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摄政王的小萌妃 > 第23章 他是不是那方面不行

第23章 他是不是那方面不行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次日清晨,日上三竿,云清芙还一脸幸福沉醉在睡梦中。

    “小姐,你该起了,已经已是了!”

    香凝虽不忍叫醒云清芙,但想到她昨日的交待,怕耽误什么重要的事,还是出声唤了她。

    半梦半醒的云清芙,听到香凝的声音,砸吧了下嘴,翻了个身嘟囔道,“这才几点啊,我再睡会,一会就好……”

    香凝无奈叹口气,这小姐也太能赖床了,她还是过会再来吧。

    半个时辰后,“小姐,已经午时了,你不是说今天有要事要出府,让我辰时叫醒你。”

    迷迷糊糊的云清芙听到了辰时,午时什么的,虽不太清楚古代时间的换算,但午时,午时是个什么鬼,难道她竟一觉睡到了中午。

    猛地从床上弹起,云清芙一脸紧张求证,“香凝,午时是不是中午,到了该吃午膳的时间了?”

    “没错小姐,你要是饿了,我现在就让厨房准备午膳。”

    香凝只当云清芙的剧烈反应是因为肚子饿了,却不想她话一说完,云清芙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整个人手忙脚乱的穿衣服洗漱,嘴里不住念叨着,“完了,完了,完了,这第一天上工就迟到,就凤君澜那个小心眼的男人,还不定怎么折磨我。”

    “小姐,什么上工,什么折磨?”

    虽然本不打算瞒香凝,但时间紧张,她也顾不得解释了,踩上鞋子就飞快夺门而出,声音远远传来,“香凝,我回来再告诉你,别告诉任何人我出去的事!”

    “小姐,小姐——”

    随着香凝唤出这两声,云清芙早已没了人影。

    “我来了——”

    云清芙发誓,她是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到了摄政王府,上学那会长跑比赛都没这么拼命。

    墨玄面无表情看着午时才到的云清芙,毫不客气比出两根手指,“云小姐,你迟到了两个时辰!”

    “我第一次来,不认路,找了好半天,再说,这人不都得有个适应的过程嘛。”

    云清芙巧言辩解着,生怕因为她的迟到又整出什么幺蛾子。

    墨玄无语望天,反正要惩罚也是主子的事,他只负责迎接云清芙,顺道带她熟悉环境。

    接下来,云清芙像个摄政王府的观光客,一路走走停停,听着墨玄的介绍。

    “这里是主子的书房,没有主子的吩咐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还有那边是主子的卧房,云小姐没事,最好也不要过去,好了,属下要交代的就是这些,望云小姐切记!”

    对于墨玄刻意拿出来强调凤君澜书房和卧房不得擅入这件事,云清芙表示很不齿,说得就像她会对凤君澜做出什么事一样,也太无视她高尚的节操了。

    “墨玄,你介绍了那么多,是不是漏了你们摄政王妃,还有各种侧妃妾氏的住所?”

    都说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她得提早预防,可不想哪天冲撞了他的某个宠妃宠妾什么的。

    听了云清芙的问话,墨玄一脸古怪道,“云小姐切莫胡言,主子尚未娶妃,也没有什么妾氏。”

    云清芙一听震惊了,“不会吧!”就凤君澜生得这么个祸国殃民的模样,居然还没有娶亲,而且看他的年龄怎么也得20多岁,放在古代就是大龄男青年了,不可能没有女人吧。

    蓦地,云清芙想到了一种可能,顿时笑意变的猥琐起来,她半掩着唇冲墨玄低声道,“墨玄,你老实跟我讲,你家主子是不是那方面不行?”

    那方面不行?

    听了云清芙的问话,墨玄瞬间呆滞,恨不能退避三舍,这云小姐一个大家闺秀,说话竟、竟、竟这样口无遮拦,着实让人惊悚。

    “云小姐自重,墨玄还有事,先走一步,稍后会有下人带云小姐,告辞!”

    墨玄走的很急,活像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

    云清芙咬了咬手指,沉思道:她刚才有说什么不该说的吗?她说的话不都挺正常的吗?而且,墨玄根本就没有回答她好不好。

    “墨玄,你还没回答我呢——”

    对于身后云清芙不依不挠的询问,墨玄仓皇飞奔的背影忍不住踉跄了一下,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送走了墨玄,云清芙环视着整个摄政王府,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凤君澜,你不是让我给你当三个月的免费丫鬟吗?那就等着看,我是怎么把你的摄政王府搅个鸡犬不宁的。

    “哈哈哈哈哈哈!”

    云清芙双手叉腰仰天大笑,越想越觉得心情倍儿爽。

    这边,摄政王府门口,凤君澜刚从皇宫下朝归来,就见墨玄一脸魂不守舍的模样在门口踱步。

    “墨玄!”

    他冷冷开口,墨玄显然一惊,瞬间收敛心绪,恭敬迎上,“主子,你回来了!”

    凤君澜微微颔首,将肩上的狐裘披风解下顺手递给他,清冷出声,“云清芙怎么样了?”

    听凤君澜提到云清芙,墨玄想到她方才那番惊世骇俗的言论,顿时表情有点不大对劲。

    墨玄一向尽职,何曾在他问话的时候走过神,凤君澜明显觉察到不对,语调又沉了沉,“有什么就直说!”

    犹豫了一瞬,墨玄还是原原本本将云清芙的话一字不漏的转述给了凤君澜。

    果然,凤君澜的脸瞬间黑了,眸中暗云翻滚,周身的气压冷的骇人:这个该死的女人,看来最近自己是对她太纵容了,才让她如此放肆!

    几乎是不假思索,凤君澜就脚步沉稳迅捷的朝云清芙所在的方位走去。

    只是,还未走近分配她清扫的地界,远远的就听到吵吵嚷嚷的声响。

    “来来来,买定不离手,大还是小?”

    “哈哈,你输了,再给我打扫两天的卫生!”

    云清芙抱着掷色子的罐子,笑的嘴都合不拢,今天的运气太好了,连赢了好几把,这接下来一个星期的清洁都有人替她代劳了。

    不过,都说人乐极容易生悲,就像她现在这样。

    “你倒是过的挺滋润!”

    冷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先前还跟云清芙站在掷色子一线的下人们,见到来人,个个满脸惶恐跪倒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

    不用转身,云清芙就知道是谁,毕竟,整个摄政王府能有这么大威慑力的也就只有凤君澜一个人了。

    “凤君澜,你难道不知道有句话叫做,适度的休闲,是为了更尽心的工作吗?身为你摄政王府的下人,天天压力得多大,还不兴人休息休息,调整状态,以饱满的热情投入接下来的工作啊。”

    为了自己以后在摄政王府的工作生活愉快,她觉得有必要从现在就给凤君澜灌输劳逸结合的现代管理思想。

    “你是在教孤如何治下?”

    凤君澜突然大步走近云清芙,凤眸微眯,脸色冷的都能凝水成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