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师母他每天都要思想汇报[重生] > 55.第五十五章 独行燕

55.第五十五章 独行燕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防盗章, 小天使的购买比例不够哦, 请将V章购买比例提高即可阅读  周犀上车时就见舒望北已经在车里坐着看着他乐了, 他没说什么, 拍了他头顶一下,就默许他跟着自己了。

    舒望北这是第二次进镇里的疗养院, 这次去就跟上次心情完全不同了。

    他特意从家里带了一兜子苹果过来, 等见到疗养院的医生和护士以后, 他挨个儿发苹果。这个时候水果可是好东西,普通的家庭基本是过年才舍得买一回,果然大家都很高兴, 气氛一下子就轻松了。

    今天正好是周犀做例行身体检查的时候,舒望北就在旁边背字典,等结果出来了, 他就凑到医生旁边跟着看。

    医生倒也不避讳他,还给他解释一些专业词汇, 各项检查结果都正常, 舒望北这才觉得心里稍安。

    舒望北也是这时候才知道, 周犀不只伤到了腿,肺部的气胸差点儿要了他的命, 当时连病危通知书都给家属下了。

    听到这里, 舒望北拳头攥得紧紧的,明明周犀现在已经没事了, 但是他还是觉得胆战心惊。

    也是这个时候, 舒望北才意识到, 自从婚礼过后,不过几天的时间,他的心态已经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

    重活一世,舒望北没有什么远大的志向,他只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而这个说起来简单操作起来却各种困难的朴实的愿望里,其实是包含了周犀在内的,他下意识的就认为如果周犀过得好,那他就好,如果周犀过得不好,那他也不好。

    医生还给他看周犀腿部的X光片,“这里是之前放进去的钉子和钢板,这里也是,看起来状态还不错,骨头恢复的很好,现在主要是做好复健。”

    舒望北眼睛顿时一亮,“医生,您是说他还有可能站起来?”

    医生笑了,“不仅能站起来,目前的复健的效果很好,这么坚持下去,以后只要不是太过剧烈的运动,普通的跑跳都没问题。”

    舒望北顿时开心了,然后他又想到一个问题,关于周犀到底能不能生育他倒是没太大的兴趣,反正不管他能不能,舒望北都生不出来,但是关于他举不举,舒望北是非常感兴趣的,但是病历里并没有提到。他转头看了眼病床上闭目休息的周犀,憋的脸红脖子粗的,想来想去到底是没好意思问,总要给周老师留面子的。

    不过周犀开始做复健时,他可就笑不出来,他以为那么多手术做过来,最难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却没想到复健的过程是一种漫长的放佛无期似的艰辛和折磨。

    他眼看着大滴的汗水从周犀额头上滑落,不大会儿上衣就湿透了。他手臂和肩膀的肌肉似乎已经马上要超出负荷,额头上青筋暴起,舒望北看了一会儿就受不了了。

    他跑出疗养院站在门口看天,眼圈儿有点儿红,这个时候他就特别想抽颗烟,但是他一直怀疑自己上一世就是烟抽多了死的,这一世是肯定不碰烟了,再说周犀身体不好,他不能让周犀抽二手烟影响他的身体。

    舒望北抹了抹眼圈儿,抹完了觉得自己太不男人了,偷着看了看四周没人,心里放松了一些,又回去看周犀和两条腿较劲。

    中午周犁过来了,从食堂打了饭回来,他见舒望北在,赶紧把饭菜放下就跑,一边跑一边哈哈笑,舒望北有苦说不出,只能拿眼瞪他。

    舒望北陪着周犀在病房里吃,这边空间小,桌子不大,两人吃饭时挨的很近。舒望北吃几口就用眼睛偷瞄周老师几眼,人家都说秀色可餐,果然是真的。

    舒望北照顾着周犀把饭吃完了,端了水杯给他漱口。

    “明天我不过来了,在家做饭,到时候让周犁开车回来取,这边的饭菜不好吃,菜色也不够丰富,你身体不好,得吃些好的调养调养。”

    周犀放下杯子看着他,“你不必特意为我做什么.......。”

    舒望北刚想说话,周犀又接着说道,“我只希望你能每天都过得幸福快乐。”

    这话要是别人说出来,舒望北会觉得太酸太虚,但是周犀说出来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周犀的眼神可以说是凝固在他身上,舒望北又察觉到了那种异常的专注,专注到他可以体会到周犀说这句话时内心的强烈的渴望。

    舒望北愣愣的回应着周犀的视线,“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周犀沉默了半晌才回答道,“你年纪轻轻的嫁给我,我总不能让你受苦。”

    舒望北呆呆的看了他半晌,慢慢伸出双臂环住周犀的腰,把脸埋在他肚腹上,刚把姿势摆好,就感觉到周犀在轻轻拉他的胳膊。

    “我不管,你只规定了亲亲一周一次,没说抱抱不可以。”舒望北手上的力气大了些,任他怎么拉自己,都不肯动。

    周犀的身体僵硬了一会儿,到底是慢慢放松下来,由着他抱下去了。

    舒望北偷偷弯起嘴角笑了一下,这人真是表里不一,表面看起来那么冷硬锐利,其实内心软的一塌糊涂。

    弄得他的心也不由得跟着软的一塌糊涂,蹲下身子,仰头看着周犀,咬了咬嘴唇,“我有个事想跟你说。”

    舒望北有些犹豫着说道,“我家的事我估计别人应该跟你说过,不过有些事他们未必清楚,咱们是一家人了,我想自己跟你说。“

    见周犀点了点头,舒望北才接着说道,“我爸爸叫舒凉,他年轻的时候出去当过兵,退役后接了老村医的班,后来跟我妈结了婚,生了我,日子过的挺穷苦的,不过大家也都不富裕,也都穷乐呵着过。后来就是鞭炮厂出事了,他被叫去镇医院帮忙,被一个因为羊水栓塞没抢救过来的产妇的丈夫砍了三十几刀,人再也没回来......。”

    两行眼泪从舒望北眼圈儿里顺着脸颊淌下来,“后来镇医院给我家送来面锦旗还有一万块钱,村支部也来人了,说我爸救人光荣,可光荣有什么用呢,那是用一条命换来的啊,我和我妈抱着这面锦旗哭了一天一宿。”

    “那一万块钱是我爸的换命钱,再苦再难我们都没用过,后来,我大伯家要盖新房,我妈碍不过情面,把钱都借走了,之后大伯家就跟我们断绝了来往,我准备去县里上高中前,我妈去要过几回,都被大伯给赶出门外了,大伯说,以后奶奶归他赡养,这笔钱就当做赡养费了。”

    “家里没什么经济来源,我妈身体还不好,干不了重活,我高中的学费路费加上生活费,家里根本承担不起,她特别自责,我还记得我高中开学的前一天,她抱着我哭了一宿。我想出去找活干,她不让,坚持让我在家复习,准备一年后再参加一次中考,我拧不过她,只好听她的在家复习。然后没过多久,家里日子突然就过的富裕些,过节时还能吃上肉了。”

    说到这里,舒望北哽咽了一声,“当时我也奇怪哪来的钱,我妈只说在镇上找了个轻松好赚的活,我也没多想。直到有一天,家里来了个女人,那女人是镇里的,来了就开骂,骂得特别难听.....那时候,我才知道家里的钱是怎么来的。一个女人,什么重活都干不了,也没有什么一技之长,家里还养着个指望她吃饭上学的大小伙子,她能干什么赚来那么多钱呢。”

    “她当时很小心,那些男人都是镇里的,跟村子里没什么交集,但是还是纸包不住火,那女人后来又来过家里一趟,带了好几个女的,从二三十岁到六十多岁的都有,当时我正好不在家,等我听到消息赶回去的时候,发现我妈满身青紫的吊在我家门框上,早就已经没气了。”

    舒望北头低的快埋进膝盖里了,眼泪噼里啪啦掉在地上,“给她办后事时,大伯一家人来了,说她给家族丢了人,砸了她的遗照和牌位,祖坟也不让进,我只好给她在后山随便找了个地方埋了。我妈本来就没怎么照过相,就那么一张照片也没了。我后来又给她立过牌位,大伯知道了就又来闹了一场,又把牌位砸了。我禁不起他来闹,后来也就放弃了,每年清明忌日偷偷给她烧些纸钱也就算了。”

    “前些年,我特别恨我爸,他要是那天不去镇医院,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我们一家三口好好的在一起过日子,可现在,就剩我一个人了......。”

    “这些事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我怕你笑话我,村里人都在笑话我家......。”舒望北并不嚎啕大哭,只默默流泪,看着更让人觉得心酸。

    周犀叹了口气,把他拉进自己怀里,轻轻用手环住他的肩膀,“是我的错,望北,我知道的晚了。”

    周犁笑起来让人觉得很爽朗,但是眼神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他似乎对舒望北很好奇,带舒望北看房子的时候,总用一种打量的眼神上下来回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