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至尊风流 > 073 人吃人

073 人吃人

作者:水煮草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无色再掀开眸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长长柔柔的雪发垂在凝雪般的肩头,叫一个消魂,他亦回眸不明所以地看她。

    约莫过去了一刻钟,御雪才惊觉她视线的起伏在自己身上,慌转过身,双手赶紧拢起衣袍,目光微怒的剜了她一眼。

    秦无色轻笑出声,“我还以为你燥热得很呢。”

    御雪别开视线不看她,不可谓不热,全身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一点上,快着火似的。

    秦无色微眯着眼假寐,从眼缝中她清晰的看到他先是打量了她许久,确定她没有偷看后,才又手忙脚乱的扯着衣摆去掩饰腹下三寸处,当她再打个哈欠掀开眼的时候,他已再次淡定自若的坐好。

    “我说,你到底是下了什么毒了,这么些时辰了,也不见发作呢?”秦无色也不提刚才他那贼兮兮的动作着实有点儿稚傻。

    他脸色倏然有些变了,喃喃道:“难道是三蜈七蟆粉……”

    旋即见他站起身,在草垛中寻了个药匣子出来,颇为焦躁的找寻着什么,秦无色瞅着他的动作,“你找解药呢,该不会没带身上点儿这么背罢?”

    “三蜈七蟆粉是让人丧失心智的毒,只在夜里发作,解毒必须在人毒发时以冰蟾针插入肩井穴……”御雪如数家珍般的念着,若是平日里,秦无色一定赞叹一番他的医理精深。

    但此刻,他显然还有什么没说明的,他从药匣子里找出一只褐色子来,才长长的吁了口气,转脸看向她,口气倒是不见得因为两人说的久了而变得柔和些,依旧是略带些倨傲与不善:“刚才毒粉洒了,我俩都中了毒,恐怕届时我也没办法在你毒发的时候刺中你的肩井穴,这个时辰出去找人是不行了,一会儿我们一起服下麻沸散,昏睡过今晚,哥哥来了,自会想法子给我们解毒。”

    秦无色漂亮的眉毛一挑再挑,以她之见,有他在,流沄怕是来不了了,见他这种神色,她不由问:“只一晚丧失心智而已么,明儿个回皇城去,找个人帮着解了不就行了?”

    “你懂什么,这心智丧失起来,六亲不认,连亲人都能啃来吃了,你……你和我又没半点关系,怕你下口更狠!”御雪白了她一眼,论起来他除了轻功稍微好些,别的都比不过她,当真是大家都发狂起来,这个心狠的女人绝对会把他啃成一副皑皑白骨。

    “哈,这毒让人吃人啊,听起来倒是稀奇的很,明早起来,看看谁掉的肉多,谁就更厉害呗。”秦无色双眸闪亮的臆想,这事儿着实不怎么费神,就御雪那点儿花拳绣腿,伤害不了她,相反,他确实该为自己担心担心。

    “你……你以为咬死了我你就好过了,别说你夜夜会行为举止如妖似鬼,就算找到有人给你刺穴解毒,你也没有冰蟾针!”御雪为她的言辞颇气恼,即便是早就知道她对自己也没半分感情可言,但真到听她亲口说对他生死毫不在意的时候,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么说起来……真只能麻醉自己了?”秦无色挑眉觑着他,虽然觉得流沄就是御雪,御雪就是流沄,根本没有夜里会有流沄来解救两人的可能,但先睡过这一晚,其他事明日再说也未尝不可。

    “知道就好!”他递了只褐色子给她,一只留给自己,不忘嘱咐:“都喝光,你内力深了怕一旦发狂这药不管用。”

    秦无色凤眸浅浅的扫了一眼他玉般的手中那只褐色小药儿,微微蹙眉,随手接过,暗咒了一声:“恐怕麻醉头狮子也就这个量了罢?”

    御雪微斜了她一眼,见她喝光药后,才将自己的药喝了个精光,秦无色笑笑的看他,讥诮道:“咦,你生怕放不倒自己么?”

    御雪一怔,心下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分明嘲笑他武功不济不需要这个剂量么,他转身走到洞内另一边的草堆前,和衣躺下,闭上双眼像是在等着药性发作,只淡淡说:“我对毒的抗性比常人好,我也怕会中途醒过来。”

    “咝……”秦无色略微沉吟了片刻,凝神道:“你这么说起来,危险的倒是我咯?”

    “谁知道。”他懒洋洋的回话,像是渐有了几分睡意,声如从天边传来的飘渺般:“你睡死最好前多虔诚拜会儿菩萨,求他别让我中途醒了吃了你的肉……”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言语,渐渐归于寂静,夕阳西斜,洞内愈发的漆黑,洞内最深处,潮湿的水滴从钟乳石上凝聚,再滴落入一泓水洼中,荡起阵阵涟漪,只此水滴声如此清晰。

    不知什么时辰了,昏睡沉沉的秦无色,浓长的睫毛微微的动了一下,有种难耐的狂躁在心里鼓动着叫嚣,浑身像是被火灼似的难受,这种疼入骨髓,即使再厉害的也无法让她完全不为所动,她睫毛一下一下的颤着,直到倏地掀开眼。

    本深邃如墨的凤眸,似染了猩红之色,显得有些可怖,身上的性还在,她的动作略显迟缓,极慢的以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缓缓的坐起身,一双凤眸在漆黑中显得霍霍明亮,她手紧紧的攥着身下的干草,有种极强的破坏欲得不到纾解,就像是要将她的心挖空般难耐……

    细碎的脚步声,她一步步的靠近细沉呼吸传来的方向,全然不经过思考,只手极快的攥住御雪的胳膊,此刻她只想将他撕成碎片!

    睡梦中般的俊美男子,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引得轻声喵呜,他像是慢动作般的掀开眸子,那一双本风华绝代的漂亮星眸,此刻亦然布满血腥之气,两人如同发狂的野兽,张口便互相撕咬下去,秦无色紧紧的咬着他优雅的颈脖,那力道,不将两排雪白的尖牙合上绝不松口的架势。

    而御雪,亮着小白牙,一口咬住了她的胳膊,两人却似感觉不到疼,只眼见,御雪那漂亮的脖子上,那块冰肌玉肤就像是快要被咬掉一般……

    洞内,因两人的纠缠,凌乱满地的干草,以及石壁上无数的抓痕,仿佛只有毁坏了什么,才能缓解心理的狂躁,若不是御雪以轻功周旋,两人也不至许久没分出胜负来。

    猝然,一道玄色的身影如飘零花瓣般闪入洞内,只手轻点间,两个因药性发狂的人霎时定在原处,夜色中那人的容貌不甚清晰,只淡淡扫了两人一眼,再四下望去,手心微转,被翻落在一角的药匣子倏地飞入那人掌心中。

    她只取出一只锦囊来,摸了两只极粗的银针,双手捻住,修长的指尖只一转,双双刺入两人的肩井穴中。

    两人皆是一声闷哼,继而阖眼,不知过了多久,秦无色才率先的掀开了眸子,夜黑如墨,洞中的夜更是伸手不见五指,她只觉得浑身酸疼的厉害,试图动一下,却惊觉无法动弹,赫然是被人点了几处大穴!

    她屏息凝神试图解穴,半晌也无济于事,这手法竟然十分诡谲,暗含着内劲,不可能是御雪那样的功力做的到的,她刚抬眸,便对上黑暗中的那对眸子,如烟雨蒙蒙。倾国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