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至尊风流 > 40 不服不行

40 不服不行

作者:水煮草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要!”御雪双瞳骤然缩紧,“那是七虫七花膏!”

    听起来很致命,秦无色倒是缓缓放下了,再捡了另一个儿,那边又是御雪惶恐的声音:“那是三尸虫脑丸。”

    秦无色不由得背脊一凉,都是些剧毒,看来他撒些痒痒粉给她都算是仁至义尽了,指尖动的极快,每过一处,他的回答都让她叹为观止,那些江湖中人视为千金难求的无价毒物,他这儿倒是一应俱全了。

    “这个呢?”

    “燃灯擎天柱。”

    “这一呢?”

    “王母潮水露。”

    “……”秦无色唇角微微一抖,毒药、媚药、迷香,一个不少,这小子是个祸害,担不保她哪天就被他下毒手了。

    “就这个好了,吃了再说!”秦无色觉得他这儿就没有不那么烈性的毒,实在不耐烦,便随手执起一只褐色小,送往他的唇边。

    御雪倏然紧咬着下唇直摇头,逼得急了,他瞪了她一眼,怒道:“我带路不就行了,你再这样我……我咬舌自尽了!”

    秦无色笑了笑:“你就是不虐不听话,非要吃了苦才肯乖。”

    她顺手将那些罐罐揣入自己怀中,绝对不会再还给他了,拉着手中的银丝,跟遛狗儿似的拉了拉,“还不快走?”

    “你确定你要这么四处招摇?”御雪不可置信的看了她一眼,即使要钩引他他也看到了,可是一想起别人也会看到,有点不高兴,这女人未免太水性杨花。

    “又怎么了?”秦无色懒散地拉长尾音,有掐死他的冲动,哥哥弟弟都这么惹人烦躁,一事儿精,一话儿精!

    “喏!”御雪扬了扬小尖下巴,指着她的臀。

    秦无色沉吟着伸手探去,黏糊糊的触感极其不舒坦,面色霎时尴尬,“你房间在哪?”

    御雪心不甘情不愿的带秦无色走进自己的房间,秦无色目光首先定在桌上的几个小陶人身上,每一只小人都捏的一模一样,桌上还有未用完的陶土,她一声哂笑:“还是玩泥巴的年纪呢。”

    “那不是泥巴,是陶土,你什么破眼神儿!”御雪出言矫正道。

    秦无色也不生气,微微一笑:“都差不多。”

    找到了衣柜的所在,她开了柜门,随意拿了一套衣袍,像在自家般的毫不客气,手指划过一排整齐挂着的玉带,尾指钩了一条绣着云纹的,“你挺爱打扮么,衣料还成,不过衣裳还是要云锦丝儿织的才属上品。”

    “云锦丝儿?”御雪眯了眯美眸,似在思考。

    秦无色暗暗一笑,这蠢孩子,估摸正琢磨云锦是什么呢,也不奇怪,云锦一般只为皇家供应,少量流入坊间也卖价极高,他这么憋在个小院子里,会买些绫罗绸缎来制衣已经不错了。

    御雪刚想发问,又慌忙闭上了眼,他就说她是故意想迷惑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他面前宽衣解带,是可忍孰也不可忍!

    略显宽大的绯色衣袍套在身上,倒是没有太不适应,他的身形竟然和流沄几乎一致,连穿在身上感觉的大小也没有差别,又拉动了一下银丝,“带路。”

    秦无色一路亦步亦趋的跟着御雪,他那脚步只差没走三步退一步的慢,秦无色心中也有戒备,兴许流沄见状会来救他,就冲着流沄昨夜施的迷香,就知道他也不是省油的灯,万一不防备着,指不定就中毒了。

    只是这样走了许久,也不见有人来,秦无色哼了一声:“你说,你的药粉里有没有一种让你走的快一点的呢?”

    御雪闻言便立马加快了脚步,他的步伐左点一下,又点一下的,秦无色跟着他的脚步,不敢出一丝差错,直到走到一座小茅屋前,他止住了脚步,斜了一眼屋内:“就是这。”

    秦无色挑起眉,他居然就用座小茅屋关他们,走上前却不再疑惑,门上的一把鎏金锁手工精巧,上嵌着七颗色彩各异的水晶,却无匙孔,她侧目看了他一眼,“如何开启?”

    “这只有我能开,你先解开我的穴,不然我可没法开!”他说的颇为认真,小眼神儿中还透着一种骄傲的洋洋自得。

    秦无色牙恨的痒痒,以前以为自己很无赖,现在碰上个更无赖的小滑头,怪不得人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流氓也不怕武术了,苏红琴被这小子抓走,绝对合情合理!

    她指尖拂过他的双腿,才又在他胸前一摁,“行了,开吧。”

    御雪努了努薄唇,她这是解了他上身,又点了他下身,轻嗤,“小气!”

    他慢条斯理的伸出玉指,在七颗水晶上以复杂的手法划过,七颗水晶之间如有一条若隐若现的淡金线条连接,七星连珠,啪的一声,鎏金锁扣弹了开来。

    秦无色往屋内望了望,深邃的很,根本看不清屋内的情形,她拽过御雪,“进去!”

    “喂,我都被你点穴了你要我怎么走!”御雪横着她,怒上心头。

    眼见秦无色又要再点住他的上身,他往后仰了几分,“不用了不用了,你就会欺负人!”

    说着,只见他僵硬着双腿,一蹦一跳的往房中跳去,秦无色眼角一抽,真是不服不行!

    房中隔绝了外来的光线,却依旧是一间正常屋子的摆设,摆了张小圆桌,四张小凳,一张小床,什么都是小小的,却也可见御雪也没怎么为难他们,床褥稍微动了动,一双桃花美眸掀开,迷茫的看了一眼,再定了定神,薄唇一张:“弟弟?”

    “南风兄,你怎么样?”秦无色走上前,南风吟动了动,笑了笑:“没什么,刚睡着了。”

    “……”秦无色有些无语,但想着从前南风吟在府上地牢的情形,眼前这里比王府地牢环境可好很多,他倒是适应得快。

    “弟弟,你怎么来的?”南风吟挑了挑眉,这个房间没有窗户,所以才会显得这么黑暗,而唯一的门却带了把无坚不摧的锁,他内力现下没几分,拍碎个门都不行!

    御雪悄然的往后跳了几步,秦无色眼眸一眯,危险的凝着他,“你给少爷安分些,母妃呢?”

    “我为什么告诉你?”御雪眨了眨眼,眼波狡黠流转,动人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