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官梯 > 3411:投和扔

3411:投和扔

作者:钓人的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说的一点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也是我找你来商量的目的,丁大哥,咱们是乡党,理应什么事都团结起来,所以,这次兄弟能不能过去这个坎,全靠你了”。说完,万有才向丁长生拱手示意。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好,没问题,我们要步调一致,不要乱,只要稳住了,剩下的事都好说,现在说什么都白搭,你让你的手下办两部手机,交给我一部,记住了,以后这样的事不要在电话里说,我的手机现在是不是被监控都说不准”。

    “好,我马上去办,给我个地址,我把手机到时候匿名快递过去,到时候有什么事电话里说”。万有才说道。

    出了万有才的会所,丁长生打车去了贺乐蕊的公司,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公司里,只是去碰碰运气,丁长生对贺乐蕊的情感是很复杂的,一直对她都是不太相信,而且一直觉得这个女人自己看不透她,对于一个看不透的人,就会让人自然而然的想要保持一定的距离。

    不过丁长生的运气不错,贺乐蕊居然真的在公司里。

    “怎么是你,稀客啊,快进来,喝茶还是喝咖啡?”

    “什么都不喝了,刚刚在朋友那里喝了一肚子水,我先去个洗手间”。说完进了她办公室的洗手间。

    再出来的时候,发现四壁的玻璃都成了磨砂的了,远处的风景都看不到了。

    “这是干什么,不想让人知道我来找你了?”丁长生问道。

    “不是,是不想让人知道我在屋里干什么呢?”说完,贺乐蕊就依偎了上来。

    “帮我安排一下,我想去见见林一道”。丁长生和贺乐蕊坐在沙发上,说道。

    “你对他这么感兴趣,三番五次的去找他,你这么频繁的去找他,不怕别人说闲话,你现在可是如履薄冰,还是谨慎点好”。贺乐蕊说道。

    “我找他没什么事,纯粹是过去慰问一下他,我答应他的事都做到了,等到何家胜和车家河判了之后就可以去陪他了,他怎么也得感谢我一下吧?”丁长生笑笑说道。

    “我不信,你肯定是还有别的事吧,无所谓了,你要是去见他,我就帮你安排就是了,要不要我陪你去?”贺乐蕊问道。

    “好啊,我正想找你说点事呢,路上谈不是更好”。丁长生说着站了起来。

    “这就走啊?”贺乐蕊有些失望的问道。

    丁长生一愣,看出来她眼睛里满是春意,就知道她想要什么了,一伸手,将其从沙发上拽了起来,然后在她惊愕的眼神里拉着她去了洗手间,将其按在洗手台台上,高跟鞋衬托着她的丰臀更加的饱满,也更加的翘起,这让丁长生感觉非常好,带有松紧带的裤子省去了揭开腰带的麻烦。

    虽然他才来了不到十分钟,但是贺乐蕊早已湿润不堪,丁长生在她的身后不费吹灰之力就挺了进去,贺乐蕊的头高高的昂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闭上了眼睛,但是被丁长生一巴掌打的又睁开了眼睛。

    “不许闭眼,一直看着镜子,看看你自己是怎么变成荡妇的?我怀疑当年秦振邦是不是一直都没喂饱过你?”丁长生说着污言秽语,但是这些言语仿佛是催化剂一样,慢慢的将贺乐蕊的情绪调动起来,直到她达到了燃点,这样的燃点不是每个男人都可以把握的,但是恰恰丁长生找到了她的燃点,每次都可以毫不费力的将其点燃。

    虽然感觉身体不适,但是贺乐蕊依然坚持自己开车,她也看出来了丁长生的劳累,女人就是这样,一旦对你倾心,为你做任何事都是可以的,如果她还有所保留,那就意味着她还没对你完全的倾心。

    “我不知道你找林一道干什么,但是现在圈里都在传,林一道还有很多事没交代,下一步可能还会对他再审,你这个时候去找他,真的不是明智之举,算了,我说了你也不会听,随你吧”。贺乐蕊说道。

    “我就是找他聊聊天,别的真的没什么,对了,杨凤栖的项目签了,听说要奠基了你知道吗?”

    “我听说了,邀请我去,我当天赶过去”。贺乐蕊说道。

    “要是这个项目是个骗局呢,到时候我们都会输的倾家荡产,杨凤栖也是,她会为这个项目后悔一辈子,他爹打造的磐石投资也会因为这件事分崩离析,杨家再也不会控制这个公司了,一句话,这个公司毁在了杨凤栖的手里”。丁长生叹道。

    贺乐蕊闻言,震惊不已,看向丁长生,问道:“你说这话有根据吗?别吓我,这个项目我也是投了钱的,我看着前景不错就投了些”。贺乐蕊说道。

    “多少?”

    “一个亿,我没敢多投,完全是看你的面子”。

    “我说让你投了?”丁长生有些恼火的问道。

    贺乐蕊摇摇头,说道:“这事吧,我问过秦墨,秦墨什么都和我说了,说杨总在你心里位置很高,而且掌管着磐石投资,我和你现在这关系,你说我敢得罪她吗,我巴结她还来不及了,对了,这投资也是我自己提出来的,和她没关系”。

    “你是榆木脑袋啊,这种事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杨凤栖投资我都不愿意,我会同意你投资吗?”丁长生怒道。

    “唉,女人之间的事你不懂,这里面也是江湖,你就真的了解你那些女人们之间的小九九吗,各怀心思,只不过心思都在你身上而已,可是没有争斗的人群是不存在的,因为任何时候资源都不会分配均匀,有时候是为了钱,有时候就是为了男人,她们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你过问过吗?”贺乐蕊问道。

    “钱划过去了?”丁长生问道。

    “嗯,早就到了磐石投资的账户了,你也不要想着要回来了,没用,实话说,这笔钱投出去我就没打算再回来,投资,投资,投嘛,瞄准了就是投,瞄不准那就是扔,扔了就扔了,无所谓,我又不缺这一个亿”。贺乐蕊大度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