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你是不是特有钱? > 54.054

54.054

作者:三无是萌点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

    难道我不能成为你的唯一吗?

    我不能满足你吗?!

    生气的林故陷入蛮不讲理的黑化模式, 选择性忽视79是自己安利给莫黎黎这个事实, 疯狂钻牛角尖。

    他脑子里迅速浮现出不少于二十种囚禁莫黎黎的办法,让她从此以后世界里只有自己。

    林故好不容易把自己从违法乱纪的深渊中拉回来,再次回到平台,正准备装出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继续直播。

    可莫黎黎仿佛怕他火气不够旺似的, 又刷了三个满天星, 还带了留言。

    阿狸狸呦:大神大神,我很喜欢你的直播,要加油啊!

    很喜欢…林故视线落在这三个字上, 眼睛虚虚眯了眯。

    她对自己没说过喜欢。

    看来什么交通费午饭费都是骗人了,这个女人只是想留着钱包养其他野男人。现在工资全都败光了,看你这个月怎么办?

    这才第一次看直播,居然就‘很喜欢’了。

    好生气啊!

    林故秒开黑化模式,周身笼罩着浓重的阴暗,吓得宿舍里其他四个人抱作一团, 瑟瑟发抖。

    “林故啊, ”郑之岚哆嗦着叫了声, “冷静、冷静!你要是杀人进去了,我们几个怎么办啊?”

    薛义做作的抹了把眼泪,“对啊,ACE没了, 难道要我们单飞吗?”

    张乐和姜子期蠢蠢欲动想要跟着说点什么, 被林故一个眼神扫过来, 瞬间安静了。

    怕再说下去,林故生吞活剥的杀意就不是对着屏幕对面,而是转移到内部了。

    幸好,虽然林故是标准的犯罪型人格,但自我调节能力超乎常人,很快就恢复正常状态。

    他望着礼物榜中的ID,匀亭修长的指节在电脑桌上轻轻敲了两下,思索应该用怎样的方式才能让莫黎黎在意他,更在意他,把一切心甘情愿的交过来。

    我也不是一无所有,林故想,我还有一辆高价买入的二八自行车,也是时候让它物超所值了。

    …

    冬天早晨,天明的很晚,早上六点东方还是灰蒙蒙的一片。

    南大校园里,几个刻苦的同学捧着书在学校早读,呜哩哇啦的一串英语单词,伴随着白色的雾气升腾到半空中。

    旁边飞快的闪过一道黑色的影子,夹杂着呼啸的寒风闪过去,冻得他们打了个寒颤。

    早读的学生抬起头顺着风的方向看过去,只来得及看到男生扬起的衣角。

    “我刚才是不是看到了…咱们校草?”有人不确定的问。

    “是啊,好像还骑了辆…旧自行车?”另外一个人咽下因为张嘴太久、结了冰碴的口水,不确定的回答。

    林故向来觉少,早上五点多就醒了。他把支离破碎的自行车推出来,研究了半天才打起脚撑。

    林故迈开长腿跨上去骑了两圈,差点摔了他金贵的身子骨。

    倒不是林故不会骑单车,实在是这种古董级别的破烂反应太迟钝,骑上去吃力又摇摆不定,很难操控。

    他废了点时间,总算掌握了上个世纪劳动人民的生活技巧,骑着那辆不按铃也响的自行车,一路叮叮当当驶出学校。

    掐着时间,赶到莫黎黎家楼下,正好看到她垂头丧气的走出单元楼。

    昨晚冲动消费,把这个月仅剩的五百块钱打赏给主播,现在莫黎黎口袋里只剩公交卡和仅有的31块5了。

    当时她只想着安慰大神主播,抱着舍己为人的崇高精神刷礼物。

    今天早上醒来才意识到,这个月才刚开始呢,她就已经穷的只能卖身乞讨了。不能随便动用存款,接下来的几十天要怎么熬啊?

    现在让主播退钱还来得及吗?退五十就行!

    脑子里这个念头刚冒出来,莫黎黎就否定了。她不认识主播,也不好意思让人家退钱。

    她郁闷地低着头,步伐非常沉重,运动鞋底摩擦着地面,浑身上下都透出不想上班的丧气。

    以后每天都要步行去公司,好远啊。莫黎黎无意识的嘟起嘴,眉皱成八字,委屈地跟被硬生生夺走小鱼干的猫似的。

    刚走出单元楼,一抬眼,看到楼下莫名其妙多出来一辆几乎快在首都街头绝迹的旧自行车。

    林故长腿一撑,斜斜支住自行车。他还是穿着很薄的衣服,不觉得冷,甚至还因为刚才骑了半个小时自行车身体发热。

    见莫黎黎出来,他做作的把手拢在嘴边哈了两口热气,转过去眼睛亮闪闪的望着他,因为过度运动发红的脸倒真像是被冻坏了。

    “早啊。”林故刻意用打颤的声音问候她,然后拿掉搭在车头的羽绒服,露出藏在下面的豆浆和汤包,“我给你带了早餐,怕凉了,你快来吃吧。”

    莫黎黎立刻心疼了,慌忙跑过去,“你买了衣服怎么不自己穿啊?冷不冷?”

    她伸手想摸摸林故的脸,被他仰头避开了。自己脸上还带着热度,又不能当着莫黎黎的面找点冰水洗脸,这么一摸肯定露馅。

    “身上冰,别冻到你。”林故把豆浆和灌汤包塞到她手里,温柔体贴的煞有介事,像是两个人真的在谈恋爱。

    他把从商场淘来的平价羽绒服套在身上,感觉自己分分钟要变成大火炉。

    “吃完我送你去公司吧,昨天刚买了新车。”

    “新…车?”

    莫黎黎怀疑的看着他屁股下面沾满尘土,螺丝钉摇摇欲坠,车把手也锈迹斑斑的破铜烂铁。

    实在没办法把这东西跟‘新’联系起来。

    林故顶着她怀疑的目光,坦然说,“这是我去二手车市场淘来的,看来看去就这辆便宜,才一百五。”

    “那是挺便宜的…”莫黎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轻易的被林故说服了。

    她咬了口灌汤包,美味的汁水极大程度的满足了舌苔跟味蕾。一整天没好好吃饭,这一口简直幸福的要上天啊。

    林故还没学会怎么优雅从容的把破车撑起来,只好继续坐在位置上凹造型。他温和地看着莫黎黎。

    天蒙蒙亮了,她站在冬天的初晨中好像会发光似的,让世间仅有的温暖都聚过来。莫黎黎低头小口小口咬着包子,吃得很急。

    可是她嘴张不大,只能尽力多吃几口,把两边脸颊撑得鼓鼓的,像是屯粮的小仓鼠。

    一阵清晨的冷风吹过来,莫黎黎挡在眼镜后的杏眼反射性闭起来,缩在右手里的袖子捂住耳朵,左边的头发被风吹起散落到空中,扬起到空中划出一线弧度。

    林故顶着她看了会,鬼使神差的伸过手,把她脸上有碍观瞻的大眼镜摘下来。

    “唔…”世界立刻变模糊了,莫黎黎抬起头,不知所措的望着林故。她眼睛非常明亮,瞳孔清澈干净,根本看不出近视。

    事实上,莫黎黎从小学就开始戴眼镜,常年修行下来度数非常高,几乎已经跨入睁眼瞎的级别。这会她眼里除了林故的脸,其他什么都看不清。

    “你做什么啊?”莫黎黎像是被他突然抱到空中的猫,极没有安全感,又软又轻的说了句。她低下头,揉揉自己的眼睛,糯糯地抗议,“眼镜给我啊…”

    她属于特殊体质,揉了两下眼睛就变红了,眸底水润润的升起雾气,迷茫而无辜的样子看起来很好欺负。

    还是这个样子比较可爱,要是有卸妆油能糊她一脸,还原素颜就更好了。

    不行,会被女人杀掉的。

    林故脑子里想着,终归没有真的丧心病狂付诸现实。

    他把眼镜装进口袋里,接过莫黎黎手里的塑料袋,还有意无意在她手背上抚摸了两把。

    “风大,等会把眼镜刮掉就很麻烦了。”林故仗着她脾气好无力抵抗,搬出冠冕堂皇的扯淡理由。他把塑料袋丢进垃圾箱里,“走吧,我送你去上班。”

    “我…”莫黎黎开口刚想要拒绝,记起昨天打赏给79的五百块钱,还有她一卡通内惨淡的余额,到嘴边的话转了个意思,“那就谢谢你了。”

    “应该的,毕竟你是我的…”林故顿了顿,伸出温暖的手握住莫黎黎,光明正大的占她便宜。

    “雇主…”莫黎黎半天没等到林故的下文,默默的替他补全后文。

    说这话的时候,她心里有点闷。

    仿佛被什么压得喘不过气。

    大概是祸害祖国未来栋梁的负罪感吧,莫黎黎这么劝说自己。

    她眨了眨眼睛,低头望着自己脚尖,感觉压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整个都都陷入某种不清不明的委屈中。

    因为她付薪酬,林故才会对自己这么好。他只是在履行自己的工作义务,多么伟大的敬业精神。

    莫黎黎低垂着脑袋,闷闷不乐的绕到车后座,扑腾着小短腿想要爬上去。

    旧式自行车反人体力学,后座出奇的高。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跨上去。

    她累兮兮的叉着腰,决定换个姿势,像别人家女朋友那样斜坐上去。

    她伸出缩在袖子里的小手,用食指和拇指捏住车座底端,想要踩个弹簧跳上去。

    欣赏完这幕独角戏的林故快被蹦蹦跳跳的小兔子可爱疯了,他脚一蹬,车往后推了半个车身。莫黎黎在这个时候跳起来,刚好撞到林故怀里。

    “后面有风。”林故顺势环住她的腰,把她抱到自行车前面的横杠上。

    “呀…”莫黎黎身体忽然失衡,她吓得慌忙揪住林故的袖子,然后整个人就被抱到横杠上。

    “坐到这里可以暖和点,我帮你挡风。”林故手环住车把,牢牢把莫黎黎圈在怀里,让她无法挣脱。

    莫黎黎平生从来没有跟男生这么近距离接触过,感受到林故的温暖还有身上淡淡熏人欲睡的香气,吓得她浑身僵硬,动都不敢动。

    “那个、我不习惯这样。”莫黎黎低着头,从发丝中钻出来的小耳朵红的要滴血。

    “不急,马上就到了。”林故不给她挣脱的机会,就着把莫黎黎圈在怀里的姿势,慢吞吞的蹬起脚蹬。

    车速比她走路还慢,怎么可能马上到啊?莫黎黎不安的晃了两下脚,很想挣脱林故跳下去。

    林故把速度压得更慢,每次蹬动车轮的时候,小腿有意无意的蹭着她的腿,低润清朗的声音拂在她耳边,“别着急,我给你挡风。”

    莫黎黎这才发现,骑了这么久,向来体寒的她没有感受到冬天应有的清冷,偎着他的怀,温暖的如同阳春。

    “毕竟你是我的…”林故接着刚才没说完的话,压着声音暧昧的补充,“女朋友。”

    三个字,听得莫黎黎心底猛地颤了下,变成柔软香甜的果冻。

    她动作安分下来,扒住林故扶着把手的胳膊,羞耻的转过去把头埋进自己怀里,怂哒哒的自我催眠,假装自己有隐身术,全世界都看不到。

    这个躲在大学男生怀里的女人一定不是他莫黎黎,一定不是!

    去公司的途中,闫明的车停在红绿灯前,觉得有些闷。

    他放下车窗透气,转过头看到旁边破破烂烂的自行车横杠上,缩着的那团生物有些眼熟。

    小小的、温软的、能够被整个抱在怀里团起来的姑娘…

    “黎黎?”

    节后收假,‘勤奋好学’的林故照例逃课。

    “废物。”林故居高临下俯视张乐。

    “苍天可鉴,这次真不是因为我废物,实在是专业不对口啊。”

    张乐委屈的辩解。

    “你让我搞个《论如何挥霍掉亿万家产》的学术报告,我肯定随随便便给你写部长篇巨著。可研究勤工俭学的论文…我认识的几个人你也知道,他们打球打麻将打飞机…就是不打工啊!”

    林故对张乐的辩解无动于衷,依旧用看垃圾似的目光望着他。

    他抬起腿踩在张乐岔开的双腿中央,差一点就能送他终身制断子绝孙套餐,“看来,要你没用了。”

    “祖宗!饶了我儿子!”张乐紧张地咽下口水。

    草草一算,他跟林故认识有十几年。林小少?爷一直金贵完美,优秀到头发丝都自带闪光特效。

    熟起来是这两年的事。

    看似熟悉,实际上都是张乐他们一头热。林故是个拎得很清的人,在他这里谈义气友情都没用,只有确确实实能被他用上,才能在大佬的世界中留下苍白的剪影。

    结果他第一次吩咐下来的事,难度就超纲了。

    “林哥…林爷!”

    张乐叫了两声,被林故瞪了一眼。他想起林故不喜欢别人用乱七八糟的称呼叫他,又改回来。

    “林故啊,我觉得吧,咱们的交友圈有点窄,没有深入人民群众内部。要不这样,我明天就上山下乡到群众中间去,体验贫困地区最本质的风土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