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戎先生的失恋日记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作者:戎逸陈柯尧小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实在很难不让人进行联想。

    只是这帖太过在缺乏细节,考虑到这世界如此广大,类似事件不见得独此一家,戎逸还是不敢轻易对号入座。

    尤其是中间那洋洋洒洒大段人物描写,有点太过头了。戎逸自觉忽略性别确实长相端正,但也不值得被吹到这个地步。

    又看了一下发帖日期,就更犹豫了。

    正常要发这样的感慨,也该在事发后那几天才对吧?那个楼主发这贴的时候,他都在陈柯尧家住了两天了,有点对不上。

    看了看用户资料,那楼主第一性别那一栏填的还是“女”。

    而且,呕吐算是应激反应吗?

    于是整个综合起来,显得似是而非,让人完全无法判断。毕竟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世界那么大,还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一点也不奇怪。不过不管是不是,戎逸都忍不住想去回个帖。

    “你这不就是有病吗?有病就不能去治一治吗!”

    他为此特地注册了一个账号,结果点击回帖跳出提示要求他进行手机认证。他耐着性子收发了验证码,再次回帖又跳出提示得先完成论坛任务。根据提示设置完了头像和个人信息,不屈不挠的戎逸又一次回帖,跳出提示新用户二十四小时后才可以发言。

    什么垃圾论坛。

    戎逸气得关掉了手机浏览器,倒头睡觉。

    .

    第二天是周日,熬了夜的戎逸又一觉睡到了中午。

    走出房间的时候陈柯尧正在客厅里和人打电话。两人视线撞上以后,他对着戎逸点了点头,戎逸莫名紧张,没做理会就逃进了卫生间。

    虽然场外信息全都对不上,但果然还是忍不住会在意那帖子究竟是不是他发的。

    因为帖子里有个细节,戎逸特别在意。那人说,他接受不了的不是omega本身,而是对omega有感觉的自己。

    前天晚上在电梯里那一幕,戎逸酒醉之下记得不算很清楚,但确实是有印象的。醒来后不主动去提,不代表心里一点也不在意。

    他其实耿耿于怀。嘴上说着“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吧”的陈柯尧,不过是被他抱了一下居然能恶心到呕吐。这完全是对他自尊心的无情践踏。那之后这家伙说自己晕电梯,戎逸当然是不信的。

    但他也不想刻意拆穿,毕竟那就像是在打自己的脸。他当时也有想过,陈柯尧这个人骨子里其实还是挺温柔,抗拒不了生理上本能的厌恶,但还知道要给他留点面子。

    不过,若是那个帖子真的是陈柯尧发的,以上所有就都不成立了。

    陈柯尧当时的矢口否认,瞬间变成了一种掩饰。可能无关情爱,但至少在那一瞬间,他对自己产生了一些别的想法。

    当然,这都要建立在“那个帖子确实是陈柯尧发的”前提之下。

    .

    戎逸一口气挤掉了半支牙膏。

    他站在镜子前皱着眉头沉浸在思绪中不可自拔,一直到手上黏糊糊有些难受才意识到不对劲。

    把粘在手上的薄荷牙膏全都洗干净后,手指和手背上一大片皮肤都变得凉飕飕的。他在走出卫生间的时候下意识把那些部分贴在自己腰际的衣物布料上来回搓,接着发现还呆在客厅的陈柯尧正坐在沙发上低头捂脸两只手在自己脸颊上来回搓。

    他脸上伤口虽然结了痂,但毕竟还没彻底长好。戎逸见状有些担心,下意识开口问道:“你在干嘛?”

    陈柯尧抬头看了他一眼,接着“啪”一下大字型仰躺在了沙发靠背上,一脸生无可恋。

    “我被家长投诉了。”他说。

    “……啥?”

    “有家长投诉我,说一看就是个流氓,不能接受把自己孩子交到我手上。”

    “……”

    “别憋了,”陈柯尧看了他一眼,“要笑你就笑吧。”

    于是戎逸当场爆笑。

    陈柯尧皱着眉头一脸无奈看着他在那儿前仰后合,叹了口气:“我好冤,我这条疤怎么说也算是见义勇为的英雄凭证吧?”

    “那你们机构有向家长解释吗?”戎逸坐到了他身边问道。

    “解释了,好像还添油加醋了,说我是在路上为了勇救小朋友和歹徒搏斗才受伤的,”陈柯尧说,“但好像效果不太好。”

    被勇救的戎逸小朋友想了想:“……要不我现在给你去送面锦旗?”

    “不用,”陈柯尧苦着脸摆手,“我放假了。”

    戎逸一愣:“诶?”

    “不止那一个家长投诉,”陈柯尧唉声叹气,“好像那天还有几个家长结伴过来参观,本来都打算报名了,看到我,走了。”

    “……”

    “你要笑就笑,憋得脸都扭曲了何必。”

    “对不起,但……”戎逸捂着嘴,“噗……”

    “我现在看起来有那么吓人吗?”陈柯尧十分意难平的样子,“我照镜子觉得还好啊。”

    “……你想听实话吗?”戎逸问。

    陈柯尧很果断:“不想。”

    “呃……其实还好,也不是很吓人。”戎逸说。

    “你知道吗,”陈柯尧说,“那天有个小朋友,看到我以后当场哭了,不肯继续上课要回去找妈妈。”

    “……”

    “……都说了你要笑就笑。”

    戎逸赶紧摇头。

    虽然他刚才在一瞬间确实表情纠结,但并不是在忍笑。听起来确实很滑稽,可对于一心一意喜欢小朋友的陈柯尧而言,这件事的打击应该还是挺大的吧。

    他脸上的伤自己也占了不小的责任,戎逸难免还是会过意不去。

    陈柯尧从身边抓了个靠垫抱进怀里:“我本来是我们学校最受小朋友欢迎老师投票第二名。”

    心情刚严肃起来的戎逸当场又喷了。

    等陈柯尧斜着眼睛看过来,他强忍着笑意装模作样拍了拍手:“了不起了不起,陈老师真厉害。”

    “我本来真的很受欢迎的,”陈柯尧不知为何特别在意,“你不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