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你是不是特有钱? > 66.066

66.066

作者:三无是萌点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  天呐…

    我昨晚到底做了什么啊?!

    生命可以重来吗?

    莫黎黎女士,现年二十三周岁, 目前从事游戏开发行业, 程序员。

    总结过去的二十三年, 主要可以概括为平凡、普通、不显眼…还有母胎solo。

    按照事物发展的正常规律, 在新的一年中, 莫黎黎应该按照剧本继续当一只单身的程序员, 结果喝了点酒, 她…脱单了。

    居然雇了个男朋友, 我到底哪根筋抽了啊?莫黎黎跪在床上,把脸埋进厚厚的棉被里,高高撅起屁股妄图逃避现实。

    她喝醉酒思考速度和反应能力都会变得非常迟钝, 可意识非常清晰。

    清晰到闭上眼, 就能看到夜色中, 男人肩膀上停落的星光。

    世界安静下来,耳边就会响起那声低润清朗的‘亲爱的’。

    看来,没办法逃避了。莫黎黎挫败的从被窝里钻出来, 伸长胳膊去够放到旁边的手机。碰到手机外壳,她手指缩了下猫成爪, 在床单上挠了挠,轻轻吸了口气。

    莫黎黎鼓足勇气, 抓过手机, 打开微信, 确认林故真的给自己发了消息, 还说下午要过来接她。

    “接我做什么啊, 又没约定什么…”整个人清醒过来后,莫黎黎因为一时的冲动陷入极端恐惧。她紧张地眨眨眼,手指都在颤抖,半天才在对话框里打出几个字。

    阿狸狸呦:那个…我昨晚喝醉了,真是不好意思

    你亲爱的男朋友:醒了?我知道你昨晚喝醉了,让你喝牛奶有没有乖乖听话?

    对方几乎是秒回,那么一长串字似乎根本不需要速度。莫黎黎盯着他回复过来的消息,内心更加恐惧。

    “先把备注改了吧,记得他是叫…”

    莫黎黎凭借记忆打出‘lingu’,输入法自动联想出‘林故’两个字。

    她朋友中没有姓名相同的,应该没打过这两个字才对啊?

    莫黎黎正想着呢,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从她手里抖到床上。莫黎黎吓得哆嗦了下,看过去。

    屏幕上显示来电人:林故。

    昨晚她明明没有把手机拿出来,电话号码和微信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莫黎黎顾不得多想,急忙接起来。

    “怎么半天不回我?”林故声音隔着电话,依旧低润好听。尾音直接钻进耳膜,莫黎黎觉得自己耳朵真的要怀孕了。

    “我…”在想怎么婉拒你。这话已经到嘴边了,可莫黎黎就是说不出来。

    总觉得林故说话的时候有点委屈,要是拒绝他,搞不好会害得他更委屈。

    那么可怜的孩子呢,还比自己小一岁,真是想想就觉得有负罪感。

    “你怎么?难道一觉醒来忘记我了?”林故刚才只是有点委屈的意思,说这句时已经是明目张胆的委屈了,“喝醉了就能不负责啊…”

    “我我我…我没想不负责!”莫黎黎真怕他难过。

    人家一个年轻好看的孩子,辛辛苦苦从小城市奋斗到首都来,孤零零在这边求学。结果勤工俭学还被顾客欺负让公司开除,实在太可怜了。

    要是渣了这么努力上进的孩子,别说天理,莫黎黎都无法原谅自己。

    “那就好,”林故的声音瞬间明媚,带着阳春三月的暖意,“我还有点事要忙,下午在你家楼下等你,再见。”

    说完,不等莫黎黎应声,他就直接挂了电话。

    天呐,这个假男朋友服务太到位了!

    莫黎黎崩溃地重新把头埋进被子里,绞尽脑汁想到底怎么把这件事摆平。

    昨天提出那个要求,说白了完全是酒壮怂人胆。清醒状态下,莫黎黎根本做不出雇酒店服务生当男朋友的事。

    何况对方年纪还那么小,吃嫩草什么的…

    “呼…”莫黎黎烦躁的抓了抓散乱的中长发,决定直面惨淡的人生。

    她直起上身半跪半坐,双臂交叠揪住睡衣下摆撩起从头上脱下。

    这套睡衣系上扣子后,领口特别小。莫黎黎又懒得解开,头发被整个裹在睡衣里拢起,随着睡衣离开身体泻落而下,披散在背部遮住内衣底带。

    莫黎黎把头发挽到脑后用手腕上的皮筋扎成丸子头,拉过旁边灰白的衬衣和短毛衣罩上,钻进洗手间仔细洗漱化妆,把自己倒腾成能见人的模样。

    说起来,她昨天居然以那样不合年龄的造型见林故,还提出雇佣他的请求。现在林故的心里,一定觉得自己是个邋遢又猥琐老女人。

    老女人啊…想到林故的年龄,她只能挫败的承认这点。

    拾掇完毕,距约定的时间还有些时间。

    莫黎黎走到窗台边,小心翼翼的揭开盆栽旁边的毛巾。

    柔软的毛巾里躺着一只硬币大小的乌龟,通体绿油油的,缩在壳里一动不动。

    “小金鱼,”莫黎黎戳了戳乌龟的壳,“你到底要冬眠到什么时候啊?”

    独自在首都上班,莫黎黎觉得独居寂寞,想要养个容易照顾,生命里顽强的宠物。

    这只乌龟是莫黎黎跟许哆鱼一起买的,当时她念叨许哆鱼的英文名,干脆给乌龟起了个洋气的物种名。

    “明明是乌龟,你非要叫人家鱼,它不要面子啊?”许哆鱼愤怒的吐槽。

    “那…”莫黎黎犹豫了下,“我给它取个英文名,叫fish?”

    许哆鱼当场炸了,“滚,再见!”

    养乌龟真的很容易,它不吵不闹不粘人,只需要定期换水喂食就行。首都的冬天很冷,老楼房暖气不是特别热,乌龟早早就进入冬眠状态了。

    莫黎黎按照网上教的办法,把它裹在湿毛巾里放在空气流通的地方,几天检查一次,倒真的非常省心。

    只是太省心,想要个宠物陪着自己的初衷好像也变质了。每天回到家,只能对着一只乌龟自怨自艾。

    瞧,人家都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到她这里是‘你尽管念经,连王八都不听’。

    真是非常符合她空巢老人的现状了。莫黎黎无奈地想着,给小乌龟放上新鲜的食物,把毛巾重新包起来,给上面撒了点水。

    刚伺候完爱宠,外面响起敲门声。

    “谁啊?”莫黎黎警惕问。

    她在首都很少有朋友,公司里只有闫明知道她住处。按照他们现在的关系,闫明不太可能过来。

    “送外卖的。”说话的人声音像被什么东西闷住,瓮声瓮气的。

    独居女性都有基本的防范意识,莫黎黎走到门边,踮起脚透过猫眼看向外面。

    外面的人有意站在很偏的地方,从猫眼只能看到他身上黑色的衣服。

    即使大半天,莫黎黎还是不敢开门,从电脑桌上捞过根发黑变软的香蕉握在手里当武器,强装镇定的说,“我没点外卖。”

    “你是叫莫黎黎吧?”外面的人姿态非常专业,确定过名字又把手机号背出来,“单子上留的你家地址,可能是别人替你点的。备注上说送过来的时候牛奶一定要热,你要不问问朋友?”

    如果是入室抢劫,应该不可能知道她姓名和电话。还有…牛奶?

    林故在微信里似乎提过,要她醒来喝热牛奶,或许外卖是他帮忙点的。

    莫黎黎放松警惕,连忙握住香蕉打开门,“抱歉抱歉,可能是我朋友…林故?”

    他兼职范围这么广吗?

    出现在门口的‘外卖小哥’个子很高,黑色风衣裹住匀称修长的身体,两条腿又长又直。

    “惊喜吗?”林故举起手里的热牛奶在她眼前晃了晃,“我真的是来送外卖的。”

    “你…”惊喜谈不上,惊悚倒是够了。莫黎黎盯着林故看了会,连忙打开门,“你怎么穿那么薄啊?快进来吧,别冻到了。”

    已经穷到连买衣服的钱都没有了吗?这是莫黎黎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第二个念头是——

    妈妈,你女儿活了这么多年,终于把活生生的男人带回房间了。

    林故把牛奶和还带着热气的早餐交给莫黎黎,“趁热吃,凉了伤胃。”

    莫黎黎从来没被这么照顾,别别扭扭接过来,局促地跟他说,“…谢谢啊。”

    “应该的。”林故说完就安静了,用目光注视着莫黎黎,催促她快点吃早餐。

    莫黎黎在莫名强大的压迫感下,避开视线,小口小口吸着牛奶,心里乱糟糟的。

    林故盯着看了会,收回目光,从口袋里摸出新换的二手机老人机,低头给张乐发了消息。

    守在楼下的张乐趴在方向盘上等了半晌,才接到林故大佬的回信。

    林故:走

    “操!这都什么事啊…”补觉到一半被吵醒来,任劳任怨给林故当了半天跑腿小弟,又是买二手报废手机又是当司机陪人送早餐,结果就换来一个字。

    张乐认命的朝上面不知道哪层翻了个白眼,“我该高兴你没说滚吗?”

    旁边过路的人跟看猴子似的绕着他转了两圈,“哇!玛莎拉蒂啊!”

    七楼。

    莫黎黎磨磨蹭蹭吃完早饭,开始没话找话。

    “那个,这灌汤包是在南大门口买的吗?”

    林故回答,“嗯,喜欢吃吗?”

    “喜欢,我上班路过南大,经常去那边吃东西。”提到吃,莫黎黎明显活泼不少,眼里亮晶晶散发吃货之光,“那么远,辛苦你绕路过去啊。”

    “不绕路,”林故和善的回答,“我在南大读书。”

    “呃……”莫黎黎剩下的话卡了壳。

    南大读书=金光闪闪的学神。

    长得好,性格温和,学习还倍棒。我到底雇了个什么人啊?

    莫黎黎胆战心惊的想着,灵魂都在打哆嗦。她颤着声试探地问,“那个…我现在后悔,行吗?”

    林故微笑,“当然不行。”

    新年遇到的第一件倒霉事,真是糟糕透了。

    业务能力差,对工作还不上心,这样下去年初裁员的名单肯定有她。莫黎黎顾不得再想太多,跳下床翻找衣服。

    情急之下她没时间考虑成熟稳重的职场穿搭,直接拿了大学期间买下的宽版粉白羽绒服。

    羽绒服是中长款,能把她整个人裹进去,帽子上还缀着两个毛茸茸的线团。

    她在里套了件同色的卫衣套在里面,下摆垂下来盖住半截大腿。莫黎黎低头瞅了瞅,觉得再穿裤子,会显本来就短的腿更加渺茫。

    人矮真是硬伤啊。莫黎黎找了条黑色打底裤,踩上高跟鞋简单洗了把脸,随便涂上口红跑出门。

    “现在才八点,八点半打卡不算迟到…”莫黎黎边跑边小声嘀咕,内心还怀有一丝期待。

    直到她踏雪匆匆忙忙跑到地铁站,远远看到地铁站外人山人海。

    查了运营号的公告,才发现地铁停运了。昨天下了场大雪,现在路上结了冰,很多人怕危险选择搭地铁。结果早高峰期地铁承受不了过多负荷。

    莫黎黎抱着包站在地铁站外,鼓起腮帮子脑子里疯狂计算剩下的时间。从她住的地方搭乘地铁过十分钟,乘公交需要绕路,需要二十分钟…勉强能赶上打卡时间。她心里迅速做出判断,掉头跑向公交站。

    可她能想到搭公交,其他人当然也会想到。莫黎黎刚到公交站,一辆搭满乘客的公交跟她擦肩而过。站外的人焦急的伸长脖子像鸭子似的引颈张望,车上挤到变形的人五官扭曲的朝他们呲牙咧嘴的招手,示意上不来。

    莫黎黎追着车跑了会,被尾气呛得睁不开眼。

    雪后的首都异常冰冷,满街都是还没有化的积雪。她掏出手机看时间,发现自己的指尖红彤彤的。工作后过于忙碌营养不足,她惹上贫血的毛病。冬天身体供血不足,手脚总冷得跟石头似的。

    “新年的第一天,我这个非酋还是没有偷渡到欧洲啊。”莫黎黎把手机塞到口袋里,认命地接受了肯定会迟到的事实,攥紧拳头给自己打打气,迈开腿朝公司的方向跑。

    天寒地冻,她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一路踩着积雪,跑到公司时脚冻得几乎失去知觉。

    气喘吁吁的踩上公司的台阶,身体还没放松下来,沾了雪水的脚底打滑,整个人重心不稳摇摇晃晃的往后倒,快要栽倒在沾满泥污的雪地中。

    “小心!”闫明从后面扶住莫黎黎的腰,稳稳的撑住她关切的问,“没事吧?”

    “啊…”莫黎黎扶住他的胳膊摇摇晃晃稳住身体,看清闫明天生温和明朗的脸,迅速松开手退后半步跟他拉开距离,客气又生疏的说,“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