠瞬间闭嘴,她只觉得背后森冷,冰凉的汗不停往外冒。

    陆年攥着陆依依的手往上一翻,一个用力将她的手腕翻折了过去。

    陆依依惨叫一声,捂着手腕跌坐在地上,不停的哭叫。

    “我的手腕!我好痛!好痛啊!”

    陆筠和其他几人都被这一幕吓傻了,谁也没想到陆年下手会这么狠。陆依依可是他的堂妹,又是个娇滴滴的女孩。直接折断陆依依的手腕,这要有多疼。

    就连床上装死的小奶喵都愣住了,初白睁着溜圆的猫瞳,盯着陆依依被翻折的手。看起来好疼的样子,吓得它赶紧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家庭医生伸手将它的脑袋拧回来,以眼神示意:要装死就装到底,敬业一点。

    小奶喵好奇的看了一眼医生,这人看来是陆大少的死忠,发现它是装的都不打算拆穿。

    医生勾唇,给了它一个安抚的笑。

    对于小奶喵的事,作为陆年的私人医生,他知道的比其他人多一些。别说这只奶喵是和陆大少结命契的亚种人类,就算那只是只宠物猫,敢摔陆大少的猫,真是活够了。

    陆年出手惩戒陆依依,医生觉得大快人心。

    陆依依那女人,仗着陆莫的名头,摆着主人家的姿态,就连他都被当做下人呼来喝去的。

    他顶着帝都大学医学博士的学历,留洋精英分子,领的是陆大少的工资,下人你妹啊!又不是古代,摆什么贵族的谱。

    医生心情愉悦的给小奶喵缠绷带,还低声轻哄:“乖,别挣扎,这是为你好。”

    装病号就要做全套,职业精神拿出来。

    小奶喵想到那被活生生折断的手腕,它果断的躺平任由绷带在身上缠了一圈又一圈。

    陆依依还在惨叫,其他几人脸色煞白。

    陆年却没在意他们,低头看着地上捂着手腕哀嚎的陆依依,笑道:“痛吗?应该没那么痛吧,才折了你一只手腕而已,你可是摔了我整只猫。”

    陆依依几乎瘫软在地上,她眼神惊恐的看着陆年,像是从今天才认识他一样。

    陆年是安静冷淡的,总是一个人呆在陆家大宅,身体不好的‘天才’,几乎没有人见过他有什么激烈的情绪。

    可,眼前这人是谁?

    陆年甚至在笑,那笑容配上他完美的五官很好看,但此刻陆依依只觉得害怕,从小被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她,从未见过让她如此害怕的人。

    她浑身的颤抖一直没停,哆哆嗦嗦的想着要赶快离开。

    “这次就这样算了。”陆年居高临下的看着陆依依,一字一顿的道:“以后,别再碰我的猫,否则,你不会想知道后果,懂了吗?”

    陆依依的脸色已经不能看了,她捂着手腕,涕泪交加的点头:“我、我知道了。”

    陆年的视线移到其他几人身上,王妈不安的挪动,陆筠和司机脸色青白。

    就在陆筠以为陆年也会惩戒她时,陆年开口让他们将陆依依带走,随后冷淡的让王妈也下去。

    陆筠和司机架起陆依依,飞快的离开了。

    王妈忐忑不安的也退了下去,总觉得自己在陆家做不长了。

    *

    陆大少冲冠一怒为奶喵,这动静闹得有点大。

    不到半天,整个陆家上下,连旁支的旁支都知道了。陆依依上门摔了陆大少的猫,结果被折断了手腕,那伤没三个月根本好不了。

    一些不爽陆依依平时作风的人,幸灾乐祸的看热闹。

    另一些心思深沉的则琢磨着,陆大少这是真的心疼猫?

    恐怕不是吧,这是借由猫的事,敲打陆依依他们家呢。别以为有个陆莫就可以肆无忌惮,他陆年还没死呢。

    这些人又往深处想了想,陆大少弄出这一出,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陆家主授意的?如果是陆家主授意,那陆家主针对的是陆莫?还是陆莫背后的陆二爷?

    一时间,人心浮动。

    *

    陆依依回到家,在父母兄长的心疼安抚中,逐渐走出了在陆年面前的恐惧害怕。她哭的梨花带泪,抓着哥哥的手,让哥哥替她报仇。

    陆母心疼女儿,自己没什么本事,仗着儿子能力强,这几年连做小伏低都忘了。她红着眼也吼着:“陆年,陆年真是狠,连亲戚都下手这么重,他那个病秧子怎么不早点死呢!”

    扭头看见站在一旁的陆筠,陆母满肚子的火都冲她宣泄出去:“你是死人啊,就这样看着陆年虐待你姐姐!你就不会上去挡一挡吗!”

    陆筠被她吓了一跳,怯生生的道:“我挡了,可是……”

    “你挡了什么了,你要是真的挡了,依依怎么可能伤的这么重!”陆母根本不听她的辩驳,怒骂着。

    陆筠眼眶红了,眼泪含在眼眶里,要掉不掉的。

    陆莫看不下去了,他上前一步抱了抱母亲:“好了,妈。现在说这些都是闲的,别气了,生气伤肝。”

    陆母被儿子安抚下来,看到陆依依的手腕,又开始抹泪。

    陆父一直等她们闹完了,才开口:“最近都安分一点,也别去找陆年的事。”

    “爸?”陆莫诧异,在他看来,陆年这是在打他的脸。

    “依依被伤成这样,成了陆家上下的笑话,现在我们就这样忍了?”

    “不能忍也要给我忍住。”

    陆父命令,觉得自己口气太硬了,又缓了缓对女儿道:“依依,爸爸知道你受委屈了,但这口气先忍着,好好养伤,最近别去找陆年的麻烦。”

    陆依依被陆年这么一吓,根本不敢自己对上他。现在被爸爸一说,见家人都不打算替她出头了,她憋屈的咽不下这口气,可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委屈的又红了眼眶。

    陆母心疼,抱着女儿又好一顿安慰。“依依不哭,陆年我们动不了,那就拿那只猫出气。他不是宝贝他的猫吗,我倒要看看他会不会为了一只猫和我们彻底撕破脸!”

    陆父愤怒的吼了一声:“都说了别去找陆年麻烦,你的脑子呢!无论陆年是真稀罕那只猫,还是做戏,都别去动它!你以为陆年为什么对依依这么狠,这是在报复我们之前的逼宫呢!”

    陆母愣住,“你是说……”

    “之前以为陆年不行了,二爷那边属意陆莫当继承人。十拿九稳的事,被六爷插了一道暂时搁置了。现在陆年看似又好转了点,一时半刻死不了。恐怕陆家主那边就等着我们送上门好收拾!”

    听陆父这么一说,陆莫皱起眉,陆母彻底慌神了。

    *

    有人站在车外,透过车窗在打量它。

    它懒洋洋的抬眼,是个男人,同样的黑色正装三件套,却穿出了和陆年完全不同的感觉。此刻他正低垂着头,看着它。

    是刚才晚宴厅内和它对上视线的男人。

    看什么看,没见过猫吗?

    小奶喵又滚了下,张嘴打了个呵欠。

    楚恒之隔着车窗看了小奶喵好一会儿,突然伸手贴上车窗,低低的喊了一句:“初白?”

    他的声音很悦耳,带着一种让人眷恋的温暖。小奶喵觉得整个心脏突然收紧了一下,有点闷痛。

    它抬起爪爪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好半响,才嫌弃的撇嘴。

    刚才陆家主在晚宴大厅内说了它的名字,现在是个人都能随便喊它的名字了。

    “陆大少的猫,竟然起名叫初白。”

    楚恒之缓缓俯身,似乎想要将车内的小奶喵看清楚。

    那样子,简直就像是想要将小奶喵抓出来,仔细端详一般。他的眼睛很漂亮,看着初白时,却平静的没有一丝涟漪。

    “你怎么能叫初白呢,一点都不像,一点都不配,沾污了这个名字,还是早点死了的好。”

    看的越久,他的声音越平淡如水,神色自然的仿佛只是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车内的初白眯眼,这是什么意思?

    还不等它想明白,忽然看见外面的男人将手握拳,陡然用力砸向车窗玻璃,发出巨大的撞击声。

    楚恒之这一下没有留力,一拳砸出去,指骨关节处甚至破了皮。

    他看了一眼,将手放到唇边,伸舌舔了舔破口的地方,轻笑:“还是防弹玻璃,陆大少这么怕死么。”

    说着,他仿佛毫不在意防弹玻璃的坚固度,继续一下一下用拳头砸着车窗。每砸一下,他手上的伤口就多了一分,就连车窗上都开始留下血印子。

    他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一直紧盯着里面的小奶喵。

    初白愣了,看外面的男人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神经病。

    防弹玻璃的牢固度,怎么可能是赤手空拳就能打碎的。而且因为这男人的举动,触碰了车子内的自动警戒系统,从刚才开始就‘哔哔哔’的响个不停,想必不一会儿就会有人来。

    可他浑然不在意,明明是衣冠楚楚的模样,行为却如此诡异。

    ‘咔啦’一声,随着楚恒之又一下的强力猛击,放防弹玻璃上出现了一条细小的裂纹。

    他神色愉悦的弯了弯唇:“嘛,陆大少这车窗玻璃质量不行啊,我之后会记得给他推荐一款更好的。”

    车内的初白盯着那裂纹,视线缓缓移到男人脸上。

    现在要是还不明白,它就是个蠢的。

    这人,显然也是特殊圈子里的。起码这种力道,就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

    这一拳的力度,都能打死牛了。

    仿佛知道小奶喵在想什么,楚恒之笑眯眯的弯腰凑近,“怕吗?别怕啊,我就是个普通人,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伴随着他的声音,是他再次击打车窗玻璃的一拳。

    这一次,车窗玻璃从那一小条裂纹处扩散开来,呈蛛网状碎裂成小块。

    显然,要不了多久,这玻璃就无法拦住他了。

    初白蹲在座椅上,想着一会儿要怎么从男人手里脱身。

    就在这时,远处原来一阵骚动,是酒店方发现了这里的异动,派了人寻了过来。

    楚恒之抬眼判断了一下时间差,这个距离,那边的人用不了两分钟就会赶到。

    “真没办法,本来不想这么粗暴的。”

    他的声音很轻柔,再一次出拳的力道陡然增大。这一下,车窗玻璃终于不堪重负的碎裂开一个洞,玻璃渣子飞溅的到处都是。

    车内的初白堪堪躲过几片飞溅的玻璃渣,就被一只冰凉的手扣住了喉咙,直接将它从车内拽了出来。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它忽然浑身不能动,软绵绵的使不出一丝力气,甚至就连神智都无法保持清醒。

    最后一眼的印象是,它被男人拎着,上了一辆陌生的跑车。

    *

    晚宴厅内,陆莫挂着谦和的笑容应对完,和陆二爷打了个招呼,拉着陆筠去了僻静的阳台。

    接下来是陆家主和陆年的专场,他不想呆在里面看众人对陆年的吹捧。

    这里是晚宴厅外侧,露天的阳台很宽敞,不会被人偷听的位置,一眼能看到头。

    陆莫扯着陆筠走到阳台外侧,才松开手,冷着脸问:“你对陆年,起了什么心思?”

    “我……”陆筠眼神飘忽,脸颊红晕。

    见她这样,陆莫心里一沉,知道不是自己想多了。心底涌起一股愤怒,陆年,又是陆年。怎么人人都觉得陆年好,哪怕是他们家的养女,都被陆年迷了心窍!

    见陆莫没说话,陆筠怯生生的解释:“哥,如果我能嫁给陆年,那陆家那边的消息我们就能知道的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