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一剑破道 > 第五百五十章 惊变

第五百五十章 惊变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整理好自己的战利品后,战晨就迅速进入了打坐修炼状态,可是到了夜间,他的门又被敲响了,不得不暂时结束了修炼,站起身来,出外将院门打开,却发现是庄晓蝶站在外头,此刻她的脸上爬满了红晕,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战晨见此心里就明白了个七七八八,大概是师姐想要了,脸上顿时也变得尴尬起来。毕竟二人的亲密关系才刚开始,这方面的需求肯定要比较多。

    “我可以进来吗?”庄晓蝶低声问道。

    “快进来吧!”战晨一把将师姐拖进了院子,不一会儿两人便在屋中缠缠绵绵,一阵云雨过后,庄晓蝶伏在战晨怀中,眼中迷离无限,喃喃道:“战晨,我真觉得自己还在梦里,像我这样的女人还能得到幸福吗?”

    战晨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耳语道:“师姐,我就是被你那充满正义感的傻劲儿给迷住了,不可自拔,我可不比那群红尘中的凡夫俗子,晓得你可是一件稀世之宝呢!”

    庄晓蝶被他说得是羞涩难当,狠狠地赏了战晨一个大白眼仁,然后就将他反身压下,满是不爽地说:“行啊,战晨什么时候我就变成了你的东西了?叫你刚才一直欺负我,该轮到我们女人翻身做主了!”

    “别啊!师姐饶命!”战晨假声哀求道。

    不一会儿,屋中就再次充满欢声笑语以及春意黯然……

    从此之后,战晨原本灰白的修炼生活便增添了不少桃红的色彩,开始多姿多彩起来。不过有时候,庄晓蝶还会有些担忧,会问他:“战晨,我们经常这样来往,会不会对你的修炼进度产生影响?”

    而战晨每每总会一笑置之,幸福地说:“师姐呀,修炼、强大固然重要,但我更看重跟心爱的人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这些时间在我的修炼生涯中真是太少太少了,每一滴都成为我珍贵的回忆!”

    然而平静放松的日子总是太短,过不久除魔小队的人就陆陆续续地回到了樊春城,他们虽然取得了丰硕的战果——歼敌近千人,基本肃清了盘踞在樊春城周边的零散尸魂宗余孽;但同祥也献出了巨大的牺牲,每个小队几乎都是十人只剩下五人,甚至有些队伍也像第七除魔小队一般,仅余下二三人而已。而战晨所在的第八除魔小队反而成为了战绩最为卓越,成活率最高的一个小队(小队成员仅阵亡两人),其功劳自然大部分要属于战晨,至于朱彪那个魔修,战晨在陈彬等人回来以后就没再见到过,他的命运可想而知。

    现在余下的那些魔修都集中在像广通镇这样的大型城镇之中,都是难啃的硬骨头,让除魔小队损兵折将的主要地方,该轮到长老级的除魔小队出手了,徐畅和马荣各带五人,分赴这些地方,对敌人进行最后的扫荡。

    正当扫魔行动一路高歌猛进之时,变故却突然降临,这一日,庄晓蝶又匆匆敲响了战晨的院门,但可并不是为了卿卿我我,一边敲还一边喊道:“快开门战晨,出事啦!”

    “来了,来了!”战晨小跑过去,将门打开,纳闷道:“师姐,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瞧你急的。”

    “是我们的师傅出事了!”庄晓蝶一语惊人。

    “你是指梅——”

    “是的,快跟我来!”庄晓蝶一把抓过战晨,二人就匆匆朝城主府议事大厅的方向冲去。

    到了议事大厅,战晨就看见不仅是刘建、徐畅等一众长老守候在了那里,还有不少弟子在那里围观。分开众人,战晨和庄晓蝶就看见梅晴双眼紧闭,倒在一副担架上,浑身的衣服上都是血迹,恐怖极了,而李琼已经在一旁,抓着她的手臂在抹眼泪了。

    不仅仅是梅晴,在他一旁还有另外四副担架,每个担架上都躺着一名长老,可是除了梅晴之外,他们已经全然没了气息,显然已经死去多时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是谁伤了师傅!”战晨惊怒道。

    一旁的李琼站了起来,说道:“晓蝶、战晨,你们来了吗?”

    “李师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听说师傅受伤归来,没想到会伤得这么重!”庄晓蝶也问道。

    李琼摇了摇头,说:“具体情况我也——”

    就在这时,徐畅走上前来,高声朗道:“好了,大家静一静,死者需要安息,伤者同样需要静养!”经他这么一说,大家都暂时安静了下来,他又转过头对应晓蝶、战晨等人说到:“放心吧,我与刘长老已经给梅晴长老检查过了,她只是受了点儿皮肉伤,但并未伤及根本,没有生命之虞,只需要恢复一下就会好起来的。”

    战晨等人听他这么一说,也留时放下心来,但随后战晨又不禁好奇地问:“徐才老,那么我的师傅如何会昏迷?”

    徐畅答到:“我看她更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或是惊吓才变得这样,你们知道吗?我们是今天凌晨才发现你师傅回来的,据守卫城门的人说,当时她浑身是血,目光呆滞,到了城门口就倒在了地上,守城的人赶紧把她给带到了这里,而她只是从储物戒中放出了包括马荣长老在内其他四位长老的遗体以后就昏死过去了,直到这时候还没苏醒过来的迹象。”

    战晨看着倒在地上的五人,喃喃道:“怎么会呢?马荣长老可有仙元高阶的修为,牺牲的其他三位长老也有仙元中阶的修为,师傅修为反倒是他们之中最低的,五位长老联手应该什么强敌都不惧,为什么最终只有师傅一人能活着回来呢?”

    徐畅叹了口气,说:“唉!这也是一直困扰我们的地方,现在恐怕也只有静静等着你们的师傅苏醒过来,这个迷才能真正有答案。”

    之后,刘建一众长老便将众人遣散,并在整个樊春城实施高度的戒严,街头上的人都议论纷纷,谈魔色变,长老级除魔队的一支几乎全灭,使得全城都笼罩在了一种未知的恐怖气氛中。

    下午,刘建就在城郊为阵亡长老们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并承诺回去以后要向正道同盟高层禀报,追授他们为英雄。至于梅晴则被安排在城主府中静养。

    而战晨、庄晓蝶和李琼三人因为是梅晴的徒弟,也被允许出入城主府。且说三人在老师静养的房间的门外足足守候了三日,才等到了梅晴的苏醒。这自然也惊动了刘建和徐畅等头老,一众人都集中到了她身旁。

    刘建长老率先问到:“梅长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能跟我们好好说说吗?”

    梅晴低垂下了眼帘,目露挣扎之色,似乎还沉静在巨大的恐惧之中。徐畅在一旁安慰道:“别慌,你已经安全了。”

    好半晌,她似乎才缓过劲来,轻启朱唇,娓娓道来:“事情是这样的,马长老带着我们一众五人赶赴黄龙城去消灭那里的魔修,一开始都进行得很顺利,我们杀死了将近千名尸魂宗弟子,包括两名长老级的魔头,然而,就在我们要离开时,一个青年男子突然出现了——”说到这里,梅晴的双眸又露出了害怕的神色,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以至于无法再叙述下去。

    “别急,慢慢说,那男子到底长得什么模样?”刘建在一旁说道,显得很有耐心。

    过了一会儿,梅晴才平复了自己的感情,继续说下去:“他显得瘦削英俊,皮肤特别白,眉毛修长,长着一双三角眼,眼睛冒着一股邪魅,鼻梁高而笔挺,嘴唇很薄,手上带着一把折扇,身边还跟着三个污秽的女人。”

    战晨注意到梅晴说到“女人”时,眼中闪过深深的厌恶。

    “那三个女人,个个衣不蔽体,脚下垫着一种鞋跟很高的鞋,连私密的地方都没有完全遮住——简直不堪入目!”梅晴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鞋跟很高的鞋?”战晨不由想起了过去殷媚如就很喜欢穿一种叫做“高跟鞋”的鞋子,这种鞋子在那些女魔修间显得特别流行,可以将女子身体的姣好更加突出起来,勾起男性的欲望。

    一想到殷媚如,他的心神不由一荡,说实话殷媚如穿着火红旗袍,脚下垫着高跟鞋的模样,真叫人欲罢不能……世间没有一个男人可以抗拒。

    然而很显然,这种装扮在严谨古板的梅晴眼中就是十恶不赦的。

    “就是那个男人,杀了马长老等人,我们虽然竭力反抗,但所有的攻击对于他来说都没有任何效果,甚至连他的衣角也碰不到一下,而他只是一招,就将我们全部击倒,之后我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怎的,梅晴说到这里眼中闪烁了一下,声音也不由地小声了许多,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接着又听她继续说道:“等我醒来之时,发现马长老等人已经死了,独独我一个人活了下来,但是身上还带着伤,我将马长老等人的遗体收拾好以后,就星夜赶回了樊春城,之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她的话已经说忘了,可大家却陷入了深深地思考,凭梅晴所诉说的那些信息,根本不能确定那个青年男子是谁,不过这个人肯定与尸魂宗有瓜葛。

    半晌之后,刘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问了一个一直困扰自己的问题:“梅长老,还有一件事我很费解,为什么只有你的身上满是伤口,但其他死去的那些长老身上却都只有一处致命伤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