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医品太子妃 > 第六百四十一章 所谓的胎毒

第六百四十一章 所谓的胎毒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太后娘娘的府里出来,邵宛如被领着去往楚琉宸的宸王府。

    是打皇宫那边的侧门进去的,进去之后便由宸王府的人领着往楚琉宸的院子而去,待到了屋里,小宣子上前行礼:“五小姐!”

    “宸王殿下,如何了?”邵宛如柳眉微蹙,柔声道。

    “您过去看看吧!”小宣子耸拉着脑袋道,替邵宛如搬了一张锦凳到床前,然后退在一边。

    邵宛如走过去在锦凳上坐下,沉默的咬了咬唇,看向躺在被子中的楚琉宸,他的脸色一如既往的苍白,仿佛没有一丝血色似的,那样的唇色还有那样苍白的躺在床上,几乎没有呼吸一般,让她心口重重的一窒。

    小宣子无声的退了出去,并替他们把内屋的门关上。

    邵宛如伸出手,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伸到他的鼻子下面,感应他的鼻息。

    很清浅,但的的确确是在的。

    手落下,这次却是伸入被子中,把他的手轻轻的拉了出来,伸手搭在他的脉门上,闭起眼睛细细的感应着他的脉博。

    他的脉博其实并不是很弱,至少让邵宛如觉得比之呼吸要强了许多,心里莫名的松了下来,她就知道他不会那样就出事的!祸害遗万年,他这样的祸害怎么会早早的殒命了呢!

    事情的经过现在想起来仿佛就在眼前,所以这一切看起来更象是早早就算计好的,既然如此,楚琉宸更不可能出事。

    “担心本王?”耳边传来楚琉宸的声音。

    邵宛如的眼睛蓦的睁开,看向床上的楚琉宸,那双俊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微笑着看着邵宛如,竟然有几分往日的慵懒,但脸色实在是过于的苍白了一些。

    “你……你果然没事!”邵宛如咬了咬唇,好半响才道。

    “本王怎么可能没事,吐出了一口毒血,自然也是有事的!”楚琉宸淡淡的道。

    “毒血?你中毒了?”邵宛如听出楚琉宸话里的意思,眼眸不由的一阵收缩。

    “早早的就中了毒了,所谓胎毒其实也是可以中毒的!”楚琉宸反手握住邵宛如的手,柔声道。

    邵宛如的手不由的哆嗦了一下,所有人都知道楚琉宸自带了胎毒,所谓胎毒可能是当时先皇后自己饮食上面、或者其他方面没注意才引起的,却原来不是胎毒而是中毒,但这一点邵宛如却并不觉得意外。

    她给楚琉宸把过数次脉了,总觉得这种症状的确象是中毒,但这种毒又不是很明显,没见过胎毒的她,想着这也许就是胎毒了,既然称之为毒,恐怕这胎毒也有一般中毒的症状。

    而今才明白,所谓的胎毒不过是掩人耳目,其实是真正的中毒了!

    “怕了?”楚琉宸抬起玫丽的眼眸,看向邵宛如道。

    邵宛如先是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

    “不用怕,本王自然会护着你,本王的人本王还是护得住的!”楚琉宸微微一笑。

    “这个救命之恩……是怎么回事?”犹豫了一下,邵宛如想起之前华光寺的一幕,忍不住问道。

    “有了这个救命之恩……皇祖母会高看你一眼的,既便你那个祖母再偏心又如何,只要皇祖母看中你就行!”楚琉宸笑道,眸色潋滟,既便是这样的时候,这种带着几分暗哑的声音,都让人觉得眼前的人温润如玉。

    邵宛如抿了抿唇角,想说什么,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心头莫名的有些慌,转过头去,下意识的避开那双灼灼的眼眸,有种不受控的感觉,从心头泛起,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意思,只觉得眼下这种情形不知道说什么好,乱了。

    长长的眼睫扑闪了两下,心口处很异样的感觉,让她原本准备好的话一时间说不出口来。

    “多谢王爷!”再次咬了咬唇,才压下心头的悸动,道谢。

    “原本不过是顺手而己,左不过你也是本王未来的王妃,若是有人欺负了你,可不是让本王没脸!”楚琉宸迤逦的俊眸中泛起笑意,伸手握了握她的手,眼眸微微合起,这一次是假戏,也是真做。

    一举数得,把多年的顽疾借着这个由头也一并“消除”,如果再这么拖下去,他的身体可就真的拖不得了,眼下的时间正好!

    “是真的有人……还是那些黑衣人是你的……”邵宛如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不是本王的人!”虽然邵宛如犹犹豫豫的,楚琉宸却知道她问什么,当然这里面他自然是促成了许多了,否则也不会这么巧在把握住这种时机。

    “是谁?”邵宛如问道。

    “不管是谁,都可以!”楚琉宸的话越发的轻漫起来,薄唇一勾,笑意嫣然,带着些些清雅,既便是病中,他整个人看起来也是极贵雅清俊的。

    邵宛如话说出口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失言了,这种话又岂是自己能打听的,好在楚琉宸并没有说什么,倒是让她没那么多的羞意。

    “王爷,需要我做什么吗?”强压下心头的那丝不确定,水眸缓缓的恢复了清明。

    “不用你做什么,你一会就回去吧,本王既然晕着自然就不留你了!”楚琉宸微微一笑,手中却依然拉着邵宛如的手,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那王爷好好养病!”邵宛如的手往回抽了抽,无奈手被紧紧的抓住,让她不敢用太多的力,楚琉宸眼下的情景恐怕不只是做戏,方才的脉她方才搭过。

    “本王自然是要好好养病,但你这个时候回去尚早吧,陪本王休息会!”楚琉宸说着手中一用力,拉的邵宛如身子不由自主的扑到了床前,差一点点就直直的摔到他身上。

    眼见着面前苍白的俊脸,邵宛如吓得急伸手按在一边的床沿上,总算是稳住了身子,待得稳住身子脸上不由的泛起羞恼之意:“殿下!”

    “就一会,放心,本王这会累着了,实在没什么精神!”楚琉宸极自然的拉了拉她的衣袖,又把她往自己的身前拉了一拉。

    邵宛如姿势极僵硬的被他拉的整个人半趴在床上,若不是眼下楚琉宸虚弱的几乎动弹不得,她早己用力的挣扎了。

    可眼下却是不敢,生怕动弹起来又撞疼他了!

    “王爷,先睡吧,我现在还不走!”邵宛如一边用力的去驳开他的手,一边无奈的道,话说的极其自然,待得说完,脸色大红。

    “等半个时辰再走,太早走,皇祖母不喜欢的!”楚琉宸用了药,这时候真的有些撑不下去了,眼睛微微的合了起来,手稍稍的放松了一些,让邵宛如可以坐在床头。

    “王爷放心,我会等半个时辰以后再走的!”邵宛如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靠在床头,也知道这个时辰离开差不多,若太早,太后娘娘那里必然有些不悦的,觉得她过于的呼延了一些,之前为她创下的大好形势,说不得就没了!

    屋内安静了下来,唯有楚琉宸轻浅的呼吸声,这一次呼吸声就在耳边,倒不如方才进门时听到的细弱的几乎没有声息。

    心放松了下来,水眸转向楚琉宸,那张俊美温雅的脸,真的如同是天上下来的谪仙一般,而且还是一个清淡的谪仙,但看他浅色的薄唇就可以看到他性子里的凉薄。

    楚琉宸是凉薄的,是无情的,邵宛如一直知道,可以说从她重生后,她就清楚的知道,上一世记忆虽然零乱,但记忆中那些秀女死在那一个场景,清清楚楚的出现在记忆中,那都是因为楚琉宸。

    那么多美丽的面孔,狰狞而扭屈的死在那片苍穹之下,连天空都是血色的吧!

    这样的楚琉宸又岂会是良善之辈,纵然他在人前一直看起来无害,如同水墨山水中走出来的清贵美少年似的。

    但这些都不妨碍邵宛如知道楚琉宸的凶残属性。

    而眼下这个凶残的美少年却安安静静的睡在自己的边上,长长的睫毛微微卷曲,落在他苍白的眼帘上,越发的让人觉得俊美的不似凡俗,因为苍白,他这时候看起来甚至是柔弱的,虽然他往日从来没有表现出这种柔弱之感。

    如果算上两生两世的岁数,邵宛如觉得自己其实比他年纪大了点吧!

    想起方才他为自己做的事,伸手把他落下来的一丝发丝挽在一边,心里莫名的有些发软,暖暖的,两生两世,还从来没有人这么主动的照顾到她,居然为她做到这一步,生死瞬间还能为她考虑。

    用力的握了握手,指尖扎在掌心让她眸底多了一份清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压下心底这一刻翻起的一丝其他的想法,盈盈的水眸变得清明起来,伸手替楚琉宸把被子掖好一角,然后侧头静静的看着他俊美的容颜!

    离开宸王府是在半个时辰之后,小宣子进来请人的,邵宛如小心翼翼的从楚琉宸的手中把自己的手抽出,而后才悄悄的离开。

    待得她抽出手,轻手轻脚离开之后,楚琉宸微微的睁开眼睛,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向来清明的眸色中带着几分困惑,难得用犹豫的眼神看向微合着的门口。

    门开处,小宣子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看到楚琉宸微微睁着的眼睛,上前两步,压低了声音道:“爷,那几个引着刺客过来的人怎么处置?”

    虽然说自家爷故意设置了这条线,但这几个人靠不住是肯定的。

    “杀无赦!”阴寒的声音带着诡谲的戾气,方才还温雅的美少爷立时变得鬼畜般的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