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至尊风流 > 071 都这样的?

071 都这样的?

作者:水煮草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无色不禁怔楞了片刻,她没下过这样的命令罢?再深思一下,恐怕是秦晟煜那小东西了,上次在羊肠胡同他被一手刀给打晕过去,醒来又不见所谓逆贼的踪迹,下这样的命令也合他睚眦必报的性子……

    “你到底是不是帮忙的,动也不动一下,铺不好这些,你就睡地上得了!”御雪低吼了一声,将秦无色从思绪中惊回。

    “我睡地上也成,我倒是不介意的,就是怕你舍不得。”秦无色勾唇一笑,这什么道理?她给自己铺床动作慢了,还遭一顿吼。

    “哈,你……”

    御雪话音未落,就见秦无色猝然捂住心口,软绵绵地栽在了干草上,她蹙眉咬唇,那模样着实痛苦不堪,御雪一时慌了神,俯身下来,急问:“诶,你做什么?”

    “毒……毒发……”秦无色唇哆哆嗦嗦的吐出两个字,眉心死死的皱着,嘴角的隐隐笑意却是有些掩不住。

    御雪慌忙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秦无色眯着眼,冰凉的手指滑滑的跟额头上倒似覆了一片温润美玉般舒服。

    他断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又拉出她的一只手为她把脉。

    秦无色半眯着凤眸悄悄斜睨着他的神色,他此刻看上去严肃极了,有点儿帅,要不怎么说,认真时候的男人最迷人呢,尤其这种神态在他脸上难得一见,她支吾着问:“我……我是不是,快,快死了?”

    “别吵!”他微愠怒的吼了一声,断不出她的病症来,他的药有几种是要毒发时才能显出毒性,过早试探绝对无法判断,但此刻她都已经毒发了,他却依旧断不出,这……不可能,但她怎么就突然……

    “你是不是乱吃了什么东西了?”他的手紧紧的扣住她的手腕试探着脉搏,那人只有气无力的摇头,他又问:“那有没有乱碰过什么?”

    秦无色斜着他那无从着手的模样,憋着一肚子的笑意都快把她憋坏了,她声音尤其哽咽,缘于极力隐忍着的笑意,“我……我昨天如厕以后……没洗手算不算?”

    “你!”御雪心头一梗,一把甩开她的手,觉得自个儿又被玩了!

    她却再次蜷缩着在草垛上翻来覆去,哎呀连天的:“疼,你……你好狠呐……不由分说的要活埋我母妃,如今连我也不放过,我……我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么……”

    御雪眉心隐隐一蹙,这么说起来,她还真是可怜了,当真论起来,她和他,着实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他再次附过身去,深吸了一口气,好脾气的问:“那你不要扯那些不堪入耳的话,我先给你封几个穴位止疼,再给你断症。”

    他的两指并着就要这么下来了,秦无色慌侧了个身,被他乱点几个穴还得了?

    她伸手挡住他的手,手如游蛇般反手顺着他修长的手臂滑了上去,隔着他单薄的衣料,反复的在他身上婆娑轻抚。

    御雪浑身一颤,一时僵僵的不敢动作,她的手极不安分的四处游移,最后干脆整个贴了上来,尖削的漂亮下巴抵在他的肩头,在他耳边呵了口轻飘飘的气儿,软趴趴的说:“好热,你好香……”

    她濡软的舌尖轻划过他的耳珠,他浑身一颤,就听她在耳边微喘轻声的说:“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

    御雪怔楞着,不敢思索她要玩什么,但有一点始终没想明白,她怕是真中了至死方休合欢散,可既然是毒发,他为什么断不出来?他有时会去坊间卖些药换银子,但这种药他还真未见过人毒发的模样,真这样么?

    秦无色抬起眸子,生生了多出几分雾气渺渺来,阁子里姑娘的手段她见识不少了,真学起来也费神,尤其不知道她学的到位不到位,要是闹了什么笑话就真没脸了。

    她抬起他的手,红唇微张,将他纤长的指尖含入口中,以舌尖轻轻的点着,眯着的眸子斜了一眼他的身下,一只手刚要触及,便被他倏地攥住,“你要做什么?”

    他这种反应,着实让秦无色颇感挫败,看来她还是不太适合这样的招数,便吐出他的手指,嘴角还余着缕缕银丝,“我……就是想看看。”

    她索性也不想学什么阁子里姑娘的把戏了,看来学了也没个毛用,倏地反身将他压住,一手掐住他漂亮的脸颊,“别乱动,小心我伤了你,这些事儿你也不吃亏对不对?”

    御雪蹙眉,脸上火辣辣的疼,她下手这叫一个快、狠、准,这心狠的女人,存心掐他脸,生见不得他这美貌么,不过……她说什么事儿他不吃亏?

    她以腿架着他的身子,缓缓的以手褪下他已经单薄的不行的单衣,御雪僵硬着身子,她动作算不上温柔,像在他身上鬼画符似的这一下那一下,却怪不好受……

    他睫毛抖抖的掀开眼,恰好对上她的眼,寒泓的凤眸眼尾处微微的上挑,笑起来的模样挺钩人的,她修长白皙的手钩起他的下巴,唇角似笑非笑:“别太紧张,嗯?”

    她眸光若水般在他脸上一扫,微微一笑,亲昵的点一下他的鼻尖,再埋下头像是在找寻什么,墨色的发丝缕缕的与他的银发纠缠,声音柔靡霏霏:“不要动,就看一眼……”

    四周寂静极了,只闻衣料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她的脸不停往下,动作间青丝如水波般在他身上滑过,御雪把脸垂的更低了,不敢吭声,心里乱糟糟的,满脑子是她的奇怪举动与话语,这种事,他真的不吃亏么?

    身上那一道软弱无力般的力道覆盖,她一手环着他将他搂的叫一个紧,另一手上下摸索着,他脑袋一片空白,直挺挺的躺在草堆儿上任她上下其手,随着她的动作,他半眯着眸子,眼波迷离流转,竟有些许说不出的妩媚风流。

    御雪身子沁出一层薄薄的汗意,不知她意欲何为,却清楚的知道她的手在摸索着什么,那个东西……是他的……

    浑身被抽离了力气般,他就这么死挺挺的躺着,心跳跟打鼓似的剧烈,从一开始就觉得她不省心,像是处处要钩引他,却没想到她不得手却如此直接,这……算是什么女人!

    但随着她满手的攥住,他一颤,浑身哆嗦,认命似的阖上眼,好看的睫毛颤颤的,随着她玩也似的拨弄,他眉心隐隐的皱着,偏生是这种探究般的翻来覆去,让人经不起那几下撩拨。

    御雪紧紧的咬住下唇,柔美的唇畔几欲被他咬破般,那种淡淡丝丝的疼,却还是没能转移了注意,那从不曾被人这般玩耍细看的地方,自有他的主意,一点不念及他的脸面,炽烈又欢喜她的手……

    他蹙眉难受的动了动,隐隐希冀着她对他再做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是想要她做什么。

    秦无色瞪着眼,隐发出一种啧叹声来,抬眸,她求知若渴地看着他,“男人真的都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