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心底的爱那么长 > 第254章,很景承你爱我吗

第254章,很景承你爱我吗

作者:沈清澜贺景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贺景承伸出手臂勾住她的腰,沈清澜低眸看着他,岔开双腿坐在了他的大腿上,低头去亲吻他的唇瓣,贺景承愣了一下,沈清澜很少这么热情的主动,不由得心神荡漾,右手插进她的发丝,扣住她的脑袋,加深这个吻……

    得到贺景承的回应,沈清澜更加的主动了,一边和他唇舌纠缠,一边解着他衬衫的扣子,粗重的呼吸,让人意乱情迷,他的大掌探进她的睡裙里,温柔的摩挲,缓缓向上移轻抚着她的背,他近在咫尺的气息,异样的酥麻蔓延而至,让的心弦颤动不已,纤细的手臂自他的腰侧穿过,紧紧的扣在一起……

    沈清澜的吻从他的唇移到下巴,颈,锁骨,一直往下……

    忽然间,贺景承理智回笼,捧住她的脸,看着她绯红的脸颊,还喘息着,“不行。”

    她还怀着孕呢。

    沈清澜望着他,“为什么?”

    贺景承轻轻蹙眉。

    沈清澜咬着他的耳朵,“你不想要我。”

    贺景承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充分的说明,他想要,很想要,只是……

    沈清澜笑,“你不知道孕妇过了三个月就可以……”

    这次,沈清澜的话还没说完,贺景承就封住她张合的唇瓣,因为贺景承的腿不便,全程都是沈清澜主动和他相融……

    沈清澜伏在他的身上,声音沙沙哑哑的,在他耳边呢喃软语,“贺景承你爱我吗?”

    爱吗?

    答案是。

    贺景承揉着她湿润的头发,吻着他的眉心,“爱,很爱你……”

    沈清澜贴着他的脸想要笑,可是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贺景承吻着她的眼眸,拭去她眼角的泪,“怎么了?”

    “我讨厌你的过去,我的生命里,就你一个男人,可是你却有很多女人……”

    贺景承咬着她的唇,今天这么反常原来是吃醋了?

    他的心情很好,“知道我很抢手,就多对我使使美人计……”

    后来沈清澜累了,躺在床上昏昏欲睡,虽然可以,但是他们也不敢折腾的太厉害,但是两个很久没在一起了,时间还是有点长。

    贺景承低头亲吻她的额头,“我的生命里有很多女人,但是我只爱你……”

    沈清澜闭着眼睛,唇角的笑容却慢慢荡漾开来。

    贺景承将他揽进怀里,抱着她睡。

    这一夜他们都睡的很沉。

    贺景承醒来时已经快点八了,平时他很早,这个点起来很少的。

    沈清澜怀孕本来就嗜睡,昨天晚上又折腾了一下,这下睡的比较沉,贺景承给她盖好被子,放轻动作从床上起来。

    贺景承吃过饭没去公司,沈清澜还在睡觉,他怕家里的人找她的茬。而且她回来住,也怕她不适应,他到书房,打电话让严靳过来,他今天不去公司,在家办公。

    沈清澜起来时已经快中午了,眉心皱的很深,贺景承竟然没叫醒她,今天她来老宅第一天就睡懒觉,别人怎么看她?

    沈清澜硬着头皮起来,穿好衣服洗漱走出房间。

    贺老爷子沉着脸坐在客厅里,他做了一辈子的军人,生活循规蹈矩,最看不得生活懒散,这家里还有他和李怡芸呢,她是做人儿媳妇的,竟然能够睡到中午。

    她还把他们二老放在眼里吗?

    贺老爷子很不高兴。

    “嫂子早啊。”沈清依故意按早上的打招呼方式和她打招呼。

    “怀孕的人都嗜睡。”李怡芸抱着念恩走过来,看向沈清澜,“该饿了吧,我让梅婶把吃的给你端出来。”

    沈清澜抿着唇,点了点头说好,“好。”

    沈清依狠狠的瞪着沈清澜,她多么希望怀着贺景承孩子的那个是她。

    她对贺景承的爱并不比沈清澜少,为什么他看不见?

    越想沈清依心里越不平衡,低着头,“嫂子真幸福。”

    贺老爷子冷哼了一声,觉得沈清澜没教养。

    起身离开,似是想到什么回头看向沈清依,“我有个应酬,可以带家属,你和我一块去。”

    沈清依想了一下说,“好啊。”

    反正在家里也没事,而且没有贺老爷子在,别都不喜欢她,出去多认识些上流社会的人,岂不是更好?

    沈清依特意打扮了一番才和贺老爷子一块出门。

    念恩闹着李怡芸带他出去玩,闲在家里闷。

    李怡芸哪里舍得拒绝孙子的要求,抱着他就出去了,临走前和沈清澜说了一声,“景承今天没去公司,在书房里,我带念恩出去,中午不要准备我们的饭,我和念恩在外面吃。”

    沈清澜笑着说,“知道了。”

    看着李怡芸和念恩那么好,心里有些欣慰。

    只要念恩是被认可的也是好的,况且现在李怡芸对她也好,早晚她一定能够吗融入这个家庭。

    沈清澜吃晚饭,要去洗碗时,梅婶拉住她接过她手里的碗,“还是我来吧。”

    “没事的,我来就行。”沈清澜笑着,是她晚起了,才麻烦她另外给她做吃的,挺麻烦的了。

    梅婶笑眯眯的,“别跟我客气。”

    说着她端出一盘洗好的樱桃和草莓。

    沈清澜睁大了眼睛,这个时候怎么会有这两种水果?草莓要农历十月十一月才开始上市,樱桃则是一两月份,这个时候正式中旬,家里怎么会有这么稀罕的水果?

    梅婶的笑容更加深刻了,她就没见过贺景承对谁这么上过心,这是她第一次见面贺景承这么稀罕一个人。

    早上他吃过饭就交代了,要她准备些吃的,说是怕沈清澜起来饿。

    这些不和季节的水果,是他让人从国外空运过来的,说是上网查了,孕妇吃这些水果好。

    “我看着他长大的,就没看他对谁这么好过,就算是对夫人也没这么上心。”梅婶笑着,心里为贺景承高兴。

    终于找到了个喜欢的人。

    沈清澜捏了一颗樱桃放进嘴里,很甜,心里也甜。这时门铃响来了,梅婶擦了手正要去开门沈清澜说,“我去吧。”

    梅婶还洗着碗不方便。

    房门打开是严靳,手里拿着几本文件夹,看样子是来找贺景承的。

    沈清澜带着他去贺景承的书房,“你要喝点什么?”

    严靳想了一下,“给我一杯咖啡,昨天睡晚了,需要提提神。”

    沈清澜瞅了他一眼,“公司很忙吗?”

    “不是,是……”

    “严靳你进来。”严靳的话还说完,贺景承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打断了他要说的话。

    严靳指指屋里,“我先进去。”

    沈清澜点头,然后去冲咖啡,顺便多冲了一杯给贺景承,放进托盘端端去书房,严靳正在和贺景承说话,看见沈清澜进来,他们立刻禁了声。

    放下咖啡沈清澜没立刻出去,也想听听公司的事,毕竟之前被王铭华弄的很乱。

    “你去休息,我和严靳有事要说。”贺景承对沈清澜说。

    沈清澜皱着眉,“有什么我不能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