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六百九十二章:第二套屠龙计划

第六百九十二章:第二套屠龙计划

作者:宇宙无敌水哥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梦岛小说 www.mdxs.com,最快更新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完美的交叉射击从左右两翼不间断地倾斜着弹幕,钢芯弹以每分钟900发的速度发射,弹匣清空又立刻更换,在龙族入侵警报拉响后校工部几乎把整个学院的弹药库存都打开了,里面的军火储备足够卡塞尔学院打一场真正的战争。

    作为总指挥,恺撒在真正的四大君主面前没有丝毫保留,尽可能地想将对方置于死地,但事实上却没有一颗子弹能命中那伟岸的龙躯,他匍匐在那里就是一个高亮高热的活靶子,但任何一颗子弹在接近那龙影两米之前就会炸开火红的“环”,融化成钢水在那看不见的罩壁上流动。

    子弹射击地越多,那一层钢水就越明显,高速流动在他的周遭逐渐形成了又一层的防护壁,不断盛开的火星和火环就像飞蛾扑火留下的绚烂光点。

    一整排沉闷的爆破声中,几个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和尖锐的风啸打出了一个抛物线,落向了龙影的头顶——那是迫击炮,这群学生当然没有忘记他们在自由一日上使用过的大杀器。

    龙影没有动,甚至没有抬头,围绕他飞旋的钢水如涡般流动旋转了起来,汇聚向了头顶将那足以轰飞步兵战车的爆破被捕获了,钢水分流成为了一个漏斗的形状,所有爆炸的动能都被分流了,带着火焰的钢水从他身边雨一样落下,溅射到泥土上烫出焦黑的印记。

    爆炸的火光照亮了所有人有些抽搐的脸,仿佛每个人都能看见那龙影灼热巨大瞳眸中的烦躁和愤怒,如果他们真的再对这位君主造不成什么伤害,等到对方拔地而起展开复仇的时候,一切就都晚了。

    “恺撒!我们的枪弹好像对他没有效果!”兰斯洛特在公共频道内低吼,他必须吼叫,因为周边的开火声彻底淹没了他的声音。

    “青铜与火之王在传说中掌控金属,所有由金属打造的武器都无法对他造成伤害,他就像是北欧神话中的巴德尔,所有的金属都被强迫发誓不对他造成任何伤害...所以在现代背景的战争中,他几乎所向披靡。”恺撒低沉的声音响起在了频道里,述说着严峻的事实,

    “但就算是巴德尔也并非无敌的,康斯坦丁和诺顿在历史上也曾被迫陷入了沉睡,他们也成功被人猎杀摧毁了王座...我们现在只是没有找对正确的方法。”

    “或许言灵可以...但我们现在无法释放言灵。”奇兰的声音有些苦涩,这是混血种最糟糕的境遇,在真正的龙王面前,他们每一个人脑海中的力量都像是畏缩的‘蛇’一样盘踞冬眠在思维的最角落,现在他们唯一能依赖的只有手中的枪械。

    “不一定要用言灵致胜,我记得北欧神话中杀死巴德尔的方法是...槲寄生?”在恺撒身旁,趴在屋顶上利用狙击镜瞄准着龙影的诺诺低声问。她并不陌生北欧神话,在学院的课程里就有关于东西方神话的讲解,在神话中那位万物不杀的巴德尔最后正是死于因为孱弱而并未发誓的槲寄生,与死于脚踝的阿喀琉斯有异曲同工之处。

    凡最强,必有最弱之点。

    “炼金武器...诺诺,是炼金武器,其实我们一直都是知道答案的。难道在枪械诞生之前,我们的前辈就无从下手屠龙了吗?不,不是这样的。”恺撒轻声说出了答案,同时他的右手放在了后腰上,在校服外套的遮掩之下,一把造型狰狞的猎刀横在他缠满绷带的后腰,“与龙类的战争,多数结束于饮血的刀剑,极少例外。”

    他拔出那名为狄克推多的炼金刀剑分寸,忽然又被一只手按住了手背,他低头,只见到地上抬起右手的红发女孩对他摇头。

    “别去送死,你的言灵不适合近身突击战。”她看着枪林弹雨的爆鸣说,“作为指挥官,送死不是你的任务,而是我们的。”

    “但看着整只队伍送死也不是我的风格,作为玩没了整只队伍的指挥官无疑是失格的。”恺撒看着那火环于钢水的光芒越来越明亮的龙影沉声说,“一个好船长就要跟着他的船一起沉没,这句话我以前是说过的。这次我去也不是送死,你没有发现吗?他现在没有移动也没有反击,这只证明了一个事实,在之前的激光武器中他受伤了,只要他会受伤,那么他就可以被杀死。那杀死他的人为什么不可以是我呢?”

    “那你怎么解决他的领域问题?”陈墨瞳深吸了口气,知道身边这个男人的执拗,恺撒这个人什么都好,但最让人头疼的一点就是太过骄傲了,认定了什么事该由他去做,十匹马都拉不回来,现在她只能用实际和成功率来让他们的指挥官打消带头冲锋的这个危险念头。

    “如果我没猜错,那是属于龙王的权能,静态加温。”恺撒凝视观察着龙影前那一片又一片将动能与速度全部归于零的火环,“‘君焰’的常态高温是500度,龙王释放的‘君焰’的高温估计还要往上抬几倍...他不可能让自己也无时无刻处在这种高温内,他是生物,不是纯粹的火焰元素体,他所处的环境必然适宜生物存活。所以我需要做到的是在一瞬之间穿破那一层领域的薄膜,近身到他为自己营造出的‘安全区’内,那时候就是我真正的机会。”

    “那么你需要瞬间穿破可能千度的高温...按理来说,只要速度够快能做到这一点。但我要提醒你一点,恺撒,你的言灵是‘镰鼬’,不是‘刹那’或者‘时间零’。”陈墨瞳沉默了一下说道。

    “‘刹那’和‘时间零’现在还没有出场,这代表着他们有他自己的打算,我不相信他们会临阵脱逃,按照那两个人的性格,龙王坠落他们估计是拔刀最狠,冲得也是最快的,可他们现在没有出现,这代表他们被其他事情拖住了脚步...所以我现在在做的不过是为了给他争取时间。”恺撒从掩体后站了出来,海蓝色的眼眸被浓郁纯粹的金色占据了,火光下他的表情毫无迟滞和怀疑,能见到的全是铁冷的坚硬。

    “况且现在也只有我有机会做到这一点了。”他说。

    紧接着在陈墨瞳发怔的注视下,英灵殿广场上枪弹火光的忽明忽暗下,这个金发的男人校服外套下的身体竟然开始长出了细密的黑色毛发...那不是毛发,而是尖锐纤细的剑盾形物体,在逐渐布满全身时,一缕又一缕的剑盾纠缠起来组成了它真正的模样,龙鳞。

    “很有意思的小技巧,狮心会的秘密。但就算是经受过次代种的‘洗礼’后,一天也只能进入这种状态两次,一旦发力就没法回头了。”恺撒没有去注意诺诺的反应,右手轻轻触碰了猎刀的刀柄,然后握住。

    这一次没人能阻止他抽刀,狰狞如犬牙纵横交错的刀刃如流水划过夜色,新的领域从他身上扩散,暗红的血雾在他背后喷涌升腾而起,那是大量的吸血镰,在尖啸中冲天而起,躁动的渴血杀意抑制了他们对龙王领域的恐惧,快速飞散向了整个战场成为了恺撒的“眼”。

    就在英灵殿上那新生的领域扩散开的瞬间,战场的中央,那一直未动的龙影兀然扭转了如蛇的龙颈,灼热的龙瞳注视向了那新生领域的方向,刺目的视线穿破了弹幕的光亮。

    他直直地看见了夜色下那高大屋顶上踏出了禁忌之路的男人,而那个男人此刻也在注视着他。

    “...他注意到我了。”恺撒说,语气里有些淡淡的惊奇。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在他下定决心二度进入暴血的时候,他的血脉中似乎分泌出了一种带有磁性的物质产生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吸引力,而吸引力的来源便是广场中央的那庞然大物。

    “血脉...同源?”他低声说。

    暴血是踏出返祖进化之路的禁忌之法,但却从来没有人想过所谓的返祖,究竟是向历史上具体的哪一位祖先靠拢,原本研究这禁忌之法的人设想是,返祖现象会根据混血种本身血脉的溯源有方向地进行,即青铜与火之王一脉后裔的返祖现象会向着这位君主进行溯源...但现在这种思路似乎错误了。

    恺撒不可能是青铜与火之王的后裔,但他在暴血后同样产生了血脉溯源的联系感,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这位四大君主并没有站在进化的巅峰,相反他跟混血种一样处在进化的路上,而他们最终朝向的终极,龙王进化的前路,暴血返祖的终点,都是来源于同一位存在的。

    那位黑色的皇帝?还是更加古老的什么东西?

    恺撒不知道,因为接下来在广场中那巨大的龙影发出了低沉的吟诵声,没有人知道那狰狞大物的喉部结构是如何组成的,他发出的咏唱是那么的洪亮,音域处在谷底却能将高压、气密的咏唱传递向山顶学院每一个角落,令黑夜中的每一个人都惊惧地朝向同一个方向!

    “...他要释放言灵!”兰斯洛特的声音在频道内爆响,“阻止他!”

    “...可怎么阻止?”奇兰立刻又问。

    所有金属子弹都对这位君主无效,他们之前一切的攻击都是徒劳,但就算是现在也依旧乐此不疲地射击、射击、射击,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无用功吗?不...不是这样的,人类这种东西,就算在天灾末日前,还是会有一大群人选择无用反抗的啊,这样能给他们自己带来一些安心,就算死,似乎也是死得其所。

    但在末日真正降临在他们头顶时,那阴暗的死亡如同覆盖高楼大厦的海啸洪水铺天盖地而来时,他们还是会感受到真正的绝望,大部分人终于会认命祈祷,少部分人依旧会扣死扳机死而不屈...但更有一部分人会在这种绝境中诞生出希望的花来。(禁止有端联想)

    “...炼金武器!只有炼金武器能对他造成伤害!”公共频道里,曼施坦因的声音忽然响起了,“对...你说的对!炼金的金属是被‘杀死’然后‘重塑’的,理论上来说它不属于任何的常规‘金属’!前线的指挥官,你听见了吗?你们现在是有办法对龙王进行到影响的!”

    按住狄克推多,准备冲出英灵殿屋顶的恺撒被耳麦中的大呼小叫引得停滞了一下,但这对他要做的事情根本没有影响,因为控制室现在才发现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所以才会准备提着狄克推多这把炼金刀剑冲向龙王拼出一线生机。

    可接下来,又一个在公共频道里出现的女人声音中断了他慷慨赴死的念头。

    “曼施坦因教授你冷静一些,说重点...公共频道里能听见我说话吗?”碰到内女人快速地说道,“弗里嘉子弹,恺撒·加图索,让所有人更换弗里嘉子弹!还记得你们学生会的狙击手在自由一日对我开枪的那一次吗?弗里嘉子弹的弹头是炼金产物,它不会受到龙王领域的影响,并且能给予足够的‘冲击力’从而对其产生作用!就像...钝刀子割肉!”

    就是这么一席话,恺撒瞬间认出了这个女人是谁,一旁狙击位置的陈墨瞳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那有过一段时间牙疼的地方。

    “弗里嘉子弹,对,弗里嘉子弹本身就属于炼金武器,我怎么会忘了这一点...全员更换弗里嘉子弹!”兰斯洛特的声音在频道内响起,也不需要他的命令,在听到女人的声音后,每个学员都开始迅速换弹。

    “不,来不及了。”公共频道内苏茜忽然说道,她把视线从狙击镜前抬起,看向了广场中那宛如神启的场面。

    正在准备压弗里嘉子弹弹匣的兰斯洛特骤然抬头,额角流下了一滴汗水,因为他感受到了大气中出现的高压,就像是一面无形的墙壁从天空上落了下来,将地面的空气压缩到了一个常人难以承受的极致。

    学生们每一次呼吸肺部都充满了粘稠的气体以及火烧一般的炙热感,造成这一切的源头也正是广场中心完成了咏唱的康斯坦丁殿下。

    五重火环凝聚在了他的头顶,发出极致的光和热,那就是压力和高温的来源。

    火环一重叠一重攀向高处,在那龙影的上空就像天使的光环,在吟唱的最后,也是现在,最后一重较小也是处于最顶端的红环终于凝实了,每一层火环内的火焰开始拥有生命一样静静流动着,昭示着这个言灵迎来了咏唱的尾声。

    在吟唱结束的一秒钟后,五层火环出现了一丝裂痕。

    “全体避险!”曼施坦因和恺撒同时在公共频道内大吼。

    那力量崩碎了。

    五重火环从第一重开始发出了清脆的炸裂声,就像玻璃受到巨大力量冲击后节节碎裂,在那火环内流动着的力量一下子拥有了倾泻的出口,在从环内狂涌爆发而出,立刻再受到了另外四重火环喷涌出力量的影响,力量之间开始互相叠加、于是爆发力产生指数级的扩张。

    君焰·五煸。

    每个人都看到了一股火红色闪亮整个夜空,然后是一颗由气体组成的饱满的白色气体圆球膨胀了起来,在肉眼可见速度下飞速扩张开,眨眼间那白球的高度和体量就超过了英灵殿,成巨大完美的‘环’向高空抛飞。

    随后在那‘环’的中央,火焰横扫向四面八方,随着火焰袭来的才是紧随其后撕裂耳膜的爆炸声,英灵殿、东阁楼、千米内的建筑物被冲击波扫过后,窗口的玻璃整齐地向内破碎开,其后熊熊的火焰喷射而入燃烧一切!

    爆炸完毕后,以那龙影为中心,英灵殿的广场不再存在完整之处,一切都化为了焦黑,爆炸的中心出现了巨大的、流淌着岩浆的太阳图腾,整个图腾布满了宽阔的广场...然后在一片废墟中,他继续开始吟唱,新的火环开始出现。

    英灵殿的废墟上,一个黑影起跳,爆发的力量甚至崩塌了起步的屋脊,他的身影在空中拉伸,随后成功落地,又一刻不停地继续二度冲刺,落地并发力的地面被踩出了深坑,他在大地上岩浆的图腾内跨越、加速,直直地朝向着二度咏唱‘君焰’的康斯坦丁狂奔而去!

    “掩护!”恺撒的声音爆响,在广场上,也在公共频道中。

    于是他的声音得到了回应,在言灵爆发后的废墟中,无数枪口整齐抬起,幸存者们在口鼻耳出血中将换好的清一色弗里嘉子弹倾泻而出,大量的血红弹头又一轮如浪潮翻涌汇聚而去。这一次,炼金的弹头并没有像之前的钢芯子弹一样融化成钢水,那些子弹在触碰到那一层高温的领域时炸裂,但爆出了血雾却带着冲击力震击到了龙影的身上!

    血雾的海潮在那君主的身上掀起了,巨大的力量竟然让那坚不可摧的龙躯狂抖了起来,第一次感受到身上出现外力的他被迫中断了言灵的咏唱,才凝结出一层火环的‘君焰’直接爆发了,冲向王座的恺撒立刻匍匐身形将狄克推多插进了地面迎接贴面而来的冲击波!

    铁水和尘土从他暴血后的鳞片上撞击而过,他浑身上下就像是被破片手雷清洗了一遍一样亮起细密的火星和撞击声,当冲击波结束他再度抬头时,也发现之前自己所担心的一幕终于出现了。

    剧烈的大风烫红的钢刀一样划过大地,一直匍匐卧在地上的龙王终于开始了他的第一次移动,这也征兆着他的伤势有了显著的愈合,那巨大的龙影从地上升腾了起来,双翼每一次挥动都掀起大量的火焰砸在了地面形成了反冲力让他更容易拖动那沉重的龙躯上浮。

    “他还想走?”施耐德看着大屏幕上的这一幕眉头紧锁,那喷吐着火焰,扇动着焰浪的巨大龙影执着地向天空飞去,无论多少血红的雾气炸开在他的体表,蚂蚁噬咬般的动能只能让他在起飞的过程中有些跌跌撞撞,根本无法造成实质性伤害。一旦他真正进入了飞行姿态,这些动能的收效也将近乎于无,但如今每个人也只能眼看着那巨大的龙影稳定地进行着上浮,每一次扇动双翼扑向地面的火光都会越发高涨!

    然后咏唱再度响起了,这一次青铜与火焰的主人端坐在了空中,他飞到了离地近六十米的高处,弗里嘉子弹的威力和动能开始因为射击距离而减弱,每个人都只能仰头呆呆地看着他在高空中开始进行新一轮的言灵吟唱。

    英灵殿和东阁楼上,苏茜和陈墨瞳都抱起了她们手中的反器材狙击枪对准了天空的龙王进行射击,那非人的巨大反冲力每一次扣动扳机都差些要把她们的肩胛骨震碎掉,可饶是这样她们也没敢有一刻放下手里的武器。

    “他这是想要用言灵‘洗地’吗?”曼施坦因看着屏幕里空中的君王嘶声说。

    第一次试探性的‘君焰’爆发威力就足够让人瞠目结舌了,他们的人员至少损失了一半,剩余的利用了地形掩护有效地避开了最强的一波冲击,如果按照刚才那种规模的‘君焰’从天空向地面毫无遮掩地爆发一次,那么战场中心乃至边缘将无人生还。

    他们甚至怀疑能拥有制空权规避子弹,全心全意释放言灵的康斯坦丁可以直接一口气爆发出摧毁整个卡塞尔学院的力量,根本不需要类似‘烛龙’和‘天火’的毁灭性言灵,他就可以清理掉今晚所有的敌人!

    “激光蓄能还有多久!”施耐德大吼问。

    “正常蓄能直到下一次发射还需要二十分钟。”EVA汇报。

    “我们才拖住了他十分钟吗...”古德里安脸色苍白。但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这十分钟不过是康斯坦丁本身需要恢复被激光命中的创伤需要的时间,英灵殿广场上学生们的射击根本没有阻拦到这位君主的恢复。

    “防空炮还能进行一次齐射吗?”曼施坦因盯着升空的龙王发狠地问,“我们必须做点什么...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毁掉学院!”

    “防空炮并未预填弗里嘉弹药,第一套‘康斯坦丁歼灭战’作战计划已经正式宣告失败。”EVA平静地说。

    “我们真的就什么都做不了吗?”曼施坦因愤怒地一拳砸在了控制台上,手面血红一片,双眼也快要充血到赤红了。

    “等等...第一套‘康斯坦丁歼灭战’作战计划?”施耐德忽然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似的,抬头盯住了EVA,铁灰色的眼眸中浮现起异光,“第一套?”

    控制室里,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EVA微微抬头莹蓝的眼眸看向屏幕,开口说,“开始启用第二套屠龙作战计划。”

    控制室的后面,一直沉默的林弦忽然抬头了,她看向大屏幕上,在那里一颗藏在夜空下的白色流星,正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坠落向了那空中燃烧的王座。

    —

    英灵殿广场上,半蹲握住狄克推多的恺撒忽然抬起头看向了远处,视线第一次从那血雾笼罩的伟大君王身上挪开。

    在枪械开火的齐射和龙王的吟唱声外,他隐隐好像听见了天空裂开的声音。

    片刻后那声音越发清晰了,同时他也在夜色中发现了那撕裂声音的来源,证明了他的听力就算在战场上也一如既往的优秀。

    五道火环再度凝聚在了康斯坦丁的上空,他端坐在火焰的王座之上,俯瞰着整个学院,威严的音节从他的口中吐出,绕入了最后一段平息一切的小节。

    君焰·五煸,再度准备爆发。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连续的爆鸣声由远到近出现在了他身后,那是一颗划破夜空的白色流星,带着晦暗的火光,藏在了夜色中,同时也藏住了那滔天的杀意。

    王座上的君主在最后一刻被那终于掩盖不住的惊人杀意刺痛了大脑,但他来不及回头,言灵已经进行到了最后的终章,他来不及躲闪!燃烧的龙瞳余光只能看见一道锐利的影子...那居然是一把狰狞、巨大的斩马刀,以超越数倍音速的极致速度而来!刀柄之后的尾部甚至开散着苍白的音爆云,在音爆声中直接中命中、贯穿了他的王座,穿透了他的双翼!

    凄厉的吼叫震响了整个山顶学院,白色的流星洞穿了君王的双翼,恐怖的动能和那传说炼金刀剑极速张开的炼金领域,如同一只标枪一样将君主连带着自己的王座一起刺穿了,投出巨型斩马刀的人无情地将高傲的君主从燃烧的王座上拽了下来!

    “给我...滚回去!”天上有人说。

    在鲜血狂涌的暴怒怒吼之中,青铜与火的皇帝坠地砸出火柱与尘土,随后与此同时一齐坠落的,还有另外六道震裂耳膜的爆响声!

    那分别是六颗白色的流星接踵而至,从天上落到地下,依次贯穿了英灵殿广场的六方角落,就像古老的铜柱扎根在了大地,古奥的炼金领域从六方激活,交互缠绕之间引导地上的岩浆流动着在广场的废墟上结成了一个森然的图案。

    “这是...所罗门封印?”英灵殿上,陈墨瞳睁大眼睛盯住那广场上出现的火焰图案低声说。

    那是一个规矩的六芒星大阵,她缓慢地看过那六芒每一道边角,每一处的封角都是一柄造型独特的刀剑,汉八方、唐刀、克雷默长剑、武士刀、亚特坎长刀、肋差,大阵最中央还有着一把贯穿龙王的斩马刀。

    七颗流星,七把炼金刀剑,深深地插在废墟广场之上,熔浆流过他们的刀体点燃了火红的光芒,难以明喻的炼金领域互相重叠呼应,结成了就连传说中都少有记载的炼金矩阵。

    七宗罪·罪与罚。

    不少学员此刻还在仰头,因为他们发现还有最后一颗流星姗姗来迟,他从高空落下,坠入了那炼金禁地之中扬起了大量的尘土。

    火焰的光芒和矩阵最中心,在被斩马刀贯穿匍匐在地上的君王暴戾的注视下,那来迟的人影缓缓站了起来,站直了,背后背负着空荡的炼金刀剑之匣。

    熔岩的黄金瞳穿破了空间,与那愤怒君王的对视在了一起。

    “找东西耽搁了一点时间,抱歉来迟了。”来人说,林年说。

    新生的领域从他体内扩张,笼罩了整个炼金矩阵,火光在这时停止,什么都要在这个领域前停下他们的脚步,无论是君王的暴怒、岩浆的沸腾,还是燃烧的复仇。

    复合领域·刹那·九阶。

    他走过了火焰,从慢步开始快走,然后奔袭,火焰中那剑盾的鳞甲上涌浮现,铁青的末梢藏着一缕苍白,直到最后,他消失了,成为了新的流星奔赴向那震怒嘶吼的龙王。

    第二套屠龙计划,正式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