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戎先生的失恋日记 > 第七十一章 尾声

第七十一章 尾声

作者:戎逸陈柯尧小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种称谓越是郑重其事地说越是让人不好意思。

    戎逸在心里念了一百遍,奈何到了嗓子口整个人都僵硬了。他低头看了看那几张之前偷偷找了好久如今终于到手的信纸,然后说道:“……不用你念,我自己看。看完再说。”

    他说着背过身低下头,把争抢中被捏的满是折痕的信纸小心翼翼展开,接着发现那几张纸被陈柯尧方才翻得顺序全乱了。

    正打算整理一下,戎逸突然被身后的醉鬼抱住了。

    陈柯尧双手搂着他的腰,在他裸露的后颈上亲了一下,然后贴在他耳边说道:“宝贝我爱你。”

    戎逸瞬间觉得自己手里的信纸都快跟着一起烧了。

    离得那么近,隐隐约约能闻到从他鼻息间传来的一丝若有似无的酒味儿。特别特别淡,让人下意识想要调侃一下他糟糕的酒量。

    戎逸暗搓搓想着,就他这样子,有什么资格嘲笑自己当初喝多了把套套当糖嚼呢。

    但他现在没有这个余裕了。

    因为伴随着那淡淡酒精气味一起通过空气涌进戎逸肺部的,还有另一种更浓郁得多的味道。

    那味道来势汹涌却也温暖柔和,使人感到舒适,也给人带来比酒精更强烈的悸动与燥热。

    “你、你干什么呀……”戎逸觉得自己快结巴了,“你胃都不舒服了,还喝了酒,这么闹想胃出血吗?”

    他当然也想和陈柯尧卿卿我我,但他现在更担心陈柯尧的身体。

    戒指都带上了,何必急着这一时半刻。

    可陈柯尧和他完全不是一条心。他在戎逸转过身来想要推开他的时候收拢了手臂,把人牢牢箍在了自己怀里,接着又凑过来继续亲他的脸。

    这种事儿,理智上知道不好不行得赶紧停,感情上偏偏喜欢得很。陈柯尧不是莫昱飞,他是虽然还没标记但已经被戎逸在心里盖过了章的alpha。戎逸对着他,拒绝不了。

    陈柯尧永远都不可能强吻他。

    但戎逸如今回应的也不是很专心。他在唇齿缠绵间不敢闭眼,忧心忡忡怕陈柯尧的胃会在这样的接触中突然造反。

    陈柯尧却完全没这迹象。

    他垂着眼睫,眉头舒展,看不出有任何不适,专注又沉醉。

    “好甜,”他终于睁开眼的时候,嘴唇依旧紧贴在戎逸的唇角上,“你怎么这么甜,我头都要晕了。”

    戎逸其实也晕,但与此同时他依旧警惕:“不舒服?”

    陈柯尧笑着摇头:“怎么可能。”

    当他又一次吻过来,原本被戎逸捏在手里的那沓信纸终于撒了满地。

    .

    戎逸反反复复确认了好多次以后,终于发现了一件事。

    醉的稀里糊涂的陈柯尧根本没有任何“接受不了自己对omega产生想法”的意识。他现在诚实而又坦荡,毫不掩饰自己对戎逸的亲近意图。

    戎逸在属于alpha的信息素包围下很快被亲得浑身都软了。陈柯尧不甜,也一样令人犯晕。他觉得有些站不稳,只能搂着陈柯尧的脖子把所有身体重量往陈柯尧身上压过去。

    这好像让陈柯尧特别开心。

    他在又一次接吻的间隙贴在戎逸耳边小声说:“是不是因为我还有最关键的事情没有做,你才不肯开口叫我?”

    戎逸胡乱点头,接着就被推倒在了床上。

    .

    其实这和他原本最憧憬的场景还是有些区别。毕竟陈柯尧明显不太清醒。万一他醒过来以后完全不记得,那可怎么办。

    但他现在哪还有纠结的余地呢。

    空气里属于陈柯尧的信息素气味早就把他彻底点燃了。

    陈柯尧一边亲吻他一边有些毛躁地解他的衣扣,因为反复失败而动作愈发粗鲁。

    戎逸看着觉得着急,于是说道:“我自己来吧……”

    可他才抬起了手,又被陈柯尧按了回去。

    他皱着眉,一副认真模样:“不行,亲手剥糖纸吃起来才更甜。”

    他真的醉傻了。戎逸哭笑不得:“我不是糖。”

    陈柯尧摇头:“你就是。”

    和醉鬼是不能讲道理的,只能随他去了。戎逸闭上眼睛,然后心中暗自想着。再这么磨磨蹭蹭,你的糖都快要化了。

    .

    在五分钟后,类似的句子从陈柯尧的口中带着略显惊讶的语气被念了出来。

    “我的糖是不是化了?”

    戎逸捂住了自己的脸。

    每一次被alpha的信息素影响自己的身体都会变成这副模样,他其实有自觉。以往抚慰自己时都尚且为此而觉得羞耻,如今被陈柯尧发现了,愈发脸烧得厉害。

    “……omega都是这样的。”他开始胡说。

    好在他的alpha也没有别的参考对象,很快接受了这个说法。他看着大一大片湿润的水渍,一副很开心的模样:“床都要被你弄湿了。”

    戎逸无奈至极,开口时因为羞耻和欲望调子都染上了哭腔:“你好烦呀……”

    陈柯尧还是笑。

    他又俯下身来亲戎逸的脸颊,然后说道:“我帮你堵住呗。”

    .

    那当然是堵不住的。

    两个人都毫无经验,又被汹涌的欲望推着不得不急切。陈柯尧还有点儿醉,在入口处磨磨蹭蹭,始终找不到地方进去。

    戎逸能清楚的感觉到那附近的皮肤被来回反复戳着摩擦了好多次,奇异的感受激得他起了一背的鸡皮疙瘩。有点舒服,却又远远不够,勾得人越发觉得渴望。

    “怎么这么滑呀。”陈柯尧小声嘀咕。

    戎逸想要调整位置好让他更方便地进入,奈何身体软成一片,想把下身仰得更高一些都做不到。迫于无奈,他只能小心冀翼伸出手,想去握住那个他迫切渴望的东西,好引着他赶紧找对地方。

    但其实他也做得不好。

    他的手指原本就抖得厉害,在终于触碰到后因为对方惊人的温度愈发感到谎乱。

    “嘶 ― 你轻点儿,”陈柯尧低声抱怨,“肯定是因为这儿太湿了才打滑。”

    没想到在这样的时刻还要被他惹得生气。戎逸一开口,眼泪都跟着滚了出来:“你真的好烦啊!”

    他说着抬手往陈柯尧胸口捶了一下。硬邦邦的,就和陈柯尧曾经说过的那样,捶的人手疼,他却不痛不痒。

    戎逸继续边哭边问:“你还能不能行了?”

    他问完很快就后悔了。大概没有alpha能忍受这样的质疑吧。

    都说第一次会特别痛。但戎逸当下只觉得那个地方涨得慌。

    充足的润渭使得陈柯尧的进入没有受到任何阻碍,而焦急等待了许久的地方终子迎来了满足,戎逸一瞬间连头皮都是麻的。

    omega 的身体真是不可思议。他刚才摸索的时候其实心里暗暗感叹过,第二性别造成的差异终归还是明显的。戎逸的身体以往只进过他自己的手指,尺寸天壤之别,带来的感受自然也截然不同。但就算如此,他也完整毫无障碍地接受了他的alpha。

    戎逸觉得只要在稍微缓上一缓,那个几乎就快要被撑破的地方就能逐渐适应了。

    但方才被质疑过的alpha并没有任何缓的意思。

    一进一出,那些自行分泌用子润滑的体液便被挤着大量往外涌,又沿着皮肤滴滴答答向下滑落。

    有点痒。但戎逸此刻却无暇顾及。

    他觉得特别难受,陈柯尧激烈又毫无章法的动作让他觉得自己的整个身子都被搅做了一团,交合处感受无比怪异。

    但又非常舒服。

    他在快感逐渐累积的过程中伴随着摇晃仰躺在床上,努力睁开眼看向自己的alpha。

    陈柯尧依旧皱着眉。他的脸上写着显而易见的欲望,与平日里的温软和顺截然不同。

    戎逸心想,那都是因为我。我正在和我爱的人**。

    这果然比接吻更让人感到沉醉,是他有生以来做过的最最幸福的事。

    .

    第一次结束得特别快,快到让人怀疑陈柯尧可能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自己解决过了。

    但好在戎逸原本就需要时间适应。

    身体上强烈的快感和心理的满足模糊了他的不适。一直到陈柯尧终于退出他的身体,他有错觉自己也被人抽走了一部分。

    那地方酸软的不像话。

    但与此同时,他又觉得特别舒畅。他躺在原地大口地喘着气,不想动弹。接着在最期望的时刻,他的alpha又凑过来主动亲吻了他。

    这个黏黏糊糊的吻一直持续到陈柯尧又一次把方才他搅得一团乱的东西抵到那个还希望能再休息一会儿的地方。

    戎逸边哭边摇头,可惜意见没有被采纳。

    而他的身体与他的意志背离,再次接纳的时候依旧欢欣鼓舞。

    于是他便也很快说服了自己开始享受。

    陈柯尧在期间询问过他的感受。

    他问,你难受吗?戎逸哭着点头。于是陈柯尧又问,那要停下吗?戎逸哭得更厉害了。

    他边哭边说:“你好烦,你专心一点吧。”

    陈柯尧亲了亲他的眼角,接着又问。

    “我可以标记你吗?”

    .

    戎逸在醒来以后恍惚了很长时间。

    房间里没开灯,一片昏暗。他分不清眼下的时间。可当他想要小心挪动身体去够床边的桌灯开关,身体立刻提出了强烈抗议。

    他有错觉自己的骨架都快散了。

    倒抽着气缓了好一会儿,他侧过头看向了依旧在他身边沉睡的那个alpha。

    陈柯尧和他一样赤身露体。被子只盖到他的背脊,大片肩膀的皮肤全都露在外面。戎逸伸手想替他掖好,却连这点力气都使不出。

    他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偷偷叹气,然后看着毫无所觉依旧睡得香甜的陈柯尧,又笑出了声。

    这个人现在真的是他的alpha了。

    他的身体被他留下了记号,从此以后,他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特殊的存在。

    他知道陈柯尧一直以来对这些都十分反感。因为信息素而产生的欲望,因为这样的欲望而进行的结合,在结合过程中意乱情迷的标记。在他的认知里,那些可能是这世上最糟糕的东西,只会给当事人带来无尽的痛苦。

    他甚至为此在作品里创造了一个没有第二性别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男性与男性之间的相爱如此艰难,可那对他而言却要比被本能绑架来的幸福许多。

    他只想顺着自己的心意活。

    但现在,这个倔强的alpha终于还是折在了自己手里。

    这个世界本来就没那么绝对,爱情这东西比信息素带来的本能更不讲道理。它如此蛮横,深陷其中的人都得认输。

    他想,等陈柯尧醒来,一定会为那些原本被他唾弃的东西而感到幸福的。毕竟,他不是因为信息素而对他产生欲望,而是因为对他有了欲望才控制不了自己的信息素。

    戎逸凑到他的脸颊边上,小心翼翼亲了亲。见他没有反应,又鼓起勇气,贴在他耳朵边上把他一直想听的那两个字念了一遍。

    念完觉得不好意思,又觉得特别高兴。

    兀自欢喜了一会儿,陈柯尧终于有了动静。他没睁眼,只是摸摸索索抬起了手,把戎逸捞进了自己怀里抱紧亲了亲,接着又睡死了过去。

    动弹不得的戎逸哭笑不得。

    然后他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陈柯尧酒醒以后可千万不能把这些经历给忘了。

    .

    陈柯尧确实都记得。

    他趴在床上,把枕头压在脑袋上面,不肯抬头。

    但与此同时,他还腾出了一只手,拽紧了戎逸不肯放。

    “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呀,而且在我面前就算丢人又有什么关系,”戎逸安慰他,“我又不像你,会反复把你朗读情书的事情拿出来嘲笑。”

    “你这不就是在拿出来嘲笑!”陈柯尧闷在枕头下面呐喊。

    “……”戎逸舔了舔嘴唇,凑到枕头边上对着里面的鸵鸟小声说道,“你记不记得自己喝醉的时候还叫我宝贝呢?”

    枕头底下一片寂静。

    戎逸愈发得意。他掀起了一半枕头,也把自己的脑袋塞了进去,就贴在陈柯尧的边上,然后用悄悄话般的音量语气问他:“那你现在还想不想听我叫你老公啊?”

    陈柯尧十分不自然地动了动。

    “啊,我这已经叫了吧。”戎逸说。

    他觉得自己心态有点儿神奇。昨天陈柯尧特别坦荡的时候,他就特别不好意思。现在陈柯尧羞耻到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立场转换他居然变得坦荡起来了。

    “老公,”他凑在陈柯尧耳朵边上,“亲我一下呀。”

    陈柯尧终于侧过头来,然后亲了他不止一下。

    一直到又一次被他压在身体下面,戎逸才后知后觉开始慌张起来。他怕陈柯尧现在失去了酒精的麻痹又会产生不适,又担心若是出言提醒,原本已经没这个念头的陈柯尧会被迫想起来。

    而且,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回复到可以再来一次的程度。

    可惜,他的alpha和他有不同的意见。

    “你老公又硬了,”陈柯尧在他耳边说话的同时,非常刻意地往他下边顶了一下,“怎么办?”

    .

    戎逸觉得自己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是散开的,整个身子只靠皮肤连接着。

    他哪儿都酸,哪儿都使不上力,只能趴在床上瘫成一块饼。

    而昨天刚挂过水的陈柯尧却不知为何精神饱满。这真的很不公平,明明运动的时候陈柯尧才是更需要付出体力的那一个。

    但戎逸偷偷回忆了一下他终于看了还摸了的美妙**,又觉得释然了。

    有没有健身习惯差别真的太大了。相比之下,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空有身高的弱鸡。

    不过,原本他还偷偷计划着去买点儿小酒在家常备着,看来已经不需要了呢。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陈柯尧从床边捡起了那沓散乱在地的信纸,接着就开始团吧团吧想要丢进垃圾桶里。

    戎逸大惊失色,不顾身体不适就要扑上去和他争抢。

    “你干什么!我还没看呢!”

    “别看了,真的没什么好看的,酸溜溜的,”陈柯尧脸很红,“你饶了我吧。”

    “这是写给我的!信封上还有我的名字,就是我的东西!”戎逸大喊,“你还我!”

    “都捏成这样了,”陈柯尧还是不住闪躲,“没法看了。”

    戎逸终究身体支撑不住,追了两步腿软的不行,某个地方还产生了十分难以言喻的牵扯感,顿时步子直打哆嗦。

    陈柯尧见状赶紧伸手扶他。戎逸趁机把那团纸一把抢了过来。

    “算了算了,”陈柯尧抹了把脸,“你看就看吧,我……我去给你弄点东西吃,你再睡会。”

    他明显是为了躲避这尴尬时刻。

    戎逸也不勉强,被抱回了床上以后小心翼翼试图把那些纸张重新恢复平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