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九龙玄帝 > 第1159章 你真的惹不起

第1159章 你真的惹不起

作者:刁民要上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

    众人听着叶凉这突如其来的一语,不由皆是微微一愣:他们认识?

    而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瞿茵茵直接阴沉着脸,道:“真是,走到哪都能碰到你这烦人的煞星。”

    说着,她似不愿在此地多待般,直接转身朝着瞿家营地归去:“我们走。”

    毕竟,她可是清楚,如今的叶凉,护持他的,可非但有言鸢一族,还有那止溪宫的宫主瑾画。

    而且瞿茵茵得到最新消息,叶凉似乎成了止溪宫的副宫主,虽然此消息,她不太信,但就单凭前两点,她就不会轻易和叶凉撕破脸。

    尤其是眼下言鸢一族就在这座山上,她便更不会这么做了。

    钟天淳看得瞿茵茵竟然什么忙都没帮,就转身要走,不由面色一变,上前半拦阻的说道:“茵茵姑娘,我钟家的事...”

    “你这事,我管不了,你如果想管,自己管去吧。”瞿茵茵冷语以回。

    显然对钟天淳给她惹来这么一个麻烦,而有些不悦。

    “茵茵前辈。”

    钟子晨见瞿茵茵竟然要见死不救,不由急道:“我钟家可是隶属于你瞿家啊,你怎么能够,对我等见死不救啊。”

    “嗯。”叶凉似附和般的轻点首,沉吟吐语:“这见死不救,的确有些不厚道。”

    “你!”

    瞿茵茵看得那,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叶凉,不由气的娇容涨红,银牙轻咬:“叶凉,你给我等着!”

    话落,她仅是破天荒的未有动手,便径直踏步离去。

    看得这一幕,众人皆是愣在了那里,神色难信:这素来行事跋扈的瞿茵茵,今天竟然只放了一句狠话,就走了!?

    在众人看来,眼下的情况,瞿家的人,并不是对付不了叶凉等人,所以,他们十分不明白,为何瞿茵茵会憋气而走。

    “这...”

    钟天淳眼看得瞿茵茵竟然真的说走就走,不由无奈的看向那,还站于原地的莫成翁几人,道:“莫长老,你看此事...”

    面对他的言语,莫成翁彷如未闻般,拱手与叶凉等人礼貌示意了一下后,对着钟天淳,道:“此事,我瞿家不会管...”

    “同时奉劝钟家主一言,有些人,不是你能惹的。”

    他说着,再未犹豫,直接带着余下的瞿家之人,紧随瞿茵茵而去。

    “不是我能惹的?”

    钟天淳脑海之中,回荡着莫成翁离开前的言语,不由心有颓丧、神色复杂的看向那,面颊淡笑依旧的叶凉。

    他道:“敢问阁下,究竟是什么人?”

    毕竟,莫成翁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如果还听不出叶凉的身份不一般的话,他也没资格,做钟家的家主了。

    “讨债人。”

    叶凉笑意微微收敛,平静道。

    钟天淳见他不愿说出身份,也无心思过多追问,他瞥了眼那祁天峥后,对着叶凉道:“倘若,阁下是来取天峥的项链的话,那我还给他便是。”

    当初,他还以为,那项链是至宝,才会被祁天峥珍惜,所以,他放弃了那,他掌控不了的破烂铁棒,选择扣下祁天峥最珍惜的项链。

    结果,研究许久,他都未看出项链的不一般,甚至,还曾被人言,只是串普通的项链,气得他差点就扔了。

    想来若非心有不甘、在乎颜面,他根本不可能保存到现在,因此眼下,叶凉等人要拿回,他钟天淳也无那么大的所谓了。

    “拿来。”

    言鸢大大咧咧走到钟天淳的身前,伸出小手。

    钟天淳看得她那老神在在的模样,虽心有不悦,但还是忍着怒意,取出那项链,递还给了言鸢。

    而后,他对着那,铁棒依旧放在钟梦露脖颈之上的叶凉,道:“现在项链已还,阁下可放罢手了么?”

    “项链,的确是还了,但是利息,却还未收。”叶凉平静道。

    “阁下还要何利息!”

    钟天淳忍着心中怒意,沉语道。

    “也不多,就千万斤玄水、千万金银...”叶凉不住地说着。

    说得那钟天淳脸色渐渐铁青,神色难看到了极点:“阁下还真是狮子大开口,这些东西,我钟家,拿不出。”

    叶凉自然也知道,这些东西,钟家拿不出,他只是故意如此瞎报而已,为的就是让钟天淳能更好的接受,下面的狮子大开口。

    所以,他接下去直接便给钟天淳减了很大一部分,但饶是如此,也相当于,钟家五成的家底了。

    如此之多,钟天淳依旧有些不愿拿出,他神色阴沉道:“阁下提出条件,恕在下做不到。”

    “你马上,便会做到的。”叶凉平静一语后,道:“天峥、阿璃,把他们钟家的女人,抓回去,直到钟家主,拿钱赎人为止。”

    “慢着!”钟天淳眼看得叶凉,竟然要对钟家女子下手,不由沉语道:“我敬阁下,才主动将项链以还,但不代表,我怕了阁下...”

    “倘若今天,阁下定要咄咄逼人的话,那...”

    他踏前一步,周身玄力溢散而出,沉语道:“我也只能无礼,带领钟家之人,与阁下等人一战了。”

    唰唰...

    伴随着钟天淳此语的吐出,那一直处于观望的钟家强者,皆是掠身而出,以将叶凉等人团团围住,似随时打算动手。

    看到这一幕,叶凉神色平静,道:“看来,钟家主,是打算赖账了?”

    “倘若阁下,定要强加此账,欺压我钟家,那我也只能如此做了。”钟天淳看了旱猛一眼,道:“虽然...”

    “我等战起来,或非这位仁兄对手,但是...”

    他话锋一转,扫过沫鹿、许晓婷等人,话语中带着威胁:“我等胜在人多,到时,战起来,我想,你等也不能保证,没有半点伤亡吧。”

    现在的钟天淳,已然想的很清楚,要维护颜面、护持钱财,绝不让叶凉等人踩在他们的头上,得寸进尺。

    反正钟家的人,怕叶凉等人,但不代表别的势力怕叶凉等人,到时若是撕破脸,大不了他投靠别的势力就行了。

    钟天淳还当真不信,叶凉身后的势力,有强到,让别的势力,都不敢收他的地步。

    所以,有了此决定,他言语也不再顾忌了。

    闻言,叶凉正欲出言,那不远处却陡然传来一道,寒霜的清幽之语:“你如果,敢伤到她半分,我敢保证,不出半个时辰...”

    “你钟家,便会消失于这天地间。”

    循声望去,那山坡之上,正有着一道身着淡青色翩翩长裙,泼墨青丝散落于雪白两肩,尖俏的玉面上,杏眸点缀的幽美女子,带着数道身着黑袍之人,踏步而来。

    她那轻盈步履一步一踏前,一股缥缈难测的虚无之韵,由身而散,令得众人心神恍惚、心生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