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你是不是特有钱? > 68.068

68.068

作者:三无是萌点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  “苍天可鉴, 这次真不是因为我废物, 实在是专业不对口啊。”

    张乐委屈的辩解。

    “你让我搞个《论如何挥霍掉亿万家产》的学术报告,我肯定随随便便给你写部长篇巨著。可研究勤工俭学的论文…我认识的几个人你也知道,他们打球打麻将打飞机…就是不打工啊!”

    林故对张乐的辩解无动于衷,依旧用看垃圾似的目光望着他。

    他抬起腿踩在张乐岔开的双腿中央, 差一点就能送他终身制断子绝孙套餐,“看来, 要你没用了。”

    “祖宗!饶了我儿子!”张乐紧张地咽下口水。

    草草一算,他跟林故认识有十几年。林小少?爷一直金贵完美,优秀到头发丝都自带闪光特效。

    熟起来是这两年的事。

    看似熟悉, 实际上都是张乐他们一头热。林故是个拎得很清的人,在他这里谈义气友情都没用,只有确确实实能被他用上, 才能在大佬的世界中留下苍白的剪影。

    结果他第一次吩咐下来的事, 难度就超纲了。

    “林哥…林爷!”

    张乐叫了两声, 被林故瞪了一眼。他想起林故不喜欢别人用乱七八糟的称呼叫他,又改回来。

    “林故啊, 我觉得吧, 咱们的交友圈有点窄,没有深入人民群众内部。要不这样, 我明天就上山下乡到群众中间去,体验贫困地区最本质的风土人情!”

    “开私人直升机去?”林故嫌弃的瞥了他一眼, 简单一句话怼的张乐没话说。

    “呃…”张乐是这么打算来着。他一个娇生惯养的少爷, 总不能真得吃草根啃树皮, 再来个徒步两万五千里吧?

    场面还没来得及尴尬,林故的小破老人机哀鸣了两下。

    这种山寨机内存小反应慢,唯一的好处就是喇叭特清亮,死了都要爱爱爱的嘹亮歌声回荡在宿舍里。

    林故掏出那部怎么看都掉价的手机,气定神闲的接通电话。

    会用这部手机联系他的只有一个人。

    “林故,”莫黎黎还在上班,打电话的声音压得很低,“我今天发了工资,已经给你转到微信上了。过两天要下大雪,你收到之后记得去买两件厚衣服穿。”

    隔着电话,莫黎黎的声音还是又软又轻,让人听到就觉得浑身暖洋洋。

    宿舍里瞬间变了画风。

    “嗯。”林故声音温柔下来,丝毫听不出刚才骂张乐废物的冷漠,“还不到一个月呢,你就把工资给我了?”

    “那个…你表现很好…现在又被酒店开除…啊,因为我们之前说好了啊。”

    莫黎黎怕伤害他的自尊,前言不搭后语支吾半天,才总算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

    “总之你收下吧,下个月工资发了我还会给你的。”

    被包养的林故没有任何羞耻和愧疚,面上表情平静如常,只是声音里透着怜惜,“都给我了你怎么办?”

    这种演技,全世界都欠你一张电影票啊!

    张乐见他的表情和声音仿佛分开在两个国度,惊讶地目瞪口呆,他默默打开群视频功能,给其他几个人实况转播。

    原本不信张乐鬼话的其他F3在看到视频里的情景后,集体沉默了。

    “…我吃得很少,公交卡上个月已经充过了,剩下五百块钱够用。”

    莫黎黎以为林故真的不好意思,还安慰了几句。

    “首都物价这么高,给你的五千五可能买两件衣服就没有了。都是我没业绩工资低,等我做好下个项目,拿到提成可以多给你一点。”

    “我不缺。你别总是熬夜,再像上次那样倒在家里。”林故连忙稳住她,这回是真情实感,生怕她再出什么事。

    林故发挥服务精神,温和的跟她说了几句调情的话。

    莫黎黎听得耳根发热,急匆匆以还要上班为理由挂了。

    张乐赶紧趁他不注意结束直播,群里另外几个人从震惊中缓过来,开始疯狂刷屏高呼恐怖,要张乐尽力把林故从彻底变态的深渊中拯救出来。

    “林故,你…”张乐从他们的通话中,总算明白过来林故这两天又是住宿舍,又是勤工俭学为了什么。

    张乐捂住胸口,难以置信地问,“你欺骗一个工资只有六千的穷鬼,良心不会痛吗?”

    林故打开微信,干脆利落的按下确认收款,顺带甩给他一个蔑视的眼神。

    “好吧,你没有良心那种正常人类的东西。”张乐秒怂,小声嘀咕,“真是同情人家妹子,手里就剩五百怎么在首都活下去?你的人性呢?”

    他没有良心,哪有人性?

    林故没搭理多管闲事的张乐,收起手机打开电脑继续看之前的青春偶像剧,借鉴取材学习怎么成为完美男友。

    视频里,男主角时不时壁咚亲亲公主病,随叫随到宠上天。

    张乐眼睁睁看林故大佬越来越反常,感到一阵头疼。他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开了口,“那个,我能提个建议吗…”

    “说。”

    “你现在这种撩妹模式…有点假啊。”张乐顶着巨大的压力,肩负全F4纨绔团的希望,冒死进谏,“影视剧本来就是脱离现实的,你从里面借鉴,各方面都表现太优秀了。将来要是人家妹子发现你的本性…”

    “我本性怎么了?”林故略一挑眉。

    “你本性很好!和谐民主爱国明礼!我什么都没说!”张乐瞬间背叛组织,怂得差点给林故跪下。

    林故目光落回屏幕中,眸底闪过一丝波动。

    本性啊…不给她知道就好了。

    …

    莫黎黎挂断电话,看到屏幕上的转账记录,再次意识到自己的贫穷。

    一定要好好工作才行,不然有什么资格养林故啊?

    她暗下决心,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总是沉浸在阴霾中了,要在冬天结束之前构思出最好的游戏方案!

    再点开微信,林故很快确认收款,作为答谢还发来一张自拍。

    看照片背景是在学校的宿舍,他微微笑着,好看的瑞凤眼弯出漂亮的弧度。

    背后的床上只有一床被子,整个宿舍没有任何摆设,甚至衣橱都空荡荡的。

    没有闲钱布置宿舍吗?莫黎黎又陷入对寒门学神的怜惜。

    “莫黎黎,你跟谁打电话呢?”坐在旁边的同事探头过来。

    莫黎黎连忙扣下手机,心虚的回答,“跟一个朋友。”

    “哦,我听你说转账买衣服什么的,还以为是跟你家亲人呢。”

    办公室座位离得近,中间没有挡板,那个同事显然是听到了她刚刚打电话的内容,摇着头叹息。

    “你那个朋友是怎么回事,居然找你要那么多钱。我还想着要是家人,这也太过分了…”

    莫黎黎听着他的吐槽,尴尬地笑了笑,没好意思说什么。

    总不能告诉他,自己包了一个南大学神,试图用自己微薄可怜的薪水供他读书吧?

    按照林故的条件,每个月包养费5500,这优惠力度怕是已经打到骨折了。

    聊了会,到午饭时间。

    莫黎黎没有跟往常要好的同事一起去公司食堂,拿着饼干独自到楼顶天台上。

    元旦过后阴了四五天,今天倒是出太阳了。可雪还没消透,推开楼道门迎面刮来的冷风带着凛冽的清寒。

    莫黎黎绕过融雪汇成的小溪流,在角落靠栏杆处找了个位置坐下,挨不到地的脚丫一晃一晃,悠闲地晒太阳。

    公司天台上经常有公司抽烟晒太阳,所以老板在围栏旁边放了几条长凳,天暖和的时候经常有很多人围坐在这里,现在天寒地冻,偌大的天台非常安静。

    莫黎黎撕开饼干,拿起一片塞进嘴里,鼓起的腮帮子像是屯粮的仓鼠。

    她买的是最便宜的早餐饼,三块钱一大袋,可以吃很长时间。

    可惜便宜与口味无法兼得,莫黎黎吃了两块,感觉像是在嚼烂木头,满嘴干燥的饼干屑让她有些口渴。

    艰难的咽下嘴里的饼干后,莫黎黎才发现上来的时候忘记拿水杯。她把饼干袋封起来收好,起身顺着楼梯到办公室拿水杯。

    这个时间,公司上下都忙着吃饭,办公区域没几个人,只有莫黎黎捧着饼干往回走。

    她元旦时崴了脚,伤到筋了,这两天都穿得是平地运动鞋,走在地板上没有声音。

    莫黎黎悄无声息的推开办公室的门,扶了扶眼镜看向自己的座位,赫然发现椅子上坐了个人,正对着自己的电脑研究什么。

    “闫明?”莫黎黎立刻加快脚步走过去,皱着眉望着他,“你在做什么?”

    她办公电脑有密码,平时离开后都是锁上的。

    可现在密码已经被破译了,闫明滑动鼠标浏览电脑里私密资料和使用程序。

    “我看你研发案总做不出来,想帮你看看,修改修改。”闫明说的冠冕堂皇。

    “谁要你帮忙了!”莫黎黎扑过去,夺过鼠标用快捷键关闭所有页面,咬着牙愤怒的斥责,“你这是侵犯个人隐私,知道吗?”

    她脾气温软,很少这么生气。喊话的时候嗓子干的更厉害,刚才咽下去的饼干噎得莫黎黎有点哑。

    刚才在天台上吹了半天风,莫黎黎鼻子红红的,让她看起来更加委屈。

    坚强又弱小,目光干净清澈,招人怜惜。

    “黎黎,是我不好。”闫明压过去,手撑在桌沿把莫黎黎半围进怀里,“别生气,我真的是好意。”

    “不需要!”莫黎黎对眼前这个人再没有丝毫好感度了,她望着闫明,干脆地说,“闫明先生,从今以后请你离我远一点,我不想跟你有任何关系了!”

    “多年同学,你说断就断,是不是有点过分了?”闫明看她气鼓鼓的模样,觉得生动又可爱,让他更不想放过莫黎黎,“你以前是喜欢我的。”

    “那是以前!”莫黎黎现在开始讨厌他了,用手肘抵住他胸膛保持距离,鼓足力气想要推开闫明。

    她越推,闫明靠得越近,几乎要贴着莫黎黎了。

    “黎黎,”他亲昵叫了声,试图套话,“林故是谁?你转给他那么多钱,其他人知道吗?”

    年轻的男人眼睛特别好看,瞳孔清冽澄澈,眼尾有些微上翘的弧度,是标准的瑞凤眼。

    瑞凤眼的人天生带笑,他眼底却冷冰冰的,一定是因为刚才唐突的请求让他生气了。

    莫黎黎怯懦地缩回视线,揪发尾的手没留神太用力,拔下来两根,疼得她倒抽冷气,“嘶…”

    莫黎黎怕疼,心里又正难过呢,眼前迅速蒙上水汽。她怕惹那人更加生气,扁扁嘴没敢哭出来,委屈巴巴缩回手藏在袖子里,垂着脑袋糯糯地说,“对不起呀…”

    “刚才,你是打算包养我?”林故的声音跟他人似的,低润好听甚至有些温和的意思。又带了些对什么都无所谓的自持和漠然。

    他用漫不经心的语调问,“你是不是特有钱?”

    仗着钱多企图包养他的人,林故遇到过很多,网上和现实中都有。

    没想到她也会是这种人,林故有点说不清楚的失望。

    “特有钱?”莫黎黎迷茫的侧过头,被酒精麻醉的小脑袋迟钝地思考他的话,隔了几秒才慢吞吞摇摇头。

    林故手无意识攥紧,安静的望着她,萌生出些微的期待。

    莫黎黎抿紧唇,伸出舌头沿下唇线舔了圈,滑到口腔最右边撑起腮帮子。她认真想了会,说话语调很慢,“我每个月工资加补助有6000,交不出业绩所以一直没有提成。我可以给你四…不,五千。”

    不能委屈这么好看的人,莫黎黎咬咬牙,最大限度的想要满足他。

    六千,还不够自己一晚上的打赏。林故本来应该不屑一顾,像往常那样转身离开。

    可看她亮闪闪满含期盼的目光,林故顿了顿,做了件非常掉身价的事——

    “六千都给我。”

    林家的小公子、当下最火的人气主播,试图跟人搞价。

    “啊?可是我每天都要搭地铁在外面吃午饭…”莫黎黎为难地垂下脑袋望着脚尖,懊恼自己为什么这么穷。

    午饭倒是可以省下用面包饼干代替,可是交通费…莫黎黎盯着不合脚的高跟鞋看了会,怯生生的跟他商量,“五千五可以吗?”

    连你也没有办法给我全部吗?

    林故朝她伸过手。

    莫黎黎吓得闭上眼,以为林故嫌价钱太低,生气的要打她。

    结果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林故帮她把刚才无意识揉乱的头发整理好,自带笑意的瑞凤眼温柔又暧昧的弯了下,墨黑的眼睫毛像片羽毛轻轻扇了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