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都市之最强逆袭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叔,我好想你

第二百三十六章 叔,我好想你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站在晨风中,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注视那熟悉的一切,之后许久,我才走上车子,一脚油门疾驰而去。

    上方的墓地,埋葬了多少人,是多少人的终点,一生都在这里沉寂了下去。

    无论生前如何的辉煌,又或是怎样的挣扎,最终留下的不过是一块碑,一座荒凉的孤坟在岁月中诉说着哀伤。

    在下面买了一些祭祀用品,顺着幽深的小路,我一步步向前。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泛起了一丝恐惧,甚至想要立刻逃离这里,仿佛上面有着让我恐惧害怕的东西一样。

    只是脚步却木然的迈了上来,一座座洁白的墓碑,铭刻着字迹,诉说着他们的姓名,也许这里是唯一一方铭刻他们名字的地方了。

    树枝摇曳在了风中,发出了点点呜咽,仿佛是人在痛哭一样。

    向着旁边走了两步,看着上面那熟悉的照片。王懦庸依然还在微笑着,只是这样的笑彻底定格在了这一刻,永远也不会改变。熟悉的笑容,一如生前,那样的不羁。仿佛闭上眼睛,依然还可以听到那熟悉豪迈的笑声。

    我嘴唇微微触动了两下,脚步也重若千斤,我停在了他的面前,伸手颤抖着抚摸着照片,一点点掠过那张熟悉的脸:“叔,我回来了,我来看你了。”我苦涩的开口,眼泪在刹那间也滴落了下来。

    摇曳在风中的树枝呜咽的回荡在了耳边,仿佛是有人对我发出无声的回应。

    膝盖一弯,我直直的在他的墓碑前跪了下来:“叔。”我哽咽的开口:“我会杀了龙裔的,我一定会的。”我伸出手,看着上面那纵横交错,似乎我依然看到了当时我挥舞着刀子那一瞬间,有血飞溅了上来。

    这一切仿佛变成了我难以挣脱的梦魇,仿佛是一张巨大的网将我笼罩其中,每晚都会袭来,让我痛不欲生,痛苦不堪。

    心疼的仿佛要炸开了一样,没有办法愈合的伤口,唯有杀了龙裔,我才能解脱!

    从旁边我把买的纸点燃,看着燃烧在了面前的火光,将我手里的纸一点点化作了灰烬。

    “叔,我买了很多烟,你爱抽的,还是中南海。”把烟让我胡乱的撕开,全部丢进了燃烧的火焰里。我颤抖着拿过一支燃烧起来的烟,塞进了嘴里,抽了一口。

    “对了,还有酒,叔,我真的好怀念咱俩喝酒的时候呀。你总爱打我的脑袋,叔,这回你在打我一次吧,我保证不躲。”我眼泪一滴滴滴落了下来,哽咽的开口,心脏抽搐着的疼。颤抖着拿过买好的五粮液和酒杯,我倒上了满满的两杯,将其中一杯放在了他的墓碑前。

    滴答滴答,很是轻微的声音,那是我的泪滴落到了酒里泛起可波澜。

    我端着酒杯:“叔,喝一口。”我一仰头,喝了一大口,辛辣的白酒仿佛是一团炙热的火焰,燃烧在了我的肺腑,让我不由的咳嗽了起来。

    微风掠过,地上的酒水泛起了层层波澜,顺着杯口溢出了少许,打湿了面前地上那一点点的湿润,仿佛真的有人轻饮了一口。

    “呜呜,呜呜……”我再也控制不住可,趴在他的墓碑前,痛哭出声:“叔,叔……叔,我想你了,叔呀……”像是一只无助的幼兽瘫软在地面,绝望的哽咽着。

    王懦庸依然还在含笑的看着我,地上的酒水再次扩散。

    “叔,叔……”我一声声哽咽低沉的呼唤着:“我想你了,好想你呀。”眼泪流到了嘴里,格外的苦涩。

    我紧紧的咬着嘴唇,有血渗透了出来。

    我哽咽了两声,慢慢的抬起头来,看着那熟悉的脸,他就在我的眼前含笑着。

    “叔。”我仿佛从喉头生生挤出来的声。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嘴里的苦涩浓烈的化不开。

    我颤抖着伸出手,抚摸着那张熟悉的脸,涩声开口:“叔,你好好休息吧,我知道你累了。”

    片刻之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站起身,慢慢的回头向下走去。纸张燃烧后的灰烬,在半空飘荡而起,树枝抽打的声音,仿佛是身后无形的手,在对我告别。

    木然的向下迈动着脚步,就在这时,几个熟悉的身影,从下面一步一步的走了上来,我一愣,急忙的回身,漫不经心的再次向上迈动着脚步。

    竟然是麦丫和阿龙他们那些人。多日不见的麦丫,虽然样子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她的气质却彻底的改变了,眼中也不间丝毫的嬉笑了,有的一种陌生的冷冽,幽深的让人感觉到了可怕。

    我不知道麦丫现在还恨不恨我?应该还在恨吧,毕竟我亲手杀了她父母。可是我呢?谁有知道我的痛苦呀?

    我自嘲一笑,加快了脚步。

    “喂。前面那个人。”麦丫突然说道:“你站住。”

    我装作没有听见一样,继续的向上迈动着脚步,走路的姿势故意一扭一扭的,就连我穿的这双鞋都是内增高的,看起来,比我原本的身高高了很多。

    又快走了两步,在旁边的楼梯拐弯处一闪,我躲在了一旁的树后,趴在地上,隐藏了起来,看着他们一步一步从我面前走过。

    麦丫向着四周巡视了一圈,皱了皱眉头说道:“看到刚刚那个人了吗?”

    “看到了。”阿龙说道。

    麦丫看向他:“有没有感觉他很熟悉?”

    阿龙皱着眉头仔细的回想了一下,突然眼前一亮:“好像秦言。”顿了顿他有些茫然的说道:“可是又不像。”

    麦丫顿住里脚步,向着四周巡视了一圈。她伫立了许久,脸色泛起了一丝苦涩的笑意,她向着阶梯的尽头看了看:“走吧。”

    看着她们的身影走了上去,我又等了一会儿,确定她们已经上去了,才从树后面走出来。

    幽幽的叹了口气,真特么的点背,麦丫一旦看到上面燃烧的痕迹,在加上刚刚她基本上认出了我的身影,她一定会认为我回来了。

    只要她把消息放出去,说我回来了,只要她和龙裔安排人彻底的盘查,我想要离开,还真的不容易。

    可是麦丫真的会这么做吗?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