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听说我活不过十章[穿书] > 5.活不过三十章

5.活不过三十章

作者:醉书南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聂辛问他,相不相信前世。

    这句台词很耳熟,是原本属于那个重生者的,由他对聂辛发问。

    当时的聂辛在书中的回答是,我只知道人要活在今生,前世如何,与我无关。

    其它几个男主,要么背负着仇恨,要么地位超然、有着野心。唯有聂辛始终独行、孤身一人,这也让他看起来更加潇洒不羁、随性而为,没有什么能将他牵绊住的东西。

    至少在沈二少死之前,他一直是如此的。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会问出这种问题的。

    沈明渊困惑地微皱眉头,没有立即回答,视线长久地落在聂辛身上,试着找出眼前的人哪里出了问题,

    “聂大侠信这个?”

    “原本是不信的。”聂辛看着他,站起身来,朝着沈明渊靠近两步,看上去也是有些疑惑,“为何不叫我酉卿?”

    聂辛,字酉卿。

    沈明渊莫名其妙看他一眼,心想为什么要叫得那么亲切,我又不是原主那个傻白甜……聂辛这是知道了什么?

    不应该啊,聂辛要真是有原著中的记忆,怎么也不该是这个态度。

    他干脆也凑近了一步、只离他半步远,眯着眼似笑非笑,放软了声线试探道,“你想让我叫你的字?酉卿?”

    聂辛却是忽然偏过了脸,干咳了一声,不自然地澄清道,“我的意思是,没有人会管自己的护卫尊称姓氏,叫什么大侠的。”

    被沈二少忽然凑近,面容声音一瞬间和梦境重合,叫人晃神。

    很快,沈明渊又退了回去,重新拉开距离,“聂大侠担得起这个尊称,不必拘礼。”

    聂辛再看去,那人已恢复了一副客客气气的疏离模样。

    他看着,一句话再说不出,觉得心中骤然空落落的。

    还有点隐隐的痒,只要瞧见那张脸、那个背影,便生出抓心挠肺的不满足。

    梦中的沈二少善解人意、体贴温柔,对待他是不计回报、一厢情愿的好。他觉得有趣、新鲜,照单全收。

    眼前的沈明渊冷淡疏离、拒人于千里之外,不管他的死活,连看也似乎不愿多看他一眼,仅有的那点温和都给了亲人和佳肴。

    他是自鬼门关转了一圈活过来后,开始每夜都梦到沈二少的。梦境的真实感颇强,且是前后连续的,像是在透过另一个自己的眼睛,瞧着那个世界中沈二少与自己发生的种种。

    一夜又一夜,不曾停歇,直至前几日,梦中的沈二少在他伤好之时,对他表达了爱慕之心。

    聂辛觉得自己或许是中了蛊、发了疯,可梦境中察觉到的些许痕迹,如沈家的布局、沈二少的衣着习惯等等,却一一与梦中相同。

    唯一不同的,便是如今的沈明渊,不再痴迷于他。

    也许是对他没了情字,眼前的沈明渊并未亲自照料他的伤势,言行举止间也像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

    就在刚才的午睡小憩时,梦中的沈二少一次次贴在耳边唤他酉卿,催他醒来。

    他便被叫醒了,睁开眼,看到本该贴在身侧的人,远远站着看他,眼里尽是讶异与戒备。

    聂辛盯着人背影沉思,也许,自己会做这些离奇的梦,会和沈家的血统有关。

    传闻中沈家人本就有着未卜先知的本领,只是随着一代代的传承,每个子嗣的本领呈现方式不大一样,水平高低也有差异。

    既然沈明渊并不如传闻中那样是个半吊子,一见面就能叫出自己的名字,那么或许这个人身上,还存在着更多秘密。

    乌鸦嘴、扫把星之类的说法,或许只是个伪装。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想法,沈明渊走到拐角处,忽然回过头来,狡黠一笑,

    “聂大侠,当心上面啊,这树最近有野鸟筑巢,不宜乘凉。”

    说完就绕到他的视线之外,兀自去练习术法了。

    聂辛还未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便觉得头顶被什么砸中了,不很疼,他伸手去抓,抓着个叽叽喳喳的雏鸟。

    母鸟瞧见了,凶巴巴地飞过来要护崽,瞄准他头顶就要丢鸟屎,被他堪堪躲过。

    雏鸟趴在手心欢实得很,完全没有需要母鸟保护的模样,叽叽喳喳又往下跳,貌似正在学飞。

    聂辛的脸色越来越黑,再也不敢怀疑沈二少乌鸦嘴的功力。

    沈明渊成功拿主角一号做了实验,皮得很开心。一下午过去,花落水修习得小有所成,修为也有所提升。

    修炼这事,像是学乐器,打基础的时候枯燥无比,上手了以后逐渐自得其乐,厉害了还能拿去耍帅。

    沈明渊得了便宜,直接越过了打基础的阶段,上来就往着更高层修炼,加上刚穿过来不久的新鲜感未退,一下就沉浸其中。

    后果,就是忘了掌握好一个度,不小心脱力了,浑身虚软得厉害,仿佛游了三百里地不知疲惫的小傻子,上岸后就懵逼了。

    这样的失误,往往只有初学者和急功近利的修者会犯。

    聂辛全程在旁边围观,早就发现了不妥,也不出声提醒,只等人反应过来后身形一晃、站不稳了,才上前去,长臂一揽让人靠在自己身上,扶稳了。

    像是早就等着这一刻。

    沈明渊不知是虚得还是吓得,霎时间出了一身冷汗。

    耳边是聂辛低沉的声音,“沈公子,还站得住么?”

    沈明渊连忙点头,故作沉稳,“没事,我站得住。”

    聂辛就忽然放开他,往旁边错了几寸。

    他脚下虚浮,深吸一口气,向前刚迈出一步,便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然后便往后一倒,靠回聂辛身上了。

    他没瞧见聂辛的神情,只听耳边又说道,

    “还是我扶沈公子回房歇息吧。”

    说是扶,身子却忽然低下去,一手搂着他的大腿根,将人直接扛在了肩上。沈明渊身子重心一歪、下意识就要唤出疾风,换来的却是浑身经脉一阵抽痛,俩眼都跟着发黑,就这么让人得逞了。

    这种扛沙袋式的姿势,倒是和他当初抗重伤的聂辛时如出一辙……

    聂辛的肩膀宽大厚实,除了骨头就是肌肉,隔得他一口气没上来,声音都变了调。

    “唔……你、你放我下来!”

    这般情形,对于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少爷来说,可以说是非常屈辱、非常地颜面尽失了,聂辛料定了他不会喊仆从过来看笑话,只无声轻笑,毫不犹豫地向前走去。

    “马上就到了。”

    在他瞧不见的地方,沈小少爷却没有如他臆想中那样娇羞,脸色发红也只是脑袋充血的缘故。

    沈明渊暗自翻了个白眼,在心里默默吐槽。

    不就是救你的时候动作不够温柔么,居然这么记仇,我写的主角怎么可能这么幼稚!

    ……难道是因为没有黑化,所以性格也不够成熟?

    想到聂辛在原著中的种种表现,沈明渊脸色变幻莫测,算了,由他去吧,记仇就记仇,总比杀人好。

    刚给自己做完了心理工作,不去和主角计较,沈明渊就听到木门被推开的声音,屁股突然被拍了两下,

    “到了。”

    聂辛动作得非常顺手,若无其事吃了豆腐,将人放在床榻。

    “聂!辛!”

    屁股被拍的触感还鲜明地残留着,沈明渊这回是真的恼羞成怒了,咬牙切齿地挤出男人的名字,几乎炸了毛。

    聂辛!居然!拍他的!屁股!

    他居然被自己亲手塑造出的主角儿子!拍了屁股!

    炮灰就没人权吗!后爹作者没人权吗!

    沈明渊完全忘了将炮灰一个个写得凄惨无比,一点人权都不给的人正是自己,满心愤慨。

    聂辛站在床边,神情看似严肃,视线却并非漠然不带情绪,他等着小少爷冲他伸出头顶的犄角,一头撞进怀里,“嗯?”

    沈小少爷却没有露出山羊犄角,更没有伸出利爪和尖牙,在眼中最初的震惊与愤怒后,他高高扬起了右手,重重落下。

    ‘啪’地一声,也拍在了聂辛的臀部。

    这样的‘反击’,饶是聂辛也不曾料到,怔愣片刻过后,脸色便阴沉难看起来,仿佛玩够了的猎食者终于没了耐心,就算是不饿也要吃掉眼前的猎物了。

    冲动是魔鬼,未来的大反派聂辛是更大的魔鬼。

    沈明渊拍完了这一巴掌,立刻就后悔了,脑子里一瞬间闪过诸如‘你屁股上有虫子’,‘我刚才走火入魔了’之类的不靠谱借口。

    就在聂辛一点点逼近床边,甚至给了他一个杀气四溢的床咚后,沈明渊眼睛一闭,选择了哺乳动物面对危险时最原始的应对方式:装死。

    还不忘配套地摆出虚弱痛苦的神情,期盼武力值远高于他的聂大侠看了以后,能稍微消消气。

    别说,身子一放松,脑袋一沾枕头,浑身发虚的感觉一下就成倍汹涌上来了,装死很快就有了真死的趋势。

    沈明渊额头再次渗出细密冷汗,方才的激动情绪过去,只觉得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明明躺在结实的床榻上,却觉得阵阵眩晕,仿佛感受到了地震。

    皮这一下真是代价太大了……

    正为自己默哀着,身子忽然被小心扶起了,手腕被捉住了脉门,后背靠入一个结实温暖的胸膛,丝丝缕缕的灵力顺着经脉汇入。

    耳边是聂辛压低了嗓音,带着些不确定的声音,

    “沈少爷?”

    沈明渊张了张嘴,没能发出声音,灵力被控制得很好,但浑身经脉仍是微微刺痛着,仿佛冻僵了的身子忽然触碰到热水,有些不适。

    聂辛没有跟他计较,显然脾气比预想中好很多,他却不知该松口气,还是该更加提心吊胆了。

    这份助他缓和力竭的温柔细致,分明是原著中那个被沈二少救了一命、贴身照料后被感动了的聂辛,才该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