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小幸运 > 30.第三十章

30.第三十章

作者:一碗麻辣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就是交代下面的人去办的, 特意给你挑了个居中的位置, 怎么了?”

    没从母亲的语气里听出任何端倪, 童昭咬咬牙, 打算就当这是真的偶然。

    “没…没事, 音乐会已经结束了, 我一会儿去找童蕾,今天可能就不回家了。”

    挂断电话之后,童昭看着周围花池里枯萎的植物长长的叹了口气。

    好不容易休息一天,童蕾表示并不欢迎童昭的到来。

    “你来我家做什么?又和他们吵架了。”

    听到这么不吉利的话, 童昭给她甩了个白眼。

    “没有, 我们也不可能经常吵架, 只是懒得回去就来你这里了。”

    “那你自己玩吧,我要去补觉了。”

    说着, 童蕾就起身往卧室走, 童昭看了眼手表,皱着眉头提醒她时间。

    “现在都中午一点了,你还睡?”

    “昨晚整理文件到三点, 你别来烦我。”

    童昭闻言, 掐着指头算了一下,发现就算是三点才睡觉,现在也已经快十个小时了, 她赶紧放下杯子跑过去拦住了童蕾的去路。

    “我有件事, 想咨询你。”

    看着被童昭堵死的门, 童蕾瘪瘪嘴双手抱胸又走回沙发边, 坐下后翘着二郎腿抬抬下巴,一副谈判的姿态看着童昭。

    “你了解席家吗?”

    那天哥哥的电话,到底还是给童昭心里埋下了一个种子,她平时不怎么参与社交活动,对这边的几个家族了解都不多。

    “席家?B市的那个?”

    “B市?不在咱们这边吗”

    “席家本来就不在咱们这边,只是席家的长房长孙——席梁,这么多年一直在Z市发展的而已。他和你哥哥算是老对手,几个月之后,会开了,他们俩一个留下,另一个被发配到下面去。”

    “有这么严重吗?”

    见童昭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童蕾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

    “你觉得呢,椅子就一个,怎么可能坐得下两个人?一山不能容二虎,没听过吗?”

    教育完童昭,童蕾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怎么会问我这些?你平时不是连新闻都懒得看吗?席家,你有朋友?”

    “没有,只是前一阵子和席梁相过亲,最近又老遇到他,昨天我哥又突然打电话来说让我离席梁远一点,我搞不清楚状况,所以来问问你,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整个童家,童昭最信任的就是童蕾,虽然她们姊妹俩的关系并不是特别融洽,但她相信童蕾是唯一一个不会算计她的童家人。

    “相亲,你妈妈疯了吗?让你和席梁相亲。”

    看着激动地突然站起来的童蕾,童昭眨了眨眼睛,脸上有点害怕。

    “怎…怎么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席梁是席家派到Z市的先行军,你妈妈竟然还让你和他相亲,到底是想用你这个傻子去套住席梁那头狼,还是想把你当礼物送给席家表示诚意。”

    童蕾的话说得有些重,一时间,童昭就蒙了,她真的没想过那么多。

    “真的有那么夸张吗?不过你放心,我们互相都不来电的,我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我。”

    童昭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没有把当年席梁救过自己的事告诉童蕾,生平第一次,她对童蕾有了保留。

    “那就好,以后离他远一点,你哥哥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你。”

    之后,童蕾又花了点时间,给妹妹科普一番Z市最近的风向,让她自己有个心理准备,哪些人不能接触,哪些家族该疏远,听得童昭最后头昏脑涨的离开了。

    想到童蕾暴跳如雷的样子,童昭又忍不住拿出了手里的票根,回忆起那天相亲回家后,母亲说起席梁的样子,现在她已经分辨不出来,当时母亲是不是故意为之,但如果母亲当初不说,她肯定永远也想不起来,席梁对她有救命之恩。

    在忙于工作的日子里,时间总是走的特别快,一转眼就到了春节前夕,不少同事都在说着回家过年的事,童昭漫不经心的整理面前的文件,给它们分类准备存档。

    “童姐,能不能帮个忙?”

    看着紧张兮兮的护士,童昭一头雾水。

    “帮什么忙?”

    想到同事们的给自己的建议,护士为难的咬了咬牙。

    “我们那边来了个病人,我们搞不定,想请你去帮个忙,可以吗?”

    看着护士小心翼翼的眼神,童昭心里叹了口气,心想肯定又是遇到哪个脾气不好的领导了,每次有这种事她们都会来找她,久而久之,童昭也都习惯了。

    “你等我一下,我把这个锁柜子里。”

    护士点点头,殷勤的帮她把面前的资料抱起来,锁上东西童昭就拿着本子和护士往外走。

    “具体什么情况,是不肯吃药,还是不肯住院休息。”

    “都有!”

    听护士这么回答,一时间童昭心里火冒三丈,当医生的,最讨厌的就是不听话的病人。

    板着脸的童昭推开了病房门,先看见被举起来的蓝色塑料文件夹,至于人,完全没挡住了。

    “这位病人,请您……席…席先生?”

    她话还没说完,那个不听话的病人就抬起了头,四目相对的瞬间,童昭有一种被雷劈了的感觉,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旁边的护士,那犀利的眼神吓得护士直接往后退了半步,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席梁自然也是看见了她的小动作,放下手里的一摞文件,笑着和她打招呼。

    “童医生,你有什么事?”

    原本气势汹汹的童昭,在看清人的时候,瞬间就气短了一截。

    “我们的医护人员反应您不好好接受治疗,希望您能配合我们医院的工作,谢谢!”

    “我不是已经输液了吗?”

    说着,席梁抬了下自己的左手,由于抬得太高,血液都直接倒流了,看得童昭心头一紧。

    “您是重感冒,现在还发着烧,光是输液不够的,我希望您能放下工作专心养病,争取早日出院。”

    童昭发现席梁感冒的次数远高于一般男人,而且每次都是发烧到影响正常工作生活才送到医院,来了医院之后人刚清醒,又会开始工作,简直堪称不要命。

    席梁低头看了眼面前的文件,不情愿的合上笔,把东西递给自己的助理,助理接东西的时候就感觉额头只冒汗,一抬头就对上童昭那种萃冰的眼神,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得罪人的。

    “这样可以了吗?”

    童昭点点头,转身就往外走,出来之后把提心吊胆的护士揪到一边。

    “以后,如果是这个病人…就不用来找我了,你们要是搞不定……搞不定,也别来找我,我先回那边了。”

    说完,童昭丢下呆若木鸡的护士,拿着自己的东西往电梯口走,自从那天听完童蕾的话之后,她就不想再和席梁有任何接触,因为她不想被人当做礼物,联姻是互相牵制,但是送礼就完全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

    童昭她们离开后,席梁的助理一脸为难。

    “这些…我先带回去?”

    “放这里吧,我休息一下,起来之后就看。”

    席梁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尤其是在医院这种地方,除了工作,他别无选择。

    “可是…大夫刚才说。”

    “没事的,我身体一直都这样,把东西放下你回去吧,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

    助理左右为难,但又不能逆了席梁的命令,只好把东西都留下,走之前还叮嘱他好好休息,席梁点点头,算是应承了下来。可助理知道,他根本没往心里去。

    “妈,我那边还有事,爷爷这边你们多留心,一会儿就该让他休息了。”

    看着每天来来往往的人,童昭都有些担心老爷子的身子吃不消,平时老将军深居简出,旁人想来拜访都找不到门路,现在终于是有个正当的理由了。

    “好,你去忙吧,有事会叫你的。”

    见母亲都把心思放在了爷爷身上,童昭点点头眼中难掩失望和落寞,抱紧自己的本子离开。

    出了病房没走多远,看见一个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男人。

    “席先生,你也是来看我爷爷的吗?他在……”

    童昭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席梁在摇头。

    “不是,我是来医院拿点药,最近天气不好,嗓子有些不对劲。”

    说完,席梁还偏过头轻轻的咳了一声,童昭看见他手里的那一袋药,动了动鼻翼,闻到了一股让她这个医生恼火的味道。

    “如果嗓子不舒服,那就把烟先停一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