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多功能剑修从出租车开始 > 第十八章 如果是她爷爷呢?

第十八章 如果是她爷爷呢?

梦岛小说 www.mdxs.com,最快更新多功能剑修从出租车开始 !

    “什么?道胎?铁樱是道胎?这么厉害?魔蛊是什么东西?”叶哲先是一脸震惊,随即又担忧的问到,魔蛊这个名字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道胎指的是先天道胎,修炼的人是有天赋差别的,有的人天赋高,修炼如同顺水放舟迎风振翅,一泄千里,有的人天赋低,费尽心机却连气都炼不出来,根本无法成为修士。

    叶哲的天赋不高也不低,能在三流剑修学校以筑基期毕业,就已经证明他的天赋比很多人都高,至少比同班的那些同学好很多。

    可是跟厉铁樱相比,差距又非常明显,厉铁樱比他小四岁,但已经踏入开光期了,尽管有其他方面的因素,但天赋在其中绝对能起到主导作用,靠丹药是堆不出修士的。

    而在天赋等级里,先天道胎便是最好的一种,如果修行是为了追求那虚无飘渺的道,那道胎,便是道的最原始状态,不用怎么修炼,只需要让它成长起来,就是‘道’的本尊。

    当然,这是比较夸张的说法,还是需要用心去修炼的,只不过修炼的难度要比天赋普通的人容易很多,一些足以卡修士半辈子的瓶颈,先天道胎却能轻而易举的迈过去。

    叶哲知道厉铁樱的天赋很高,可是先天道胎仍然震惊他了,有如此天赋,金丹岂不是唾手可得?

    不过魔蛊又是什么?是导致厉铁樱突然病发的原因吗?

    “一种能让先天道胎更进一步的东西。”青苗用了一个很简短的描述。

    “什么意思?这是好还是坏?”叶哲问到。

    “对她来说,是好是坏说不准,毕竟那是能让天赋更进一步的法门,如果她是自愿的,又有相对的思想准备,对她而言应该算一件好事,只不过对她身边的人就不是一件好事了。”青苗说到。

    叶哲先是松了口气,然后又皱起了眉道:“什么意思?”

    “魔蛊魔蛊,不失控配得上魔吗?如果她失控,对她身边的人是很危险的,杀几个亲人或者屠杀几批无辜的人,才称得上入魔嘛。”青苗说到:“门主,我还是劝你不要靠近她了,你会很危险的。”

    叶哲气得都想把青苗拽出来叭到地上了:“这还叫好事!?入魔,杀亲,屠杀,还叫好事?铁樱绝不可能是这样的人。”

    “如果不是自愿的,那你的小女朋友可就危险了,有人想盗她的先天道胎。”青苗语气凝重的说到:“会这种法门的人我都认识,是谁在你的小女朋友身上下这种魔蛊?”

    叶哲立刻祭出飞剑,就要往厉铁樱离开的方向追去,他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然后找出幕后给她下盅的人,让厉校长把对方挫骨扬灰。

    “等一下等一下,你别着急,魔蛊要成熟还有一段时间了,辟谷期之前都无需担心她的安危,你现在冒冒然的找上去,万一碰上给她下蛊的人,岂不是送死顺带害了她吗?”青苗赶忙拉住叶哲。

    叶哲信心十足的说到:“不会,我先告诉她,然后我们悄悄的去找厉校长,也就是铁樱的爷爷,以厉校长金丹六重的实力,绝对能挖出下蛊的人并护我们周全的。”

    “如果下蛊的人就是厉铁樱的爷爷呢?”青苗问到。

    叶哲一个踉跄,差点在飞剑上摔下来:“怎么可能?那是铁樱的爷爷,为什么要给她下蛊?”

    “呵呵呵,难怪死老头会说你是个善良的孩子,人知鬼恐怖,鬼晓人心毒,鬼都知道,人心,才是最毒的,至于为什么?先天道胎,足以让人舍弃所有的感情。”青苗笑着说到。

    叶哲失神的呆立着,飞剑也逐渐慢了下来,最后落到地上。

    是啊,如果下蛊的人真是厉铁樱的爷爷,那怎么办?虽然他不觉得厉胜军是那样的人,可是万一呢?岂不是陷自己和厉铁樱于死地?

    见叶哲已经接受了她的说法,青苗补充到:“她身边的人一直都带着救治副作用的丹药,是谁给她们丹药的?就算不是她爷爷,也必然是身边很信任的人。”

    叶哲冷静下来了,思索了一会问到:“魔蛊有什么办法驱除吗?”

    “有啊,道长魔消丹,专治一切魔蛊,或者魔化副作用,比如失控,减寿,侵蚀等等。这可是我们异仙门的独门秘丹,当年为了得到一颗魔消丹,那些魔修可是什么手段都用得出,唉。”说到最后,青苗突然长长的叹了口气。

    “唉什么?”叶哲讶道。

    “怀壁其罪,发明此丹的本门长老肖魔野也因此而亡,直到现在,很多魔修也依旧认为本门有这种丹药,一听到异仙门就打鸡血,所以门主啊,没有自保能力前,务必不要透露你是异仙门之主,否则魔修们会把你烦死的。”青苗说到。

    “有自保能力了我也不会说,死老头是不是就是被魔修干掉的?呃,对了,为什么你们也叫他死老头?还有,他什么时候跟你们说过我了?”叶哲问到。

    青苗摇头:“能干掉死老头的人,可比魔修厉害多了,至于为什么叫他死老头?因为他就叫史老头。他跟我们所说的话,都附在戒指上了。”青苗说到。

    “史老头?有这么奇怪的名字吗?你糊弄我吧?”叶哲说到。

    “我也不懂你们人类为什么喜欢起一些稀奇古怪的名字,比如刚才那个罗生苍,生疮生疮的,也不怕恶心。”青苗也十分疑惑的说到。

    咦,是哦,罗生苍,生疮,确实很难听,他之前都没反应过来呢?当时听这名字第一反应是‘生’字辈,喻意天下苍生的意思。

    算了,不纠结这个问题了,叶哲转而问到:“那魔消丹呢?还有吗?”

    “早就没有了,不过配方和炼法倒是有,找齐材料开一炉就是了。”青苗说到。

    叶哲闻言松了口气:“那就好,走走走,回去炼丹去。”

    有了培元丹的炼制经验,叶哲现在对炼丹是丝毫没有畏难情绪,全然没想过丹药的炼制也是有难度之分的,并不是什么丹药都像培元丹这般容易炼成。

    飞云谷,因为追不上叶哲和厉铁樱的罗生疮等人,蹲在云雾区边缘,准备等叶哲返程的时候暗算他,可是左等右等,等不到叶哲的人影,更等不到厉铁樱的返回。

    直到李剑等人全部返程完成了比赛,还是不见叶哲两人,罗生苍等人才意识到一个可能:“可恶,他们两个私会去了。”

    这可比不能毁掉叶哲的飞剑更让他们生气,因为那意味着他们的女神有可能被人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