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美食猎人 > 第850章 照片

第850章 照片

作者:紫蓝色的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张照片从来没有上传过网络,应当属于私密照片,被存放在加密的文件库里。

    伊库修贝是摸瓜顺藤,直接入侵到上传视频的人的最后阵地,然后凑巧看到了这张照片。

    他将照片拷贝出来后,就神不知鬼不觉的退出。

    整个过程到结束,对方是完全不知道的。

    照片的内容是卡丁国四皇子多尼希坐在一个由人骨制成的椅子上,身后置放着各种瓶罐,里面放着各种器官。

    有婴儿的幼体、成人的五脏六腑、脑髓、肠子、较为完整的人体上半身,以及酷拉皮卡正在寻找的十对火红眼,最后便是一颗男性孩童的头颅。

    这些人体器官都是单独放在一个瓶罐里,然后整齐排列着,构成令普通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从这一张图片可以看出四皇子多尼希跟诺斯拉家族的妮翁有着同样的爱好,都是人体器官收藏家。

    除此之外,伊库修贝还提供了一个情报,那就是四皇子多尼希有个特殊爱好是虐杀年轻女性,然后将整个皮剥下来,在皮上纹上各种图案,之后制成一幅画收藏。

    这是一个残暴冷酷不将人命当成一回事的人。

    罗来到酷拉皮卡的房间外面,抬手敲了下房门。

    得到酷拉皮卡的应允后,罗推门进入房间。

    此刻,酷拉皮卡正坐在书架前的沙发上,阅读着从萨玲那里借来的书籍。

    看到罗走进房间,酷拉皮卡将书籍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已经查到了。”

    罗反手带上门,倚靠在一旁。

    直至此刻,他仍在犹豫着要不要将照片给酷拉皮卡看。

    听到罗的话,酷拉皮卡豁然起身,急切问道:“是谁?”

    “卡丁国的四皇子。”罗说道。

    酷拉皮卡闻言,眼中爆出一团凌厉的光芒。

    那就是拥有剩余族人眼睛的最后一头禽兽,只要从那头禽兽手里夺来眼睛,一切就都结束了。

    “酷拉皮卡。”罗忽然叫了一声酷拉皮卡的名字。

    “嗯?”

    酷拉皮卡回过神,抬眼看向罗。

    “我朋友在多尼希那里找到了一张照片。”罗想了很多,还是决定让酷拉皮卡看一看照片。

    酷拉皮卡仿佛预料到那是什么照片,双拳下意识紧握。

    罗拿出手机,翻到了那一张照片,然后将屏幕正对着酷拉皮卡。

    那将【残忍】书写得淋漓尽致的照片,就这样映入了酷拉皮卡的眼眸里。

    酷拉皮卡的情绪徒然间激荡起来,体内的血液沸腾升温,圆睁的双眼泛出红月般的光芒,霎那之间,整颗眼瞳都变成了绯红色。

    一丝丝黑气,如小蛇般从酷拉皮卡的瞳孔中溢散出来,向上飘荡而去。

    此刻的他,是没有携带隐形眼镜的。

    哗啦啦。

    酷拉皮卡的气爆发出来,那右手上的锁链无风自动,彰显着主人的心情。

    难以控制的凛然杀意瞬间充斥着整个房间。

    这般气场,顿时引来比司吉他们的注意力,纷纷赶过来。

    罗听到从外头传来的脚步声,对着外面喊道:“没事。”

    听到罗的话,赶来的众人面面相觑,出自于对罗的信任,他们只能返回继续各忙各事。

    罗的声音,以及比司吉他们的脚步声,皆是没有惊扰到酷拉皮卡现在的状态。

    似乎,酷拉皮卡正沉浸在自身所散发出的无尽杀意中。

    “派罗。”

    罗忽然听到酷拉皮卡低声念出一个人的名字,紧接着,他看到酷拉皮卡身上的气达到了顶点。

    继续任由酷拉皮卡这样下去,说不准会因为情绪暴走而【走火入魔】。

    罗当机立断的打晕了对他毫无防备的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晕过去后,身上的气缓缓散去。

    这种轻易被情绪所掌控的表现,就是窟卢塔族的缺点……也正因为如此,窟卢塔族才会一直受人排挤。

    罗抱住酷拉皮卡显得颇为柔弱的身体,将酷拉皮卡抱到床上。

    看着昏迷中紧皱着双眉的酷拉皮卡,罗轻叹一声,想到了刚才酷拉皮卡念到的那个名字。

    “派罗,难道是那个……”

    罗联想到了照片中那置放在十对火红眼中间的孩童脑袋。

    那个脑袋很完整,被保存在液体中,可以清楚看到一双睁开的火红眼。

    也许,这个脑袋的主人就是酷拉皮卡所说的派罗。

    仅是看着火红眼,一般是无法看出眼睛的主人是谁,可那个脑袋却不一样,完整保存下了相貌,所以才给酷拉皮卡带来直观而剧烈的冲击。

    在看到酷拉皮卡有如此剧烈的反应后,罗反而不后悔将照片拿给酷拉皮卡看了。

    有了第一次的心理准备后,不至于在以后亲眼看到眼睛和脑袋的时候彻底失去冷静。

    罗就站在床边,低声自语道:“卡丁国吗……”

    想要知道关于卡丁国的更多底细,目前有两个选择。

    一个是直接去黑岩家族的据点,用纯粹的武力去镇压,另一个是从比杨德那里问出来。

    无尽的黑暗之中,突然亮起了一道微光,那是微弱的烛火。

    【酷拉皮卡,我们之所以想去外面的世界,是因为读了D.猎人对吧?】

    【因为我们也想经历那样的冒险,尽情而随心所欲探索着外面的世界,对吧?】

    【嗯,没错!】

    【所以啊,酷拉皮卡,和我做个约定吧!】

    【……】

    【等你回来的时候,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嗯,我答应你,等我回来哦!】

    摇曳的烛火中,一个挥手道别的身影隐约显现出来。

    呼。

    一阵冻骨的冷风吹来,灭掉了烛火,一切重归黑暗。

    酷拉皮卡忽然睁开眼睛,呆呆望着天花板,后颈处的痛楚在提醒着他先前发生了什么。

    “你醒了。”罗坐在床边,看着酷拉皮卡,说道:“抱歉,用上了点力气。”

    “我晕了多久?”酷拉皮卡说道。

    “不久,也才一个小时。”罗看了眼墙壁上的时钟。

    .........

    与此同时,一处研究室。

    由玻璃构建的隔离室里,有一个平台,上面躺着一具赤果果的男性尸体。

    尸体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长着许多淡绿色的壶状硬壳物,分散得不算密集,但眼睛、鼻子、嘴巴这三个地方却扎得满满的。

    玻璃隔离室外,数名身穿防护服的人坐在仪器设备前,操控着机械手臂,采取着尸体上的壶状硬壳物。

    若在学术界里指明这个壶状硬壳物是一种未知病菌的产物,恐怕会引起一阵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