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小幸运 > 35.第三十五章

35.第三十五章

作者:一碗麻辣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看对方态度谦逊, 童昭也点头打招呼,只是让她有些奇怪的是,他为什么要说他是谁,老实说, 她一点不关心席家。

    “你好,你们是来接他出院的吗?”

    想着都要过年了,而且席家大本营也不在这里,童昭觉得这两个人应该是来接席梁的, 可惜, 她这回又猜错了。

    “不是, 大伯说了, 哥哥身体没好, 今年就先别回去了, 所以派我来看看他。”

    席聿知道,如果席梁想回去过年, 两天前肯定就想办法出院了, 现在这样一直赖在医院不肯走, 肯定有问题。

    童昭表示真的看不懂这一家人,她的目光落在了席聿身后的那个小姑娘脸上, 因为对方也一直在盯着她看。

    “她是…”

    “我未婚妻!”

    听到席聿的这句话, 童昭愣了,席梁笑了, 张怡炸了。

    “谁是你未婚妻, 滚一边去。”

    说着, 粗暴的推开面前的男人,挤到童昭面前来。

    “医生姐姐你好,我叫张怡,是…是他们家邻居,姐姐你怎么称呼?”

    看着面前这个明显还未成年的小丫头,童昭表示看不懂他们这个奇怪的组合。

    “我姓童,是席先生的…主治大夫。”

    最后几个字,童昭说得莫名心虚,她是个外科医生,现在却天天来关心内科的病人,席梁原来的主治医师,已经把他这个病人划给童昭了。

    “姐姐,席梁哥哥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

    “如果你们路上可以不让他再发烧,他现在就可以出院,回去之后注意饮食和作息,不抽烟、喝酒,按时吃药也能保证节假日期间不生病。”

    现在席梁已经好的七七八八,最近这两天在童昭的严加看管下,也没再出现突然高烧不退的情况,身体的机能也在恢复,所以她也想把这个病人赶紧送走了。

    只是,让童昭再次意外的是,面前这个小姑娘也并没有她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热心肠。

    “这么麻烦啊,那还是让他待在这里吧,我们俩不会照顾人,万一席梁哥哥在飞机上发生点什么意外,我们可担待不起。”

    现在,童昭真的相信这俩是情侣了,而且真的是未婚夫妻,说出来的话简直如出一辙,她下意识的看了眼席梁,想知道这个男人在席家到底有多不受待见。

    知道这两个人真的只是来看看,晚上就坐飞机回B市之后,童昭就不打算和他们废话了。张怡和席聿也大摇大摆的坐在椅子上,看席梁被虐。

    “妈耶,以后我可不要生病,你看他身上插了多少东西,不是就一个感冒吗?”

    席聿听完捂住了张怡的眼睛,“那就别看了,你不是说没来过Z市吗,我带你到处走走。”

    说着,席聿就像抱小孩似得把怀里的人抱了起来,在童昭诧异的眼神里,淡定的走了出去,他知道席梁的身上为什么要安装那么多仪器设备,明明是一个感冒,但是对于席梁那种肺部曾经被打穿的男人来说,也是一场浩劫。

    “他…真的是你弟弟?”

    “堂弟,我二叔家的孩子。”

    童昭摇摇头,一言难尽的看着席梁。

    “你…过年真的打算一直住在医院里?”

    席梁点头,脸上写着“为什么不呢”

    “你是不是明天要开始放假了,放假前能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吗?”

    那天童昭把他的东西都拿走了,就差连手机都不给他留下,每天在病房他就只能看看《党章》,这还是问一个医生借的。

    见席梁这么着急拿回那些不利于养病的东西,童昭忍不住凉凉一笑。

    “我当初说过了,你什么时候出院,我就什么时候给你。你要是真的那么急,就让你弟弟给你办出院手续,回家之后好好养病。”

    说完,她又拿着自己的东西走了,到门口的时候,童昭回头看了他一眼。

    “我明天不放假,你如果需要办手续,我随时都在。”

    中午,童昭正在办公室吃午饭的时候,听见了敲门声,擦了擦嘴让对方进来,却没想到推开门的是上午在席梁病房见到的那个小丫头。

    张怡笑嘻嘻的走进来,先瞟了一眼童昭面前的外卖盒子,有些惋惜和同情的说。

    “姐姐,你中午就吃这个啊?都是地沟油,还加了那么多的色素。”

    童昭原本觉得今天这酸辣粉味道不错,可是在听完张怡这话之后,瞬间想找个洗手间吐一吐。在没工作前,童昭也几乎不吃这些东西,只是工作后经常加班,午休吃饭的时间特别短,病号餐也不好吃,于是就和大家一样,走上了点外卖这条路。

    “其实…还好,你找我什么事?”

    把手背在身后的张怡眨了眨眼,笑着对童昭说。

    “我和席聿刚才出去买了午饭回来,想请你赏个面子,一起吃顿午饭,就当是谢谢你这么多天对席梁哥哥的照顾。”

    不知道为什么,童昭总觉得照顾这个词肯定是张怡和席聿自己YY出来的,要是席梁肯定不觉得她是在照顾他。

    “不用了,我这都快吃好了,你们去吃吧。”

    猜到了童昭会拒绝,张怡热情的贴上来,挽着童昭的胳膊,指着外卖盒子说。

    “姐姐,你这碗里还有这么多呢,怎么可能就吃好了。我们刚好买了四人份的,你也一起来嘛。”

    说着,张怡就拽着童昭往外走,童昭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力气这么大,差点就被她拖出了门。

    “我真的不用了,你们自己……”

    “姐姐,你就给我个面子嘛,易水居的餐不好订的,浪费了可不好……”

    原本还有些顽抗的童昭,在听到易水居三个字之后,心里就彻底动摇了,和易水居的东西比起来,她刚才吃的酸辣粉真的就成了一张元素周期表。

    到了病房后,童昭发现完全不是张怡说的那回事,高级病房里的那张餐桌上摆满了玉盘珍馐,这不是四人餐,这是一桌满汉全席。

    张怡把一脸懵逼的童昭按在椅子上,然后给她拿了筷子,自己则跑到席聿那边坐着,一张方桌上,童昭和席梁坐在同一侧,对面的是席聿和张怡。

    吃饭的时候,童昭心里是一万个后悔,后悔自己刚才立场不够坚定,不该被馋虫勾到这里来,她和席梁两个僵硬的坐在一起,和对面默契、甜蜜的两个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姐姐,今天是情人节诶,你晚上到哪里去玩。”

    只想好好吃顿饭的童昭,压根没想到张怡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一不小心就呛着了。正当她低头咳嗽的时候,身边的男人把杯子递了过来,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

    “童医生还是单身,你个小孩子好好吃饭,不许胡说八道。”

    看着童昭咳红的脸,张怡瘪瘪嘴心里有些不开心,她哪能想到那么多。

    喝完水之后,童昭发现手里的杯子不是自己的,因为她的杯子还在桌子上放着,再往旁边一看,席梁的杯子没了,顿时脸又烧了起来,不动声色的把杯子放回去,冲他摆摆手。

    “没事,我没事,你吃饭吧。”

    害怕张怡再说一些奇怪的话,童昭就没敢再喝汤,吃完饭之后,道了谢就迫不及待的离开,像是背后有什么野兽在追一样。

    童昭跑掉了,可饭桌上的人还没散。

    “席梁哥哥,你觉得这个姐姐怎么样?童家啊,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看见张怡把童昭叫上来吃饭,席梁就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

    “你期末考试考了多少?”

    “满分啊,期末考试我一般都是先做完卷子再睡觉的,期中考试可以先睡觉再考试。嗯,咱们还是来说说你的问题。”

    “我?我有什么问题,你们俩吃完饭就赶紧回去吧,和他们说一声,今年我要留在这边,也别再派人来看我了,麻烦。”

    席梁的这种不耐烦,被张怡解读为——心虚,于是她踢了踢身边的席聿。

    “看出来了吗?你哥在努力转移话题。”

    “看出来了,妈说你之前和这个女医生相过亲,所以你现在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说着,席聿把手里摆到了席梁面前,上面是母亲发过来的资料,童昭的资料,刚才他一直低着头,就是在弄这些东西。

    十二月初,童家老爷子的身体终于彻底康复,爷爷出院那天,童昭站在马路边上,看着车队消失在车流中,长长的出了口气,心想这煎熬的日子,可算是结束了。

    最近,每天来看爷爷的人络绎不绝,其中有一小部分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来看她童昭的,大概是都知道她工作忙,所以母亲就干脆把医院当成了相亲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