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戎先生的失恋日记 >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作者:戎逸陈柯尧小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故事后来的发展与戎逸所猜测的没有太大出入。

    毕竟戎逸自己也曾有过不少类似的经历。他理所当然的和一些同为omega的朋友走得特别近,并且心中一片坦荡。但总免不了有些人因为他的外表,潜意识把他当做了alpha,于是在朝夕相处中萌生了不一样的情愫。

    相较之下,陈柯尧要比戎逸更罪恶的多。毕竟他真的是一个alpha,而且是一个高大帅气的alpha。戎逸把自己代入了那位倒霉学弟,觉得面前这个看起来可怜巴巴的家伙简直是在造孽。

    就同戎逸经历过的那样,那个学弟理所当然的表白了,而陈柯尧理所当然的拒绝了。

    在听过陈柯尧的理由后,心有不甘的学弟说,你没试过,怎么知道自己真的没办法和omega在一起呢?

    “所以他想向我证明,我并不像自己说的那样,对omega的信息素没有感觉。”

    “然后他失败了?”

    “不,”陈柯尧说,“他成功了。”

    “……”

    “我当时真的很不知所措。我一度以为自己就算分化成了alpha也可以摆脱这样的本能,原来都是假的。我的身体确确实实会对着omega的信息素起反应,哪怕我对气味的主人没有半点想法。我居然有冲动想和一个完全不爱的人发生关系,那种感觉像是精神和**完全被撕裂了。”

    “然后你们就……”

    “没有,”陈柯尧摇头,“差一点吧。我当时太绝望了,满脑子都是岚姐小时候在我面前说的那些话。她那么多年的愤恨,痛苦,她被毁掉的人生,都要在我身上重现了。那明明是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下定决心一定一定不要踏上的道路。但没有用,我几乎控制不了那种冲动。我接受不了那样的自己,我觉得自己特别恶心。”

    “不是啊,”戎逸赶紧倾身向前,伸出手臂搂住了他,让他把额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你说反了呀。因为你的心特别干净,所以才会有那么强烈的罪恶感。而且最后你还是抵抗住了,对吧?”

    他说完,搁在他肩膀上的脑袋颤了两下,发出了尴尬的笑声。

    “我狂吐不止,”陈柯尧小声说道,“把他给吓傻了。”

    “呃……”

    “其实他之前就吓坏了,因为原本也没想到我反应会那么大,”陈柯尧浅浅地叹了口气,“那时候大家都年纪小,他应该也很快就后悔了吧。”

    “从此以后你闻到omega的气味就会吐?”

    陈柯尧抬起头,小心翼翼看他:“那个……说了你别生气。”

    戎逸皱眉:“又怎么了?”

    “医生说,其实当时这样的应激反应照理说在脱离那种环境以后不容易反复出现,我现在之所以这样,有可能是因为我一直在给自己心理暗示。”

    “什么意思?”

    “就是……这种应激反应会让我觉得很有安全感,”陈柯尧说,“我当时以为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喜欢上一个omega。所以,我潜意识一直在反复暗示自己,让自己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能有一个安全阀门。”

    “……”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这种毛病会给我带来那么大的困扰,”陈柯尧看着他,“戎逸,你是我人生中的意外。”

    戎逸说不出话。

    他又想亲他了,但又怕他还是会觉得不舒服。

    “但现在真的已经好很多了,”陈柯尧抓住了他的手,“我以前稍微想一想胃都能给吐出来。但你看,昨天晚上我在你那股甜腻腻的味道里泡了那么久,还是坚强地挺过来了。”

    被他这么一提,大段羞耻的回忆在戎逸脑中迅速复苏。

    “你昨天晚上……我睡着以后……”太过难以启齿,他说到一半声音就哑了。

    “我不是故意进来的,”陈柯尧也有些不好意思,“但再不处理一下我真的会死。”

    “……”

    “我也没乱看……”

    戎逸叹了口气。

    “那,你要摆脱这种心理暗示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么?”他问。

    还有半句话他没好意思说。连偷看一下都不行,太惨了,这样下去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亲手感受一下大胸肌呢。

    陈柯尧听完突然笑了。

    “其实我的医生之前就有提过,如果咨询的时候能把对象一起带去是最好的。”

    戎逸立刻点头:“好呀,下次是什么时候?”

    陈柯尧还是笑,但全然没有回答的意思,只是一直看着他。

    戎逸有些茫然:“怎么啦?”

    “我的,对象,”陈柯尧边笑边说,然后伸手指了指戎逸,“你。”

    戎逸脸一红:“怎么了呀,不是我吗?我们现在不就是……那个什么。我理解错了吗?”

    “没有,”陈柯尧伸手抱住了他,“我就是太高兴了。”

    “……”

    “人生的大起大落,”他说,“我前天晚上买不到机票的时候都快急得把自己头发拔光了。刷了半天好不容易见有人退了一张,落地时间还是见面会之后。火急火燎下了飞机,发现你不但没回酒店,连手机也关了。我当时觉得自己人生都快完蛋了。”

    “……”

    戎逸一言不发,伸手默默把他后脑勺的头发都揉得乱蓬蓬的。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有你房间的门卡?”陈柯尧突然问道。

    “房间都是你定的,你要动手脚还不容易。”

    “不生气?”

    一般而言,这种举动确实有点危险份子的感觉。但戎逸眼下只恨这人太过安全,怕是自己脱光了钻进他的被窝都不会发生任何少儿不宜。

    倒是陈柯尧,也许会吐得送医院。

    想到这儿,戎逸突然问道:“对了,那你和你那个学弟……”

    “后来就不怎么联系了。”陈柯尧抢答。

    “是不是因为那次的事惊动了双方家长,结果你们崩了,两边家长看对眼了?”

    “……”

    “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