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 19.燃起的希望

19.燃起的希望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直到离开收集者的小店,赛伯的心情都处于一种辗转反侧的变化之中,按道理说,这一次所有的问题都得到了非常具体的解决方法,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解决它们,但这世上的事情,很多都并非是只得到方法就能解决的,而要做大事,实力和运气则缺一不可。

    “还有17个小时!”

    赛伯坐在百夫长坐舰的指挥椅中,他朝着身后等待的众人挥了挥手:“去准备足够的补给,燃料,然后去休息,等到奎尔回来,我们就该出发了。”

    “是!”

    身后的众人齐刷刷的俯身,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将赛伯一个人留在了这里,他需要思考,面对现在的艰难抉择,他必须给自己理清一个最少理论上可行的计划。

    赛伯手里把玩着两枚闪耀着不同颜色光芒的戒指,红色的那个在表面有个环形双角的标志,看上去像是抽象的牛角,而黄色的戒指表面线条交错,乍一眼看上去就像是戒面被分成了三个扇形,根据收集者的手法,他只需要带上去,就能连同愤怒和恐惧两个灯戒军团,只要去一次他们的军团所在地,就能连同对应的心灵力量。

    但赛伯目前并不打算这么做,一来是因为宇宙灵球,导致他没有那个闲暇的时间,二来,他能感觉到,单一的灯戒对于自己力量的提升似乎并不强,最少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强,最多也就是锦上添花。

    而黑灯灯戒,这最强大的灯戒也是最神秘的,在它尚未应召出现之前,就连收集者都没有办法给出具体的位置,只能等待时机。

    “咔”

    赛伯伸手在眼前的操作台上打开了通讯器,输入了一段复杂绵长的通讯频段,等待了十几秒钟之后,勇度的声音在通讯中响起:

    “赛伯先生,你是来询问进度的吗?”

    “恩”

    赛伯简短的嗯了一声,在另一边,在距离赛伯异常遥远,甚至跨越了大半个银河的距离之外,勇度坐在自己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坐舰上,手里把玩着一块不规则的白色晶体,他应声回答说:

    “进度就是...深藏于某位帝王陵寝中的第一块碎片已经到手了,为了搞到它,我们把大角星系首府搅得一团糟,不过大体上事情还算顺利,目前我们正在赶往英仙星系,如果运气够好,在那里应该能找到第2块...但说实话,我突然发现,2个人行动有些艰难...”

    “你需要多少人?”

    赛伯平静的问到,另一边,勇度思考了一下,回答说:

    “再来10-20个人,足够的补给,足够的轻重武器,否则一旦遇到大型追捕,我们就只能四散奔逃,这太浪费时间了。”

    “好!”

    赛伯一口答应下来:“你确定个坐标,我让他们直接去找你,要很能打的,还是更机灵一些的?”

    “都要!让他们在英仙星系首府星球的星港找我们,坐舰马上进入虫洞,我们下次再联系,对了...”

    勇度嘴角泛起一丝笑容:

    “别忘了准备好报酬,赛伯先生。”

    “等你回来,你会得到足以买下一个星球的星元...那堆积如山的玩意对我毫无意义,我只要碎片!”

    赛伯轻咳了一声:

    “我等待你们的好消息。”

    “叮”

    通讯挂断,赛伯抬起头,看着头顶那颗垂死的太阳,看着它依然艰难的释放着自己最后的热量,哪怕在自我声明的尽头,它依然不愿意就此熄灭,这多多少少让人有些感怀,而在宇宙之中,这样的场景,这样瑰丽的风景太多太多了。

    “如果你也有智慧...你会不会诅咒那个等待捡你尸骸的混蛋?”

    赛伯无声的笑了笑,他转身离开舰桥,走入了自己的休息室里,等待新一天的到来。

    “砰”

    14个小时之后,一艘凄惨的,全身都冒着黑烟,尾翼直接被飞弹打穿,看上去下一刻就要坠落的小型舰船艰难的跳跃出空间,在黑市的星港里靠岸,几分钟之后,奎尔抱着垂死的卡魔拉冲入了赛伯的坐舰里。

    “我是在克里人和新星军团对峙的战场之外捡到她的!”

    满脸黑灰,衣服就被烧焦的奎尔一边接过格鲁特递过来的水,大口大口的喝着,一边指着旁边治疗仓里垂死的卡魔拉说着:“罗南袭击了她,抢走了灵球,把她扔在小行星带里等死,罗南似乎知道那里面是什么...见鬼,就在我离开那片狭长星域的时候,他带着克里人发动了进攻!”

    星爵描述起那副场面,身体还有些颤抖,他在赛伯眼前双手挥舞着,说着自己的所见所闻:

    “那是紫色的,紫色的风暴,不不,更像是翻转的火焰,比我见到的最大号的恒星还要疯狂,总之,那玩意在新星军团的星际防线的正中央一扫而过,十几艘作战星舰就被吞没了,就像是被星际怪兽吃掉了一样,然后涂成黑色的克里人战舰就在罗南的“暗星号”的带领下,像是蝗虫一样冲进了新星军团的阵地里...他们节节败退!”

    “嘿嘿,冷静点,伙计!”

    坐在格鲁特肩膀上的火箭浣熊一边娴熟的拆开自己的能量枪,擦拭着枪械,一边看着奎尔,他好奇的问到:

    “克里帝国不是和新星军团刚刚签了和平协议的吗?罗南难道就不怕他的国家惩戒他?”

    “罗南是个疯子!”

    坐在一边,摘下了头盔,默不作声的听着事情发展的毁灭者德拉克斯沉声说:

    “我在奇恩监狱里听说过,当初他毁灭我的星球的时候,根本就没得到克里帝国的允许,只是因为他在克里人里位高权重,再加上他能给那个蛮横的国家不断的带来荣誉和胜利,他们才默许他那么做的...这一点肯定也是一样!”

    他活动着带着钢铁手套的拳头,不再像之前那样吼叫着一定要找罗南报仇,不过他眼睛里闪耀着的绿色火焰,却代表着他并不平静的心情。

    “咔”

    治疗室的门被推开,穿着睡衣的赛伯走了进来,他一眼就看到了治疗仓里的卡魔拉,又扭头看着奎尔,后者立刻坐直了身体,大声说:

    “灵球被罗南抢走了!”

    “罗南?克里人的军阀?”

    赛伯皱起了眉头,扭头对身后的老海盗说:

    “起航,我们去找他!”

    “那边刚刚开战!霸王,克里人和新星军团几万艘战舰在互怼,就在他们对峙的裂痕星系,那个星系现在已经成了战场,没人愿意去那里!”

    奎尔急忙规劝到:“我们也许可以等到战争稍缓一些再过去。”

    “等?”

    赛伯摇了摇头:

    “我已经等的够久了...现在就起航!”

    他的目光落在身后的海盗身上,这些身体里被灌注了恶魔之魂的家伙在赛伯的威压下根本不敢反抗,飞快的就跑进了驾驶室,片刻之后,赛伯坐在指挥椅上,他闭着双眼,似乎在养神。

    锋利的,跳动着电弧的战镰被他抱在怀里,这狰狞的武器内部跳动着某种韵律,在赛伯手指的轻轻点动中,就像是一首雷电的歌,不多时,他的双手,就被跳动的电弧包裹了起来。

    “嗡”

    黑色的破碎空舰在百夫长星舰的前方缓缓打开,38个能量发射从各个方向微调着眼前的空间隧道,将小型虫洞的落点在另一侧确定,然后在星舰的引擎的带动下,遥远的空间就像是折起的纸张左右洞开的破洞,让需要几个月航行的道路,在这一刻被彻底贯通。

    只有掌握了这种空间折跃技术的文明,才有资格进行可控的深空航行,否则就只能被束缚在母星周围的星海里,就像是在大澡盆里游泳的孩子一样,无法接受真正的挑战,就永远无法真正崛起。

    “虫洞准备就绪!空间跳跃准备!3,2,1!”

    “唰”

    百夫长星舰背后的5个推进器同时点火,蓝色的能量栅格在这一刻变成了火焰一样跳动的橘红色,让这大家伙的速度在顷刻间被加速到了极致,冲入了眼前有序坍塌的空间里,整个正方形的飞船在这一刻就像是面团一样,被无限拉长,就像是从三维空间遁入了二维之内,不过这个过程只持续了一秒钟不到。

    “嗡”

    赛伯敏锐的感官能感觉到穿越虫洞的一瞬间,扑面而来的空间的挤压,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强横的空间力量如擀面杖一样擀在他的身体上,将他压扁,拉长,还有那种在先进的星舰中很难体会到的失重感,但这些纷至沓来的感官刺激,只持续了不到1秒钟,等到众人眼前的画面恢复的时候,他们已经身处在了遥远的陌生星系之内。

    “汇报位置!”

    在操作台前忙碌的海盗驾驶员们彼此配合无间,这些老海盗操作星舰也许不如班科出身的驾驶者那么稳当,但在这种抢时间的操作中,他们绝对甩出那些正规驾驶者十几条街。

    “目前所处位置在南银河的无名小行星带,距离裂痕星系还有170光年的航程,前方感知到大范围的战场空间锁定,霸王,我们不能再用空间跳跃了,强行突破的话,可能会被直接扔进战场中心...那样就死定了!”

    只剩下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里装着一个小号的视觉收集器的海盗扭头对赛伯说:

    “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启动隐匿模式,悄无声息的从边缘加入战场。”

    “需要多久?”

    赛伯睁开眼睛,冰冷的问到:“你知道的,我不打算等太长时间。”

    “呃,最快速的话,1小时12分钟...这艘船的超光速引擎很棒,完全可以支撑长时间的超速航行!”

    “1小时的话...可以,那就这么干吧!”

    说完,赛伯跳下指挥席,大步走入了星舰的舰桥上,从他的位置能看到船只内部12层分层甲板上的一切,每一个折叠型的召唤阵都已经被打开,借助备用引擎的能量转换,每一秒都有手持武器的恶魔士兵从传送门中走出。

    “西姆!”

    赛伯在精神链接中呼唤着自己忠诚的仆从,他沉声说:“反向召唤去山达尔,让那里的恶魔们集结起来,等待大型传送门的打开,这一次要大干一场了。”

    “遵命!”

    “呼...”

    赛伯吐了口气,笼罩一个星系的战场是什么样的,他还没见过,但通过山达尔的战争,他已经明白自己的恶魔大军对于这些高科技的文明没有压倒性的优势,仅凭山达尔本土的恶魔,扔进星系战争里估计连水花都泛不起来。

    “但那又怎么样呢?”

    赛伯眯起了眼睛,寒光四溢:“拿了我的东西还想跑...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

    “咔”

    在他背后,舱门打开,奎尔扶着刚刚被治愈了外伤的卡魔拉走了过来,面色苍白的绿皮肤女人站在距离赛伯5米远的地方,她微微俯身,低声说:

    “感谢你救我一条命,霸王,但遗憾,灵球,已经被罗南抢走了。”

    她握紧了拳头,一脸的不甘:

    “我的妹妹星云背叛了我,她彻底倒向了罗南那个疯子...”

    “我正准备去把它抢回来,不过在这之前,我一直有个疑问。”

    赛伯没有回头,他低声问到:

    “灵球里,到底是什么?是某种武器?还是某些宝物?为什么疯泰坦萨诺斯和罗南这样的人,都不顾一切的想要得到它?”

    卡魔拉迟疑了一下,但联想到自己的处境,她抿了抿嘴,用最轻微的声音回答说:

    “宇宙灵球只是封闭载体,它内部装着的,是6颗创世之石之一的...力量宝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