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凤鸣天下 > 第726章 想都不敢去想

第726章 想都不敢去想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苏伶婉即将临盆,萧玄宸为了能够空出些工夫,陪在她身边,大多会在陪着她入睡之后,再重新起身,于景阳宫偏殿的书桌上,处理白日没有处理完的政务。

    这夜,二更时,外面又落起了雨。

    听着外面哗哗的雨声,萧玄宸轻垂眸华,正依偎在自己怀中,睡的香甜的苏伶婉,总觉得心里格外的烦躁。

    这种烦躁,没有来由。

    让他忍不住紧皱着眉宇,从睡榻上起了身,然后十分体贴的,为苏伶婉盖好了被子,这才披了外衣,缓步出了寝殿。

    寝殿外,灯火昏暗。

    在距离寝殿门口不远处,容安和元宝,不知正在小声说着什么,在语落之后,容安低垂着眉眼,让人看不出情绪,元宝则正神色不安的,来回踱着步。

    见此情形,萧玄宸的视线,从容安身上一扫而过,随即眼底眸波一凛,轻轻喊了元宝一声:“元宝!”

    闻声,不远处的容安和元宝,身形纷纷一僵!

    只下一刻,两人便连忙回转过身,快步朝着萧玄宸走来。

    待两人行至近前,萧玄宸眸光一闪,视线落在元宝攥在手中的密报上:“这是江东刚刚送来的密报?”

    “是!”

    元宝颔首,随即一脸紧张的,将密报呈到了萧玄宸手中。

    萧玄宸有些狐疑的,看了元宝一眼,然后伸手接过了密报。

    就在他将密报接在手中,准备打开之时,容安低沉压抑的声音,便在他耳边徐徐响起:“皇上,送密报来的暗卫跟卑职说,安国侯在江东落水失踪了!”

    闻言,萧玄宸握着密报的手,蓦地便是一抖,随即用力攥紧!

    猛地抬眸,眸光如电一般,直直望向容安,他的声音,粗嘎而低徐:“你说谁落水失踪了?”

    “安国侯爷,苏少卿!”

    容安并没有拆阅密报的权限,当下将苏少卿的名字,宣之于口之后,他想到早前送信的暗卫,将信送到时,面如死灰的模样,不由紧皱着眉宇,低垂下了头:“卑职刚才,见送信的暗卫,脸色实在难看,便随口多问了一句……”

    等到容安的确认,萧玄宸的神色,依旧如方才那般,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他只是,在深深的,看了容安一眼之后,紧握着手里的密报,转身朝着偏殿走去。

    偏殿里的灯火,常年不灭。

    萧玄宸进入偏殿之后,便打开了手里的密报。

    密报上的内容,跟容安方才所说的,一出无二,不过要更加详细一些。

    苏少卿在赶到江东,见过荣则之后,便开始马不停蹄的,一边赈灾,一边调查泄洪一事,并暗中搜捕萧玄煜。

    他这一次出事,正是因为查到了萧玄煜的行踪,带人围捕萧玄煜之时,遭人伏击所致……

    看过了密报上的内容,萧玄宸的一颗心,都已然沉入了谷底的同时,眸光霎然转冷,眼底尽皆肃杀之气!

    萧玄煜有多大的本事,他心知肚明。

    按照墨七和顾寒霜的话来说,那就是个草包!

    一个草包,根本不可能既重伤了荣则,又暗算了苏少卿!

    “苏少卿……苏少卿……”

    紧皱着眉宇,微仰着头,口中不停呢喃着苏少卿的名字,萧玄宸猛地扬手,将手里的密报,用力投掷了出去!

    到了此时,他才终于明白,今日自己的烦躁,到底是从何而来了。

    是他,太过轻敌了。

    他以为,以苏少卿的本事,处理江东之事,已然绰绰有余,却低估了这整件事情背后所隐藏的那股势力,这次到底投入了多少。

    这是要倾尽全力吗?!

    鱼死网破,他并不畏惧。

    他现在,心里最担心的,是苏少卿出了事,他要如何跟他的婉婉交代?!

    他的婉婉,跟她的兄长,是那么的亲近。

    如果让她知道,她的兄长出了事情,那后果……他想都不敢去想!

    “皇上?”

    看着萧玄宸微仰着头,一脸震怒的模样,元宝忍不住试探着,轻轻唤了他一声,并嗫嚅着说道:“荣则和安国侯接连遇袭,可见此次江东一事,并不简单!”

    “朕知道!”

    萧玄宸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缓缓勾唇,俊脸之上却不见一丝笑意,冷若寒霜一般:“这一次,朕必须亲自前往江东一趟!”

    如果可以,在这个时候,他寸步都不想离开苏伶婉。

    但是,不管是为了苏少卿,还是因为萧玄煜,亦或是躲在萧玄宸身后兴风作浪的那股势力……江东,他都该亲自走上一遭!

    闻他此言,元宝蹙了蹙眉头,踌躇声道:“可是皇后娘娘这边……”距离皇后临盆,不过还有半月有余。

    这从京城到江东,一来一回就要几天的工夫了……

    “皇后这边,朕会亲自跟她说!”

    眸华微敛之间,萧玄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竭力压下心中的怒火,转头面向容安,哑着嗓子出了声:“秘密调集,目前可以调集的所有兵力,立刻前往江东,江东之事,朕要在皇后临盆之前,速战速决!”

    闻言,容安心下一凛,连忙躬身领命:“卑职领旨!”

    语落,转身衔命而去。

    直到此时,萧玄宸才轻动了下眉心,对元宝吩咐道:“安国侯目前只是失踪,不一定真的有事,关于他的事情,在朕从江东回来之前,务必瞒着皇后!”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一顿,森冷声道:“谁若是在皇后面前走漏的风声,朕要谁的脑袋!”

    元宝闻言,心下一窒,连忙躬身应了声:“奴才遵旨!”

    ——

    翌日,苏伶婉醒来的时候,外面的雨,早就已经停了。

    她轻皱着黛眉,缓缓睁开双眼,入目却是萧玄宸那张俊逸无双的容颜。

    神情,微微怔了一怔!

    她静静的望着眼前的那张俊脸,怔愣了许久,方才回过神来,边轻揉着眼睛,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今儿怎么又没上早朝啊!”

    平日她睡醒的时候,萧玄宸早就已经去上早朝了。

    今日,都这个时辰了,他竟然还在这里,也难怪她会觉得奇怪了!

    听到她的问话,萧玄宸并没有立刻言语,而是动作轻缓的,将她从榻上扶起,然后拉着她的双手,一脸温煦的说道:“婉婉,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苏伶婉见他如此,眉心轻轻一颦:“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