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六指诡医 > 第两千一百六十一章 老罗断案

第两千一百六十一章 老罗断案

梦岛小说 www.mdxs.com,最快更新六指诡医 !

    大军才压境,阎罗城里的冥军就已经逃窜一空了。

    城池四门大敞四开,只有一些留守的阴差还在维持着秩序。可也一个个都是懒洋洋,恍若惊弓之鸟,全然是装装样子。

    我们三个,大摇大摆从阎罗城北门进入,竟然没有一个人阻拦。

    一个城门吏带着几个阴差,只是看了看我们,岳敖稍微眼神凶戾了点,几个家伙立马转过头去,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了。

    他们也知道,如今往来阎罗城的,少不了酆都和阴阳河畔的细作,眼下阎罗都跑了,谁都得罪不起。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岳敖冷笑道:“这个阎罗老儿,当初你从牝光里逃出来时来寻找他,他装作不认识你。后来被秃子暴骂一顿,这家伙又狡辩说什么一切都是为了冥界的安定,还说他眼里没有主子,只有冥界。呸,恶心。他就是这么眼里只有冥界的?夜摩天罗大兵压境,还没派出一兵一卒,这厮竟然落荒而逃。我看啊,这老东西就是死性不改,典型的投机主义。别让我在遇见他……”

    “行啦!”我一笑道:“公平地说,阎罗治理冥间还是有一套的,只是,如今阎罗城羸弱不堪,没有能征善战之将,就连灰顶子冥军都是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让他据守阎罗城,死拼夜摩天罗,确实难为了他。更何况,夜摩天罗现在是我的面孔,也打得是我的旗号,阎罗害怕也是情理之中。”

    “害怕?要是害怕就回家抱孩子啊,干嘛出来丢人现眼?身为幽冥世界的天子,拒敌于国门之外,为尊严帅三军而战,这是他的职责。要是换做我,就算老子死磕这阎罗城,哪怕打剩下一兵一卒,老子也绝对不会跑!”

    “所以,你是岳敖,而他,只是阎罗!”我淡淡道:“更何况,我和你们说了,阎罗有阎罗的苦衷,从目前的形迹可以清晰看出。他和吴杨超一样,身后还都藏着不同的人在操控着他们。”

    一边说着话,我们三个便堂而皇之地进了阎罗殿。

    殿中尚有两个几个老衙役,一瞧见我们三个,马上便迎了上来。

    “什么人,胆敢如此放肆,硬闯阎罗殿!”

    “呦呵!”岳敖一笑道:“主子跑了,几个老头兵却还在守着,啧啧,这阎罗老儿怎么瞧都不如这几个老兵啊!我说老同志,看清楚了,阎罗殿外,一个人都没有,我们可不是硬闯,是溜达进来的……”

    “不得对我天子大言不惭。”老阴差也有些尴尬,一摆手道:“总之,阎罗殿乃冥界重地,不管你们是什么来头,速速退出去。”

    岳敖冷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和我们来横的?信吗?我能在三秒之内,将你们这十多个老鬼瞬间秒杀?”

    “呵呵,杀了我们?”老兵哼笑道:“我们若是怕了,此刻早就随阎罗迁往东胜神州了。何为差官?天子之役,黎民之力,上传下达,拘患灭灾者也。天地不倒,职责必在,大厦将倾,未必力挽狂澜,但随大厦一起倾覆的心还是有的……”

    你还别说,这老兵的几句话,说的我有些热血沸腾。

    “大厦将倾,未必力挽狂澜,但随大厦一起倾覆的心还是有的”,有些无奈,但更多的是霸气。

    我正色道:“老几位,知道守着阎罗殿乃是你们的职责所在,我呢,途径这里,并无邪心,我准备到十八层地狱去,请各位行个方便就好。”

    几个老鬼见我彬彬有礼,彼此看了看,似有同意之意。

    而就在此时,忽然听见一旁的无忧间里,传来了几声吼叫声。

    “什么人?”我问道。

    老鬼答道:“阳间压到此处的案犯,只是阎罗尚未定夺处罚,就离开了,所以,这几个人迟迟还没有定罪。”

    我一笑道:“这样吧,我帮你们个忙,按大冥律审讯这几个人,替你们处置了他们。然后作为回报,你们放我们进十八层地狱如何?”

    几个老兵对望了一眼,问道:“你是何人?大冥律有三万多条,平时审案时,需要四个判官,八个案曹来查典,你一个人就能断案?”

    “放心吧,他说行,就一定行。”苍颜在一旁道:“不过是三万条而已,哪比得过悬壶峰的经脉图啊,那可是几十万副图。”

    老兵们迟疑了几秒,终于还是同意了,不一会,将一个新死鬼提到了我的面前。

    我端坐在天子案后面,低头一瞧,此人长的倒是挺白净,高个子,大下巴,染着白毛,瞪着圆眼睛,一脸的棒籽范儿。

    “放开我,放开我,我是外籍,我有罪也归上帝来管,不归你们这乡下的阎罗殿!你们这群土包子。”这人跪在台下,竟然还大叫着:“我从没做过坏事,都是她们自愿的。”

    岳敖朝老兵嫌弃道:“这小白脸是不是精神有点问题?什么身份?犯的什么事?”

    老兵道:“阳间管他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叫什么欧巴?好像是裤裆里那点事,而且,不是一回……”

    “知罪吗?”一听犯的是这事,我顿时感觉有些恶心。

    “我没罪,你们就是嫉妒我这张脸。呵呵,你们给我小心点,我的粉丝团可是会咬人的。他们正商量着劫狱,把我救出去。”

    我一伸手,将老鬼送上来的生死簿拿来看了看,上面记载的清清楚楚:“巫二凡,阳寿已尽,在阳所犯奸银掳掠之事百起,实属罪大恶极。按大冥律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二小条,第九十二附加条例,当当众处以宫刑,先送十八层地狱剪刀地狱,受刑三十年,然后堕入牲口道,转世投胎为骡子,不得有生育之能。瞧瞧,我这还没宣布完呢,竟然尿了,赶紧拉下去吧……”

    “我不服,我的粉丝会劫狱的……”在一声声嘶吼中,忽听一声痛彻心扉的哀嚎,然后便没了动静。

    几个老兵纷纷朝我竖起了大拇指道:“您真是青天大老爷,这人在我们这,整天又蹦又跳地朝我们展示才艺,让我们放他一马,该主动让我们扔肥皂,简直恶心透了,你这处罚,大快人心。公平公正。”

    接着,又快速地处理了几个案子,什么偷税漏税的,什么抛弃私生子的,乌烟瘴气,由此可见,地狱一乱,人间也晦暗,还是得早点重塑阎罗城,好腾出几间空房来,毕竟阳间那边等着过来的歹人太多了。

    处理完案子,几个老兵对我已经俯首帖耳了。

    其实我的法子很简单,不管是人间还是地狱,无非三件事,公平,公平,还是公平,说白了,恶心我不要紧,要是恶心到了公平,那就是公敌了。

    老鬼打开了地狱之门,临行前朝我们叮嘱:“先生,如今这地狱已经混乱不堪,天子带走了阴兵,我们人手不够,所以,十八层地狱的案犯,基本上都是在流窜状态。有地狱之门,他们逃不出开,可你要进去,这些恶鬼非朝你们发难不可。小心啊!”

    我一笑道:“放心吧,我们进去后,你们只管关门。若是死在他们手里。那就是我们三个无能了……”