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戎先生的失恋日记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作者:戎逸陈柯尧小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完整旁观了咪咪犯案现场的周砾呆住了。

    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对着刘源小心翼翼开口:“那是你的仓鼠?”

    刘源彻底沉浸在悲痛中,连他的梦中情人正在和他说话都没注意到。盯着凶手看了一会儿后,他突然把拖把高举过头:“我和你拼了!”

    周砾赶紧冲上前去:“别别别,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戎逸见状也立刻出手阻拦:“源儿你冷静点,人死不能复生……啊不对……”

    一边的秃子突然高声惊呼:“怎么公司里会有条蛇!”

    戎逸很难想象现在的刘源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

    这个痛失爱鼠的可怜男子一脸呆滞地看着周砾把黑蛇从地上抓了起来,然后装进了一个盒子里,全程都没吭声。

    身形落寞,满身萧瑟。

    相比之下,周砾显得十分惶恐。

    他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背后那个惨淡男子,脸上写满了心虚。等终于把他心爱的咪咪装好以后,他小心翼翼走到刘源面前,清了清嗓子。

    “……对不起,”他不敢抬头,偶尔往上看一眼又快速垂下视线,说话的同时一直在舔嘴唇,“我可以赔偿的。”

    刘源这时才算有了点表情。

    他微微皱起眉,苦着个脸,嘴张了老半天,最终只是摇了摇头。

    “算了,”他说,“这怎么赔啊,买来也就十块钱。”

    “我……我可以再去给你找一只?你给我照片,我保证找个一模一样的!”

    刘源憋了个特别尴尬的笑容:“不用了。其实我本来也不打算养了,今天带出来就是要拿去送给朋友的。”

    “……”

    “你那个东西,那么危险,”刘源说着指了指摆在一边装蛇的盒子,“看管的时候小心一点吧。”

    周砾猛点头。

    刘源转头看了眼戎逸:“我回办公室了。有事联系。”

    戎逸傻愣愣点头:“啊?哦。”

    刘源肯定是真的伤心了。

    戎逸离开前偷偷跑去他所在的办公区看了一眼,发现这家伙正趴在桌上看着面前装仓鼠的空盒子发呆。

    他身后,周砾苦着脸小声教育身子鼓出一大截的咪咪。

    “我没给你吃饱吗?你现在这样我还怎么做人呀!”

    咪咪看起来很满足的样子,团在盒子里一动不动,根本不做理会。

    “既然他都说算了,你就别太自责了吧,”戎逸只能安慰他,“毕竟这种事也没法挽回了。”

    “……我过意不去,”周砾说,“要是他干脆让我赔偿也就算了,现在这样我多尴尬呀!”

    “不然……”戎逸想了想,“你请他吃顿饭?”

    周砾愣了一下,接着用力摇头:“我不想和他吃饭。”

    “……”

    戎逸又回头看了眼沉浸在哀伤之中的刘源。

    惨,太惨了.

    戎逸虽然对咪咪依旧有几分胆怯,但在周砾的再三保证下,还是把它带回了家。

    周砾说,这蛇绝对不会主动攻击任何比老鼠更大的物体。会去吃小仓鼠,可能是因为他平时在家里也会用小白鼠喂它的缘故。只要别主动伤害,它绝对不会攻击人类。

    周砾末了还说:“你不觉得它圆溜溜的小眼睛很可爱吗?”

    戎逸看着它那时不时吐出的信子和身子上鼓出的那一大截犯罪凭证,实在是体会不了.

    周砾说,平时不用管它,放在背光的地方每天记得给它水就可以了。它既然刚饱餐了一顿,接下来几天就不会吃东西了。

    但戎逸把它放在自己的房间里后,实在忍不住要意识过度。好几次回过头,总觉得那双乌溜溜的小眼睛正在盯着他看,?得慌。

    于是犹豫纠结之下,他捧着盒子跑去敲了陈柯尧的房门。

    “我能不能把它放在客厅里?”

    万万没想到,陈柯尧和咪咪对视了一会儿后,突然倒抽一口冷气,接着连连后退,最后竟一言不发直接关上了房门。

    “家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他的声音很快隔着门传了过来,“我的天啊!”

    “……”戎逸茫然地看着紧闭的房门,“你那么怕吗?”

    “求你,别拿出来,把它拿走好不好,”陈柯尧把房门打开了一条缝,只露出两只眼睛“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先把它拿走!”

    “……”

    戎逸愣了一会儿,捧着咪咪回到了房间,然后开始爆笑。

    他觉得自己的心态也有些奇特。原本觉得这黑蛇看着怪渗人的有点害怕,可如今比下有余见过陈柯尧那惊慌失措的模样后,又觉得这小东西看起来还挺可爱了。

    那双圆溜溜的小眼睛,看久了确实有点萌。

    才刚把咪咪放下,背后就传来了敲门声。

    打开门后,外面站着一脸紧张的陈柯尧。这一次,他手上终于没提凳子。

    “你先出来,”他很警惕,“我们聊一聊,别把那个东西带出来。”

    “我们好歹也是室友关系对吧,你好歹也租我的房子对吧,”陈柯尧十分难以平静,在戎逸面前走来走去,“你想养这种东西怎么也该经过我的同意对吧?”

    “没有没有,我没有养,”戎逸猛摆手,“我替周砾临时照顾两天,周一就还他了。”

    陈柯尧闻言,终于深深地松了口气。

    “你就这么怕蛇?”戎逸忍不住复述了一遍周砾的话,“这种蛇没有攻击性的,不会主动咬人也……”

    “这不重要,”陈柯尧摆手,“但它是蛇,你明白吗?”

    “……”

    “我的天哪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戎逸一瞬间有点错乱。他觉得此刻的陈柯尧,可能有点像那些举报他的小朋友家长。

    而咪咪,就是无辜被举报的陈柯尧本人了。

    “只用外貌判断一个人是不对的。”戎逸教育他。

    “那不是人,”陈柯尧看起来很激动,“那是一条蛇!我的天哪,我的家里居然有一条蛇!”

    没办法沟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