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九阳帝尊 > 第53章 秦家的反应

第53章 秦家的反应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3章 秦家的反应

    韩尧看来,人的精力有限,少主如此年轻,拥有这种战斗力,已经很令人惊讶了。

    还是一位六品阵法师!

    光这样倒也罢了,竟然还是炼丹师,让古亚都哭着喊着学习的炼丹大师?

    这有可能吗?

    古亚什么人?八品炼丹大师,号称武阳王国第一,如果沐阳风说的是真的,岂不表明,少主至少是位九品炼丹大师?

    这……

    韩尧喉咙发干。

    如果是真的,这位少主,未免也太逆天了吧!

    “恐怕……他是幽冥团某一位大人物的后辈!”

    心中一动,冒出一个想法。

    他认陆玄为少主,和沐阳风不同,是受限于幽冥团的誓言,本来觉得保护一个只有虚印境的小人物,有些掉价,现在才知道,非但不是如此,还是一种荣幸!

    十六、七岁的九品炼丹大师……

    只要不陨落,成就化凡宗师绝对板上钉钉,以后更有可能前途无量!

    这种人,别说找一个宗师圆满当侍从,就算化凡境强者过来,恐怕也心甘情愿。

    能在这种年纪就有这种能力,就算在幽冥团中,恐怕地位也不低吧!

    “怎么,这就觉得不可思议了?”看到韩尧的样子,沐阳风笑了笑:“少主惊人的能力还不仅如此!”

    “不仅如此?”

    “反正据我所知,少主还是一位炼器师,他有一个丹炉已经达到了九品级别,就是自己炼制的,关键……还是材料不足的情况下!”

    沐阳风道。

    在望风谷修炼的时间,陆玄曾将丹鼎取出炼制过丹药,因此他对这个炼丹炉,也知道一些。

    “材料不足……铸造出九品丹炉?”

    韩尧只觉得全身僵直。

    能铸造出九品丹炉,岂不代表,他还是一位九品炼器师?

    九品炼丹师、九品炼器师……看起来,应该也是一位九品阵法师……

    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以前一直觉得秦华,是个天才,和他一比……的确什么都算不上!”

    秦华二十几岁就达到宗师境,更将剑法修炼到剑由心走中阶,本以为这已经算得上超级天才了,看到少主才知道……简直就是癞蛤蟆和神龙的区别,不可同日而语。

    一切天才在少主面前,都得跪啊!

    或许秦华在少主面前唯一的优越性就是对剑道的理解。

    “其实,这些我虽然佩服,倒还能理解,毕竟炼器师、炼丹师和阵法师都和魂力刻度有关,只要魂力刻度达到,全部晋级不难!”

    没看到韩尧的震惊,沐阳风想起一件事,双眼露出难以遏制崇拜之意:“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少主对剑法的领悟!我曾经亲眼见过,早已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而且,还是人剑合一的高阶!”

    “人剑合一……高阶?”

    刚觉得秦华可能也就剑道高明,结果就听到这个,韩尧脚掌一软,差点没站住。

    炼丹、炼器、阵法三大体系,虽然各不相同,却有共同的特性,那就是魂力刻度!

    只要魂力刻度足够,三大体系,同时晋级完全可以理解。

    可……剑法不一样啊,那需要天赋和寒暑不断的修炼。

    就连他,这位宗师圆满强者,都没达到人剑合一境界,少主不但达到,还……高阶!

    一瞬间,韩尧觉得自己这位少主,已经超出了人类范畴,而是一种高高在上的神灵!

    不佩服不行啊!

    炼丹、炼器、阵法、修炼……每一样都逆天,这倒也罢了,关键剑法……那可是人剑合一,自己家的那位老祖都没达到的境界啊!

    陆玄炼丹,沐阳风、韩尧守护,三大家族的秦家,却已经炸开了锅。

    “秦游长老,秦邦长老……”

    看着大厅内平躺着的三具尸体,秦箫目光阴寒,脸色发黑。

    就算秦家家大业大,一天内折损一位宗师后期,两个宗师中期,也难以接受。

    “家主,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这到底怎么回事?”

    房门打开走,一个须发洁白的老者走了进来。

    大长老秦汉!

    秦汉大长老,宗师圆满强者,至尊老祖之下第一人,就连秦箫家主也要忌惮几分。

    族内连死三长老,已然惊动这位。

    “我派他们去杀一个虚印境的小子……结果回来的是他们的尸体!”

    秦箫脸色一暗。

    “虚印境的小子?谁?赵家的赵高?还是韩家的韩林?”

    大长老眉毛一扬。

    赵高、韩林是三大家族赵家和韩家的年轻才俊,都已达到虚印境圆满,距离宗师,也只有一步之差。

    这些年这二人一直和秦华争夺年轻第一人的美誉,只不过最终还是让后者捷足先登,成功突破那层桎梏。

    “不是他们,是个叫陆玄的小子!”

    秦箫将事情讲了一遍。

    “你说这个叫陆玄的小子,得到韩家支持,不但打伤了秦华,秦游、秦邦三位长老也很有可能是他杀的?”

    听完解释,秦汉脸色冷的如同寒冰。

    “是!派人的时候,我专门盯紧了韩家,韩尧等人被牵制住了,根本不知道他出现了危险!不可能动手!”

    秦箫点头。

    “好大的胆子!”秦汉手掌一拍,空气发出呜咽之音,两道乌黑的眉毛像是两柄利剑:“看来我们秦家这些年一直韬光养晦,看来不少人已经忘了秦家的威风了!”

    “大长老,这件事怎么处理?”

    秦箫看过来。

    “还能怎么处理?打伤秦家子弟,杀我们秦家长老,自然要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了!韩家不动手倒也罢了,如果再敢掺和进去,不介意好好教训一顿,让他们知道,这个武阳王诚,到底谁说了算!”

    秦汉目光闪烁,带着不可侵犯的霸气。

    “话是这么说,但……陛下很明显帮着对方,甚至已经册封为玄王,我怕公然动手,会惹得陛下不快!”

    秦箫犹豫了一下,道。

    “陛下只是被小人蒙蔽而已!再说,我秦家真要动手,陛下就算在维护,也要给个面子,总不可能为了一个小人物,而得罪我们整个秦家吧!”

    大长老哼道。

    “这倒是!玄王,玄王,只是个称号而已,只要死了,自然也就没了!”秦箫明白过来,身上带着冰冷的气息,一转头:“来人!”

    “在!”

    “去把秦宣长老和秦耿长老找来!”

    “是!”

    两个人影走了出去。

    “惹到我们秦家头上,看来……武阳王城的平衡局面,也该动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