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坏蛋哥哥轻一点 > 坏蛋哥哥轻一点_分节阅读_155

坏蛋哥哥轻一点_分节阅读_155

梦岛小说 www.mdxs.com,最快更新坏蛋哥哥轻一点 !

    将自己埋在被子里,再也控制不住,大哭起来。

    夜修宸,混蛋……

    是谁说的,爱她?是谁说的,要和她在一起?是谁说的,这一辈子和她在一起都不够,要预定她的下辈子,下下辈子,还有,生生世世……

    夜修宸,你这个骗子……

    心碎了,累干了。

    雨洛噙着泪水的眼,视线模糊,她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小腹。

    医生曾经说过,她的身子,几乎不可能再怀孩子,可是如今,不可能,也变成了闲适,可为什么,他不在她的身边?

    夜修宸,你知道,我怀了你的宝宝吗?

    泪水滴落,打在腹部,雨洛努力克制着,让自己不要难受。

    她的身体不好,如果再让自己难受,宝宝,一定会发育不良。

    她要,听医生的话,好好养好身体,然后,把孩子生下来。

    也许,也许等夜修宸回来,他们的宝宝,已经出世了,到时候,他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想到这里,雨洛收拾起了眼泪,如今,她没有钱,趁着小腹还不是很凸出,她必须找一份工作,才能养活自己。

    第二天一早,雨洛出了门,拿着报纸上的招聘启事去一一询问。

    可是,忙活了一个上午,对方都以她的体力太差而拒绝了她。

    雨洛有些颓然,但并没有放弃,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一定要努力。

    她毕业的学校算是高等学府,可她却没有工作经验,一般的单位都不会考虑她,几番尝试下来,雨洛决定不再找这样的工作,她决定,找一些保姆的工作,最好是,能包吃包住,因为,她所租的房子,已经快到期了,而她,没有钱交房租。

    从中介公司出来,雨洛用所剩不多的钱买了一个肉包子,医生说,怀孕的人,不能太没有营养,她思考了半天,咬咬牙又买了一个。

    她的人身反应来得太迟,五个月后,才开始。

    站在路边,她咬了一口包子,肉汁流出来,她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忍不住弯下腰,呕吐起来。

    这时候,一阵疾风扫过,她吓得后退一步,手里剩下的包子掉在了地上,被从面前开过的那辆车碾过,面目全非。

    雨洛身体一僵,不是因为她只咬过一口的包子没有了,而是因为,车里,那道背影,对她来说,是多么熟悉。

    而驾驶座上,那个女人,不正是那天,她在夜宅遇到的那个年轻美丽的女人吗?

    她的视线,死死地粘着副驾驶座上的男人,女人不时侧着脑袋,笑着对他说些什么……

    “夜修宸……”

    雨洛的脑海中,一瞬间,找不到方向。

    “还有一天了,我们先去医院复查一下,没问题的话,明天我就给你拆纱布。”

    Linda兴奋地说道,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男人却没有什么表情。

    猛然间,空气中,传来了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声音,他猛然回头,然而,他忘记了,他的眼前,仍旧,一片黑暗。

    车子,拐过弯,进入了另一个街道。

    相爱的两个人,身体,越拉越远。

    泪水,早已经模糊了雨洛的双眼。

    “夜修宸,原来,你真的,不要我了……”

    身体一软,整个人,往地上倒去,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感到,自己的身子,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醒来的时候,四周是熟悉的摆设,雨洛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回到了她所租的房子里。

    小小的厨房里传来响动,雨洛心里一惊,一个希冀的念头闪过,她顾不上穿鞋子,下了床,跑到了厨房门口,只一眼,失望,来得那样快那样浓烈。

    聂少堂转过身,看到雨洛脸上的失望,心里一阵苦涩,但很快被笑意掩埋。

    “你醒了,我马上就做好饭了。”

    聂少堂的声音,依旧温柔,只是,再温柔,却不是,雨洛所想要的。

    没有立刻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雨洛端着他为她熬的粥,一口,一口,慢慢地喝掉。

    餐桌上,两个人,都无言。

    几个月不见,再见,却已恍如隔世。

    看到面前这张憔悴的小脸,聂少堂心疼,只是,却再也不能将她拥入怀中,好好呵护。

    那个男人,一定是上辈子做了好多好多的好事,才会得到她的爱,而他,一定是做了好多好多的坏事,才会,无论怎么努力,却得不到她的爱。

    雨洛喝了两碗粥,聂少堂熬的粥,清淡却不失营养,她像一个饿了好久好久的人,缓慢却贪婪地喝了下去。

    等到肚子传来饱意,雨洛抚摸着微凸的小腹,眼睛里,一片柔情。

    聂少堂收拾好碗筷之后,从厨房出来,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画面。

    他差点忘了,他曾经所深爱过的女人,如今,已经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几个小时前,当他接到电话的时候,当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排山倒海灌输到他的脑海中的时候,他愤怒过,悔恨过,伤心过,到了最后,却只能化作一句叹息。

    他听见自己说。

    夜修宸,你知不知道,被她爱上,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幸福到,他嫉妒,却不可得。

    平复下内心的情愫,聂少堂再次抬起头看向雨洛的时候,她不知道何时,已经趴在冰冷的餐桌上,睡着了,一只手,还停留在她的小腹上。

    聂少堂走到她面前,恋爱地拨开她的额发,别在脑后,贪婪地,低下头,吻上了她的额头,纵容自己偷了她最后一个吻。

    就当,用这个吻,将这份情,永远,掩埋在回忆里。

    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起来,护着她的小腹,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拉过被子,替她盖好,而他,搬过一张椅子,坐在床前,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的脸。

    不知疲倦。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聂少堂已经做好了早餐,正站在门口,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对于这个男人,雨洛始终是觉得愧疚的,只是,她给不了他什么,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对他,她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响起昨天带给聂少堂的麻烦,平复了情绪之后,他开始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谢谢你,聂少堂。”

    “不客气。”

    聂少堂苦涩地笑了笑,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她似乎,对他说得最多的三个字,就是“谢谢你”,而这,不是他想要的。

    雨洛怕聂少堂问她和夜修宸之间的事,所以紧抿着唇不愿开口说话,反倒是聂少堂,状似不经意地问道。

    “雨洛,你怀孕了,打算,以后怎么办?”

    雨洛埋着头,艰难地咽下一口粥。

    “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我想先找一份工作。”

    见聂少堂开口要说什么,雨洛固执地抢先说道。

    “我不想麻烦你,所以,我想靠自己的双手,养活我和孩子。”

    良久,聂少堂没有说话,雨洛低着头,“专注”地喝着粥。

    很久以后,她听到聂少堂说。

    “我有一个朋友,要招女佣,包吃包住,主要负责打扫卫生,你愿意吗?”

    雨洛眼睛一亮:“我愿意。”

    包吃包住,就算工资只有一千块,她也愿意。

    “好。”聂少堂点了点头,“午饭过后,我带你去看看。”

    “嗯,谢谢你,聂少堂。”

    雨洛重重点了点头,再低下头的时候,不知道怎么了,一滴晶莹的液体,滴落在了碗里,融进粘稠的粥里,消失不见。

    聂少堂,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医院里,高大的男人坐在病床上,缠绕在眼睛上的纱布被一圈一圈退下,夜修宸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终于,最后一层纱布,褪尽。

    “Perfect!”

    医院里,Linda看了一眼夜修宸的眼睛,惊呼一声,为自己的成功而感到高兴。

    夜修宸心里一跳,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许久不见的光线,措手不及地透了进来,让他一颗心,几欲,承受不住。

    感谢上天,世界,一片清明……

    “聂少堂,为什么要蒙着眼睛?”

    雨洛疑惑地想着,这家招女佣的主人还真是奇怪,还怕别人知道他住在哪里吗?

    聂少堂笑而不语。

    车子很快,停在了石子路的尽头。

    车门打开,聂少堂扶着雨洛下车,来到客厅的门前,替她摘下了眼罩。

    雨洛眨了眨眼睛:“到了吗?”

    “嗯。”

    聂少堂点了点头:“进去吧。”

    “好。”

    雨洛也点了点头,扭过头,一瞬间,呆愣住了。

    熟悉的门,她如论如何也不会认错。

    “你——”

    她想要逃,却被聂少堂拦住了。

    “雨洛,相信我,进去吧。”

    聂少堂温柔地看着她,雨洛的身体,剧烈颤抖着,她转过身,脚步艰难,一步步,来到了客厅门前,伸出手,推开半掩的门。

    这一推,就好像,用尽了一生一世的力气。

    聂少堂站在雨洛身后,看着她的背影,眼里,是温柔的爱意。

    雨洛,从此,我希望,你和那个人,能够,幸福,快乐……

    沉重的木质门被一双纤细的手推开,雨洛的身后,午后的阳光,照射进来,洒满了整座客厅。

    她所熟悉,却又陌生的,客厅。

    有沉稳的脚步声传来,雨洛惊愕地,抬起了头,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就这么,不打招呼地闯入了她的眼帘,唔,不,是,她的心里。

    男人的双手,随意插在裤兜里,倚靠在楼梯拐角处,嘴角微勾,黑眸里满是笑意,午后的阳光,将他微长的黑发染成了一种叫做温暖的颜色,一刹那,迷人的风华,侵入了她的四肢百骸。

    “你好,我叫夜修宸,你叫,什么名字?”

    是谁说过,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么,幸福,便就在眼前……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